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生死 奇跡發生

Print

【圓明網】首先叩謝師父救度我這個滿身業力的人,讓我的心理和外貌都發生了翻天覆地變化,我的生命得以延續,使我能繼續在大法中修煉,做宇宙中最神聖的事,講真相救人,跟著師父在正法路上向前走。
一、巨難中師父救我

二零一四年八月十六日,我騎車過馬路,被一輛突如其來的車撞起兩米多高,在空中翻了個跟頭,頭朝下右額頭先觸地重重摔在馬路中央,額頭立馬摔起雞蛋那麼大的一個黑紫色的包。衣服擦破,右胳膊肘露出了來,但沒有出血。

當時我的頭腦非常清醒,我知道我又遇上車禍了。我只有一個念頭︰我是大法弟子,我有師在有大法,誰也別想動了我!並不停的發正念。等家人趕到,我告訴他們︰“我沒有事,你們把我送回家,我幾天就好了。” 他們卻把我送市中心醫院。

躺在醫院的床上,我才發現,右大腿腫的象水桶那麼粗,膝蓋已轉到腿的右側,小腿骨已支撐不起來小腿,小腿成了一堆軟綿綿的肉。受傷的腿劇痛難忍,胸部和兩肋痛的連大氣都不敢喘,只要一咳嗽就能令人窒息,一轉頭就暈了。

在醫院里我被推過來推過去做各種檢查,我就是一刻不停的發正念、向內找。檢查後確診︰右大腿粉碎性骨折,最大塊骨頭象手掌大,最小的象小拇指蓋大。醫生說︰“粉碎太嚴重,必須手術治療。那些小骨頭渣子得做手術拿出來。粉碎面積大,離股骨頭太近,不手術容易造成股骨頭壞死,那從此就站不起來了。”

醫生讓我馬上吃藥、扎針消炎,一星期後做手術。我家人都同意了。

因痛的不敢說話,我在心里對他們說︰“我是大法弟子,我有師父管,你們誰也別想做了我的主。”一個護士來給我扎針,我拒絕。大夫說︰“你不扎針不吃藥,粉碎性骨折二十四小時之內會形成血栓。血栓上來人瞬間就沒命。”不管大夫怎麼說,親屬怎麼訓斥,我就要做到師父要求的“能放下生死”[1],“金剛不動”[2]。

夜間劇烈的疼痛突傳遍全身,就象有無數條繩子把我捆綁起來,又用千斤重物壓在胸上,身體一點不能動了,憋的我連氣都喘不上來,豆大的汗珠從額頭上滾落下來,全身已大汗淋淋。我的承受能力已經到了極限,感覺就要失去知覺了,只剩下一絲念頭告誡自己︰我不能死,我死了就是給大法抹黑。我還有很多大法的事情等著我去做,我的使命還沒有完成……

我不停的求師父救我。然後就像听到師父在對我說︰“否定它,正念足一些。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認,它們就不敢干,就都能解決。你真能做到,不是嘴上說而是行為上要做到,師父一定為你做主。”[3]頓時一股巨大的能量透徹全身。面對死亡,我毫不畏懼。心里平靜、坦然,我橫下一條心,就跟著師父走,誰也別想拖走我。即使我修的有漏,一定在大法中歸正,舊勢力安排的我都不要;即使我生生世世業力所致,舊勢力安排的我都不承認……

我發正念解體另外空間迫害我的黑手亂鬼。這時捆綁在我身上的繩子已經全部斷開,壓在胸上的石頭被掀掉了,身上的疼痛逐漸消失。女兒一邊不停的叫︰“媽,你怎麼了?你怎麼了?”一邊用毛巾擦我臉上和身上的汗。我的眼楮睜不開,女兒什麼表情我看不見,從她的聲音我听得出她驚恐萬狀。

我笑著說︰“我好了,是師父從死神那里把我拽回來了。”女兒一句話也沒說,轉身出去了。後來她告訴我,她到外面好頓哭。

大法超常 人間奇跡

天亮了,除了頭有點暈,其它疼痛消失的無影無蹤。大夫來了,女兒從醫務室回來問︰“媽,怎麼辦?大夫說不手術得簽字,出現生命危險醫院概不負責。”我說︰“辦理出院手續回家。”女兒說︰“我爸不同意,非叫你手術不可。”我說︰“別听他的,你去把字簽了。二零一一年那場車禍,我的自行車被轎車撞壞,第七天我就康復。二零零四年,我左腳被摔的骨裂紋,還有一次右腿摔的不能走路,師父都給我治好了。我是大法弟子,我有師父管。如果不學大法,我早就沒命了。醫院是給常人治病的,我不是常人。我是正法時期大法弟子,如果動手術我死定了。師父要恢復我的腿是輕而易舉的事情,你盡管放心,我一定能好。”

女兒轉過頭去,擦去了噙在眼里的淚水,拿起筆在責任書上簽了字。女婿大聲呵斥︰“你膽這麼大!誰叫你簽的?”丈夫大聲喊︰“你想叫你媽死啊!”

