怨的背後是私

Print

【圓明網】大概是去年八月初,有一位同修捎信想見我,于是我抽時間去她家。不巧的是我去了同修卻不在家,但她丈夫告訴我︰她就是想和你集體學法(星期六、星期天)。可我的新家離她家比較遠,就想讓她去離她家近的小組學法。
可當我去聯系那個小組時,卻被拒絕了。當時表面上我沒說什麼,可心里怨同修太自私,但知道自己是個修煉人,遇到矛盾要向內找自己,師父在《洪吟三》中講過︰“修煉人 自找過 各種人心去的多 大關小關別想落 對的是他 錯的是我 爭什麼”[1]。通過向內找︰發現自己做事太莽撞,沒站在同修角度考慮,因為本來該同修怕心就重,而且剛被騷擾過,另外就是她並不了解我介紹的這位同修,雖然我知道,此同修修的不錯,但她不知道,為了安全,她不接納這位同修是可以諒解的,悟到了,怨也就沒了。

雖然在這個問題上對同修的怨沒了,但怨的物質在我的空間場還存留著,根子還在,遇到不順心的事還會返出來。

還是捎信找我的同修給了我一包真相期刊,等我到家打開包一看,原來是沒切割的小冊子,我就用剪刀試著剪了兩本,但發現用剪子剪出來的冊子不整齊,影響觀感,影響救度眾生,就想︰干脆請資料點的同修幫忙給切一下吧。可周轉資料的同修一再推托,說現在都不做小冊子,做的是大冊子,沒有切割機,說以前做小冊子時都有,只是現在不用了。同修一再強調沒有切割機,而我一再要求讓她問一問。最後同修總算答應問問,可等到下星期取資料見面問此事時,同修也不提有沒有切割機的事,直接告訴我資料點拒絕幫忙,資料點不能互相串,在哪兒拿的還讓送哪兒去做。我說給我資料的同修那麼大歲數,我想既然到我這就該我來解決,我就和這個資料點聯系。我遇到這問題不找資料點找誰?這也不存在資料點互相串的問題。既然不肯幫忙,只有另外想辦法,總不能讓這些資料睡大覺,浪費掉。

在返回途中我心里很不是滋味,怨同修不珍惜大法資源,大法弟子是整體,分什麼你的我的,都是證實大法的事,咋能這樣對待?我這不也是為法負責嗎?看她那態度,好象我做錯事了。怨心重的我都生出不想再見她的念頭,這念頭一出,自己立即一驚,不想見她這一念不就形成了間隔嗎?這不正好上了舊勢力的當嗎?這件事情不就是針對這個怨心來的嗎?舊勢力就是利用這件事情加強你的怨心,以達到間隔大法弟子的目地。這個怨心差點讓自己上了舊勢力的當,好險哪,正法已到了最後,是徹底去掉這怨心的時候了,刻不容緩。

回想自己每當遇到不順心的事都會生出怨心,盡管一閃即過,因為自己是修煉人知道這個怨是不好的物質,所以一出現就立即排斥,雖然一閃現就去掉,但下回還出現,一直伴隨著我,總也去不掉,它的根在哪里?

深挖下去,回想自己怨心上來的時候,都是耽誤了自己的什麼事,或造成的了生活中的不方便……這不活脫脫的一個私字嗎?既然挖出怨的根,就要徹底拔掉,根除它。因為這個私字不單單派生出怨,還派生出許多執著心,比如︰不干衡心、委曲心、妒嫉心、看不上別人的心、氣恨心等等。而我們是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大法徒,是修正法的,師父早就告訴我們︰“我還要告訴你們,其實你們以前的本性是建立在為我為私的基礎上的,你們今後做事就是要先想到別人,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2]。

修煉二十年了,雖然修去了很多執著心,但有些執著還時隱時現,這些都是“私”字作怪,現在是徹底去掉它的時候了,它再也左右不了我啦,在正法最後有限的修煉中,用大法歸正自己的一思一念,因為“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3]用大法的無邊威力,破除一切私心雜念,做好三件事絕不辜負師尊的慈悲苦度,一定走好最後的這段路。

注︰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誰是誰非〉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要旨》〈佛性無漏〉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要旨二》〈排除干擾〉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