貴州六盤水市警察綁架八旬老太抽血遭譴責

Print

【圓明網】我沒有固定的工作單位, 為了生活, 我背著、提著我要賣的東西走街串巷。三月九日上午十一點鐘,我走到六盤水市第一看守所後面的小巷里,突然听到有人喊,“鄉親們,警察在抓好人啦!共產黨的警察在綁架好人啦……”

我順著喊聲快速走過去,看見一男一女架著一個老太太拖著往前奔,老太太彎著腰,低著頭,兩只手被這兩個一男一女的扭在背後抬的老高,老太太頭發全白,腳在地上拖著,衣服都被拉到了肩頭上,肚皮和背被露在外邊,但她不屈服,拼命地喊︰“鄉親們,你們快來看,警察在綁架好人啦!共產黨的警察在抓好人啦……”

一下路兩邊居住的市民都出來看熱鬧,兩個凶手要把老人拉上車。可老人還是有勁,硬是不上去,好像有神靈幫她一樣,她一邊掙扎,一邊拼命地喊著︰“鄉親們,我今年八十一歲,我沒有犯法,也不會做壞事,他們這樣對待我,公平嗎?”

幾十個人圍在他們和警車周圍,有的問︰“你們為什麼這樣對待一個老人,太沒有人性了,你們家沒有老人嗎?你們不會老嗎?”有的小聲說︰他們做這種缺德事,他還會老嗎?已經沒有老的機會了。

這時兩個才把老人的手松開,老人才伸直了腰。我這時才清楚地看到老人的面目,確實很善良。我問老人他們為什麼要把你抓住?

老人說︰“我叫馬再珍,今天早晨九點鐘這四個(兩男兩女)惡警來我家,要我救他們。我對他們說 ‘這對我來說沒有什麼難的,你們只要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同時聲明三退就行了。他們說,‘我們求的不是這個,我們要的是你的血,抽去通過儀器查一查你的身體好不好。’ ”

“我說我的身體很好,我修煉法輪功已經十八年了,從沒有吃過藥、打過針,沒修煉法輪功之前,我兩腿膝關節嚴重骨質增生、變形,兩腿彎曲,不能行走,五髒六腑都有病。每月醫藥費都是三萬多元,煉了兩個星期後,兩腿變直,全身疾病消除已經十八年了,從沒有犯過病,請你們放心。而且如果我身體不好,我有兒子、有媳婦、有孫子,我的重孫都讀四年級了,他們會管我的。

“他們要抽我的血,我不答應。這時他們凶相畢露。我看說服不了他們,我就問,你們專來抽我的血,是誰叫你們干的?有公文嗎?綁我的這個警察凶狠地說,‘我的警官證就是公文!’他從衣袋里拿出一張卡片樣的東西晃了一下,就上來按住我的手,一邊一個死壓住我的雙手,另一個拿出一閃一閃的東西給我拍照/錄音錄像,另外一個拿出抽血的工具強行抽我的血,因我動得厲害,沒抽到。抽血的人說︰‘這得不到吃(貴州方言),她動得太厲害了,要不動才行’。這時壓住我雙手的兩個惡人把我的雙手往背上一扭,拉了起來就出門,從樓上把我拖到這兒要我上車,我痛得喘不過氣來,我求我的師父救我,所以我沒被他們拉上車,又得鄉親們的關照,他們才不敢對我下毒手,謝謝大家!”

我听老人這番話,明白了這些便衣警察是在迫害法輪功。在十年前,我听過法輪功學員給我講過,我知道法輪功是叫人行善積德,做好人,而且祛病健身有奇效。我當時不相信。法輪功學員很有耐心,勸說我多時,我答應退出少先隊,心想他們又不要我一分錢。我有幾種病,經濟跟不上,沒法醫。我就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試試看。我這意念,在不知不覺中,我的生意好起來了,自那以後直至今天,我的那些病從沒有出現過。法輪大法確實好,這是真的。今天這件事讓我遇到了,我要把它告訴我的親戚朋友或世人,要讓更多的人了解法輪大法的美好,同時揭露這些惡警的丑惡面目、邪惡丑態。

本來警察應該是保護好人,懲治惡人,維護社會公德,讓社會穩定,保護一方平安,但這幾個惡警卻是反起搞,制造恐怖,突然襲擊,專欺壓善良人,而且今天欺壓的是一個孤身居住的八十多歲的老年婦女,太缺德了,太沒有人性了。

我還听了現場幾人告訴我,這幾個惡警經常來干擾這位老人,已經一年多了,經常來搶走老人的法輪功書籍、資料等私人物品。今天又要強行抽老人的血,這不是惡霸行為嗎?這跟土匪有什麼兩樣?

以前歷朝歷代土匪在深山,白天不敢出來,是在晚上偷偷來搶富人,不欺壓弱者。今天的土匪卻在公安,而且是大白天、在光天化日下公開搶,毫無顧忌,好像中國沒有法律約束,天老大,他老二,橫行霸道。這是當今中國人的悲哀,中國人的恥辱,中國人的大不幸。

我常听人說︰善有善報,惡有惡報。我相信善良人會有好的未來,惡人總要遭惡報的!祝那位老太太平安健康!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