甲、乙同修來了。他倆叮囑我︰“你就信師信法,腿一定能好,千萬不能走舊勢力安排的路啊。”我說︰“一定做到。”

甲同修到外邊安慰哭成淚人的女兒,女兒說︰“姨呀,我心里一點底都沒有,簽字時我手都在顫抖。我媽修的層次不夠,師父能管她嗎?”甲同修說︰“你媽功德無量,師父如果不管她,她今天還能活著嗎?你媽的腿,師父保證能給恢復正常。”甲同修的一番話使女兒平靜下來。

乙同修對我丈夫說︰“我學大法後腎結石都尿出來了。她比我精,你不用擔心。”不修煉的丈夫還是不相信。

丈夫找遍了醫院里所有他認識的人,上到院長,下到電工,讓他們從醫學上告訴我,讓我明白不做手術的可怕後果是什麼。我對院長說︰“以前我全身都是病,最嚴重的脊柱骨膜發炎和結腸炎,你們這個醫院都治不了,我到省城的大醫院也沒找到治療方法。我學大法身上所有疾病全部根除了。我這條腿在大法中一定會出現奇跡。”院長說︰“骨頭都粉碎成那個樣子,不手術能好這在醫學史上是沒有的。”院長搖著頭走了。其他醫務人員也都一聲不吭。

丈夫又找遍所有親朋,讓他們從親情上勸我,不手術不但會給以後生活帶來麻煩,還會連累子女不能安心工作。開始那幾天,屋里人滿滿的。他們都“呱呱呱”講個不停,我說︰“你們都不要講了。”屋里立刻鴉雀無聲,我從大法神奇超常,講到大法洪傳全世界;從江鬼迫害大法,講到“三退”大潮,他們听了都樂呵呵的走了。

婆母知道了此事,安慰丈夫︰“你不用愁,我去勸她。她不听,我就給她下跪。”婆母真的來了,看著八十多歲的婆婆為我操心,我眼圈紅了。為了讓她放心,我把發生的一切和我的感受全告訴了她。婆母出去訓斥丈夫︰“你叫她手什麼術?你沒看見她一點都不疼嗎?她學大法有師父保護,你快把她送回家,養幾天就好了。”丈夫消停下來了。

有了空閑,我躺在床上天天學法、煉功、發正念。

每次查房,醫生、護士都用奇異的眼光審視著我,有的護士捂著嘴笑我,他們背地里議論︰“醫院里來了一個怪物,粉碎性骨折不治療。”不管他們怎麼對待我,我都善待他們,和他們談笑風生。我知道在事實面前她們會轉變觀念的。

八月二十六日拍片復查,二十七日骨科主任來宣布︰“小骨頭渣全部復位,不用手術了,以後走平道和正常人一樣。”家人當時象得到了皇上的賞賜一樣,笑的別提多開心了。在場的親朋好友都情不自禁拍手叫好!骨科主任說︰“俺科里那些人都在議論,這個某某某(我的名字)她為什麼不疼?”接著又立刻豎起大拇指說︰“你是鋼鐵戰士!你是鋼鐵戰士!”我說︰“我不是鋼鐵戰士,我是大法弟子。”甲同修自言自語︰“大法超常,人間奇跡啊!”

醫院里兩個護士跟我煉起了法輪功。來探望的親朋凡是尚未“三退”的全退了,有的醫務人員也退了。

向內找 心性提高

回到家里,甲、乙、丙、丁等同修,經常來看我。

甲問我︰“你的腿將來能走嗎?”我說︰“能走。”她說︰“最後看吧。”

乙說︰“怎麼也得兩、三年才能好。”丙用手在我受傷的腿上連掐了好幾下,一句話也沒說,我知道她想看看我的腿有沒有知覺。丁用食指在我小腿上連按三次,說︰“你這腿是腫的嗎?是腫的嗎?噢,沒腫,你下地走走我看看。”我走給她看,她說︰“你怎麼還瘸?怎麼還瘸?”

