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慶市長壽區黃正蘭再被冤判四年

Print

【圓明網】據悉,重慶市長壽區法輪功學員黃正蘭被冤判四年。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五日,被非法送往重慶市女子監獄(走馬監獄)。

有消息稱,黃正蘭二零一六年在重慶市江北區南橋寺給一個男士講真相,並發真相資料,遭到綁架,關在重慶市渝北區看守所迫害。由于她一直沒報姓名,零口供,在渝北區遭到迫害近兩年。

黃正蘭什麼時候被非法開庭?什麼時候被非法判刑?法院通知過家人、親友沒有?全然不知。黃正蘭現在身體狀況如何也不得而知。

黃正蘭曾于二零零一年被非法判刑四年,于二零零五年和二零零九年兩次被非法勞教,還曾被劫持到洗腦班和精神病院遭受精神和身體上的摧殘,包括藥物迫害。

修煉法輪功使病魔纏身的黃正蘭變得一身輕松

黃正蘭,女,生于一九六三年,現年五十五歲了。家住重慶市長壽區八顆鎮梓潼村三組。

她因多年病魔纏身、多方醫治無濟于事。于一九九八年十二月修煉法輪功後,多年久治不愈的風濕麻木、腰腿痛、頭暈眩、四肢無力、拉肚子、常感冒、嚴重貧血以及二十多年的痛經都消失了,一身輕松無比。

黃正蘭說︰我通過讀法輪功的書,知道了生命存在的價值、意義。修煉真善忍是生命存在的根本。

二零零零年為說公道話進京上訪遭判刑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氏政治流氓集團無端迫害法輪功,她為了以自己的親身經歷證實法輪大法,維護真理,于二零零零年六月底去北京上訪。後被綁架到駐京辦,駐京辦人員搜走她身上的五百元現金,隨後就把黃正蘭送到八顆派出所拘留兩天,要她寫放棄修煉的所謂“保證書”, 黃正蘭不寫,警察就把她帶到長壽看守所非法拘留一個月後,又帶回八顆派出所,關了三天才釋放。

回家不到十天,八顆政府把她騙到長壽黨校臨時開設的“學習班”,強行洗腦半個月,並把孩子、爺爺拉來作籌碼,在恐嚇、威逼欺騙高壓下,強迫她編造謊言,黃正蘭承受不住壓力、違心的寫了所謂放棄修煉的保證書。

寫保證書後她的心時時都受到良心的譴責,身心的煎熬,使她痛不欲生。于是,同年十一月十二日,黃正蘭又去北京上訪,再次被綁架。在回重慶的火車上警察一直把她銬在床上。鳳城鎮官員車小琴同八顆鎮婦聯孫小梅兩人,把她拉到廁所強行搜身,收走了七百元現金。到達八顆派出所,警察用手銬把她銬在長木椅上。政府書記周劍(音)對她一陣瘋狂的拳打腳踢又辱罵。下午把她關進看守所。在看守所中黃正蘭受到手銬、腳鐐等多種殘酷的折磨。最後被非法判刑四年。

她丈夫汪元光承受不住來自政府、家庭、社會的壓力,于二零零二年二月四日被迫在看守所與她離婚。

二月五日,所長張杰和另一獄警把黃正蘭押送到重慶女子監獄(永川)。路途中所長張杰向黃正蘭道歉,說工作所迫,叫黃正蘭諒解。

在監獄里,黃正蘭被強迫背監規、打報告、承認自己是罪犯,還強迫她編造犯罪事實認罪認錯,寫三書等等。不打報告不許上廁所,站、臥、坐、行都是要按她們的要求,派人隨時監視著。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十一日,黃正蘭滿期釋放後,獨自一人艱難的生活,八顆鎮六一零、派出所村委官員們多次上門騷擾,甚至半夜上門,攪得四鄰不得安寧。

二零零五年第一次被非法勞教,被灌食損傷身體的藥物

二零零五年九月二十九日早上六點多鐘。八顆鎮六一零頭子陳小紅帶領鄒建明、派出所李志榮等一群人闖進黃正蘭家,到處亂翻,搶走幾本書,把黃正蘭綁架到派出所。

陶志遠等人捏造事實,編造“證據”定黃正蘭兩年勞教,于十月十九日把她拉到重慶茅家山女教所。

十月十九日、二十日兩天晚上十二點過後,警察拉黃正蘭到過道上在地上睡兩夜,幾天後又搬到前樓三小間,那小間寬約一點五米、長兩米多,是樓梯間過道改裝的,室內陰暗,冬天潮濕,夏天悶熱。吃喝拉撒都在小間內。二十四小時包夾輪班監控,強迫黃正蘭天天寫思想匯報,不寫不讓睡覺,還要求按包夾的想法寫。強迫背監規。

十月二十七日晚飯後,大隊長胡曉燕拿來藥叫黃正蘭吃,黃正蘭不吃,胡曉燕立即喊幾個包夾來,將胡曉燕壓在地上,有的壓頸子,有的卡喉,有的捏鼻子、捏嘴,用牙刷把子叼嘴、撬牙等。灌藥後不久,黃正蘭就開始喘粗氣、心慌、氣短、胸悶、頭暈,逐漸的頭開始搖擺,越來越強,喘粗氣越喘越大並發出怪叫聲,有點節奏性的前後擺一陣、左右擺一陣,越擺越強烈,包夾圍觀取笑,說比吃了搖頭丸還擺得好看。

