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麥警察違憲受關注 法輪功學員獲賠

Print

【圓明網】“警察違憲案”目前受到丹麥主流社會的廣泛關注。“警察違憲案”(丹麥官方稱為“西藏案”,(Tibet kommissionen)以下簡稱“違憲案”)為二零一二年和二零一三年期間,中共高官到訪丹麥時,針對法輪功以及其他抗議群體,丹麥警察執法過程違反了丹麥《憲法》的案件。目前司法調查委員會公布,責任應該由哥本哈根警察局承擔,並對受害人提供賠償。

從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三日的“違憲案”委員會的第一輪听證開始,多位前大臣、國家部門負責人、警察主管等共七十人先後接受了問詢,包括前外交大臣瑟芬達爾(Villy Soevndal)、丹麥安全與情報局局長斯卡夫(Jakob Scharf)。涉及官員之多,官位之高,民眾關注之廣,前所未有。

司法大臣鮑爾森(Soeren Pape Poulsen)在二零一八年六月四日曾宣布“警察違憲案”沒有必要重新開啟繼續調查。然而三天後情況發生了戲劇性逆轉,他在六月七日發布新聞公告說︰“國家警察局在常規的伺服器檢查時,發現了大量郵件檔案。”他表示,對于此案是否需要徹底查清,(丹麥國會議員們)沒有不同的聲音,所以重新啟動‘違憲案’委員會的調查工作,並對新發現的郵件資料進行調查,以便對原先報告出來之後所出現的種種疑點進行徹查。

圖1︰ 二零一三年中共前政治局常委俞正聲訪問丹麥,兩名法輪功學員被帶離抗議現場

層層調查 中共黑手浮出台面

二零一二年中共前國家主席胡錦濤到訪丹麥時,警方在中方車隊路經抗議區域前刻,突然開出四輛警車遮擋抗議民眾。二零一三年中共前政治局常委俞正聲訪問丹麥,兩名法輪功學員前來表達“制止中共迫害法輪功”的訴求時,因身著黃色T恤衫而被丹麥警車帶離現場。

對于丹麥警察在執法過程中,采取行動阻止抗議民眾,從而違反了丹麥《憲法》所規定的公民享有的基本權利。受害群體提出法律訴訟,以維護《憲法》賦予公民的權益。

在司法調查過程中,發現一個來自高層的“操作指令”。二零一五年十月二日丹麥前司法大臣平德(Soeren Pind)公開了二零一二年訪問事件中的部分“操作指令”(operations befaling)。這份警察執行任務的內部“操作指令”顯示,警察部門應該確保可能的示威集會不能讓中共國家主席看到。

作為丹麥的律師,托比亞斯(Tobias Stadarfeld Jensen)對違憲案比較了解,他說︰“我們知道,他們(警察)認定,穿黃色T恤的民眾代表反對中共的立場。在丹麥,我們不反對任何法輪功學員。所以在我看來,警察們是受到了一種非常特殊的指示,讓所有帶有任何抗議中共政府標志的人群消失。”托比亞斯(Tobias Stadarfeld Jensen)表示,丹麥是保護民眾言論自由的,這樣的事情不可能是丹麥政府想要做的,所以中共在此案中一定扮演了一個重要角色,他說︰“不管中共是否願意,他們在此案中當然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並且展示了他們實際上對丹麥這樣的民主小國家施加了多大的壓力。因此我確信中共一定扮演了這樣一個角色。” 兩名法輪功學員就是這樣被他們帶離現場的。”

丹麥人民黨外交發言人艾斯普森(Soeren Espersen)對此更是毫不懷疑,他說 ︰“在丹麥發生這樣的事件是一件恥辱的事情,我不相信普通警察會讓自己去做這樣違法的事情,他是被告知要這樣做的。”

圖2︰丹麥人民黨外交發言人艾斯普森(Soeren Espersen)

支持西藏委員會主席安德斯(Anders)表示,根據調查委員會的報告,丹麥外交部“營造了這樣的一個氣氛”,就是中共到訪“一定要成功,不得有任何差錯”。

法輪功學員鮑女士是在示威現場被警察帶走的受害人之一,作為在國內因修煉法輪功而被中共非法監禁三年的她,在面對這樣的行為時,她知道這就是中共的黑手。她說︰“為什麼當時要把我們拉走,是因為中共給了丹麥政府壓力,是由于中共說不要看到穿黃衣服的人出現在他們面前。”

