芬蘭《患者醫學雜志》發表文章 關注活摘器官

Print

【圓明網】芬蘭《患者醫學雜志》是為芬蘭人提供有關醫學和醫療保健新聞,最新文章,書評和評論的在線出版物。該綜合性權威雜志于二零一八年三月四日,發表了一篇名為《誰從中國接受了器官移植?》的文章,中國器官移植的倫理問題和活摘器官再次引起了醫學刊物的關注。

譯文如下︰

中國在二零一三年底之前沒有全國性的器官捐獻系統。二零一一年全國只有37名器官捐獻者。全國捐獻系統並沒有獲得大量移植器官需求。因為根據中國的傳統,過世的人是要保留完整的身體。

從中國大量從良心犯身上摘取器官的指控,已經得到國際各界重要人士的關注。中國承認從刑犯作為器官來源,但是否認政治因素或宗教信仰被關押的良心犯身上獲取器官,比如基督徒,西藏佛教徒,維吾爾族和法輪功學員等。

國際器官掠奪國際聯盟國際資訊委員會(EOP)包括醫學,司法和生命倫理學的頂級莊家,如麥格理大學醫學倫理學教授Wendy Rogers和人權律師Eeva Heikkil,在二零一六年六月發表了680頁的研究報告之後,他們證明了中國有系統摘取良心犯器官的真實性。

快速獲取器官的質疑

近二十年來,中國器官移植數量之大,獲取器官的速度之快。據二零零九年《財經》雜志發表的文章,一九九三年至二零零七年間,中國肝移植手術增加了四百倍。一九九三年開展了六次手術,二零零七年超過一萬四千次。二零零六年,中國一千多家醫院開展了器官移植手術,而到了二十世紀九十年代,僅有幾十家醫院。法輪功學員被迫害六個月後,二零零零年開始爆發性的器官移植。他們是由于信仰而被監禁,是中國良心犯的主要組成部份。

死刑犯不能解釋二零零零年開始器官移植的總數。自二零零二年以來,對華人圈組織支持死刑判決數量下降。據估計,二零一三年中國被處決的罪犯只有二千零四名。在中國,良心犯因其器官與患者學習和組織相匹配,而被殺害。司法DNA測定可被用來獲取器官。接受器官移植的人有外國人。

中國的移植政策引起了國際科學雜志的關注。在二零一七年,BMJ報導了肝髒國際雜志刪除中國二零一六年發表的文章,因為研究中使用的移植器官的來源無法確定。文章的作者未能說服移植器官不是來自死刑犯,在期刊中這是被懷疑的。

死刑犯的器官在一九八四年在中國合法化。這一做法在醫學界和人權組織中受到廣泛譴責。中國承諾在二零一五年一月一日停止從死刑犯身上獲取器官。實施這一承諾的難度及不可靠性引起了《柳葉刀》(譯者注︰英國世界權威醫學雜志)的關注。

缺失可靠的統計數據

根據二零一六年《醫學倫理雜志》發表的文章,中國器官移植的倫理問題持續發酵。沒有可靠的系統資料,而且器官的來源很難確定。《美國移植雜志》在二零一六年發表了一篇文章,其中指出我們需要獨立客觀的證據證明中國停止不道德的從良心犯身上摘取器官。目前,醫學界因職業,負責的去了解中國器官移植。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十二日,歐洲議會發布了一項決議案(2013/2981)(RSP),宣布中國從良心犯身上摘除器官為“一直存在和可信的”。

議會呼吁歐盟及其他成員國解決中國器官移植問題;建議聯合國及成員國譴責中國的器官移植並向其民眾通報此事;呼吁聯合國對中國的移植做法,進行全面和透明的調查,並認為這些不道德的行為肇事者必須對其行為負責(10)。二零一六年六月(11),美國眾議員通過幾乎相同的343決議案。醫生反對活體摘取器官組織(DAFOH)發起立即停止從良心犯身上摘除器官的征簽。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