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人聲明從新開始修煉

—— 迄今已有 592708 人次發表聲明
 
Print

【圓明網】
編者注︰“嚴正聲明”是在壓力下曾給邪惡寫過“不煉功保證”的法輪功學員宣布重返修煉的聲明。為保持嚴肅性,聲明必須用真名實姓發表。如發現使用化名的“嚴正聲明”,將予以刪除。在明慧網上發表嚴正聲明,必須寫清(1)自己寫給邪惡的“保證書”作廢;(2)鄭重宣布從新修煉、彌補損失。

* * * * *

嚴正聲明

我1997年1月得法。在1999年“7.20”去省政府證實法,回單位後在邪惡的高壓下,單位要求去上訪的大法學員填表,並在“不煉功保證書”上簽姓名、按手印,我違心配合了邪惡。1999年11月我去北京上訪被非法拘留1個月,我違心寫了“不煉功保證”。回單位後,在廠辦的轉化班上念過誹謗大法的文章,寫過“不煉功的思想認識”,並被強迫念出來,還錄相,在內部電視台播放,造成很壞的影響。在1999年11月19日、2000年12月21日我兩次去北京上訪,被拘留出來時,在“拘留票”上簽過字。在2001年11月9日至2002年12月18日、2007年11月23日至2008年1月22日,兩次被非法勞教期間,我被迫寫過“思想匯報”,照過相、戴名簽,抽血化驗,被奴役干活,點名時報數。兩次被非法拘留,在“拘留票”上簽字,兩次在“解除勞教票”上簽過字。我今天嚴正聲明︰以上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及簽字全部作廢。師父給了我一切,我卻沒有做到正念正行,愧對師尊的苦度。今後我要多學法、學好法,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精實修,做好三件事,跟師父回家。
張俊芳 2018年6月29日


嚴正聲明

2017年10月6日,我和兩同修掛真相展板,被警察非法綁架到派出所,後被強行帶到住處,當時我沒在法上想,沒能保護好大法書和法像,只想讓家人把大法書、大法像、展板藏起來,結果被警察非法搶走100多本大法書、一張大法像、70多個真相展板。後來被非法關押在拘留所穿了號服,後在看守所被逼迫吃不明藥物,當時沒有正念抵制,無奈吃藥、值班、穿號服。從看守所出來,被家人帶到派出所,因怕心和私心,我在“取保候審”單子上簽了字。當時的簽字,引來半年後的所謂程序,法院讓我在寫有“取保候審”的空白紙上簽字,我簽了。我現在知道錯了,不能配合邪惡。我嚴正聲明︰以上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抓緊學好法,按大法嚴格要求自己,加倍彌補過失,做好三件事,多救眾生,跟隨師父回家。
榮鐵文 2018年6月27日


嚴正聲明

1999年中共邪黨瘋狂迫害,我把師尊法像放到舅母家了。大約2006年左右,舅媽讓我拿回來,我說還放那吧。舅媽去世了,我跟她兒媳要,她說沒找到,兒媳相信法輪功。我回想起來是對師尊極大不敬。2001年我在教養院轉化後,曾說出了丈夫、妹妹和和一同修都煉法輪功。做了最可恥的事,對大法犯了罪。2002年一次我去教養院看丈夫同修,警察把師尊法像放到地上讓大家踩,我轉了幾圈過去了,造下了大業。2002我從教養院回來,政法委讓我去轉化班,每天沒事,記得有一次來一個老太太,轉化她,她不轉化。大約有半年沒有人來,每天給補助費,我把錢給大法做資料了。現在我深深痛悔,聲明以上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我決心彌補罪過,抓緊最後時間學好法,精實修,做好三件事。
乞世範 2018年6月30日


