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修中提高

Print

【圓明網】我把一年來在師父的指導與慈悲保護下,自己修煉的提高與救人的點滴體會寫出來,與同修們交流。
學法去人心

母親年邁,我與妹妹一起護理母親。並堅持每天與同修配合講真相救度眾生,穩健的走在修煉的路上。在這期間,不斷的給母親與家人講大法的美好及法輪功真相,听師父的講法,听明慧廣播《憶師恩》、《解體黨文化》,不知不覺中母親與家人都變的很善良、平和。整個家處在一片溫暖祥和之中,我的修煉環境比較寬松。

母親離世之後,修煉環境發生了變化,內心有些孤寂,心態不穩,時有心性上的撞擊。看到妹妹的行為,如︰天一亮就去找男友,直到很晚才回家。每次回來都帶很多吃的、穿的東西,只顧倆人歡樂,不顧我失去母親那種心靈的孤寂感受,也不在乎曾經關心愛護她及幫她撫養二十年兒子的姐姐。此時我心里感到委屈,不服氣也不平衡的心直往外翻,時常對她不滿。

我想︰為什麼母親在世時與不在世家里的環境不一樣呢?為什麼心里總感到不舒服,也認為自己從來沒有妒嫉心呀,怎麼妹妹的男友一打電話來我就不高興呀,為什麼從心里頭厭惡她呢,為什麼自己會感到孤獨、希望別人關心尊重自己呢?其實自己也有完整的家,為了護理母親又在當地買了一套新房,人中的一切什麼也不缺啊。為什麼思想里不斷冒出這些不好的念頭,有時壓不住,直沖頭頂,撞擊心靈,感覺心里苦呢?

通過學法向內找,知道這不好念頭不是真我。而它們一次次往我腦門上沖撞,我一次次發正念清除。但有時還會落入常人。過後又恨自己不爭氣。

師父說︰“告訴你一個真理︰整個人的修煉過程就是不斷的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人在常人社會中,你爭我奪,爾虞我詐,為了個人的這點利益,去傷害別人,這些心都得放下。尤其我們今天在學功的人,這些心更得放下。”[1]

學法,就听師父的話,越學法心里越亮堂。

仔細向內找,發現還有爭斗心,治人的心,自高自大,以我為中心,抱怨與怨恨,嫌棄看不起人,看重利益等等。我就報定一念多學法、同化真、善、忍 ,修去人心多救人。正念也強了,知道是師父讓我在另一種環境中修煉,把隱蔽很深的,未意識到的常人之心、執著、後天觀念翻出來,修去它,解體它,連根把它拔掉,真正提高上來。

修去抱怨心

听說全市能夠上傳“三退”名單的同修較少,我想做,主動去了解了做這種名單的基本要求及如何上傳明慧網,協調同修將每周收集的“三退”名單,送到我這里。每周數量不等。

我是新手,開始認為打打字,上傳一下就行了,很簡單。其實不然,不是自己想的那樣,要認真、細致、有耐心,這也是個修煉提高的過程。

開始時“三退”名單較多,又是第一次打字,加上邪惡干擾,看不清字體,等到好不容易打完了近千人的名字後,就差一人名與單子對不上,只好從頭對起,折騰到半夜才算對上了,心里稍有輕松與幾分的喜悅,可不知錯踫到哪個鍵,所有的名字都從頁面上消失了,只有再咬著牙,強堅持著從頭打起,感到後背、頸部、胳膊等全身酸、脹、痛、不適,這使我對做這件事的信心不足了,也想不起自己是個修煉人了。

學習師父的講法,又有了做好此項目的信心。當每周展開“三退”名單時,看到同修寫的各種各樣的字體與紙條,我不由的開始心煩,不知不覺的抱怨心也出來了,而且越來越重,還不停的向協調同修抱怨。因為有些名單上的字寫的不認識或看不清,思想上又有想法了,以至發展到每周一看到這些“三退”名單用的紙張與潦草的字就心煩,腦袋就變大。

一直往外看,不知向內找,卻還不自知。一邊打錄還一邊抱怨,這字看不清楚不能寫大一點嗎?!那字寫的是什麼呀,這麼潦草,讓人猜呀,字典上也沒這個字啊!遞上來的“三退”名單用的紙條五花八門,看了就有氣,也看不慣“三退”名單上的眾多的重名,你說怎麼打錄呀,不能在同一個文本同一個分類中打相同的名字吧,那樣大紀元退黨服務中心也不好統計呀……看來好像是在為別人著想,其實都是為了自己,是私心。過後想想怎麼沒听師父的話向內找自己呀,光抱怨別人了,眼楮盯別人不知修自己,多傻呀!

自打錄“三退”名單後,漸漸的注意到了︰和同修配合講真相救人起名字時也有重名的,為什麼會起重名呀,個人認為︰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思維範圍,一起名字就入那個思維範圍,張口就來,每周不知不覺中用的就這幾個名字,也就形成了一個循環圈,同修各人循環的名字不同,但都有自己的循環圈,上周“三退”名單未遞上,這周一塊遞,自然起此名字也有別的同修,重名的就會更多。

通過學法認真向內找,認識到“三退”人名多,說明同修們做的好,听師父的話。為了避免重名,後來我就把它分建成一、兩個或多個文本,這比在一個文本中打近千人名字輕松的多,又不重名了,打一點就保存一點,做起來也得心應手了。再看到同修送來的“三退”名單,只有責任,只有使命,沒有任何抱怨!看到有這麼多世人被救度,打錄“三退”名單成了最快樂的事!