中途,幾個隊長(獄警)幾次進來看著取笑,後來拿相機照了幾張相,邊照邊說︰“我們把相片拿出去展覽,煉法輪功原來是這樣子。”後來擺動得無法坐凳,怪叫聲越來越大,包夾害怕了就捂住她嘴,胡曉燕等幾個獄警來恐嚇、咒罵一陣就走了,持續幾個小時見她癥狀未減,就把她背到所部醫務室,不知道深夜幾點,癥狀才漸漸消失了。

不知從何時起,勞教所就放棄了鐵器刑具的使用,卻采用了一種無形的比鐵器刑具更殘酷的刑法——軍蹲,也是勞教所後來慣用的一種體罰方式。按勞教所的邪規,剛入所的要進行一至三個月的整訓(軍姿、正坐、軍蹲三結合,走操隊),一般都是整訓一個月左右,最長也不過三個月。可對法輪功沒轉化的學員是無期限的整訓。

勞教所無休止的對黃正蘭殘酷迫害了九個多月,都無法改變她對真善忍的信仰,無奈將她保外就醫。于二零零六年八月九日將黃正蘭釋放。可黃正蘭回家後,八顆政府六一零、派出所經常監控她,多次上門盤查。

二零零七年洗腦班強迫黃正蘭服不明藥物

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九日上午十一點多鐘,黃正蘭從菜地里摘菜回家,還沒到家門口,幾個蹲坑的便衣男子圍過來,其中有惡警張樂、司法員代尚銀等抓住她的雙手,前拖後推,黃正蘭奮力反抗,衣服都扯開了,連黃正蘭背心上都糊些泥土,把她硬抬上車,拉到重慶市渝北區望鄉台度假村三樓關起“學習”(洗腦)。

黃正蘭堅決不從,一天上午黃正蘭伺機跑出,可跑出花園不遠,便衣就追上又將她抬回。下午黃正蘭到窗戶邊拉緊窗護欄,向外高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放我出去,共產黨把度假村變成監獄”等,看守黃正蘭的兩人使勁捂她的嘴,一會兒上來一群男女十個人將她推在床上。

黃正蘭再三聲明必須回家。他們怕黃正蘭這樣會帶動其他法輪功學員,就答應放她,第二天(好象是十月六號)中午,長壽八顆政府司法員代善銀,韓祖廉,武裝部長操展躍等五男一女來了,說是接她回家,結果卻把她直接拉到長壽宴家精神病院,幾個人把她抬進住院部關起來了。

期間,八顆政府官員到黃正蘭娘家去,要她弟媳(當時她弟不在家)簽字作證,說證明她從前就有精神病,弟媳很震驚“從沒听說姐有過精神病”,堅決不簽字。關了二十七天于十一月二日下午,八顆政法委書記(六一零頭子)李金雲,韓祖廉等三人才送黃正蘭回家。

二零零九年再次被非法勞教,後綁架到精神病院迫害

二零零九年元月二十二日上午十點鐘左右,黃正蘭在八顆農貿市場發真相資料,被八顆派出所惡警張樂(音)等人綁架,下午拉她到看守所。張樂得意地說︰“誰給我錢,我就給誰干,若你每月給我五千塊錢,我就給你干。”

在看守所關二十九天,周梁泉,劉東紅兩警察給黃正蘭編造材料,又非法判黃正蘭兩年勞教,于二零零九年二月二十日把她拉到重慶江北石馬河女教所(原茅家山女教所拆遷的)。

黃正蘭被非法勞教一年一個月的時候,也就是二零一零年二月三日,時任八顆鎮六一零頭子的李金榮等人又一次將黃正蘭從重慶沙堡女教所提前十一個月直接綁架到長壽區晏家精神病院再次進行精神迫害十一個月。每天黃正蘭被強迫吃精神病藥物(換過幾種藥),惡人不允許任何人到精神病院探視,還說繼續修煉法輪功,就永遠關在這醫院里,連衣服都不許送。

惡人無法改變黃正蘭的信仰,將她保外就醫了,于二零一零年二月三日中午將她釋放回家。

回家後,惡人見黃正蘭仍不放棄修煉真善忍,就繼續騷擾,使其無法正常生活,不得已她只好遠離了家鄉,流離失所,工作住宿無法保障。即使這樣,政府各級官員仍過段時間又到她娘家打听下落,甚至到千里之外去騷擾她的女兒。

二零一六年黃正蘭因講真相再次遭綁架,二零一七年再次被冤判四年。

僅僅因為法輪功學員不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中共就采取如此沒有人性的強迫法輪功學員放棄修煉。重慶市長壽區公檢法不僅酷刑殘害法輪功學員的身體,還以破壞神經的藥物摧殘他們的精神,這種魔鬼般的惡行真正符合了江澤民對法輪功的迫害政策。

修煉真善忍沒有錯,生命需要真善忍,世界需要真善忍。迫害修煉真善忍的好人,才是背離道德良知,害人害己的愚蠢行為。希望國際國內有正義良知的善良人們對中共邪黨的這場迫害給予關注,匡扶正義,維護人類道德、良知,認清中共的邪教本質,拋棄它,選擇美好未來。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