嚴正聲明

我1998年走入大法修煉,在1999年7月邪黨迫害後,我由于怕心,離開大法,放棄了修煉。2016年5月,我因肝病,在同修的幫助下,我回到大法中修煉。當時我是一邊學法,一邊吃藥,沒有完全信師信法。2016年11月份,同修忙著給大法書改字,讓我自己在家學法一段時間,我心生抱怨,沒堅持學法,再次放棄學法修煉。後來同修找我去學法,我賭氣說︰認可死了,我也不學了。結果是在醫院看了一年多病,是越治越重,今年3月份,另一位同修來看我,在法理上和我談了許多,我知道錯了,再次回到大法中修煉,現在我嚴正聲明︰以前我說的“不煉功”和一切違背大法的、對大法不敬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我要堅修大法到底,精實修,把我自己全部交給師父,听師父的話,跟師父回家。
張冶 2018年6月30日


嚴正聲明

在2017年9月初,幾個國保警察突然上門騷擾。我由于怕心重,怕他們把大法書及資料等抄走,就配合邪惡,無奈跟警察到了國保大隊。他們問我訴江的東西是哪里來的,誰寫的等。由于害怕,我違心的在邪惡的文件上(也沒有看清文件上寫的是啥)簽了字,配合按了手印,量了身高,量了腳的大小,拍了照片等。我做了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也對不起自己的事情,給大法抹了黑。現在我認識到錯誤的嚴重性,沒有听師父的話,配合了邪惡,走了舊勢力安排的路。在此嚴正聲明︰在邪惡高壓下,我理智不清的所說、所寫、所做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洗刷污點,從新修煉,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走好師父安排的修煉路,做好三件事,堅修大法到底,跟師父回家。
翟彩霞 2018年6月30日


嚴正聲明

1999年7月20日,我去省政府證實大法,回單位後,在領導和派出所的強迫下,簽下“不煉功”並按了手印。在2001年,在丈夫同修取保候審過程中,我配合邪惡在省級以上醫院給丈夫開了一份證明有腎病綜合癥的診斷書,交到公安局警察的手中。2001年3月27日去公安局接丈夫回家時,配合邪惡交了3000元保證金。2016年10月20日,我和弟弟去暫住地派出所辦理暫住證明,當我交身份證時,派出所人員說︰“你是上訪人員,你還煉不煉了?”我沒加思考的就說“那都是以前的事了”。今天我嚴正聲明︰以上我所說、做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做好三件事,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李淑香 2018年6月29日


嚴正聲明

我于2009年12月21日晚被警察綁架到刑警隊迫害,我忍受不了警察的酷刑折磨,做了不該做的事,把其他同修說出來了。于2012年在邪黨監獄里獄警和惡人的強制“轉化”下,雖然在開始時以死抗爭,但最後還是人心重,向邪惡妥協,說了對不起師尊和大法的話。後來又以家中老人有病,妻子生活沒有著落為借口,通過“減刑”提前出獄回家,又一次向邪惡妥協。我對不起師尊和大法的慈悲苦度。感恩師尊給我從新做好的機會。在此嚴正聲明︰在黑窩里我被迫所說、所寫、所做的違背大法的言行及“四書”、“一批”、“保證”和錄相等全部作廢。我要堅定跟著師尊,學好法,走好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路。
鄒積令 2018年6月30日


嚴正聲明

在2018年6月,我去講真相,突然出來一伙人(我家一遠方親屬在部隊要提師長,查家族三代有沒有煉法輪功的,查到我是煉法輪功的),他們講我煉法輪功影響我家這位親屬升職,這位親屬就找人逼我放棄修煉,不說就往死里打我,直到我被強迫說“不煉了”,才放我走。當時我被突發事件弄蒙了,在糊里糊涂中應了他們。回家後一想,覺的對不起師父,捶胸頓足,眼淚馬上就下來了。修煉二十年了,這點事還沒過關,太不對了,這是對大法、對師父不敬。現在我嚴正聲明︰以上所說、所做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周傳亮 2018年6月21日