我愣愣看著他們,心里堵的一句話都說不出來,我的心被刺痛了。她們的言行不停的在我腦中翻騰,排不掉、壓不住、揮不去。我反復琢磨,他們對待難中同修,怎麼和明慧網報道的大相徑庭?我開始怨他們沒有正念,幫助邪惡往下拽我,給邪惡助威,讓邪惡高興……我越想越沒了正念,心想是否師父不想管我?在醫院里因我不手術,許多人訓斥我、詛咒我,他們言行一絲一毫都沒動過我的心,巨難中我沒掉過一滴眼淚,可現在的我,淚水就象斷了線的珠子直往下掉。我感覺自己就象掉了急流中,被卷了漩渦,在漩渦里苦苦掙扎不能自拔。我跪在師父像前哭訴。

這時一個聲音說︰“這麼多人都說你,還不知找自己。”

在醫院里,我已找出很多人心,我要在大法中歸正,同修的言行是去我什麼心呢?我向內找,沒有答案。

師父說︰“也許他說的那句話非常刺激你、點到了你的痛處,你才感覺到刺激。也許真的冤枉了你,可是那句話並不一定是他說的,也許是我說的。”[4]

噢,是師父讓她們這麼做的,否則不可能無緣無故出現,這是針對我還沒有意識到的問題來的,我還有什麼問題沒有意識到?我苦思苦想就是沒結果。

學法時看到“因為這套功法是修煉你自己的,你得明明白白的提高”[5]這行字時,既清晰又明亮,是那樣的透徹心扉,我突然茅塞頓開,這些年我並沒好好修煉自己,而是用師父的法去修同修。

之前甲、乙、丙同修對我講述心中委屈時,我從來都沒有向內找過自己,師父讓我遇到這樣的事,就是要去我什麼心的,我卻用師父話去衡量她們。指出她們的問題時語言尖刻、嚴厲,埋怨她們︰“師父的法你們都怎麼學的?師父說︰‘打不還手 罵不還口’[6]。她既沒打你也沒罵你,連說都不能說,還怎麼修?韓信能從地痞無賴胯下鑽過去,她叫你從胯下鑽過去了嗎?一個大法弟子怎麼比不上常人呢?”她們再在我面前重復那些事時,我表面平靜,心里就不耐煩了。

我看到丙同修發火時,從來都沒向內找自己,師父為什麼讓我看見她發火,我空間場存有什麼敗物?我卻用師父話去修她。師父說︰“小事都過不去,就發脾氣,還想長功啊。”[6]當同修對我發火時,我嘴上沒說什麼,心里卻在笑話她︰“魔性大發,這哪象個大法弟子的樣子?”委屈而忍,還覺的自己修的挺好,能忍。

我埋怨同修,這不是怨恨心嗎?這里面還隱藏著很多人心,如指責別人、顯示心、委屈心、厭煩心,瞧不起別人自以為是的心等等,這些心強烈到已經形成自然,自己都感覺不出來它的存在,還以為自己做的對,修的好。

這些心在不斷膨脹,在另外空間形成的敗物已堆積成山,散發出不好的物質傷害著同修。

師父一直在幫我往下拿這些東西,我卻一直不悟,一次次都錯過了機會,去修同修。要不怎麼一個跟頭一個跟的摔!師父是利用同修的表現,讓我找到這些心,在修煉中升華。這可是太大的好事了!

多少年來形成的這些心,此時在師父的精心安排下我完全放下了,而且要一放到底。這時間感覺空間場被師父清理的清澈透明,那種幸福、殊勝的感覺,無法用人類的語言描述。不滿的情緒完全消失了,剩下的只是謝意和感恩的淚水。

人心放下了,腿逐漸恢復了正常。外貌也發生很大的變化。

大法在我身上展現的奇跡不脛而走,市中心醫院骨科醫生、護士在病房議論︰“一個煉法輪功的,粉碎性骨折不手術,好的比做手術的還快。真是奇怪!”

甲同修家鄉一個干了二十多年的赤腳醫生說︰“既沒打石膏,又沒下夾板,怎麼可能好?這真是神話故事!”

我親身經歷的這些事,完全超出了實證科學範圍。在常人這個層次面是無法理解的,但他卻真真切切、確確實實的就發生在我身上。寫出來是呼喚那些還沒明白真相的人,能正面認知大法。能和我一樣得到大法的救度,能和我一樣無病一身輕、超凡脫俗。

注︰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美國法會講法》〈紐約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北美巡回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曼哈頓講法〉
[5] 李洪志師父著作︰《大圓滿法》〈三、動作機理 〉
[6]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