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老母親的期盼
 

一位老母親的期盼

記牡丹江市法輪功學員王明英的遭遇
 
Print

【圓明網】在牡丹江陽明分局的接待大廳里,一位白發蒼蒼的耄耋老人,坐在輪椅上,口齒不很清晰的叫著女兒的名字,“明英回家,明英回家啊……”

這是牡丹江市法輪功學員王明英的老母親的心聲。這位八十歲的老人飽經風霜,她的幾個孩子因為信仰真、善、忍做好人,先後遭到非法關押及酷刑迫害。大兒子被冤判十年,大兒媳被冤判五年,小女兒被冤判八年。大女兒王明英在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二十九日那天被非法關押在牡丹江市第二看守所。

八十歲高齡的老母親走路不很靈便,雙腿不能直立,彎腰走路,需要攙扶。生活不能自理。孝順的大女兒明英和小女兒明燕,主動承擔了輪流侍奉老母親的責任。老人的飲食起居都離不開人。明英突然被抓。家里陷入一片混亂。老母親每日里喃喃的自言自語。明英快回來了,把明英救出來吧!那急切的期盼和失望的痛苦,讓人見之心酸不已。

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二十九日牡丹江市國保尹航、馬群伙同陽明分局劉景寬帶領七、八個警察跟蹤王明英到家門口,在王明英開自家門時,這些警察趁機奪門而入。當時警察未穿警服,沒出示工作證、搜查證、沒有立案決定書的情況下非法抄家。將王明英和其丈夫挾持控制在一邊,警察們如土匪一般在屋里亂翻亂找,屋內翻的一片狼藉。搶走了法輪大法書籍幾十本、平板電腦1個、U盤1個、手機兩部,還有孩子的平板電腦、台式電腦各一台,把王明英非法關押至今。

在王明英血壓200以上仍強行關押在看守所至今,在案件已經由檢察院退回多次的情況之下,陽明公安分局國保大隊長李敏和陽明派出所轄區片警馬曉歡捏造所謂的假證據,試圖栽贓陷害,仍然拒不放人。

最可憐的是王明英的女兒,她听說媽媽被非法監禁,承受不住這樣的打擊,一度精神崩潰,哭嚎不止,大喊大叫,砸東西,要跳樓,大冬天穿個短裙,住進精神病院(醫院出示確診證明)。

期間,家屬多次通過理智平和的方式向公安局和檢察院講述事實真相,但是他們以各種借口推脫,拖延案件,又錄像、又威脅。陽明分局國保李敏更是一听說家屬來了要麼從後門溜走不見,要麼謊稱開會,躲避家屬。當家屬給她打電話要求會見時,李敏口口聲聲污蔑王明英是犯罪,作為法律工作者,竟對法律如此不負責任。

二零一八年三月二十日,家屬找到愛民區檢察院公訴人王娟,她說案件已經退回陽明公安分局,而當家屬到陽明公安分局時,李敏卻謊稱仍在愛民檢察院。當家屬再次來到陽明公安分局李敏的辦公室時,她態度惡劣,帶來六、七個著裝警察,虎視眈眈,又喊又叫。李敏瞪大眼楮,歇斯底里的對家屬咆哮︰“誰讓你上來的?”家屬平和的說︰你看孩子都這樣了,法輪功就是個信仰,你們放人吧。她冷血的說︰“那是你們家的事!”家屬本著善念溝通,他們卻胡說八道︰一會說沒在他們那,一會又說在他們那又咋樣?

冰天雪地里,家屬一次次推著坐在輪椅上不能自理的八十歲的老母親去找警察李敏,李敏看著80歲的老人腿抽筋了,家人給砸腿,她氣哼哼的說︰“你們想讓我同情啊?”隨後從後門溜走了。

有一次家屬迎面撞上她了,她說︰“你們請律師吧!讓律師見我!”當家屬借著外債請了律師找到她時,她出爾反爾︰“我沒要見律師”,並揚言︰“我就這樣,願意上哪告上哪告!”身為執法者,如此藐視法律讓家屬十分詫異。

王明英五十多歲,修煉法輪功以後身心受益,沒修煉法輪功前曾被吊車夾傷,腿腫得很粗,深度腐爛,整天流膿流水。醫院說病情十分嚴重,已經惡化成敗血癥了。她的風濕性心髒病也極其嚴重,要去上海醫治,家里花不起錢,家人哭成一團。後來她抱著試試看的心態學了法輪功,沒想到超常的事出現了,紅腫潰爛的腿一點一點的消腫了,沒多長時間就完全好了。家族遺傳的心律不齊癥狀也消失了。家人都見證了法輪大法的神奇。

她以前脾氣不好,經常在家發火。修煉後,她按照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修心性,做事先考慮別人,脾氣、性格都變好了,家庭也和睦了,尤其和婆婆的關系非常融洽。在單位她也樂于助人,工作上不挑不揀,大家都不愛去的很髒的工作環境,她主動去承擔。她心地善良,整天樂呵呵的,領導和同事都很敬重她。

王明英一家人的經歷,只是千千萬萬法輪功學員被迫害的冰山一角。而最可憐的是那些不明真相的公檢法人員。盲目的跟著迫害法輪功,已把自己置于懸崖的邊緣。

親愛的同胞們,我們都是炎黃的子孫,不是宿世仇人。請你們靜下下來好好想一想︰為什麼迫害法輪功的指令都是電話傳真或口頭傳達。

縱觀中外所有參與迫害善良,充當打手的人從來都沒有逃脫過法律的制裁。現政權先後出台的《公務員法》、《警察法》中的錯案終身追究制、責任倒查制等就像一把把利劍如影隨形。讓那些迫害法輪功的人無處循行。

上個世紀著名的《紐倫堡大審判》電影,講述的是希特勒殺害猶太人,審判那些執行他命令的軍官,發生在一九四五年十一月,審判前,希特勒和追隨他的幾個高級頭目自殺的自殺,失蹤的失蹤,只剩下二十一人接受審判,其中十二人被判處絞刑,其他人被判十年至無期徒刑。後續審判,起訴的是當時為納粹德國提供戰爭資源的人,如工業家、軍事人員、還有集中營醫生、看守和一些不太著名的戰犯等,超過五千人被控有罪,八百余人被判死刑,就連參與迫害猶太人的護士都被送上了絞首架,提供物資的商人被送上了審判庭。

文化大革命過後793個警察和17名軍管干部被拉到雲南秘密槍斃。這是當權者為了平息民憤,彰顯自己的偉光正,而把責任推給了這些曾經追隨他們,積極參與迫害的人。中國的歷次政治運動都是推出一批替罪羊,以謝民憤,收買民心。時至今日,請問——公檢法司的朋友們︰你們願意給迫害法輪功的“血債幫”充當替罪羊嗎?願意讓自己的家人陷于無邊的痛苦中嗎?

當良心遭遇政治,你是選擇良知還是政治,也就是你在為自己的未來選擇光明還是黑暗。為了你和家人的未來請把槍口抬高一厘米!選擇善良。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