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變觀念 形成整體 營救同修
 

轉變觀念 形成整體 營救同修

Print

【圓明網】
同修被迫害引起的波動

今年四月初,我們地區的一位同修在公交站點給一位年輕人講真相,此人表示願意退出邪黨,一起上了公交車後,這個人卻用手機給公安局發信息,惡意舉報。警察來到公交車上,將同修綁架。

那時同修兜里帶了近萬元的真相幣,不明真相的警察聲稱這麼多帶字的錢,哪里來的?以此要找到法輪功的“地下工廠”(指資料點),當天下午,十多個警察到同修家非法抄家,把家里存放印有真相內容的人民幣,真相戳,孩子的電腦筆記本等財物劫走。

事發後,同修們緊急傳遞信息,上網曝光迫害事實,可同修們的反應各不相同︰有和被迫害同修家屬一起去公安局要人的;有發正念否定舊勢力迫害同修的;有靜下心來向內找的;但是也有的人麻木,無奈;也有的人正在做自己手中的項目,不願停下來;還有的人認為被迫害同修不注意安全;有的認為此同修有漏,她得自己提高,別人幫不上忙;有的怕牽連自己等等。在一部份負面的思維表現的比較強烈的同時,又得知同修由十五天的行政拘留轉到刑事拘留,並可能起訴移交檢察院等消息。

公安到同修工作和住宅小區的地方照相,錄像,監視;到孩子的工作單位所謂偵查孩子信仰;恐嚇家屬現在的監控技術多麼的先,多麼的尖端;勸說孩子自己好好生活,你媽媽的事你不但管不了,還會給你帶來危險等等。

為了解拘留所內同修情況,請了臨時律師,才知道同修被迫害的相當嚴重,身體虛弱,不配合惡人,拒絕說出真相幣的來源,還被戴上了腳鐐,並且被鎖在地板環上。此時同修中又出現了急躁的心,同修之間的情表現的也比較突出,有的人怕同修被非法判刑,急的直落淚。

那時舊勢力就加強演化這些急躁情緒、麻木心、害怕心、怨恨心、爭斗心等等,企圖把被迫害的同修逼上絕路,嚴重干擾了同修們講真相、救眾生。

向內找,形成整體,清除負面思維

情況緊急,怎麼辦?我們有師父、有大法啊!同修們針對發生的一切找到師父有關方面的講法認真學習,外地同修也及時趕到,為我們提供反迫害營救同修的經驗。

師父告訴我們︰“我告訴大家,這麼多年來,我一直在說大法弟子的能力非常的大,很多人就是不相信,因為也不讓你看到。你在正念作用下,你身邊的一切和你自身都會發生變化,你從來都不想去試一試。舊勢力和那些個邪惡因素的干擾,就是在鑽你們思想的空子,這些年來一直在干這個事,舊勢力操控爛鬼與邪黨因素一直在這麼干,叫你們做不成救人的事,因為它跟你對打打不過你。你一發正念,不管千軍萬馬那邪惡統統化成土,全都滅掉,什麼都不是。”[1]“就是因為你有各種各樣的人心,配合不好,它就鑽你們這個空子,讓你們做不成該做的事情,在你救度眾生中削弱你的力量。邪惡沒有什麼別的辦法。在人世間表現的那些個壞人很惡,那個人那麼凶,是因為背後的邪惡在撐著他;你滅了那個邪惡,那個人也凶不起來了。如果大法弟子都擰成一股勁、正念非常足的去做,大家想想,那才是神在人間哪,這對邪惡來講太可怕了!”[1]

在法上切磋,在法上提高!同修被綁架,是邪惡的因素在鑽我們人心配合不好的空子,讓我們做不成該做的事情。師父賜給我們大法弟子的神通︰發正念,我們得用啊!我們要听師父的話,一定要擰成一股勁,形成整體發出強大的正念,被控制的人背後的邪惡因素解決了,不明真相的警察也就得救了,同修一定會回來。

