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惜大法不懈怠

Print

【圓明網】一九九五年經親戚介紹我走入大法修煉中來,開始不懂得學法的重要,但就是激動,一天也不知道煉多少遍功,也想學法,但是一學法就困。一天親戚同修到我家來,說是離我家挺遠有個學法點,問我去不去,我說去,背上行李和親戚來到學法點。過程中看到她們有時間就學法,早上起來就盤腿學法,我也跟著學。住了九天我才明白學法的重要性。這法太好了,都是讓人重德行善,按真、善、忍做好人、做更好的人。
回來之後,我就開始四處奔走,洪揚大法,組建學法小組,天天晚上到小組學法。組織學員看師父的講法錄像和教功錄像,白天上班,晚上學法。時間長了,丈夫就不高興了,沒有時間陪丈夫遛彎,丈夫提出和我離婚,我想這麼好的法我不能不學。後來他也不張羅離婚了。

1)守住心性

記得一次被同修誤解,說煉功場地是我讓同修從她家挪走的,她非常生氣,在小組學法時大聲喊︰“小組挪走你為什麼不告訴我?”我平和的說︰我也不知道唉。她用手指著我惡叨叨的說︰“你是干啥吃的?你不知道,你修的好哇?你修的好你臉上的花怎麼沒掉!”(我修煉前滿臉都是黑斑,自己照鏡子都會嚇一跳,修煉後因為非常執著臉上的黑斑,總去照鏡子,所以黑斑就是不下去。漸漸的通過學法提高,後來這顆心放下了,臉上的黑斑自然消失了。)

這突如其來的矛盾,當時在場的同修都感到驚訝,目光都投向了我,我本身就特別執著臉上的斑,這一下刺痛了我的要害,當時我用手捂住胸部,心里一再告誡自己,守住心性、守住心性、守住心性……。我沒再說一句話。這時大家都不歡而散。

她家是學法小組,第二天學法時間到了,我思想很矛盾,去不去呢?想到我是修煉人,得去!因為我是修煉人,遇到矛盾就不修了嗎?可是連續幾天她都給我臉色看,我心情非常壓抑。一天我和小組的同修說︰咱們今天早散一會兒,我想和姨嘮嘮。大家散去後,我和另一同修留下,我開口說︰姨,咱們都是修煉人,沒有什麼隱晦的東西,咱們嘮一嘮吧,話音剛落,她很生氣說︰“你算干啥吃的,我跟你嘮?!”當時我哽咽的說,那你就多看書,在法上提高吧。

我還是繼續去她家學法。過了兩天,他們老倆口來到我家,一屋老伴就哭著說︰我對不起你,我誤解你了,我知道你一心為了大法、一心為了大家呀,邊哭邊說一些道歉的話,我說︰沒事的,咱們是修煉。臨走時還說了一句,以後有什麼事盡管吱聲。後來我們配合得非常溶洽。真是︰退一步海闊天空。

2)是大法幫我闖過關和難

師父說︰“只要看大法你就在變,只要看大法你就在提高,大法的無邊內涵加上輔助手段煉功,就會使你們圓滿。”[1]師父還講︰“持之以恆,他日必成正果。”[2]只要有閑暇時間我就是學法、背法,甚至走路、坐車、干家務活時頭腦中都在背法、發正念。修煉二十多年每天睡覺多則五、六個小時、少則兩、三個小時,我悟到只有溶于法中,遇到關難,第一念才能在法上認識,才能不被舊勢力鑽空子。

記得一次我在看守所被關押迫害,丈夫到看守所逼我簽字辦離婚,我簽完字後回監室,這突如其來的打擊,剛走到走廊,腳有些站不穩,頭腦發暈,我趕緊靠牆,瞬間腦海里顯現師父的法︰“作為一個修煉者,在常人中所遇到的一切苦惱都是過關;所遇到的一切贊揚都是考驗。”[3]頓時就精神起來了,走回監室好像剛才什麼也沒有發生似的。第二天慈悲偉大的師父給我演化出身體狀況,獲得無條件釋放。回到家煙消雲散,丈夫不再提離婚的事了。可喜的是,我丈夫在二零一五年也走入大法修煉中來了。

還有一次,丈夫白天、晚上連軸轉的打麻將,我晚上九點從學法小組回來,看到他還沒回來,當時火就上來了,氣的不知所措,無理智的頭想往牆上撞。我也知道他在哪打麻將,就想去找他,轉念一想我是大法弟子,我去找他,我要是守不住心性,把桌子掀了怎麼辦?不能去。突然腦海里閃現出這不是情嗎?心疼他這麼長時間不吃飯得多餓呀。瞬間師父的法在我腦海里展現︰“修煉就得在這魔難中修煉,看你七情六欲能不能割舍,能不能看淡。你就執著于那些東西,你就修不出來。”[4]頓時就感覺從胸部“唰”的下去一塊東西。頓時感覺一身輕松,好象剛才什麼事都沒有發生。煉靜功一個小時,靜靜的。我真切的感受到了法的超常威力。只要我們學好法,“溶于法中”[1],在法上認識法,遇到再大的關和難師父都能幫我們化解。

