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弟子︰走出消沉 珍惜機緣
 

青年弟子︰走出消沉 珍惜機緣

Print

【圓明網】在大法修煉中,度過了我的大部份學生時代,現在已成長為一名青年大法弟子。回想十多年的光陰,有很多沒做好的地方,讓師父操心了,留下了很多遺憾。
之前有一段時間我在修煉中很不精。當我走出消沉狀態、破除黨文化中形成的變異觀念對做三件事的干擾時,我知道我終于回到大法修煉中來了!這個世間真的太迷,對青年大法弟子更是充滿迷惑。現代社會太熱鬧,吸引人執著的東西太多。

在思想狀態偏離大法的那段時間,我常常做夢,上學要遲到了;考試要交卷了,但我試題還沒做完;火車快到開車時間了,我快趕不上了……雖然知道是對自己的提醒,但我卻無法真正精起來。

記得在我讀大學之前,初中、高中的時候,心態比較純淨,還沒有受到復雜而又繁華熱鬧的常人社會的污染,每天除了上課、寫作業之外,剩下的時間就是學法和出去發資料。那時救人的心態很純,一心只想著讓人能明白真相,能夠得救。如果出門在路上,踫到有緣的人,因為怕心或顧慮心,沒有給他資料,過後心里會很後悔、自責,覺得因為自己沒做好,可能會使一個人失去了被救度的機緣。當時覺得每一個有緣踫到、能夠說上話的人,很可能這個人為了在這一世能與大法弟子踫面,為了這個能听到真相的機會,在歷史上可能付出了很多,在這一世才有了這個看似巧合偶然的機緣踫到大法弟子。而如果我沒能給他資料或和他講真相,自己心里會很懊悔。然後求師父讓這個世人能再遇到其他大法弟子和他講真相,發正念希望這位世人最終能得救。雖然那時,也有很多沒做好的地方,有很多沒去的執著,但那時心是在修煉上的,不是在常人中的。發出的願望都是自己怎麼樣能在修煉中做的更好,讓更多的世人能得救。

可是到了大學後,不知從什麼時候起,心思不在修煉上了,開始執著常人的影視劇、各種綜藝節目,想的也不是如何能珍惜與世人相遇的機緣,把大法真相告訴他從而讓他有得救的機會。而是關心著這個電視劇更新到多少集了、那個綜藝節目什麼時候更新,思維越來越常人化。

當看到常人社會中人的一些不好的表現時,我漸漸的被帶動,沒有了當初救人的迫切願望了。當看到常人在利益中的復雜表現,當自己在被常人傷害中形成了如何保護自我的層層觀念,就在逐漸失去對救人的正念。這其實是法理不清的表現。因為我們不能只看人這一時一世的表現,在末法時期,世人有些表現確實是很不好了,但是大法弟子不要被這些不好的表現帶動,從而失去救人的正念。這不也是舊勢力在利用大法弟子認識上的不足在毀人嗎?這個人,既然他今天還在世上,他還有緣遇到大法弟子,那我們就應該拋開他那些不好的表現,去挽救這個生命,不要被常人社會中人的不好的表現所帶動。一個生命無論是誰,如果對大法不能有一個正確的認識,他很可能就沒有未來了。作為大法弟子,我們有責任去做好該做的,在講真相中讓世人有得救的機會。如果在任何情況下,我們不被執著心帶動,一切用大法衡量,在講真相救人上才能做的更好。

在師父的《二零一五年美國西部法會講法》出來後,看到師父這麼嚴肅的講法,當時自己的心理壓力非常大,不知道還能不能從新做好。因為那一兩年,我的心思都沒有完全放在修煉上,執著于常人中的東西,慢慢的思維偏離修煉越來越遠。自己心里也很著急,但是又感覺放不下常人中的事物,一手抓著人不放,一手抓著神不放,始終沒能在修煉中精。

我畢業之後有一段時間修煉狀態其實很危險,自己都能感覺到那個思想狀態偏離修煉人很遠,但我又一時無法突破。作為一個在孩提時期就開始學大法,修煉十年多的弟子,當知道自己偏離了修煉狀態而又一時無法改變的時候,內心是焦慮痛苦的。當看到同修的交流文章《你還在消沉嗎?》,內心受到了深深的觸動。我也在明慧網上找了很多青年大法弟子的交流文章來看。但是卻不能讓自己從根本上改變這一狀態。我到底怎麼做才能徹底破除這個不正確的狀態?才能象以前一樣︰對救人有著純淨而急切的心,對大法對師父有著修煉人的正信呢?

