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廊坊市法輪功學員2017年被迫害情況

Print

【圓明網】廊坊市是河北省的一個地級市,緊鄰北京的東面,人口約四百七十萬,廊坊市包括安次區、廣陽區、經濟開發區、三河市(縣級)、霸州市(縣級)、香河縣、固安縣、永清縣、文安縣、大城縣、大廠回族自治縣等行政區縣。

在二零一七年,根據明慧網資料進行不完全統計,廊坊市有95名法輪功學員遭到不同程度上的迫害,其中28人遭綁架;7人被非法判刑,60人遭到公安、居委會等部門騷擾,被勒索資金近三萬元。

2017年河北廊坊地區法輪功學員遭迫害人次統計

一、非法判刑案例

(1)郁兆霞被枉判八年、荊連珍被枉判三年

郁兆霞、四十五歲,荊連珍、五十九歲,王建華、約五十歲,三位女士均因為身體不好,早在一九九九年之前就修煉法輪功,身心受益,一直修煉至今,她們勤勞友善,鄰里親朋均有口皆碑。

二零一七年二月十四日下午,郁兆霞和妯娌姐姐王建華到荊連珍家串門聊天,香河縣政法委610、香河縣公安局國保大隊警察及香河縣安平鎮政府工作人員以“走訪”為名,強行入室荊連珍家,野蠻抓走三位女士,進而對三位女士的家庭進行非法搜查。

二零一七年十二月十五日,香河縣法院對郁兆霞、荊連珍、王建華非法庭審。合議庭人員是︰審判長周曉明,陪審員劉興海、高建大,書記員馬靜;檢察院公訴方為檢察員王穎,助理檢察員王志佳。

香河縣法院在縣政法委、610的嚴密操控下,黑箱作業,就連公開宣判的形式都沒有走,趕時間在二零一七年底,草草結案,枉判郁兆霞八年,荊連珍三年,王建華十個月,同時被分別處以一萬、六千、三千的罰金。

郁兆霞向廊坊市中級法院提出上訴。律師就一審法院的枉法判決,向廊坊市中級法院提出辯護意見,律師表示︰一審庭審調查中,三位法輪功學員都一致回答了她們修煉法輪功的目的,即祛病健身,按照真善忍的原則做一個好人。事實也表明和印證了她們自身的表述︰通過修煉法輪功治好了疾病,獲得了健康;家庭和睦、鄰里友善、親朋敬佩,福益社會。

律師指出︰郁兆霞本人,還特別表達了她修煉法輪功,堅持真善忍標準,做一個好人的樸素而善良的目的。關于這點,當天的庭審中,法庭和眾多旁听者也都看得真切,整個立案偵查起訴和開庭審理過程,郁兆霞能夠坦然坦誠面對事實,不推諉不隱瞞,無抱怨,無仇恨,而且積極配合開庭審理服從法官回答問題,發表質證意見等,均充分有禮的尊重法官和檢察官,郁兆霞身體力行表現出了她的真誠、善良、仁愛、溫和和忍耐的修煉者品質。

二審法院置事實和法律于不顧,更是對律師的辯護意見拒絕采納,非法維持一審法院的枉法裁判。二零一八年三月三十一日,廊坊中級法院並未開庭審理,即作出維持原判的枉法判決,並且在沒有按照法定程序向律師和家屬送達終審判決書的情況下,于二零一八年四月二日,秘密將郁兆霞、荊連珍送往石家莊女子監獄。

(2)河北省廊坊法輪功學員賀青遭誣判情況

廊坊法輪功學員賀青二零一七年一月十一日,在家中被廊坊市廣陽區法院十多名警察強行劫持到廊坊市廣陽區法院法庭非法第一次開庭。賀青沒有請律師,並且當庭為自己做了無罪辯護。

賀青在法庭上說︰法輪功教人向善,以真善忍為準則,福益家庭社會,提升大眾道德。修煉法輪功不僅是合法的,而且應該受到表彰。法輪功學員告訴人們真相、制作、散發法輪功真相資料,完全是法律允許範圍之內的,也是合法的。