3)煉功不懈怠

二十多年,我煉功從不懈怠,走到哪煉到哪,一天不煉就感覺有一種空虛感,七二零之前拎著錄音機到煉功點集體煉功。七二零後我們的集體煉功環境被中共給破壞,自己在家煉功,有特殊情況煉不上,少睡覺也得補上。

記得一次身體出現重感冒癥狀,高燒不退,渾身各骨節疼痛難忍,不願食水,躺了六天,突然想,我還養著你呢(指干擾身體的業力)?!師父說︰“難行能行”[4]站起來煉功!強支撐著身體煉了四套功法。身體輕松了、重感冒癥狀全無。師父說︰“念一正 惡就垮”[5]。師父還說︰“只有學法修心,加上圓滿的手段──煉功,確實從本質上改變著自己,心性在提高,層次在提高,這才是真正的修煉。”[6]

父親離世前,住院期間,我在醫院護理父親,晚上同病房的患者都打完點滴後,不管多晚我都得把五套功法煉完,才能休息。我能遇上這萬古不遇的大法,師父為了度我們歷盡艱辛、吃了無數的苦,我們怎能不珍惜。有的同修求安逸不願煉功,不煉功怎麼能算煉功人呢?當我們回不去的時候,我們怎能對得起師父的良苦用心,怎能對得起等待我們救度的眾生?

4)資料點平穩運作

七二零中共迫害後,當地協調同修讓我做資料,當時給我的感覺是做資料太危險了,沒答應。二零零二年我在外地流離失所期間租的房子,當地同修說給我送打印機和電腦讓我做資料,我當時愛著面子答應了,同修走後我吃不下、睡不著,心神不定,忐忑不安。因為我心性不到位,同修也沒拿來。

回到本地後,二零零四年協調同修又讓我做資料。我就問傳遞資料的老年同修,我們這片在什麼地方拿資料,同修說︰挺遠,是一位上班族的同修下班後回家做資料,早上帶到班上我去取,當時我感動的眼含淚花,心想︰上班同修多辛苦哇,哪有時間學法呀!修煉不得替別人著想嗎?人家能做,自己為什麼不能?便問自己你就不能做嗎?回答,能!

我就找協調人說明情況,協調人便讓同修給我送來一台舊的黑白打印機,我家有一台兒子用的台式電腦。當時給我的感覺是電腦是高科技,當我第一次把電腦打開時,高興的不得了,上協調人家興奮的告訴協調人︰我會開機了!把協調人樂的夠嗆,說會開機還樂這樣。過後想起來是挺可笑。心性到位了,加之技術同修的耐心教,很快就學會了,上網、下載、打印,初期資料點少,資料數量較大,現在資料點遍地開花,打印的數量也少了。

記得一次,4200打印機,墨車靠到右邊不動,我和技術同修說,她們忙的沒有時間,持續了一個星期也沒來,我有些著急,打開了幾次打印機,墨車就是不動,也和它溝通幾次,還是不動(感覺自己動的不是真念)。有一天我想得替技術同修著想,她們那麼忙,有時忙的法都學不上,心想,我今天發自內心好好和機器嘮嘮,我說你也是被法選中的生命,多幸運哪,咱們倆得配合好多救人,你沒有毛病,不能被邪惡干擾,將來你也有一個好的去處。這時,就看打印機的墨車緩緩移動,來回移動。我激動的眼淚止不住的往下流,懷著無比感激的心情說︰謝謝師父!謝謝師父!師父說︰“真念化開滿天晴”[7],師父講︰“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8]。

前幾次和機器沒有發出真念去溝通,沒有把它當作生命,還是信師信法打折扣。我體悟修煉是絕對的嚴肅,不能來的半點虛假。

我的資料點沒有敏感日,沒有節假日,在師父的呵護下平穩走過了十三個年頭。

5)無條件幫助同修

修煉初期,我耐心負責糾正同修的煉功動作,只要同修需要都能熱心主動的去幫助,邪惡迫害開始的時候,擔心同修把握不好掉下去,組織同修經常學《為誰而修》。師父說︰“不管什麼人或什麼社會力量,叫你不要修煉了,你就不修了,你是給它修的嗎?它們會給你正果嗎?對它們的心理傾斜就不是迷信了嗎?其實這才是愚昧。而且我們不是氣功而是佛法修煉啊!任何壓力不都是考驗對佛法根本上能不能堅定嗎?根本上對法還不堅定,那什麼也談不上。”[9]在邪惡迫害期間,無論多大的壓力,我都能把經文、真相資料及時傳遞到學員手中,同時把被迫害同修信息及時告知其他同修發正念。