平和的交流

有一位同修在我女兒的店里打工。自然女兒的店就成了這位同修的聯絡處。同時也有學員利用中午休息的時間去那里學法。有同修看到甲同修還在用訴江的手機,當時就給她指出要注意安全,希望她換手機、換卡號。甲不接受。同修和我交流此事,我就告訴協調同修與甲切磋。甲就用各種借口搪塞,堅持不換,理由是這是女兒的手機,怕女兒不同意。某協調同修就出招,你就說不小心把手機掉到水里了!我與兩位同修說︰“這麼說不可,這不是真。師父教我們的是同化真善忍,我們是修煉的人,得按照師父說的做。”

接著我就大概的說了一下上期周刊上有一篇文章︰有個C過病業關。A同修讓B 同修去幫助發正念,B同修不想去,但又礙于面子,只好與A一起去C家了。因為B同修做的不真,就被邪惡鑽空子了。切不可給同修出這不真的點子,這不是正念。我面帶微笑親切的對甲同修說︰“大姐啊,我們是同修,我們不但對自己負責,也要為眾生負責,為法負責,為我們自己的同修的安全負責啊!關于安全方面,咱師父講的法很多了,手機不開機都是個竊听器,反復的叮囑我們讓我們注意安全,要理智。師父更不願看到我們被邪惡鑽空子遭到邪惡的迫害。大家能走到今天,不容易,要珍惜啊。”

于是甲輕松的說︰“不用給女兒說了,手機就存放在姐妹家,卡就扔了。”我們都笑了。

時隔幾日,見到了我經常聯系的另一個協調同修,就問起了與他聯系所用的電話,是否是訴江電話?他說也是訴江電話。我感到非常吃驚,說那不安全啊,他說,都是戰友打電話,都是常人聯系,不說敏感的話。我為他的不理智、悟性差感到無奈。

難怪他們協調同修與其他同修切磋更換訴江手機有阻礙啊,原來都是想改變別人不改變自己,這不是師父要的。真心希望同修都能注意安全,實修自己,別讓邪惡鑽空子,走好最後的路。

老者明真相三退

遇到一位蠻有風度的老者,剛從美國探親回來,孩子有在美國的,有在日本的,他為孩子感到自豪。我們就問他你在國外會看到、听到一些國內看不到听不到的好消息吧?自然的給他講法輪功真相,天滅中共,三退保平安保命。使我們吃驚的是他時常出國卻不接受法輪功真相,更不相信共產黨會滅亡。

我瞬間發正念︰求師父幫助,清除他背後阻礙他明真相得救的惡黨邪靈、黑手爛鬼及後天觀念,微笑著對他說︰“只是聊天,觀點如有不同,也不要發生爭執。”他點頭表示同意。接著我說︰“法輪功是按照真、善、忍修煉的好功法呀,使學習的人變的善良,身心健康,社會安定,洪傳世界,你在國外一定都看到了吧?如果人人都遵守真、善、忍,按照、善、忍去做人,人心就會大幅升華,道德也會快速提高,這個世界該多美好啊。喬石委員長在九八年組織人做了專門調查,調查得出的結論是︰法輪功于國于民有百利而無一害!”

老者一直在認真的听著,但是還是堅持說︰“共產黨太強大了,胳膊擰不過大腿。”我說,“只要讓良知沖破偏見,你也會擁有美好的明天,這是佛法經書上說的。”又對老者說︰“別忘了,一根筷子易斷,一把筷子難折。一個人的力量不足,大家的力量無比。共產黨是西來幽靈,東歐共產黨已經解體。是江澤民小人妒嫉,他手中有權力,荒唐的搞起了這場毫無人性的迫害,是栽贓陷害法輪功的,現在人們的自我本性都在復甦,都在思考︰共產黨為什麼迫害法輪功?法輪功是佛法啊,是佛法修煉,修煉的人走的是神的道,江澤民與神斗,必垮。”

他好象突然明白什麼似的說︰“對!”我又跟他說︰“你比我經歷的多,又有知識。現在打老虎蒼蠅,明眼人一看都知道,名義上是貪腐被抓,實際上是迫害法輪功遭到了報應。”

接著我說,江澤民與共產黨迫害佛法,目地是讓人仇視神佛,毀滅人類,老天爺能放過他嗎,當人類這一幕開始時是不會再給人機會了,現在的時期可不一般,是生命在善惡中自選,擺放自己位置的關鍵時期。頭腦里裝著被媒體灌入對法輪功不好念頭的人,不認清中共的真實面貌的人,與中共為伍的人,將來都是中共的陪葬品。因為給你機會你不退出它,就是它的一伙,就是被神佛消滅的對象。是法輪功師父慈悲,認弟子在世間講清真相,救度善良人。老者听明白了,順利的退出了中共黨團隊組織,並說,他也要把今天听到的真相講給更多的人。

在救人的路上遇到這樣的事情還很多。

我深深的知道自己做的與師父的要求相差甚遠。但是,我堅信師父堅信大法,嚴格要求自己踐行“真善忍”,听師父的話,多學法,學好法,重視發正念,抓緊時間修好自己多救人,緊跟師父走好走正最後的路。

感恩師尊的慈悲苦度!

層次有限,請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