法庭因無法判定犯罪事實,決定休庭。二零一七年二月十五日,賀青二次在家中被廊坊市廣陽區法院十多名警察強行劫持到廊坊市廣陽區法院法庭非法進行二次開庭,結果是宣判三年冤獄。

賀青不承認有罪,也拒絕在判決書上簽字。他們說︰“你可以有十五天的上訴期,不服就上訴。”賀青說︰我不承認,也不相信你們的法律,並且不上訴。

二零一七年二月二十七日上午,賀青在家中被廊坊市廣陽區法院警察第三次強行劫持到廊坊市廣陽區法院辦理手續,後押送到廊坊市看守所做體檢並辦手續,當天,便被押送河北省石家莊女子監獄。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十六日,廊坊市小廊坊派出所警察綁架了在外講真相、粘貼真相不干膠的賀青,當天這些警察就到賀青的住所非法抄家,抄走了賀青家中的法輪大法書籍一套、電腦兩台、打印機一台等。之後警察將賀青劫持到廊坊市看守所,在看守所四天期間檢查身體,因身體不適,便被取保候審,給一年的身體恢復期,一年後繼續審理此案。從此,廊坊市公安局、檢察院、國保大隊,小廊坊派出所、精神文明辦等經常傳訊,上門巡查,打電話騷擾,並且家門口還有便衣經常蹲坑。尤其整一年後,更是騷擾不斷。

二、綁架迫害案例

(1)馬里與幼子一度被非法抓捕

二零一七年八月十四日上午九點多,河北省廊坊市安次分局與派出所警察九人闖入法輪功學員馬里家。一個牛姓男警察(警號︰077398)與一蔡姓女警察以“創建文明衛生城”為借口騙開馬里家門。警察說有人“舉報”你們。

當時屋里有五個不同年齡的孩子受到驚嚇哭了,最小的一歲多。警察又問了屋里串門的幾個孩子的名字與父母的電話後,叫那幾個孩子離開。警察搶走馬里家許多私人物品,並要帶走馬里的母親李風英,被馬里阻擋。

警察最後把馬里與她一歲多的孩子一同帶走。沒有告訴家屬去向。馬里于當天下午六點多回到家中。

參與此次抓人的還有廊坊安次區國保劉艷輝(警號0726326)與董輝,此二人與牛姓警察非法審問了馬里。

(2)嬰兒的媽媽被綁架關押

二零一七年二月二十三日晚,河北省廊坊市法輪功學員陳晴、高紅潔出去發真相資料,被綁架到了廊坊市新開路派出所,後轉押到廊坊市非法拘留。陳晴的母親和婆婆分別帶著她的兩個女兒(一個四周歲,一個十個月)每天去廊坊市拘留所要求放人。拘留所的人給家人說︰“把嬰兒的出生證拿來看看是陳晴的女兒嗎?”

三月一日上午,陳晴的家屬把嬰兒的出生證交給了他們,下午三點,才放了陳晴。高紅潔三月十一日才回到家中。

(3)香河縣兩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抓捕

河北香河縣實施所謂“敲門行動”,二零一七年上半年,即有個別法輪功學員被騷擾。下半年自七月份以來,更是頻繁不斷地有法輪功學員被騷擾。

二零一七年八月十日,家住香河縣天琴灣小區、五十四歲的蔣佔芹,被當地國保及派出所八名警察非法入室抓捕,並抄家。

二零一七年八月十五日上午九時許,正在本村沙發廠上班的張春富被當地國保及安頭屯派出所警察強行勒令回家。五、六位青壯年警察全都沒穿警服,沒有任何手續進門就到處亂翻,就連床鋪被褥及床下鞋都翻了個個。當張春富讓他們出示搜查證時,這些年輕的警察們根本就不理會。他們連張春富八十多歲老母親的房間也沒放過,同樣翻了個個。老人被嚇得驚恐萬狀,渾身顫抖。

