牡丹江曾德雲依法控告 再被綁架報復

Print

【圓明網】牡丹江市法輪功學員曾德雲2017年10月15日被市國保大隊尹航、李學軍和西安公安分局殷建華等人綁架、抄家,後又遭受兩次綁架、一次非法抄家。曾德雲一直依法控告迫害責任人,並向被控告人索要被抄走的私人物品。

2018年6月5日,曾德雲要求見市公安局紀檢書記,門衛打電話說沒人接。曾德雲為曝光國保的惡行,拿出四張不干膠貼在門衛的牆上、牡丹江市局正門大柱子上、市公安局幾個字的下面及離市局最近的公交站點。門衛、市局幾個工作人員及要進局里辦事的人都清楚看到不干膠內容。

曾德雲又回到市局信訪辦門口,這時突然被市國保大隊尹航,一個瘦高戴墨鏡的國保警察和信訪辦一工作人員圍住。不一會,來了一輛警車,尹航沒動,戴墨鏡國保警察把曾德雲硬推到車里,隨後拉到江南分局。

戴墨鏡國保警察凶狠地硬扳著曾德雲的胳博將他拽下車,尹航把曾德雲帶到警務室。烏甦里警務大隊隊長郭瀚楠非法審訊曾德雲,看了曾德雲信里的內容,包括50號廢除令、39號文件及國際追查組織已做好大審判前對中共一切準備工作文件等。

所謂“審訊”結束,超過十人撲上來搶奪曾德雲身上所帶的家中鑰匙,當場把曾德雲的手抻壞,硬把鑰匙搶走了,他們還想要抬曾德雲上車一起去曾德雲家。曾德雲邊反抗邊說一切後果你們負責。他們就沒再動,走了。剩下兩個警察,曾德雲跟他們講自焚事件真相,講他們是在犯罪,警察很認同。一小時後搶鑰匙的警察回來了。

這次,警察抄走曾德雲家的電腦機箱,顯示器、打印機、錢均沒動,比以前收斂了很多。郭讓曾德雲去公安醫院檢查發現血壓高,回來之後郭說讓家人接你回去,到看守所走個過程就行。到看守所之後,一量血壓高。兩個警察和獄醫溝通後又和郭商量,決定放曾德雲回家。

當天晚上曾德雲被表弟接回家。據悉,當天原本較好的天氣風雨大作,雷電交加,警車開到看守所時,警察的車胎也爆胎了。

曾德雲曾經由于視疲勞,在北京中醫院治療時把眼楮燻壞了,在眼角膜上區出了一種像頭發絲一樣的物質,叫絲狀角膜炎,經常犯,不去根。眼楮疼的天天睜不開,上廁所都得摸著去。上街得拽個人才能出門,生活不能自理,都是老伴伺候。2015年老伴突發肝病,不到一個月就去世了。這真是雪上加霜,做飯都做不了,在這雙重打擊下,曾德雲又從新修煉了法輪功,煉功三個月後,曾德雲的絲狀角膜炎徹底好了,到現在一直沒犯,眼楮也能睜開了,自己能做簡單的飯菜。在這之前,曾德雲還得過兩次腦出血,一次腦梗,在北京同仁醫院,中醫眼病研究院,武警總院先後手術。住院多次,如果不是煉功,曾德雲現在也真得需要別人伺候。

2017年10月15日,曾德雲在市愛民街西六條路早市上發真相傳單,被110拉到西安公安分局。市國保大隊尹航、李學軍、西安公安分局殷建華馬上帶領一幫人,沒有任何手續,連他們自己本人的身份都不透露,身著便衣,劫走了電腦、打印機、公交卡、2部小收音機等大量私人物品,沒有出示任何物品清單。屋里一片狼藉。當晚21點多鐘,又勒索現金兩千元讓曾德雲弟弟將其接回家。

2018年4月23日21時,曾德雲在東安區工商小區一超市里,無故又被牡丹江市國保支隊副隊長李學軍和一個警察綁架,曾德雲問︰“你們是誰?有什麼手續?”李學軍拿出一個證件在曾德雲面前一晃,他沒有看清楚。曾德雲雙手被戴上手銬,就被推進停在小區門口一警車里,在警車足足呆了兩個多小時,最後送至東安分局。24日凌晨一時左右,在曾德雲強烈要求下,東安分局警察將他放回家。

曾德雲就自己被迫害諸多經歷以控告的形式向諸多部門放映與郵寄,卻不想各個部門推諉不作為。

曾德雲在法輪大法中受益,卻不想被國保警察再三騷擾,依法控告迫害責任人卻被迫害者報復綁架。這是怎樣的一幫“執法人員”啊?難道他們就這麼肆意踐踏法律嗎?不怕自己的所為將來面臨審判嗎?紐倫堡國際軍事法庭法官明確正告︰人類頭上還有自然法存在,那就是良知,就是道德底線,就是對人類生命權的尊重和不同文化的兼容。每一個人應服從自然法的召喚,而不是以職責所在、以服從命令來開脫罪行。路在您的腳下,是選擇光明大路走向未來,還是羊腸小路走向毀滅?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