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惜最後的每一分每一秒

Print

【圓明網】我是二零一一年開始修煉的大法弟子。修煉前我患有二十多種疾病,疾病纏身的我是苦不堪言。修煉大法後,我按“真、善、忍”做人,遇事向內找,所有病癥不翼而飛,真是無病一身輕,人也年輕了,干活也有力氣了,我知道是師父為我承受了一切,把我的病根拿掉了,把我從地獄中撈出來了,把我生生世世的恩恩怨怨都化解了。為了讓我能快點返本歸真,師父為我付出的太多太多了!我無法用語言表達對師父的感恩,作為弟子我只有精、精、再精,抓緊每一分每一秒的時間圓容師父所要的,讓師父少為我操心!
下面我把自己在修煉中是怎樣安排的時間和同修切磋切磋︰

我在家里開了一個幼兒園,孩子不算太多,一天三頓飯、洗衣服、打掃衛生、買菜、大事小事就都由我自己來做。丈夫自己開個五金店,早六點半走晚九點多回來,家里的事情全包在我一人身上,家里還有三個老人,一位是七十二歲的婆婆、另一位是七十八歲的老爹、再一位是八十歲的母親、還有一個長托的一年級的孩子,此孩子父母離異,以前學過法,父母離異後歸父親管,父親還得上班,于是就把孩子托在常人家里,後來我听說後為了能讓孩子繼續學法便把孩子留了下來,這孩子每天上學得接送,學校離我家得十五分鐘走到,這樣給我的生活又增添了好多事情,每天三點五十分起來煉功到六點十分發完正念,就急忙做飯,要說我家的飯有些難做,父母親都喜歡吃肉,婆婆喜歡吃素,父親愛吃面食,母親愛吃大米,婆婆喜歡吃粗糧,丈夫還得帶兩頓飯的盒飯,長托孩子早上起來不太愛吃飯還得想辦法讓孩子吃飽,就早餐一頓飯我都糊弄不了,早上的飯剛給他們端上,我就趕緊把打印機打開打真相資料,每天我得打一百多份供同修發,然後才能吃口飯。吃完飯收拾完孩子們就來了,我開始上課,課余時間還得看著打印機,到十點鐘孩子的課上完了,我就做中午飯,做完飯還得接孩子去,午飯過後孩子們剛剛入睡,我還得打資料,一點鐘又送孩子,為了讓孩子多學法,我倆每天上學放學的路上就是背《洪吟》,回來後幼兒園的孩子們該起床了,下午和上午的順序差不多。

晚上發完六點十分正念,同修們就來學法了,我們的學法小組有四~五位七十以上的老人,三個小孩、還有三~四位中年的,我們是每天一講《轉法輪》和二十~三十頁各地講法,晚上九點三十分左右學完我再上明慧網看看,我經常是發完半夜十二點正念才睡。明慧廣播我是邊做飯邊听或者出去買菜時听,我的一天就是這樣過的,周六或周天我們小組出去發真相資料。用我婆婆的一句話說︰“我看你一天忙的都暈!”可我覺得很快樂!

當然我和精的同修比起來還差得太多了,跟師父要求的做好三件事、多救人我做的還遠遠不夠,因為我在面對面講真相方面突破的不好,以後我還得多向講真相有經驗的同修學習,多救人,不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

當我看到身邊的同修有時間玩手機微信、追看電視連續劇、打撲克、玩麻將、做健身、逛商場、早上不煉功、不抓緊學法等等我真為他們著急,我也為師父因為弟子不精所承受著不該承受的一切而心酸!

同修們啊!師父為我們延續的時間是為什麼啊?難道是讓我們來游山玩水過常人的日子嗎?不是啊!還不是因為我們修得不夠精、不夠圓滿的標準嗎?師父說︰“我今天又開大門傳大法度你們,我沒有因為遭了無數的罪而覺的苦,而你們還有什麼放不下的呢?你能把心里放不下的東西帶天國嗎?”[1]正法時間真的不多了,讓我們都精起來抓緊時間實修、多救人圓滿隨師還!別給自己與眾生留下遺憾!別愧對師尊的苦心救度!

今天借明慧一角說說心里話,這里沒有指責和顯示,只是有點著急。

不妥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注︰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要旨》〈真修〉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