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市吳玉珍遭三年勞教、六年冤獄迫害
 

吉林市吳玉珍遭三年勞教、六年冤獄迫害

Print

【圓明網】吉林市法輪功學員吳玉珍因修煉法輪大法挽救了家庭,股骨頭壞死、腎結石等疾病全部消失。可是這樣好的功法被中共打壓,她和千千萬萬的法輪功學員一樣站出來為大法說句公道話,讓百姓明白法輪大法好的真相,卻被黑嘴子勞教所迫害三年,被非法判刑六年,在吉林省女子監獄遭受折磨。

大法挽救了她的家庭

吳玉珍,女,今年五十多歲,家住吉林市昌邑區東局子。一九九七年,吳玉珍一身疾病,患有的股骨頭壞死、頑固性皮膚病、腎結石等,和丈夫不和,正準備和丈夫離婚時,經人介紹有幸開始修煉法輪大法。

煉功之後,原來患有的股骨頭壞死,頑固性皮膚病、腎結石等疾病全部消失,瀕臨破裂的家庭又重新和好,大法給了吳玉珍第二次生命,也挽救了吳玉珍的家庭。

一九九九年被非法勞教三年

一九九九年七月,當江澤民流氓集團瘋狂造謠污蔑大法和大法師父時,吳玉珍怎麼也想不通法輪大法能使人身心健康、道德回升,政府這不是造假嗎?自己不能坐視不管,一九九九年的十月,吳玉珍和幾個學員一起進京上訪,在天安門廣場被綁架。

吳玉珍被帶到駐京辦事處兩天後,被吉林市蓮花街派出所接回,十五天之後,被非法勞教三年,被劫持到長春黑嘴子女子勞教所非法關押迫害。

到了勞教所,吳玉珍被分到二小隊,三、四個幫教圍著吳玉珍污蔑大法和大法師父,對吳玉珍洗腦。從早上四點一直到晚上十二點,不讓睡覺,用一天不“轉化”加刑一天恐嚇吳玉珍,這種精神迫害一直持續了一個月。

當時,吳玉珍想在巨大的精神壓力之下,違心的在所謂的“轉化書”上簽了字。第二天,獄警看到吳玉珍痛苦的表情,當即找到吳玉珍問她為什麼不高興?吳玉珍堂堂正正的告訴她自己“轉化”是錯的。

後來,大隊長劉連英讓刑事犯統計對大法還堅定的學員名單時,吳玉珍又再一次鄭重聲明,自己沒“轉化”,恰巧被新來的法輪功學員听到,劉連英認為吳玉珍這種行為影響了新來的學員,把吳玉珍和另一位堅定的學員叫到管教室,左右開弓的打吳玉珍的嘴巴子,用穿著皮鞋的腳猛踢吳玉珍的腿,吳玉珍的腿當時就被踢青。

從此以後,吳玉珍和其他堅定的法輪功學員一樣,被分配去干最重的活,扛頁子包、挑豆子,致使個頭不到一米五的吳玉珍兩個月流血不止,並且不讓家屬接見。由于不配合“轉化”,吳玉珍被加期兩個月,二零零三年回到家里。

再遭綁架 丈夫也被非法關押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二十三日,吳玉珍因懸掛“法輪大法好”條幅,被警察跟蹤,在上班的路上,被吉林市昌邑區公安分局和東局派出所綁架,劫持到東局派出所。因吳玉珍不配合他們,昌邑區公安分局局長都興澤拽著吳玉珍的圍巾就往派出所里拖,吳玉珍被勒的幾乎窒息。

然後,東局派出所所長韓東飛又帶著警察楊德興、惡警都興澤,和另外幾個警察非法抄了吳玉珍的家。

吳玉珍的丈夫以撿破爛維持生活,供兩個孩子上中學,生活很困難,當惡警們破門而入後,一看家里,除了破爛,沒值錢物,就把吳玉珍的丈夫連打幾個耳光,而且連踢帶打,後吳玉珍的丈夫也被綁架到東局子派出所,又遭一頓毒打。

