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人聲明從新開始修煉

—— 迄今已有 592250 人次發表聲明
 
Print

【圓明網】
編者注︰“嚴正聲明”是在壓力下曾給邪惡寫過“不煉功保證”的法輪功學員宣布重返修煉的聲明。為保持嚴肅性,聲明必須用真名實姓發表。如發現使用化名的“嚴正聲明”,將予以刪除。在明慧網上發表嚴正聲明,必須寫清(1)自己寫給邪惡的“保證書”作廢;(2)鄭重宣布從新修煉、彌補損失。

* * * * *

嚴正聲明

2000年3至4月,我因修煉法輪功被非法關押在洗腦班。在邪惡迫害下,我違心按他們給我寫的所謂“保證書”有選擇性作了發言。我當時很傷心,很無奈,是哭著說的。過了很久,听從洗腦班回來的同修說在洗腦班看到了我當時的發言錄象。我听到後找到當事人,要它們把錄象還我,他們說已經沒了。我認識到這是一件很嚴肅的事情,對我來說是一個非常嚴重的錯誤。嚴正聲明︰以上不符合大法標準的言行作廢。彌補過錯,堅定信師信法,多學法,學好法,做好三件事,走好最後的助師正法之路。
童淑珍 2018年6月11日


嚴正聲明

由于沒有注重學法,執著心長期沒去,招致邪惡一次又一次對我的迫害。在這幾年中,我在高壓威逼下,被迫向邪惡的公安分局、派出所、工作單位寫過多份“悔過書”、“不煉功”保證,還寫過背叛師父的“決裂書”,在洗腦班向邪惡寫過所謂的“揭批書”等,多次說過“不煉功”等違背大法的言論。痛定思痛,我今後一定要以法為師,修好自己。嚴正聲明︰所寫、所說、所做的違背大法、不敬師父的一切言行徹底作廢。全盤否定舊勢力的安排,修好自己,做好三件事,做個合格的大法弟子。
司麗萍 2018年6月12日


嚴正聲明

我修煉前由于身患風濕病,家中的門檻都過不去,不能站著走路,只能在地上爬,修大法後不久,奇跡在身上發生了,走路行動自如,真是無法表達對師父的感激之情。可就在九九年邪黨迫害大法初期,村里的人挨家找大法弟子,不讓修大法。那時我由于對法理不清,有許多人心,想敷衍了事,曾說過“不煉了”等不該說的話。我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的慈悲苦度。嚴正聲明︰以前所說、所做的對大法、對師父不敬的言行全部作廢。精修煉,跟師父回家。
桑淑珍 2018年6月12日


嚴正聲明

二零一三年,我家搬家遷戶口,派出所要求單位出證明,證明我是遵紀守法公民,後又要求街道辦事處證明。辦事處人員在給我寫證明時,也沒有問我就寫上了“此人不是煉法輪功的”字樣,我當時也沒有反對,默認了。我現在回想起來非常懊悔,當時有怕心,沒有堂堂正正的證實大法。嚴正聲明︰辦事處人員所寫全部作廢。今後我要更加精實修,做好三件事,彌補自己的過錯,堅修大法到底。
胡永麗 2018年6月12日


嚴正聲明

二零一五年,我被邪惡綁架到拘留所非法關押十五天。回家後,居委會不法人員不斷給我兒子打電話騷擾我,還與街道、派出所警察上門迫使我抽血樣、按手印。社區人員之後又騙我兒子,背著我代我寫了所謂的“不煉功”保證書。嚴正聲明︰我所說、所做的一切不敬大法的言行及我兒子代我寫的“保證書”全部作廢。我一定努力做好三件事,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一切損失,圓滿隨師父回家。
郭冬娥 2018年6月12日


嚴正聲明

去年秋天的一天,我在街上發真相傳單和光盤,被警察非法綁架到派出所。他們讓我在一張表上簽字,我沒有簽,後來他們讓我的丈夫代簽了字,當時我沒有阻攔。回家後丈夫說表上寫的都是對大法不敬的話,現在回想起來,我在關鍵時刻,為了保護自己,沒有做到維護大法,讓眾生對大法犯罪。嚴正聲明︰當時丈夫代簽的字一律作廢。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郭建秀 2018年6月12日


嚴正聲明

2004年,我因郵寄真相信被邪惡迫害,流離失所近九年。2012年11月5日,區刑警隊把我綁架到城區看守所迫害。在人心的驅使下,由于放不下對孩子、對父母的情,怕被勞教判刑,我違心寫了“保證書”,實在愧對師恩,這是我最大的恥辱。嚴正聲明︰以前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及所寫“保證書”全部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劉福珍 2018年6月12日