我徹底改變的開始是在去年的六月底,之前雖然有過好轉,但是不穩定,狀態時好時壞。當我對工作上出現的一些事仔細向內找後,意識到了很多之前沒有察覺到的心。然後因為要幫同修把打真相電話的手機弄好,那幾天心里都在想著這個事。這也促使了我把心用在做三件事上。慢慢的,我的修煉狀態終于回來了!雖然還有很多不足要修去,但是心終于在修煉上了,想問題也在法上了,思想狀態終于不是那麼常人化了!當能意識到這個變化的時候,我已經徹底扭轉過來了。在學法中,看到師父的講法,覺得自己以前怎麼好像都沒看到過。

我盡量每天都堅持背《轉法輪》一小時,抄《洪吟三》或《洪吟四》半小時,再學各地講法半小時,這樣保證每天有二小時的學法時間。我因為經常需要打包貨,這樣就可以利用這段時間听明慧廣播的修煉交流及《明慧周刊》語音版。近幾個月的語音文件基本每個都下載下來听完了。明慧廣播每周會有更新,我就再下載,再听。有時周圍環境很靜,听到語音中同修們正念正行的故事,心就感覺在被滌蕩,變得更純淨了。現在想著的也是怎麼利用時間做好救人的事。把做好三件事放在了首位。

在背法中去執著

其實我在剛走入修煉不久,已經把《洪吟》、《洪吟二》, 還有《精要旨》中的一些經文都背下來了。但是一直沒有開始背整本《轉法輪》。記得高中有段時間看到交流文章說了同修背《轉法輪》的體會。我覺得我也應該開始背《轉法輪》了。可是一直沒堅持下去,好幾次開始背,結果都是第一講的第一節都沒背完就中斷了。然後這事就放一邊了。

去年三月份,我又想到了要背《轉法輪》。這次真得堅持下去了。就一個自然段、一個自然段地背。有些自然段很長,有的有一頁多,就分了幾小段來背。就這樣終于把第一講的第一節背完了。然後接著往下背,後來看到網上有一個背法的度表,就下載打印下來了。然後背到多少頁對應了哪個日期就寫下來,這樣就知道自己背法的度了。

剛開始背的時候,感覺背一段下來真不容易,不是這里加字了就是那里少字了,或者哪里背錯了,哪里又想不起來了。一段經常反反復復背好幾遍才能完整的背下來。後來悟到,背錯的地方其實就是思想業力在起干擾作用。明明是這個字,怎麼就背成了另一個字了呢?在不斷糾正背錯的地方時,就是消除思想業力的過程。當沒有思想業力的阻礙時,一段背下來是很順利的。可能幾分鐘就背下來了。開始的時候半小時背一段。後來是半小時背一頁。中間也會有反復,有時好幾天沒背了,又覺得難背了。最好是每天都堅持。

在背法的過程中,我意識到了之前沒有察覺到的執著。在背到《轉法輪》中的第二講“有的人為了保住自己的名,甚至于他看病的時候想什麼呢?這個病叫我得了吧,讓他的病好。那不是出于慈悲心,他那個名利心根本就沒有去,根本就生不出慈悲心來。他怕自己丟名,恨不得讓自己得這個病,他都怕丟這個名,求名的心多強啊!”[1]背這一段時,老是卡住,師父點化我向內找,我就想我求名的心有這麼強嗎?一想還真是,我在工作中得到主管認可的時候,我就會覺得有壓力,因為有了這樣的認可之後,在很多情況下,我變成為了不失去這樣的認可在工作。這不就是求名的心嗎?

有一次在背法中背到︰“煉功得重德,我們在煉功的時候,你不想好事,也不能夠想壞事,最好是什麼也不想。因為在低層次上煉功的時候要打些基礎,而這基礎卻起著至關重要的作用,因為人的意念活動在起著一定的作用。大家想一想,你的功里邊加些什麼東西,你練出那個東西能是好的嗎?它能不黑乎乎的嗎?”[1]我突然明白原來在煉功的時候那些雜念不僅會干擾人入靜,還會在我們煉的功中起到一定的作用啊。這段法雖然之前讀了很多遍,但很多時候就這麼讀過去了。直到背到這里才意識到煉功中出現的雜念會起到這麼不好的作用。以後煉功可真得靜下來了,不能象以前一樣。之前煉第五套功法,煉了一小時,腦袋里的各種念頭差不多也翻了一小時,這可不行。

現在《轉法輪》我已經快背到第六講了,作為大法弟子,我們修了這麼多年還沒把《轉法輪》背下來,想想都覺得不應該。師父早就讓我們開始背法了,這個作業欠到現在還沒完成。我在今年下了決心一定要把《轉法輪》背完。之前是因為種種觀念擋在那里,沒有真正想去做,才沒有把背法堅持下來。而當我們真的下決心一定要做到的時候,其實根本就不難。

慈悲的師父沒有放棄弟子,現在我已回到了做好三件事的精狀態。在這里寫下近幾年的一些修煉體會,希望對曾經在修煉中精卻在正法的尾聲迷于常人中的同修有所幫助,讓我們在最後不多的時間里保持精狀態,不要讓師父與眾生失望。

注︰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