新年將至 傷痕累累的劉憲勇被迫離家

Print

【圓明網】家,是每個人生活中必不可少的棲息之窯,誰都希望自己有個完整的家,有個清靜而溫馨、幸福而美滿的家。可是年僅三十八歲的劉憲勇先生為何拖著傷痕累累的身體,離開七旬老母離家出走了呢?周圍的人們議論紛紛……

1、劉憲勇的家被警察侵佔

今年一月十八日開始,法庫縣公安局五、六名警察竟然在劉家“安營扎寨”,吃喝睡等都在劉家,全天二十四小時不離開,將劉憲勇拘禁在家監視著,不允許劉憲勇離開家門半步。

一輛警車長期停在劉憲勇家單元門外,嚴重阻礙交通。並在家中安裝了監控設備和錄像機,只允許直系親屬陪護,不允許其他親友探視。

一月二十二日,八十七歲的張財和八十二歲的張雲霞兩位老人去探望劉憲勇。警察將張雲霞推出門外後,自稱警號是11728的警察還蠻橫地踢了張財老人兩腳,然後幾名警察不由分說將張財抬出門外。

劉憲勇為什麼被監控呢?關注的親朋好友們了解到了一些情況,原來就是因為煉了法輪功,並告訴人們法輪功真相。

劉憲勇于一九九七年七月就有緣結識了《轉法輪》這本書,拜讀之後明白了許許多多人世中百思難解的問題;明白了人為什麼要做好人的道理,經過煉功,久治未愈的腰椎盤突出頑疾不翼而飛,並戒掉了打麻將、喝酒等不良嗜好。按照真、善、忍的標準服務于家庭、社會,時時以平和、寬容的心態為人處事。

2、興師動眾監控好人為哪般?

二零一七年十一月十二日,法庫縣四家子鄉派出所所長周偉光等人,將驅車來到四家子鄉的劉憲勇、胡林、郭旭紅、王天媧四名法輪功學員非法抓捕,並劫持至派出所。

第二天警察要給四人取指紋、抽血(據說,有大量法輪功學員被抽血化驗,當局建立所謂數據庫,被外界質疑是為活摘器官匹配血型而備用)。劉憲勇信仰真善忍,不會助紂為虐毀警察,嚴詞拒絕取指紋、抽血,被四、五個警察拖到走廊將其摔倒在地,用拳頭毆打頭部。警察怕被錄像,又將劉憲勇拖到走廊廁所沒有攝像頭的死角處打耳光、打臉,當時嘴角和鼻子都出血了。胡林也遭警察毆打、戴腳鐐和背銬等酷刑折磨。

同一天法庫縣團結派出所所長張鐵,副所長張冠玉,吳鵬親自帶隊,在劉家無人的情況下私自撬開劉憲勇家房門,將電腦、現金等財物掠走,且拒絕提供物品清單。劉憲勇等人被非法關押在沈陽市第一看守所。

家屬聘請律師,去法庫縣紀檢、檢察院、公安局等部門控告法庫公安部門打人和非法抄家等犯罪行為。各部門互相推諉,概不受理。

在看守所里,劉憲勇冒死連續絕食反迫害十八天,希望能警醒作惡之人,停止對世間普世價值真、善、忍的信仰者的摧殘,從而能得到上天的饒恕不進地獄之門。這種不懼生死的大善之舉,十八年來體現在眾多的法輪功學員身上。

然而,劉憲勇的十八天的抗爭,換來的卻是性命堪憂,臥床不起、警方不給醫治,反而將迫害案卷急速地構陷到法院,法庫縣法院不顧及劉的身體狀況,匆匆定于一月三十日強行開庭。

警方在看守所不予留的情況下,在年初一月十九日用警車把劉憲勇送回了家,同時對劉憲勇實施非法監控,以達到開庭判刑為目的。

3、劉憲勇曾遭酷刑折磨九死一生

從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澤民發動對法輪功的迫害至今,劉憲勇僅僅為了堅持信仰法輪功,被無辜關押拘留所、看守所、洗腦班、教養院累計四年之久,飽受饑餓、謾罵、羞辱、毒打、電擊等酷刑折磨,險些失去生命。請看下面酷刑演示圖與描述︰

酷刑演示︰捆綁

捆綁︰二零零二年十二月末,在張士洗腦班的小樓內,教養院管理科科長關楓指使四、五個獄中培訓出來的惡犯打手,將劉憲勇兩腳按住,用床單捆緊,強行做“反盤”打坐姿勢,又把兩臂猛背過去,用繩子捆住雙手,另一端吊在床欄上,拉至極限,嘴里堵上擦腳布,並用膠帶封住,防止叫喊。當腿盤到一兩個小時疼痛難忍時,女猶大孫卓和曹立明對劉憲勇說︰給你活動活動腿。于是用手使勁按腿,用腳往腿上踩,加劇痛苦,有時痛得汗水濕透毛衣。