嚴正聲明

二零一六年七月的一天下午,我在講真相時被人舉報,被警察綁架到派出所。由于當時正念不足,怕被拘留,怕被送洗腦班,急著回家,我配合了邪惡,按警察的要求簽了字。我對不起師父,越想越難過。嚴正聲明︰以前所說、所做的不符合大法標準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一定多學法,實修自己,用實際行動報師恩。
蔣玉芹 2018年6月12日


嚴正聲明

近期,我地區又出現“敲門行動”。警察來到我村時,問我還煉不煉法輪功,我因為有怕心,就說“不煉了”,警察要到我家看看,我就把他們帶回家,警察拍照並要了我家人電話。事後我很後悔,深感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在此我聲明所說、所做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我要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岳艷華 2018年6月12日


嚴正聲明

我于2000年10月被邪黨非法關押。在勞教所期間,我由于沒有放下生死,沒有堅信大法,沒有堅信師父,在邪黨的威逼下害怕了,寫了“保證書”等。如今我深深悔恨自己的所作所為,感到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嚴正聲明︰過去寫的“保證書”全部作廢。從新走入修煉,堅修大法,跟師父回家。
張燕燕 2018年6月12日


嚴正聲明

2015年,我因為執著心、怕心被舊勢力鑽空子,暫停了修煉長達三年多。另外,我曾經在上小學時被邪惡帶動,背誦誹謗大法的順口溜,並且毀過打印的大法書籍。如今我已走回修煉,感謝師父慈悲!嚴正聲明︰過去一切對大法不敬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精修煉,做好三件事,圓滿隨師還。
徐安然 2018年6月11日


嚴正聲明

六月七號,我開車到高速路檢查站,檢查站人員檢查我的身份證時,儀器出現報警,我被扣留在檢查站。警察盤問我煉法輪功的事,問是否還煉法輪功,我急于盡快脫身,隨口說“不煉了”。我嚴正聲明說過、做過的不在法上的一切言行全部作廢。我要做好三件事,跟上師父的正法程。
游詠 2018年6月7日


嚴正聲明

在九九年邪黨迫害大法初期,村里的人挨家找大法弟子,不讓修大法。那時我由于法理不清,加上許多人心的作用,為了敷衍了事,曾說過“不煉了”等話。嚴正聲明︰以前所說、所做的對大法、對師父不敬的言行全部作廢。精修煉到底,跟師父回家。
許和 2018年6月12日


嚴正聲明

2013年11月12日,我妹在監獄被迫害成嚴重腦出血,獄方主動給辦“保外就醫”。當時我也去了,獄方讓我在手續上簽字,我因為親情牽掛,想讓妹妹早點出來,就簽了。我現在認識到錯了,嚴正聲明︰簽字作廢。從新修煉,做好三件事,跟師父回家。
劉玉君 2018年6月8日


嚴正聲明

在看守所和監獄,我被強迫滾指紋,並在監獄確認家屬接見名單上簽了字,配合了邪惡。更嚴重的是,我在被迫害的主意識不清的情況下,說“不修了”。嚴正聲明︰以上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李紅偉 2018年6月11日


嚴正聲明

我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惡開始迫害法輪功的時候,由于害怕,當周圍人問我煉不煉法輪功時,我違心的說“不煉了”。我現在嚴正聲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我要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從新修煉,堅修大法到底。
吳秀榮 2018年6月11日


嚴正聲明

本人于六月五日講真相中被人舉報,在警察的“記錄本”上按了手印。我很後悔,我做了不該做的事,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我現在嚴正聲明我向邪惡按的手印作廢。我要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李雲英 2018年6月11日


嚴正聲明

我在邪惡的壓力下配合邪惡說了“沒有煉了”的話。我在此嚴正聲明以前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我要學好法,努力做好三件事,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跟隨師父回家。
吳仁輝 2018年5月9日


嚴正聲明

我在邪惡黑窩里,在邪惡高壓迫害中被逼迫、違心給邪惡所寫、所說的對大法與師尊所有不敬的言論聲明全部作廢。我要從新做好,信師信法,堅修大法到底,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杜鳳琴 2018年6月12日


嚴正聲明

在邪惡面前,我和我母親曾經說過“不煉”的話,我還簽過不該簽的字。我們在此嚴正聲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我們要精實修,按師父要求的去做。
劉曉秋、張淑芝 2018年6月12日


嚴正聲明

我以前在壓力面前被迫三次簽字等所說、所寫、所做的一切對師父、對大法不利的言行現在鄭重聲明全部作廢。我要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周爽 2018年6月12日


嚴正聲明

我于二零一八年四月二十五號被非法迫害,共一個月零五天。我在此聲明自己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我表示要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王素軍 2018年6月12日


嚴正聲明

我之前為擺脫騷擾,曾對片警說過“不煉了”之類的話。我現在鄭重聲明以前本人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我要好好修煉,堅修大法到底。
田建 2018年6月12日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