切磋中,大家還認識到在我們形成整體的時候,決不是常人的那種群情激憤,轟轟烈烈的形式,我們是師父的弟子,有大法在指引我們做好三件事,同修之間也是祥和慈悲的。不是強硬的要求大家都得來參加這一個項目,是有條件的同修發自內心的積極參加,沒有條件的同修“心”也應該參加,就算“身”無法在其中,但“心”也一定要在其中,和大家往一起想,一起發正念,排斥負面的想法,就算是正在百忙之中,哪怕只有三分鐘,五分鐘閑暇時間加持一下大家正念,只要我們大家的“心”在一起,我們就是一個堅不可摧的整體。

師父說︰“有人說人民幣上寫上“法輪大法好”、“退黨”,(眾笑)我說這辦法真好。(鼓掌)這錢扔又扔不了、銷毀又銷毀不了。”[2]用真相幣救人是師父肯定的,我們弟子就去做,不管是那個空間的什麼生命都沒有資格阻攔干擾用真相幣救人。師父的法讓我們徹底否定了那種認為被迫害同修手里拿那麼多的真相幣還面對面講真相,真相幣就是它們要迫害的把柄的負面思維,同時樹立起了強大的正念。

師父還告訴我們︰“修煉人嘛,向內找這是一個法寶。”[3]我們不僅問問我們每個人自己,為什麼會有這麼多的負面思維,不就是沒有修去的人心作怪,一個“私”字在左右人,在不知不覺的走舊勢力安排的路。師父又賜給我們大法弟子向內找這個法寶,我們每個弟子都發自內心的向內找,找到執著,找到人心,修去自我,修去“私”。

舊勢力有它們的做法,想抓住同修的執著,迫害到監獄里考驗,其實是逼迫我們放棄修煉,淘汰眾生。我們決不能叫它們鑽空子,同修被迫害,不是一個人的問題,是我們這個整體有問題!比如說有其他同修越怕被迫害的同修承受不住牽連自己,那另外空間的邪惡看的清楚,它們就越有借口操控不明真相的公安人員對同修加重迫害,逼迫她把有怕心的同修說出來一起迫害,說不定還狡猾的說︰是為了去同修的怕心呢。

當然修煉的人都有人心在,那是讓我們在大法修煉中提高用的,做的不好也是師父來歸正我們。如果我們自己不向內找,對同修說三道四的不就上了舊勢力的當嗎?不就承認了它們,並給它們提供迫害同修的借口了嗎?所以我們每個大法弟子面對當時的情況先想想自己,想想我們做事時的群體,另外空間的邪惡為什麼敢對同修下手?那些負面的表現不都是同修之所以被迫害的根源之一嗎?師父給我們每個弟子安排好的大法修煉圓滿之路是不能改變的!把同修綁架到公安局,看守所,監獄迫害,這不是舊勢力安排的所謂對大法弟子的考驗嗎?這是阻礙師父正法,這種安排不是能動不能動的問題,而是我們應該清醒的做到徹底否定解體這個舊勢力安排的問題。

對照師父的法,每個同修在切磋中都找到了自己的執著,了卻了自私的人心,每個同修的空間場都干淨了,整體也就沒有漏了,也能徹底看清並否定舊勢力的安排了。

師父告訴我們︰“哪里出現了問題,哪里就是需要你們去講清真相、去救度。不要踫到困難了就繞開走。當看到給我們帶來了損失,看到我們證實法有障礙時,不要繞開走,要面對它去講清真相、去救度生命。”[4]

幫助同修正念走出來的同時,正是救度那些不明真相的公安系統眾生的好機會,他們表現的邪惡凶狠也好,溫和假善也好,都是我們救度的生命。踫到困難了,遇到障礙了繞開走,我們還是師父的弟子嗎?當听到看到我們的同修被迫害到生命垂危帶來的損失,我們能不顧及此事嗎?用師父給我們的無量的慈悲和智慧去對他們講清真相、去救度他們是我們承擔的歷史使命。