毆打︰一次綁腿迫害,劉憲勇呼喊揭露迫害!猶大陳杰,狠命的將他的頭和脖子窩在小腹部位,使勁下壓,窩的差點窒息,惡警關楓親自大吼︰“給我綁、給我收拾。” 猶大打手們更是肆無忌憚的實施酷刑毆打,拿鞋底子,在臉上使足力氣左右抽打十多下,鮮血從嘴角流出,隨後一腳踢在肋骨上。又拿螺絲刀把擦腳布使勁往嘴里捅,把後鼻腔都壓住了,險些憋死,半天才喘過氣來,兩眼憋出眼淚。劉憲勇被折磨的幾個月睡覺不能側臥,行走需人攙扶。一個月的時間,每天只給兩個多小時的睡眠時間。

酷刑演示︰灌鹽水

灌鹽水︰二零零二年冬天,劉憲勇和法輪功學員陳松絕食反迫害。四大隊教導員馮樹林命令二十多個普教分別把他倆帶到兩個房內,用一袋精鹽攪和了兩大洗臉盆水,把他倆按倒在地上,捏住鼻子用幾把鋼匙把嘴撬開(口腔內全都被鋼匙扎破),用飲料瓶一瓶接一瓶灌鹽水,不給任何呼吸時間,險些把他倆灌死。灌完後劉憲勇咳嗽數日,痛苦萬分。

在劉憲勇為法輪功的不公待遇而上訪期間,鎮里、村里、派出所不斷的給家里施壓。他嫂子在家正常賣糧食,村書記王奎發立刻派人連夜看著。第二天派出所所長王靜帶人來村上,強行在沒有任何證據與收據手續的情況下拿走全部糧款4415元,並非法抓走不滿五歲的孩子(後經別人保釋)。這使劉憲勇的父母精神受到巨大的傷害。第二天早上當他父親給哥哥看房回家走到大門口時,看到三個民兵正在劉憲勇家門口守候,加之兩天兩夜的驚恐,原本健康的父親便突然倒地,造成大面積腦溢血,從此半身癱瘓、生活不能自理。醫藥費花掉了當年的整年收入,歷經十年的病榻煎熬,于二零一零年含冤離世。

4、中國新年前被迫離家出走

如今,劉憲勇因不放棄信仰真善忍,再次被迫害。面臨警察的侵宅、監控;幾經家人的恐懼、遭遇,及九死一生的酷刑折磨及目前身體的虛弱,還有近八旬的老母以及親人們的恐懼和擔憂……

身體與精神上的雙重迫害,導致他承受力已盡至極;更不想看到警察每天都在執行上級違法的命令和指使,走在踐踏人權,殘害無辜的犯罪之路。一月二十八日劉憲勇不再配合罪惡的行徑,被迫走出家門;在十幾只眼楮的監控下沒影了。

听過濟公搶新娘的故事嗎? 濟公有神通,知道有個村莊後的山石要崩裂,告訴那里的人都不相信,忙著辦喜事。濟公無奈被迫把新娘搶走,當人們都出來追趕到村莊外時,人們听到的是巨大的響聲,看到的是崩裂的山石滾落掩埋了村莊。這時人們才清醒濟公的苦心計是在救人。話說劉憲勇的出走也許也有同樣的、更深的內涵吧。警察們應該醒悟,而連夜追捕、騷擾民眾真是得不償失。

類似劉憲勇遭受的種種迫害,在中國大陸隨處可見。被迫害致死、致殘、致瘋、家破人亡、有家不能歸、甚至活摘器官等等,毫無人性的事例比比皆是;法輪功是佛家上乘大法,教誨人心向善,無私無我,按真善忍的理念做好人。 法輪功沒有錯,劉憲勇沒有罪。

5、人在做 天在看

江澤民因一己之私、妒嫉法輪功發展迅速,不顧當時其他常委的反對,盜用國家資源,假借法律的名義,裹挾公檢法司和政府人員參與犯罪,喪失理智的發動迫害法輪功。那些高官紛紛落馬,周永康、徐才厚、薄熙來……,表面看他們是中共惡黨內斗的犧牲品,實質是他們緊隨江澤民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罪行報應,是上天的懲罰與警示。

沈陽惡報也越來越多。如︰沈陽市沈北區︰法院副院長柳曄突然暴病喪命,年齡不到六十歲;年僅四十五歲的法官鄂安福因腦出血,歷經近兩個月的搶救無效而喪命;法院審判委員會委員、副院長張文突發腦部怪病,在去北京醫治途中死亡;沈陽市檢察院檢察長張東陽,突然被宣布“雙規”,並非偶然,他曾負責對法輪功學員非法勞教的審批,當時沈陽市各區縣,有大批法輪功學員被劫持到馬三家教養院、沈新教養院、張士教養院、龍山教養院迫害……

老天爺給人選擇的求生路,時間已經是倒計時了。在巨大的災難面前,人無法抗拒。但是,總有一些幸運兒,在關鍵時刻靠著神奇的一念,化險為夷。大千世界,人類所不能理解的事情太多了,信還是不信,決定了每個人未來的路。那些參與迫害好人的警察官員們,實則也是被迫害者,願早日做出明智的選擇,為自己、為家人、為子孫後代添彩增光,留下醒悟的一頁。

相關電話︰下載電話號碼
http://package.minghui.org/mh/2018/2/4/phones-20180204190055.zip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