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做明慧編輯工作中的修煉體會

Print

【圓明網】我是從二零零四年開始參與做明慧編輯工作的,之後的六年,我只把它作為證實大法的項目之一,還同時做著當地的各種協調工作。從二零一零年,我開始專做明慧網這一份證實大法的項目。
雖說做當地協調工作時,沒有太大的心性沖突,專注明慧工作,我也很願意,我感到那是我在兌現誓約,可是當我和當地佛學會辭去當地協調人的所有職責時,個別同修希望我繼續做協調,引起了各種矛盾,各種心性關都出來了,卻著實暴露出自己各種修煉不扎實的地方,也就象師父說的︰“那是自己帶的那麼一點根基起的作用,你才能達到那種狀態的,再提高,那標準也得提高上來。”[1]

所以,近幾年,我都是在這種心性的沖突中,也是心性的考驗中,也就是心性的提高中,漸漸走過來,師父說︰“可是那哪是修煉人最後圓滿的標準哪?往上修還早去了!你得繼續提高自己。”[1]

(1)在編輯修煉心得體會中 師父啟悟

由于在人中修煉,名、利、情,就是最根本的執著。曾經覺的自己不要名了,不要錢了,也不在乎人中的得失,但是,當我不再做協調人了,修煉環境突然變了,沒有了同修交往和交流,原來的一些場合是自己說話,自己“佔上風”,自己得到同修的認可,現在自己習慣上的行為和思想都得去。當時,我記的一位明慧同修說︰“你就要做那個最不起眼的人。”對我來說,起初真是不容易,遇事總想說上兩句,那顆心就是清靜不下來,就是不能默默的看著周圍。

我找到了自己的自大、顯示心、上心、爭強心、證實自我的心、情等等。所幸的是,我每天除了編輯大陸大法弟子被迫害的消息,還要編輯大陸大法弟子的修煉體會,得益于很多修煉扎實的大陸大法弟子的修煉體會,師父總是把相應的修煉體會即時的推到我的面前,讓我能清楚法理,並從執著中走出來,內心深深感到師父就在我身邊,每一篇交到我手里的稿件,都與修煉和證實法有關。

每天編輯文章的派發是一位編輯同修和我共同分擔,我有許多神奇的體驗,就是同修分給我的交流文章,正是我當時正在考慮的修煉問題,或正在過的關,編輯完了,使我對法的認識也隨著作者提高了,我始終認為,同修分給我的稿件,並不是那位同修做主的,而是師父的精心安排。即使我自己在分配稿件,我不會想我自己的喜好,但是分給我自己的稿件,我也覺的那不是我做主,而是師父決定的,就是針對我修煉的。

(2)專心做明慧網工作

在這期間,很多具體的各種執著的認識和修去,由于時間的原因已經不能講清了,覺的修過去,就說不出來,但有一個關,師父的點化,一直很清晰的在心里,就是不做當地協調人,專做明慧,起初我總是懷疑這樣做對不對,我是不是在走師尊安排的路。

就在我猶疑的時候,師父給我一個清晰的夢境,一天早晨,我在室外和我們當地的同修排著整齊的方隊集體煉功。煉功一結束,一下同修全走了。我拿起我的計算機背包,就看到幾位熟識的同修在前面高速路上走,很快就要看不到身影了。我趕快追,我已經在高速路上了,可是一下就看不到他們了。轉身就看到遠處一個很窄的只有一人通過的懸橋,懸橋的兩邊還有高高的安全護欄。這時,就看到一個人兩手扶著護欄,穩穩的在上面走。我悟到那是我應該走的路,師父已經告訴我了︰要走自己的路,師父已經安排好了,那是一個很安全的路。是啊,我意識到,修煉不能跟人走,要走自己的路,走師父安排的路才最安全。

明慧網的重要性在師父講法中已經非常明確了,看看大法弟子中大陸大法弟子佔的比重,救人的力度,和遭受迫害的程度,就知道做明慧網所肩負的責任,所需要的投入,時間、精力、用心,做再多,作為我個人來說,都是做的太少,即使投入所有的精力,也只是“一個”全職的工作。所以,做好明慧工作,不再分心,漸漸的在內心中堅定下來,即使還有關要過,還有人的執著心、觀念要去。

尤其今年在修煉中,盡管我有這樣那樣的執著,但是我悟到,有一個不動的心,才能穩定的在明慧中工作,同時明慧的成熟過程,就是我們這些明慧工作者修煉的成熟過程,怎麼能向明慧以外的工作中找呢?我的修煉是和明慧網的成功息息相關的,我只有全力做好明慧網,完成自己的使命和史前誓約。

這個體悟幫助我走過修煉中一段艱難的路,現在終于在某種成度上達到了師父說的“柳暗花明又一村”[1]。

(3)在明慧網的各項工作中修煉 體悟樂趣

每年的明慧網大陸大法弟子網上法會、每年的法輪大法日征稿是明慧網大面積向全世界大法弟子征稿的機會,也是大法弟子的盛會,也是明慧網編輯繁忙的時刻,當然也是編輯們收獲的季節。

首先從過濾說起,拿起近百篇大陸同修的文章,有長有短、面對同修各種修煉狀態,各種人生經歷,各種處理問題的方式,就感到自己在雲游,有的文章寫的理性、法理清晰,有的真誠、感人,有的即使全文不能入選,但是往往在某一點上卻能證實大法,說的很好,有的很短小,卻是同修真實的修煉過程,質樸、感人。我們作為編輯就是在這種既幫助同修,又在受益中,證實大法。

