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省樺甸市布玉新控告江澤民遭報復

Print

【圓明網】吉林省樺甸市夾皮溝黃金礦業公司職工布玉新,今年四十六歲。由于布玉新丈夫被附體折磨得渾身是病,生不如死,班也上不了,四處求醫花了不少錢附體也沒好。女兒患有精神疾病,布玉新又要照顧女兒、丈夫,又要上班,整個家陷入困境。

二零零三年夏天,布玉新經人介紹夫妻二人開始修煉法輪功(法輪大法)。修煉不長時間,布玉新丈夫身上所有疾病、附體全好了,同事都說布玉新丈夫整個人脫胎換骨,和以前完全不一樣了,法輪大法給了布玉新丈夫第二次生命。由于夫妻二人修大法,布玉新的女兒病情穩定,認識他們夫妻二人的很多人都知道。全家感恩大法師父的救度之恩!

可是,由于修煉法輪功做好人,布玉新丈夫經常受到當地派出所和公司公安處不斷騷擾。二零一五年五月,布玉新依法向兩高實名控告迫害法輪功的元凶江澤民,遭到樺甸610,國保大隊,公安局綁架拘留所、洗腦班非法迫害二十三天。

一、被綁架拘留所迫害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十九日早七點,樺甸市公安局和派出所警察不斷砸門,布玉新沒給開門,布玉新說煉法輪功不犯法,不斷地給警察講法輪功真相。警察態度蠻橫。九點左右離開,綁架未遂。

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八日晚七點左右,布玉新從家里出來要去上班,被尾隨在後面的白色轎車(警車)下來的兩個人綁架,強行戴上手銬劫持到當地派出所,把布玉新強行銬在鐵椅子上。警察說這是樺甸統一行動,綁架訴江的法輪功學員。布玉新不斷地給警察講法輪功真相,要求無條件釋放。

警察搶了她的鑰匙,去她家欲實施抄家,但他們沒想到的是,那不是布玉新家的鑰匙,而是她工作單位的。布玉新丈夫沒給他們開門,布玉新丈夫告訴警察如果你們再騷擾,把我女兒嚇犯病了你們負責。警察怕擔責任,都走了。

在永吉派出所,布玉新被強制坐在鐵椅子上,非法審訊,布玉新沒有配合警察,拒絕照相、按手印、拒絕回答一切問題,之後被塞到警車送到樺甸協和醫院強行體檢,布玉新不配合警察,三個惡警強行按住布玉新的腿和胳膊抽血、做心電圖。惡警氣急敗壞的說要知道這麼費勁就直接給你扔到拘留所。

到了拘留所,才知道已經有三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二十九日又有四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到拘留所。法輪功學員不配合穿號服,拘留所副所長指使吸毒犯謾罵大法和師父。法輪功學員不斷的給吸毒犯和警察講法輪功真相,讓他們明白大法真相懸崖勒馬。在拘留所,法輪功學員不配合穿號服,就不允許買生活用品洗漱用具。每日三餐一頓只給一個窩窩頭和一碗清湯上面只漂著幾根黃瓜絲。法輪功學員大聲高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絕食反迫害。

二、在洗腦班被迫害

二零一七年七月二日由公安局某局長、610的楊寶麟、王洪海、萬立杰、李相亭等人將布玉新等法輪功學員送到樺甸市白山水電新裝修的洗腦班中迫害,掛牌寫著“白山法制學習班”。

這個房子分上下三層樓,一樓是白山水電派出所,二樓和三樓是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洗腦班,王洪海和萬立杰主管強制轉化學員和所有人的生活起居全過程,窗戶和走廊都是焊著鐵柵欄,走廊的門上掛著大鐵鎖,每個學員由兩名社區人員或單位同事看著,法輪功學員一個人一屋,不許說話,不許出屋、吃喝拉撒睡都有兩名社區人員或單位同事看著,每屋都有攝像頭,二十四小時監控。

每天早午晚飯後,邪悟人員邵玲等人輪番的每天強迫法輪功學員們看誣蔑法輪大法的錄像片、光盤等謊言節目,放的錄像聲音很大,一直到晚上九點才讓休息,每天輪番播放。每一位法輪功學員的精神和身體都遭受著折磨。610萬立杰、邵玲邪悟等人和公安局警察輪番找談話,還讓法輪功學員出賣同修,利用偽善、恐嚇、威逼等各種手段寫所謂的四書,利用工作、停發工資、停發養老金逼迫法輪功學員放棄修煉,背叛大法和師父。有兩位法輪功學員不配合、不轉化被體罰坐小板凳。在邪惡的壓力下,布玉新違心地寫了所謂的“四書”,做了最讓她感到恥辱的事,她已嚴正聲明作廢。

布玉新等法輪功學員被非法關押迫害了二十三天後回到家中。七月十一日,610的李相亭給布玉新打電話說上面來領導“驗收”轉化的好不好,布玉新不配合說沒時間去,610的李相亭就威脅恐嚇布玉新說“你不來就說明你沒轉化好,你丈夫就別想出國。”布玉新不配合沒去。十月份,610的萬立杰又給布玉新打電話威脅欺騙。

三、工作單位經濟迫害

布玉新被非法關押迫害了二十三天後回到家中,布玉新和有單位的法輪功學員都受到經濟迫害,單位停發一個月工資(一千八百多元),造成家里經濟緊張。布玉新被綁架時為了不耽誤工作、不給單位領導添麻煩,找單位同事替班,上班後每天連兩個人班,一天都沒耽誤工作。

布玉新丈夫工作能力強,被公司派到國外支援,出國護照被國保大隊孫保華指使他人扣押,導致出不了國,導致家里經濟緊張,生活陷入困境。

這次迫害給布玉新和每一位法輪功學員及家人造成精神、物質極大的傷害。當地派出所不斷的騷擾當地法輪功學員,要每一位法輪功學員的照片和電話號碼,實施網絡監控迫害。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