觀念轉變過來了,整體的正念強大了,大家抓緊時間協調好,不急不躁,周密安排,為了不引起警察的負面因素,我們切磋決定一兩名同修和被迫害同修的孩子到公安局內部面對面講真相,大家近距離正念加持。

整體提高,做到是修

同修們法理清晰了,觀念轉變了,事情就會是自然有序的行著。有兩位老同修冒雨在深夜一家家的通知大家發正念的內容、時間和地點,同修有的經歷了來自家庭和自身的強烈阻攔,大家還是在法上提高,破除干擾,堅定的走出來,幾十位同修在公安局附近公園、路邊等合適的地方統一近距離發正念。里外配合形成一個強大的正念之場,我們每個同修都融在這個能量場中,同修真正擰成了一股勁,另外空間的邪惡因素害怕我們大法弟子。

準備走公安局內面對面講真相的同修看到熟悉的和不熟悉的同修投過來堅毅的眼神,向他們做著正念解體邪惡的手勢,有這麼多的同修在身邊,增強了同修的正念,師父的法身保護著我們,同修從心里升起了巨大的慈悲,一定把真相講明白,救度不明真相的警察。

一位同修先到布滿監控攝像的公安局院子里走了一圈,然後和另一位同修坐在公安局大門口心里發出強大的正念︰“里不出,外不,公安局內的邪惡因素就地解體!徹底滅掉!”一直發到里邊講真相的同修堂堂正正走出來。

同修剛走公安局,幾個不明真相的警察問︰“怎麼又來了?你們有什麼事?”同修的孩子說︰“我們來接我媽媽回家。媽媽是好人,你們不會抓好人的。”不明真相的警察說︰“你媽往人民幣上寫字,都是反黨的話,人民幣是流通的,不是讓你們寫字的,是擾民。”

同修說︰“這位老弟,听大姐給你說幾句話,當你深夜熟睡,大姐闖入你家,強行拖你到室外,告訴你馬上要發生強烈的地震,你住的樓就要坍塌了!你能說大姐是擾民,攪擾了你的睡夢嗎?”幾個警察互相看看,馬上散開了,一個嘴里嘟囔著︰“啊啊,你說的意思我明白,但人民幣是神聖的,不能寫字。”同修祥和的說︰“是啊!人民幣神聖啊?看你們身在危處,當今的一切媒體都被封殺,還得想辦法告訴你們真相,人民幣上寫‘大法好,退黨保平安’是救你們的好辦法,利用人民幣救了你們才是神聖啊!”他無語了。

有的警察氣勢洶洶的盯著同修問︰“你們是不是一伙的,是不是煉法輪功的?”同修看著他的眼楮平和而莊嚴的告訴他︰“我是修煉法輪大法的。”一听此話,他的態度變的溫和了,表示他媽媽也有信仰,信基督耶穌,但不被禁止等等。同修問他︰“兩千年前,耶穌被釘在十字架上是怎麼回事?今天抓我們同修監獄,甚至活摘大法弟子的器官販賣和當年迫害基督耶穌有什麼兩樣?做的更凶殘!”他說︰“兩千年都過去了,想的那麼遠?等什麼時候給你們法輪功平反了,我們就不抓了!”同修義正詞嚴的說︰“誰也沒有資格給大法平反,也不配!大法是救人的,你明真相你得救!”警察急忙忙上樓,說是換警服,回來說︰“我為你們打電話了,局長開會哪,此案已經移交檢察院了,你們去檢察院吧。”當時同修小聲切磋了一下,認為不能按他說的話跟著構陷的案子跑,既然來了就得把真相給他們講明白。

同修就從大法洪傳全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最後慈悲的對警察說︰我們師父告訴我們修煉人是沒有敵人的,我們只有救人的份兒,今天來是要告訴你們法輪功真善忍是救人的,是把你們視為親人哪!