吳玉珍的丈夫雖然不修煉法輪大法,但對大法有善念,知道大法好,家中生活困難,負擔重,從無怨言,平時撿不到東西時,干別人干不了的累活髒活。有一次,他幫工地抽鋼筋,用大錘砸水泥樁子,不小心大錘砸在自己腿上,當時鮮血直流,他當時就喊法輪大法好,用布包上,也沒看,照常工作,血也不流了,幾天就好了,骨頭筋什麼也沒壞,他更信大法好、神奇。

吳玉珍的丈夫一直支持吳玉珍做證實法的事,東局子派出所惡警把他打那樣,他還給惡警講真相,說吳玉珍以前身體不好,多種疾病,沒錢醫治,煉法輪功全煉好了。他告訴惡警們記住法輪大法好吧,你們這樣做,是對你們自己不好啊,我們全家都受益了,全家人身體都好。

他說︰我撿破爛,有時供不上溫飽,屋子里因交不起供熱費,暖氣給拆了,沒有了暖氣,冬天屋里很冷,但是心里卻很熱,因吳玉珍煉功病全好了,“一人煉功全家受益”,我們全家身體也好,而且知道法輪大法好,就有好未來。惡警沒辦法,只好放了他。

在派出所、看守所遭毒打

在派出所,警察把吳玉珍銬在暖氣管子上非法審問,吳玉珍不配合,都興澤一邊打著吳玉珍的嘴巴子,一邊叫囂︰我就是被你們上惡人榜的都興澤。後又連夜把吳玉珍劫持到吉林市北極看守所。

看守所的條件非常惡劣,吳玉珍依然堅持煉功、發正念。後來,吳玉珍開始絕食反迫害,要求無條件釋放。

七天後,看守所姓邊的女獄警帶著三、四個在押犯人把吳玉珍叫到走廊,強行按倒在地,開始灌食迫害,灌的是玉米面摻大量食鹽。

在一次野蠻灌食時,吳玉珍看到警察用來迫害另一個絕食學員用的一大盆玉米面,為了不再讓其他學員受迫害,吳玉珍一腳將玉米面踢翻,身體虛弱的吳玉珍當時就被姓邊女獄警毒打。這種灌食迫害持續了一個月。

吉林省女子監獄冤獄六年

二零零五年一月十七日上午,即七個月後,吳玉珍被吉林市昌邑區法院冤判六年,于二零零五年,被劫持到吉林省長春市黑嘴子女子監獄非法關押迫害。

到了監獄之後,首先對法輪功學員進行的就是所謂的身體檢查,抽血化驗。黑嘴子女監的所謂教育監區更是獄中之獄,是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集中營。當時在教育監區當隊長的曹洪,經常唆使猶大幫教和狠毒的刑事犯包夾,利用各種酷刑對堅定的法輪功學員洗腦迫害。吳玉珍直接被刑事犯包夾帶到教育監區活動室的大課堂,強迫听猶大趙桂鳳、馬也馳污蔑大法和大法師父的歪理邪說。

每天早上五點起床,直到晚上十二點才讓睡覺,整天坐在小板凳上,由幫教趙桂鳳和馬也馳洗腦,稍有反駁,就拿上抻刑之後還要罵師父、罵大法的話來恐嚇,後來又被逼迫做奴工,然後,再被強迫上所謂的大課、寫污蔑大法和師父的作業。

二零零六年,因“傳經文事件”,吳玉珍又被體罰一周。

二零零七年,曹洪又唆使猶大趙桂鳳、馬也馳、胡杰對學員們“反省”精神迫害,目的是讓學員們從內心徹底脫離大法,猶大胡杰知道吳玉珍的內心沒脫離大法,天天逼迫吳玉珍寫“反省”,但無論怎麼寫,都達不到它們所謂的標準,吳玉珍感到嚴重精神摧殘。在極度的高壓下,吳玉珍出現了甲亢、腎結石、小便失禁脫發等癥狀,住院十一天,使本來經濟不寬裕的吳玉珍在經濟上又蒙受損失,使本來就矮小的吳玉珍被折磨的骨瘦如柴。

二零零九年,吳玉珍終于離開了這個黑窩,回到了家里。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