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掉對手機的執著

Print

【圓明網】讀完明慧編輯部文章《所有大法弟子須知》通知後,十分感慨。
我曾經是一個手機癮特別大的人,過馬路玩手機,吃飯玩手機,睡覺前玩手機,睜開眼楮第一時間玩手機,坐公交車玩手機,和親朋聚會也是玩手機,不玩時也是心里在惦記著玩手機。被小說,各種綜藝節目,各種視頻,游戲,聊天軟件,購物軟件勾引著,玩的我是昏昏沉沉,渾身骨頭縫疼痛難忍,眼楮短時間內近視了100度,頭發也變白了很多。因為那時我已經脫離修煉很多年了,魔性越來越大,玩的我身體越來越不好,脾氣越來越暴躁。

二零一五年在一場親人發生的巨難中,從新走回修煉。開始修煉不久,我就意識到手機里充斥了邪惡的黨文化、色魔、欲望,放大人的顯示心、妒嫉心、爭斗心、色欲心等,我就試著戒掉它,先是強迫自己不去看視頻、小說,一點點不玩游戲,最後是卸掉微信、QQ、淘寶等。這個過程反反復復,尤其是微信,卸了安,安了卸,有時間隔時間長些,有時短些,總是不能徹底戒掉,但是對它的癮越來越小,越來越淡。一次在夢中,夢到有一只白毛球咬住我的手,仔細看看原來是只小狐狸,我使勁的甩,也甩不掉,還有一只黑毛球追著我,我趕緊關上門,沒讓它來。醒來後,我意識到這只白毛球就是那部白色的智能手機,黑毛球是只能接打電話的手機,我想這是師父點化我,告訴我手機是非常不好的東西,它會害了我。而且每次我忍不住拿著手機玩會,都會魔性突然變大,手機里現在真的是充滿了邪惡的魔鬼,就連輸入法都是,有時只是想記錄一些東西,打字時輸入法就會出現很多非常骯髒的詞語。所以我更加清醒的明白了手機的危害性。

當看到明慧編輯部文章《所有大法弟子須知》通知後,腦子里閃現師父的講法︰“關鍵時我要叫你們決裂人時,你們卻不跟我走,每一次機會都不會再有。”[1]謝謝師父讓我用了兩年多的時間去戒掉它,如果沒有這個基礎,讓我一下去掉,也許還會翻出很多逆反的邪念。

我把自己的手機清理完以後,又和當地同修交流,有很多同修都是比較猶豫,理由是和家人視頻聊天方便,有的人會說我都是和常人聊等,這些人都是五、六十歲的人。有的同修需要我幫助他們卸載,有的手機是那種恢復出廠設置也卸載不了的,我就到天地行咨詢,看到很多討論帖子,有很多人都在說工作需要,或者學校老師要布置作業之類的,如果卸載掉怎麼辦,會帶來很多麻煩等。當時我看這些討論帖子時,也是順著他們的內容想,確實現在大陸什麼都用微信,而且有時你下班還要開著微信,甚至是因為你不能及時看微信會給工作生活帶來很多麻煩。對于這些問題怎麼解決呢?突然我意識到,這種思維模式是錯誤的。

師父說︰“作為一個煉功人,我們想想,這種執著心應不應該去呀?這種心也得去。有人就想了︰不行啊,我迎來送往的;或者我是專門聯系業務跑外的,不喝酒事情不好辦。我說不見得,一般的談生意,特別是跟外國人談生意、打交道,你要飲料,他要礦泉水,他要來杯啤酒。沒有人灌你的,你自己喝自己的,能喝多少你喝吧,特別是在知識份子中,更沒有這種事情出現了,往往是這樣的。”[2]

我們是修煉人,是有能力的,周圍的一切會隨著我們的一念而發生改變。我們可以改變環境,如果我們堅定了正念,無條件的按照明慧通知說的做,那麼我們的工作,生活環境也會隨之改變。換個角度,現在到處充斥著微信,如果我們修煉人認同了它,就給了邪魔存在的空間,它反過來牽制著修煉人。

剛開始戒微信時,我也擔心,別人會不會不理解呀,或者生氣呀,埋怨我呀等等,開始還有人嘮叨,不樂意我突然消失了,見面會說我幾句不好听的話。這里是不是還有對親情的執著,面子心,怕別人不理解的心,喜好心,癮好心,甚至是怕失去工作的利益心等等。後來我決心要戒掉,大家也就習慣了。常人的想法多了,常人把很多錯誤的事情當成對的,因為常人的不理解,或者是怕給自己帶來麻煩,就要順著常人,隨波逐流嗎?

所以很多顧慮是因為執著心在干擾。當我們下決心放下時,一切都會改變,以前也沒有微信,不是照樣工作,上學,購物嗎?希望大家能跳出人念,用法來衡量,用修煉者的正念去想問題。

手機就是一種毒癮,危害著自己,還容易傷害了別人。師父講︰“另外它也是一種強烈的欲望。有人也知道不好,就是戒不了。其實我告訴大家,他是沒有一個正確的思想作指導,就想那麼戒不太容易。作為一個修煉人,你今天把它當作一個執著心去一去,你看看你能不能戒的了。”[2]

如果我們能主動修煉,把不符合法的行為與觀念主動去掉,主動排斥那些不好的東西,那就是在“逆流而上”了。

個人所悟,不當之處,請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要旨》〈挖根〉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