警察的態度越來越好,其中一個警察突然雙手向後背伸直,身體前傾成45度跑到大廳轉起圈來,邊轉邊說︰“我怎麼糊涂了呢?哎呀,我得掙錢養家糊口,怎麼回事呢?”同修又勸他分清善惡,不影響你生活,而且還會得福報。

講真相持續了近一個小時,外面的同修近距離發正念也持續了同樣的時間。臨別時,警察姨啊、姐啊的叫著,把同修送出房門,對同修表示感謝。

見證大法的力量

正象師父說的︰“善的最大表現就是慈悲,他是巨大的能量體現。他能夠使一切不正確的都解體。”[3]在師父加持保護下,在同修們的大善大忍感召下,第二天檢察院以證據不足為由退卷,同修正念回家。

被綁架回來的同修講︰在被迫害自身狀態不好時,當听到大牆外邊同修向她高喊“你不是一個人!大家都知道了!”時,她說︰“那一刻給我增加了無盡的正念,我知道外面的同修在幫助我發正念,壓在頭上厚厚的一層不好的物質去掉了,讓我的心里老有底了!(注︰地方話,心里踏實的意思)”。

同修接著說︰迫害開始時,頭疼,頭暈,無力,反應遲鈍,而且腦袋里想不起法了!我想這可不行啊!沒有法,就沒有正念了!自己就背法,發正念,向內找,那時總感覺腦海里有一條惡龍張牙舞爪的搗亂,我就想究竟差在哪呢?這時師父的法告訴我︰“了卻人心惡自敗”[5]。

同修感慨的說︰這回得深刻的找自己了!我一點點的理順自己的思路,向內找,向內找,在法上提高,看清了執著,找出了許多人心,自己都嚇了一跳!我求師父︰“師父啊!這些都是生生世世舊勢力強加給我的,不是弟子本性那面真正自己。這些心弟子都不要,請師父幫弟子拿掉這些骯髒的敗物。”就感覺師父把向山一樣大的一堆不好的東西壓向腦海里的惡龍,把惡龍壓趴下了!我輕松了好多!還沒走出來,我就不斷的背法,不斷的向內找,不斷的發正念。師父的話就不斷的點給我︰“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誰能動了你,就能動了我,說白了,他就能動了這個宇宙。”[6]“其實真能靜下來的時候那一念就足以驚天動地、無所不能了,一下子簡直把你所覆蓋範圍之內一切都定住、抑制住一樣。你象一座山,一下子都抑制住它們。”[7]

背師父的法,正念越來越足,空間場清亮了,在此過程中,她明顯的感覺到同修整體發正念的力量,太巨大,太神聖了!當檢察院的檢察官向她提問時,她頭腦反應靈敏,理智智慧的回答他們,最後檢察官看著她的背影大聲說︰“謝謝!”可她同時想到的是因為自己修的有漏,讓不明真相的公安人員遭到真正的迫害而感到內疚,不禁心里酸酸的流下了慈悲的淚水。她心里虔誠的對師父說︰師父啊,弟子回去一定好好修自己。

在正念走出來的前一夜,她沒有困意,就是背法,發正念,每次發正念都加上“我是李洪志師父的弟子,我只要李洪志師父的安排,其它的安排我都不承認,都不要,即使我有漏,也不許邪惡鑽空子,我會在大法中歸正。舊勢力強加給我的一切,我都不承認也不要,請師父為我做主。”經歷了二十六天,她加強了正念,修出了更大的慈悲。在師父的保護下正念走出了看守所。

被綁架是舊勢力邪惡的安排,當被綁架的同修和全體同修都在法上提高,轉變了人的觀念,另外空間的邪惡就解體,有緣人也就得到救度。是偉大的師父為我們早就鋪墊好這一切,只要弟子發自心底的信師信法,遵照師父的話不打折扣的去做,達到法對我們的要求標準,就會發生這些神奇的變化,壞事都會變成好事。

我們大法弟子就是亂世中救度眾生的神!是師父讓弟子通過此事都在法上提高了,更加成熟,更加堅定了,正念中形成的整體更加堅如磐石。大家都深深的感受到︰“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8]。

注︰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二十年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洛杉磯市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九》〈二零零九年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華盛頓DC法會講法〉
[5]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別哀〉
[6]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7]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三》〈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
[8]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師徒恩〉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