嚴正聲明

2001年3月21日我被非法勞教一年。在邪惡的高壓下,由于怕心,我違心的寫了“五書”,回家後寫了嚴正聲明,讓一位同修幫我發表,今天我到明慧網上沒有查到。今日我再次嚴正聲明︰在勞教所里寫的“五書”及所有寫的“思想匯報”、帶名簽、做奴工、按手印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2001年7月、11月我兩次被拘留和一次被勞教,一共三次在勞教票子、拘留票子上簽了字;1999年7月在廠里按過一次手印(寫“不煉”的填表)、簽字等,以上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現在嚴正聲明全部作廢。從新修煉,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精實修,做好三件事,跟師父回家。
白玉蓮 2018年6月29日


嚴正聲明

我和同修到鄉下講真相,被人誣告,被綁架到當地派出所。我身上有二十多人三退名單,是鄉下同修給我上明慧的。由于習慣保全自己的思維,怕警察搜查,我扔掉了。當時我想神是知道他們退了,等我從派出所跑回家後。我知道做了大錯事,悔恨不已。我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對不起眾生。我嚴正聲明︰所做的不符合大法的事作廢。今後我一定要嚴格要求自己,做好三件事。
汪曉麗 2018年6月22日


嚴正聲明

在2018年6月26日我和幾個同修去農村講真相,被人打110惡告,被邪黨縣公安、國保大隊帶了很多便衣警察綁架。那些警察偽善欺騙我,軟硬兼施,讓我做筆錄,不做筆錄就讓老伴來簽字,老伴身體不好,迫于壓力我違心簽字、摁了手印。在此我嚴正聲明︰在邪惡的壓力下,我所說、所做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加倍彌補對大法造成的損失,精實修,堅修大法到底。
邢光花 2018年6月30日


嚴正聲明

2018年6月9日上午,我和同修在路上講真相,被人誣告,被綁架到派出所迫害,在師父的保護下當天回到家。回家後我向內找,因平時修得不扎實,有很多常人心,真相沒講到位,後來干擾很大。我現在嚴正聲明︰在這次迫害過程中,我所說、所寫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鄭重宣布從新做好,今後我要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信師父,堅修大法到底。
蔣秀芳 2018年6月22日


嚴正聲明

在2017年我和幾個同修出去講真相,由于有各種人心,被邪惡鑽了空子迫害,把我們非法關押在看守所。我由于學法不深,信師信法正念不足,在邪惡的高壓下,被迫寫了“三書一得”,做了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同修的事。在此嚴正聲明︰我被迫所說、所寫的違背大法的言論、文字全部作廢。從新學好法,精實修,做到百分之百信師信法,跟師父回家。
宋小平 2018年6月13日


嚴正聲明

在2017年我和幾個同修出去講真相,由于有各種人心,被邪惡鑽了空子迫害,把我們非法關押在看守所。我由于學法不深,信師信法正念不足,在邪惡的高壓下,被迫寫了“三書一得”,做了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同修的事。在此嚴正聲明︰我被迫所說、所寫的違背大法的言論、文字全部作廢。從新學好法,精實修,做到百分之百信師信法,跟師父回家。
帥先芳 2018年6月14日


嚴正聲明

由于我沒學好法,對法理認識不清,邪惡問我︰煉不煉法輪功?我說“沒有煉”,邪惡要我在材料上簽字,我就簽了。第二天,邪惡又來要我妻子在材料上簽字,妻子拒絕,我也替妻子簽了字。現在我明白錯了,不應該配合邪惡的要求指使。我嚴正聲明︰所做的不符合大法的行為及以前所說、所做、所寫的對師父不敬的言行全部作廢。堅修大法到底。
余明軍 2018年6月29日


嚴正聲明

在2000年12月24日被公安送拘留所時讓我們簽字,我們不簽,可能公安人代我們簽了字。在2001年3月我被警察綁架到勞教所迫害,在黑窩里邪惡各種手段威逼、欺騙下,我違心寫了“五書”。我對不起師父,愧對大法,痛悔不已。今嚴正聲明︰我以上違背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我下決心堅修大法,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完成使命。
李樸 2018年6月30日