圖3︰ 法輪功學員鮑女士在抗議現場

調查阻力重重 中共干涉不得人心

丹麥電台P1頻道三月份揭露,在調查委員會于二零一五年十月設立時,原來的警察局領導已經離職,所有的郵件信息被刪除,因此調查委員會並沒有獲得最高領導層的郵件信息,導致調查委員會無法徹底調查事件的全部真相。

司法部調查委員會(Tibet-kommissionen)經過兩年多的調查,于二零一七年十二月十八日公布調查報告,報告指出,責任應該由哥本哈根警察局承擔,兩名中層警察官應受到指責。

委員會否定大臣、政府官員、哥本哈根警察局高層或安全局應該承擔責任,因為沒有證據顯示他們知曉有操作指令一事。然而報告公布後,受到了丹麥各界的指責,民眾普遍認為普通警察如果沒有上級命令是不會輕易違憲的。

丹麥人民黨外交發言人艾斯普森表示︰“發生的此案實在是讓丹麥蒙羞。我仍然相信,這不是普通警察挑起的,是有人告訴他該做什麼。這就是我們現在試圖弄清楚的原因。”他還說︰“因為中國共產黨不僅對丹麥而且對所有國家施加壓力,特別是那些他們能掌握的小國。他們無法搞亂美國或俄羅斯,但他們可以搞亂小國。丹麥太多次的被共產黨中國脅迫著去做它們想做的事情。如果中共決定不應該見誰,我們就不能見他們。這是他們的計劃。”

國會議員拜特(Kenneth Kristensen Berth)說︰”我承認我對此案有很多疑問,無論整個謎團是否被揭開,從頭到尾我都覺得很奇怪——普通的丹麥警察干涉言論自由?這件事一定有蹊蹺。很可惜,前調查委員會沒有能力搬動‘每一塊石頭’,我們姑且看未來是否‘每一塊石頭’會被搬動,當然前提是必須議會多數投票贊成。“

圖4︰ 國會議員拜特(Kenneth Kristensen Berth)

真相漸漸呈現 堅守立國之本

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三日“違憲案”委員會的第一輪听證開始。多位前大臣、國家部門負責人、警察主管等共七十人先後接受了問詢,包括前外交大臣瑟芬達爾(Villy Soevndal)、丹麥安全與情報局局長斯卡夫(Jakob Scharf)。 涉及官員之多,官位之高,民眾關注之廣,前所未有。

然而仍然疑點重重,但是事情發生了逆轉。司法大臣鮑爾森(Soeren Pape Poulsen)在二零一八年六月四日曾宣布“警察違憲案”沒有必要重新開啟繼續調查。然而三天後情況發生了戲劇性逆轉,他在六月七日發布新聞公告說︰“國家警察局在常規的伺服器檢查時,發現了大量郵件檔案。”他表示,對于此案是否需要徹底查清,(丹麥國會議員們)沒有不同的聲音,所以重新啟動“違憲案”委員會的調查工作,並對新發現的郵件資料進行調查,以便對原先報告出來之後所出現的種種疑點進行徹查。

艾斯普森議員說︰“我相信我們應該和世界上所有的國家一起開展貿易。自由貿易對全世界都是好事。但如果中國進行貿易是有條件的,我們就不做。如果條件是我們要說的話不能說,或者我們想見的人不能見,那麼我們就不與中國進行貿易。然後,我們可以與印度或巴西或俄羅斯進行貿易,不是總要服從于中共的願望。”

另一位國會議員拜特(Kenneth Kristensen Berth)則說︰“我認為我們會更加認識到言論自由有多麼珍貴和多麼的重要,它實際上是不能夠被干擾的。我想這件事發生 之後你絕不會看到這種情況在丹麥重演。如果中國現任主席訪問哥本哈根,你不會看到同樣的情形再次發生。”

法輪功學員鮑女士說︰“我在國內的時候,因為修煉法輪功,被中共迫害關押,關起來抓起來,所以我非常珍惜這個自由。但是我沒有想到,中共這個魔爪就伸向了全世界,伸向了丹麥,這是我非常想通過這次采訪告訴丹麥政府和丹麥人民的,中共它是滲透在全世界各個國家的,它用這種經濟手段,在壓榨每個國家,我希望丹麥的政府能夠認清它的丑惡面目,不能受中共的影響而破壞了自己國家的立國之本。”

丹麥“警察違憲案”的受害人,每人可獲兩萬丹麥克朗的賠償。官方估計大約有二百人在抗議現場。“違憲案”委員會重新啟動調查工作,對新發現的郵件資料進行調查,以便對原先報告出來之後所出現的種種疑點進行徹查。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