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自我 找回真我
 

修去自我 找回真我

Print

【圓明網】師父在法中告訴我們︰“放下一切觀念,放下一切執著,你才能夠在你修煉的路上沒有任何阻擋的前。”[1]修煉中沒有任何偶然的事,下面我分享修去自我的一些體會。
一 、保護自己的“自我”

我們單位暫時搬到類似郊外的一片比較荒蕪的大院辦公,有三條路,從三個方向去上班,都有幾百米長的兩邊長滿很高雜草、灌木叢的土路,有時一個路人也踫不到,踫不到還好點,踫上個男性路人,自己以前還害怕過,但一想到世人都是師父要救度的眾生,就會心生善念,放下戒備心,但不能象做的好的同修那樣給其講真相。

二零一七年八月的一天,有位同事在辦公室旁邊說,來我們單位的客戶在開車過來的路上,看到一條大蛇,差點壓上,嚇了一跳。我听後,就動了怕的念頭,那個中午回家,就從另一條路繞道走,第二天上班也是繞著走。但總覺的作為修煉人不應該怕。往深了想,發現是這個“我”怕被傷害。作為大法弟子,修煉路是由師父安排的,與你修煉、提高無關的事是絕不會讓你踫上的,心被帶動,就是要在信師信法方面好好修了。用法對照自己後,就明白了,該怎麼走就怎麼走。雖然有時還會看看路面有沒有異常,但不再怕了。再後來就沒想法了。

再擴展開來找自己,發現遇到困難繞著走的事還真不少。在同修家學法,有陌生人敲門,自己心就不穩了,想趕快離開。有一位剛來小組學法的外地同修,喜歡打听姓名、住址等個人信息,喜歡很玄的贊美同修,自己覺的這人不可靠,就想保護自己,就不願意去該小組了,也不願意去送東西。

前一段時間,本地也出現了“敲門行動”,一般都能從法上悟,然後堅定正念,就是解體一切迫害公、檢、法等部門眾生的邪惡因素,他們對大法動動不好的念都是犯罪,何況都付諸行動了,必須解體操縱、迫害他們的另外空間的邪惡,讓他們本性的一面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不對師父正法犯罪,選擇光明的未來。而且他們的行動也可能影響大法弟子周圍的世人對大法的態度。

師父說︰“我向來不承認這場迫害的,我也不承認舊勢力的那一套,而且永遠不會。”[2]“我們宇宙中有個理,他自己追求的,自己想要的,別人一般情況不能干涉”[3]。我作為師父的弟子就是不承認他們對大法的一切干擾。 但當听到同修有的真被干擾了,還會動念。在家時,有個陌生電話打來,就是不願意接。結果,打印機突然出現頭堵塞的現象,自己馬上反應過來,是戒備心造成的。

二、不為別人考慮的“自我”

自己表面上是個比較隨和的人,也願意幫助別人,尤其對同修,從來都是敞開心扉。師父告訴我們是“同心來世間”[4]。但我知道自己有很強的自我意識,比如一些事情除非我自己認識到了,否則我不會自己不明白就輕易隨和別人。外在表現,就是凡事都有自己的想法,總愛發表自己的見解,心里總認為自己的辦法好、很必要,好為人師。雖然是出于為了別人好的,但自己那種比較肯定的語氣,也容易影響別人走自己的路。

這種自我還表現在,總忘了考慮別人的感受,自己想說什麼就說什麼,想怎麼干就怎麼干。比如,以前因為需要配合,一星期總要去協調的同修家一、兩次,每次去,基本都要把自己做的不好的地方、遇到的什麼事不知怎麼辦(心里猶豫不決,但並不是想听別人的建議),嘮叨嘮叨,完全沒有考慮在佔用同修的時間,在往同修腦中灌人的東西。現在想起來,真的很對不起同修。

有一段時間和一位阿姨同修配合,這位同修比我母親還年長一歲,做事誠信、嚴謹。這些優點正是我需要做好的地方。比如,我好忘事,有時辦了一件、兩件事,第三件就給忘了;不守時,說兩點到,一磨蹭,總遲到;說明天來,結果有事來不了,現在用電話聯系不方便,讓同修白等過,心里還原諒自己,她反正也是在家里,自己學法唄。