當好文章挑選出來,常常感覺編輯就是一種享受,也是對自己學法修煉的檢驗,一種責任。當閱讀和編輯好文章時,為同修修的好而高興,有時自己法理不清,就會忽視文章細節中不合適的地方,不能盡好編輯的責任。

今年法輪大法日期間,向全世界大法弟子征稿,同時也向西人大法弟子征稿,稿件量相對比較大,在後期過濾和編輯西人大法弟子的中文翻譯件時,內心很震撼,我看到了沒有“黨文化”的西人大法弟子的純淨的交流,不論長短,實實在在的交流著大法在他們的內心世界產生的震動,他們的返本歸真之路,也讓我看到了黨文化在自己身上的反應,例如說話有掩蓋的心,不能真實的表達自己的內心,說話愛用絕對的詞匯,不能準確表達一件事的程度,想掩蓋,就容易撒謊,怨恨、爭斗的心。這是多年來,第一次西人大法弟子的征稿,我真是非常珍惜這個機會,認真閱讀、編輯稿件,用心去體悟和感受西人同修的大法修煉的過程。

每年的重大節日,編輯和發布給予我們至尊的師父的節日問候和生日祝賀的稿件,也是明慧網的一個殊榮,我常常在編輯的過程中為那些大法弟子、家人、世人對師尊由衷的感恩所感動、所震感,我真的感到自己太幸運了,每一位大法弟子的問候和祝賀,在我們編輯的手里都要過一遍,我有時想每篇賀詞經我手編輯,我都要和這位(些)同修一起問候一遍,那麼成千上萬的同修問候一遍我就問候師尊成千上萬遍,同修唱一遍《謝師恩》,我就一遍一遍的自己唱。在編輯過程中,常常會感到心靈被大法洗滌。我曾經在編輯大陸同修對師尊的問候時,盡量按整點發正念,那一段時間下來,盡管工作量大,但是越做越輕松,協調人問候我們說,很累了吧,我心里說,一點不累,真的很高興,因為我們在問候偉大的師父。

(3)在編輯中去人心

原來我做完編輯,第二天會看看發表版本,尤其迫害事實文章,看看責任編輯是否有改,如標題、導語等,如果一篇文章編輯上有問題了,我也不太有人心,修改就好了。但是,今年我就不是那樣坦然的面對指出我錯誤的郵件。

今年發生過兩次我編輯過的修煉體會文章發表出來,又被刪掉,我的第一念都是說“那還這樣這樣的呢”,講自己的理,為自己辯解,心動了。後來,我連續給自己發了五個郵件,“給自己講道理”,同修的提醒是對的,我沒有考慮周全一篇交流中負面的因素對讀者會造成的影響,盡管同修最後修過去了。我意識到其實文章被刪的事,反映出我的執著心,就是給我修煉的,我拷貝其中一個郵件︰

A、對于不同意見的態度,過去我連想都不想,不去反駁,現在我去想為什麼了,這本身是件好事,因為修煉要以法為師,我們下面還要編輯很多文章,會遇到類似的事情。

過去,我曾拿下一道編輯的決定,即刪除決定,作為我今後的衡量標準,在編輯其它文章時,心想,這樣的文章,是不是屬于要刪的那種啊,當自己拿不準時,會產生思想上的波動,那是怕人說、怕人不同意、怕不符合同修的標準。這是典型的跟人走,我是編輯,我就要有觀點,這個觀點是我對法的理解,而不能是拿下一道工序同修的觀點當衡量標準。在法上修。

同時,還有怕心,我要不要表達不同意見啊,人家怎樣看我呀等等。隨大流,人家怎樣說,就怎樣做吧。

B、要听的別人的不同意見,不要有負面思想,正面的積極的去交流,同時,要能放的下自己。

C、最近,對不同意見,有時考慮不全面,表現出少年的逆反心理,這是要去的,能放下自己的時候,就會不帶有“自己、自我”的去交流,那才有智慧。

我還有不能被說的心。也是在去 “自我”,師父說︰“我就是要你們修成先他後我的正法正覺的圓滿。這就是在去私,就能去掉“我”。”[2]

當時,協調人也來電話告訴我該怎樣建立文件夾,對協調人管理方便,我就在心里想怎樣怎樣對我方便。我突然意識到︰我怎麼這樣看重自己,從自己的角度思考問題呢?

那天我和工作單位另一部門的同事合作解決一個問題時,本是那個同事應該給大家發郵件做一個小結,但我知道他不願意發,我就主動把研究結果給大家總結一下,發了郵件。那天下班時,部門負責人告訴我,我不該發那個郵件,應該那個部門的同事發等等。我听了沒說什麼。

我在回家的路上、到家,心不靜,部門負責人的話往出返,我意識到這不就是讓我放下自我嗎?做就做了,我是從先想別人、給別人方便的基點去做,這不就是在放下自我嗎?別在乎自己,什麼事情都不放在心上,我不就接近羅漢果位了嗎?那不正是我要的嗎?

這時我明白,無論對錯,都不陷在對錯之中,都應該是慈悲、慈善的,都不想自己。

以上是在明慧網項目中工作、修煉的一點體會。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李洪志師父著作︰《澳大利亞法會講法》

(2018年明慧法會發言稿選登,有刪節)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