十時許,警察讓鄰居打電話把張春富正在上班的妻子鄭紅梅叫回家,隨後,夫婦倆一同被他們劫持到安頭屯派出所。鄭紅梅于當日晚八時許回到家中。

張春富的兩個女兒得知後匆忙趕到家中,奶奶已是老淚縱橫,失聲痛哭,說︰“跟土匪一樣,對聯、窗花、福字、年畫一通亂撕,連我這屋也翻得亂七八糟。”下午,兩個女兒到派出所去要人,警察態度蠻橫的說︰正要找你們呢,你們還敢到這兒來?來得正好,你倆誰煉呢?今兒你還就別回去了!又讓鄭紅梅罵大法師父、罵大法。

次日上午,有警察又到張春富家中,讓他妻子簽字。

三、騷擾案例

(1)廊坊市尖塔鄉法輪功學員王寶珍遭騷擾

二零一七年五月九日,廊坊市尖塔鄉駱莊村村干部劉瑞忠伙同尖塔派出所劉學響和一個姓趙的,到法輪功學員王寶珍家騷擾。進門看到牆上貼有大法的年畫,劉學響就說,一看就還煉唄,姓趙的拿手機就開始錄像。王寶珍說這麼好的功法,為什麼不煉?請你們不要再錄像了,對你們不好。劉還問,家人是否支持?還要了王寶珍兒子的電話。

(2)三河市燕郊法輪功學員張素梅遭騷擾

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日下午四點左右,廊坊市三河市燕郊北陽莊派出所、警察打電話騷擾燕郊法輪功學員張素梅,問她還煉不煉法輪功,張素梅說煉啊!還問家有幾口人,都是什麼人,張素梅如實的告訴了他,又問住在哪里等,還說方便的話要來家里說,去他們那也行,張素梅說沒時間,要回老家看老人。警察又問出去發真相不,別出去發。

張素梅問警察你了解法輪功嗎?警察說不了解,張素梅給他講了大法的基本真相,告訴他天安門自焚和貴州藏字石的真相,叫他了解一下不要听信中共那套謊話,法輪功學員發真相是大善之舉,是我們師父慈悲于人叫人了解事實,不要迫害法輪功學員給自己留下美好未來。那警察說了解了解,談話就結束了。

(3)廊坊燕郊諸葛店法輪功學員遭騷擾

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三日下午,廊坊燕郊諸葛店有三個自稱是西城區派出所警察去了法輪功學員董桂榮家騷擾,當時董桂榮不在家,她丈夫和兒子在家,警察問讓進去不,家人叫進去了,進去後有一個警察拿著攝像機就照,把每個屋都照了,又問家人董桂榮還煉不練了,家人說不煉了,警察就走了。(由于這十七年的迫害該法輪功學員被無辜綁架去洗腦班無數次,家人也承受了很多驚嚇和痛苦,所以說了假話)。

六月十四日,有兩個自稱警察的去了廊坊燕郊諸葛店法輪功學員高桂英家騷擾因家里有坐月子的,沒讓進去,六月十七日又去了第二次,一警察手里拿著攝像機問高桂英還煉不煉了又問她老伴煉不煉,回答說都煉,一會走了,有一個警察警號X10683。

同時警察還去了法輪功學員沈永芝家,第一次沈永芝不在家,問她兒媳婦沈永芝還煉不煉法輪功了,她兒媳婦說最近忙照顧我坐月子沒煉,警察就走了,過兩天打電話給沈永芝問是劉瑞海家嗎(劉瑞海是沈永芝丈夫,生前也是法輪功學員,被迫害離世)沈永芝回答說劉瑞海都叫你們迫害死了。警察又問她還煉不煉,回答說煉。

以上騷擾法輪功學員的警察有說是牛府(北陽莊)派出所的,有說是西城派出所的,可見他們也心虛,知道自己是執法犯法,不敢說出自己的真實地址和身份。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