嚴正聲明

我在2002年講真相時,遭人誣告,被非法勞教兩年。在教養院邪惡的迫害下,我由于法理不清,“轉化了”,寫了“五書”,還配合邪惡當過包夾,參與了轉化同修,做了許多對大法犯罪的事。最近在深入學法中,才真正明白自己錯了。在此我嚴正聲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我要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杜玉娟 2018年6月30日


嚴正聲明

在2011年我在公交車站給人發真相資料,被人惡告,被市公安綁架到派出所,我講了真相。他們把我所說的真相記錄下來。然後說︰這都是按你說的寫的,你簽個字吧。當時我覺的是按我說的記錄的,就簽了字。現在回想起來我還是配合了邪惡。我深感對不起師父。特此嚴正聲明︰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堅修大法到底。
張家敏 2018年6月30日


嚴正聲明

在2017年9月26日我被警察非法綁架到派出所審問,下午在取保候審過程中,被警察威逼利誘在“取保候審通知書”上簽了字,上面有詆毀污蔑大法言語。我給自己修煉留下了污點,感到萬分愧疚。現在嚴正聲明︰我所簽的字作廢。堅決全盤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安排,堅定正念,努力做好三件事,不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
王道東 2018年6月28日


嚴正聲明

我是九八年得法的。九九年邪黨開始迫害時,我由于學法不深,悟性太低,在單位的高壓下,心想老同修交了書,我也交了兩本。近日在學法小組提到此事,感到非常汗顏,深感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今日特此聲明︰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行為全部作廢。我一定要走好走正以後的路,堅信師父,堅修大法,請師父放心。
劉雲華 2018年7月1日


嚴正聲明

我因沒學好法,有怕心,沒有按大法的要求做,走了舊勢力安排的路,做了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的事,沒有保護好大法書和師父的法像,被警察搶走了,我沒有給他們講清真相救他們,反而讓他們造了業。在此我嚴正聲明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以後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劉振芝 2018年6月30日


嚴正聲明

我是七‧二零得法的學員。邪黨迫害大法初期,婆婆受到干擾,被警察綁架,當時我也在場,他們問我煉沒煉時,由于我怕心重,做出了錯誤的回答。之後政府部門也有問過我,我都向他們說“沒有煉功”的話。我愧對師父、愧對大法。現在我聲明︰以上所說、所做的不符合大法要求的言行全部作廢。
張海英 2018年6月30日


嚴正聲明

6月4日,我被人誣告,市610及國保三人到我家非法抄家,逼我交出大法資料,我違心地說“沒有,我不學”。我聲明以上所說、所做的不符合大法的一切言行全部作廢。我堅修大法到底。
泮桂香 2018年6月24日


嚴正聲明

我以前在邪惡的壓力下所說、所寫、所做的對師父、對大法不敬不利的一切言行聲明全部作廢。緊跟師父的正法程,堅修大法到底。
于茲軍 2018年6月30日


嚴正聲明

我以前在邪惡的壓力下所說、所寫、所做的對師父、對大法不敬不利的一切言行聲明全部作廢。緊跟師父的正法程,堅修大法到底。
張學鳳 2018年6月30日


嚴正聲明

我以前在邪惡的壓力下所說、所做的對大法不敬不利的言行聲明全部作廢。彌補過失,堅修大法到底。
鄒心俠 2018年6月30日


嚴正聲明

我以前給家人寫的“不煉功、不看書”的一切保證聲明全部作廢。我要做好三件事,堅修大法到底。
張海榮 2018年5月29日


嚴正聲明

我被邪惡綁架期間所說、所做的違背大法的言行聲明一律作廢。堅修大法到底。
劉倉妙、張春然、田桂平 2018年6月30日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