自己在法上有了新的體悟,就不管不顧的和同修交流,有時同修都低著頭,不想听了,自己才意識到,甚至都意識不到。有時面對同修的爭論或誤解,我也會隨口說出自己的觀點,結果說著無心,听者有意,造成同修間的間隔。

每遇到矛盾,我都能知道是修煉,都會先誠心接受下來,肯定是自己哪做的不好,回來找自己,才發現那些不符合修煉人的表現,是自己沒修好才造成同修對自己有看法。我在心里真的謝謝阿姨同修,讓我看到了不為別人考慮的缺點。

我們要修成先他後我,無私無我的生命,必須象師父說的那樣︰“懷大志而拘小節”[5];“你們互相之間配合時是因為人心才產生互相之間的摩擦,那是修煉人的狀態、過程,絕不是你們哪個人真的不好。好的那一面已經看不見、已經隔開了,你們看到的永遠是沒修好的這一面,但是你們不要不抱著慈悲心,不要固定的看人。我一再說好的一面你們看不見,那邊已經非常好了、達到標準了。達到標準是什麼樣?神的標準。他沒修好的那一面哪,越往表面上走就越顯的不好,可是哪,他已經修的很好了。希望大家珍惜自己,珍惜別人,珍惜你們這個環境。珍惜你們走的路,這就是珍惜你自己。”[6]

我要去掉懶散、不用心、不修口、不為別人考慮的言行,修出大法弟子理智、從容、慈悲、平和的風範。

三、不服氣的“自我”

我身邊和我年齡相仿的同修有兩位,自己不知為什麼在修煉上有和她們比較的心。比我年長一歲的同修面對面講真相、出去掛條幅、清除邪惡標語等都做得很好,也很謙遜,總會用心听我講自己的體悟。比我年紀小幾歲的同修學法多、重視發正念、觀念少,不隨便說話,比較注意修自己的一思一念。

當對同修有不好的念頭出來時,我就一下抓住它,滅掉妒嫉心,滅掉這個不服氣的假我。同修修的好、做的好,師父就會少操些心呢,這不正是自己的心願嗎?作為大法弟子就得站在師父的角度、正法的角度整體的考慮問題。

妒嫉心是人心,就是不要它,我要給同修、世人百分之百的正念,當這樣去做時,真的覺的那個“自我”遠遠的離開了真我。

四、找回真我

在正法的最後時刻,感覺修煉越來越清晰,就是兩點,一是遇到任何事就想師父說的原話,這就是判斷、衡量、解決一切問題的法。

二是按照法約束自己,做到。按大法在不同層次對我們的心性要求,約束自己的思想、一言一行按照師父要求的“踏踏實實的修好自己”[7]。保持時時、事事在法上的狀態,人的東西越來越少,一出來就能意識到,就能修去。

得法、破迷、修煉返本歸真,這才是當人的真正目地。當我們把握住師父造就的那個純淨、美好的真我,一個浩瀚蒼穹中一個小層次的一個小小的粒子,站在師尊正法的角度,只為正法中正的一切而存在。人的眼楮、人的身體、人間的一切,都只為眾生得救、回歸最初的家園而造就,在師父億萬年的呵護中我們終于接上了聖緣,一定要萬分珍惜這唯一的一次回歸的機緣,師父巨大的付出幫我們實現自己最大的心願,堅修到底,對的起師尊的無限慈悲。我時常流著淚鼓勵自己︰我必須好好修,我不能對不起師父。

修煉前“神”在我的思想中一直是個神話;修煉後,知道神真實存在,知道神的慈悲、偉大,但沒有和自己聯系起來,因為那很遙遠;但今天我從心底確信了︰人真的能修成神,因為我們在大法中。

感謝無上慈悲的師尊給予弟子的一切!

注︰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美國西部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三年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4]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了願〉
[5]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要旨》〈聖者〉
[6]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什麼是大法弟子〉
[7] 李洪志師父經文︰《致法國法會》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