幫助沒走出來的同修溶于整體。有一位同修從監獄回來後,不能走出來,我知道後主動找到她和她交流,給她聯系學法小組,她剛到小組時覺的自己修的不錯、高高在上。通過在小組一段時間的學法交流,她認識到自己的差距,遇事向內找,改觀非常大,現在是小組公認的提高非常快的同修。

有一位同修七二零後因怕心不修了,身體垮了,打針吃藥都不管用。小組學法時親戚同修求助哪位同修有時間去幫幫她,我說我去。到她家和她交流後,根據她的身體狀況,建議在她家成立學法小組,開始因怕心她不同意,我又和她交流了一會兒,她同意了。一次見到她,她激動的拉住我的胳膊,高興的說︰謝謝你、謝謝你!我趕緊說︰別謝我,謝謝師父!她說︰“我謝謝師父!”

6)心系眾生

七二零剛開始迫害的時候,不知怎麼做,听外地弟弟同修說,他們救人的方式是發資料。我想我也應該用這種方式救人。同修給我一份資料,我就到復印社印了二百元錢的資料。我想多讓一些同修都參與來,就走了幾個小組和同修交流,其中一小組有一同修由于怕心不接納我的做法,並不高興的說︰誰咋悟咋做。我很沮喪的走了,心想我做錯了嗎?沒錯,心里還是有些不踏實。直到師父新經文來了,師父說︰“所有今天為證實大法講清真相的學員做的非常好,我對這個是做了充份肯定的,他們做的是絕對的對,這是無疑義的。希望大家清醒。”[10]我心里踏實了。

剛開始我市成立了大資料點,我們就開始大量的挨家挨戶發資料,一邊發資料一邊有機會面對面的講真相(因我做收費工作),有機會就講真相。隨著正法程的推,為了更廣泛的救度眾生,又轉入手機自動撥打和手機對講項目。

師父說︰“講清真相驅爛鬼”[11]我就在講清上下功夫,不求數量、只重質量,即使一天講明白一個我也不氣餒,我想講清一個人,就救了一個天體大穹,他就是活傳媒。如有時間,我先講大法基本真相,揭穿謊言,接下來再講邪黨的邪惡本質,歷次運動,再講到現在社會的亂象,他能听下來接著講三退,他就徹底明白了,並告訴怎麼幫助家人三退。

師父說︰“三退不是目地,講真相救人是目地。”[12]記得一次在路上遇到一位中年婦女,我給她講真相,她擺著手、嘴里不停的說︰不听、不听,邊走邊說︰好多人跟我講過了。我不听。我隨著她一邊走一邊說,你真有福、你真有福,邊走邊講,終于打動了她,啟發了她的善念。她站在那听我靜靜的講,最後她說︰我入過少先隊,你幫我退了吧!我遇上好幾個你們的人,沒有一個象你這樣講的,我明白了。

師父說︰“踏踏實實的修好自己,完成好救人的使命”[13]。有時遇上三退過的人,也要再和他講一些大法真相,並叮囑怎麼幫助家人辦理三退。還有一次遇上一位婦女,我剛一開口講真相,她馬上說︰我退了多少遍了,讓我退我就退,保平安就退唄。我問她,你了解法輪功真相嗎?她說不了解。一路和她講了好多真相,最後她說了一句︰這回我明白了。

通過這件事我悟到,做事不是修煉,師父就看我們用的心大小,不能圖數量,救一個人就要把這個人真正救了。面對面講真相和電話對打講真相,什麼樣的人都能遇到,白眼的、趕你走的、罵人的、譏諷、嘲笑的。從中暴露出我很多人心,名心、怨恨心、爭斗心,在魔煉過程中,漸漸覺的世人被謊言蒙騙的太可憐了。做到了無怨無執,講真相的過程,真的是錘煉成熟的過程。只有實踐,才能得到魔煉;只有實踐,才能暴露出我們的執著;只有實踐,才能去除人心;只有實踐,才能得到升華;只有修好自己,走出來多救人,才能跟師父回家。

注︰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要旨》〈溶于法中〉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要旨》〈拜師〉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要旨》〈修者自在其中〉
[4]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5]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怕啥〉
[6]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要旨》〈何為修煉〉
[7]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 四》〈感慨〉
[8]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師徒恩〉
[9]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要旨》〈為誰而修〉
[10]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要旨二》〈窒息邪惡〉
[1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濟世〉
[12]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六年紐約法會講法》
[13] 李洪志師父經文︰《致法國法會》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