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玉玲遭黑龍江女監三年非人迫害

Print

【圓明網】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一日的早晨,一個自稱收水費的女子騙開法輪功學員姜玉玲家門,闖進一群警察和610人員,把她綁架到寶清縣看守所。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二十八日姜玉玲被非法庭審,後遭冤判三年,二零一六年三月二日被劫持到黑龍江女子監獄,遭受非人的虐待。

綁架、冤判

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一日早晨,姜玉玲還沒有起床,一個自稱收水費的女子把姜玉玲家的門敲開了,緊接著一個男子闖入家中,隨後忽啦一下闖進來一幫人,約二十人左右,他們是寶清縣東派的人員和610人員。一個小伙子和一個姓孟的女子一起看著姜玉玲。

他們把姜玉玲家中的所有大法書籍全部搜走,還有法輪功師父的法像和法輪圖以及個人電腦、噴墨打印機等,還有現金二千五百多元,全部被抄走,至今未還給姜玉玲。

當時姜玉玲家被翻的亂七八糟,狼藉一片,後來把姜玉玲非法關進寶清縣看守所。

為了把姜玉玲和另一位法輪功學員分開關押,把姜玉玲放到一個最差的房間(之前沒有人住,因這個屋子里水管漏了),陰天下雨,地上、大通鋪的床板上都會反出水來,屋子又黑又潮。後來姜玉玲被冤判三年。二零一六年三月二日,被送往黑龍江女子監獄。

在監獄遭非法人虐待

剛到監獄,姜玉玲帶的所有衣服被翻個亂七八糟,同時警察扔掉了其中五、六套,姜玉玲被帶到九監區四組,組長周立榮把姜玉玲關到便衣室里,那里面很窄,讓包夾景淑萍、周玉萍看著姜玉玲,不讓姜玉玲靠著,也不讓坐著,也不讓動。

1、“坐小凳”

姜玉玲坐了一天的車,身體很累,剛到監獄,就被體罰,讓姜玉玲站著,也不知道站了多長時間,大概是快晚上了,周立榮說,走,把姜玉玲領到四組,開始“坐小凳”(就是塑料的小方凳子),不讓說話,而且還得坐直,腳尖沖前,不能歪,兩手放到膝蓋上,頭也不能歪,身體也不能動。

就這麼坐著,面對著牆那邊,背對著所有的人和門,讓她什麼也看不見,感覺時間過的很漫長,坐的姜玉玲渾身疼痛,到吃飯時間了,就讓她吃飯,但是吃飯時,獄警不讓姜玉玲上桌子上吃,讓姜玉玲在自己的小箱子上吃,蹲在那里,吃完馬上回去繼續坐小凳,他們要輪班看著姜玉玲,不讓姜玉玲睡覺,因姜玉玲沒有寫什麼所謂的什麼“四書”、“五書”的。

在身體承受巨大的高壓下,在精神上承受巨大的壓力和侮辱人格的高壓下,姜玉玲被迫寫什麼所謂的什麼書,真是寫一個字心里剜一下,還得按手印簽字,這樣才能讓你上床睡覺。

接下來,就是天天的洗腦,往你腦子里灌那些邪的東西,天天如此。而且一個星期還要寫一篇所謂的體會,就這樣折磨了姜玉玲很長時間。

2、奴工迫害

再後來,姜玉玲被調到三組,又有了雙重的壓力,獄警分給姜玉玲五個活︰裝牙簽,折紙兜,撿咖啡棒,打五顏六色的木板(很累手指,很髒),刷膠(有毒的)。同時還得寫所謂的體會,這個組的組長姜民秋更“黑”,時時處處都在刁難姜玉玲等,動不動就罵人,幾乎是天天找點茬,就開始大罵和侮辱。

由于姜玉玲干活干不完,從開始分給姜玉玲五個活,姜玉玲就從來沒有干完過,就這樣,姜玉玲今天沒干完,明天又分給姜玉玲新活,一天壓一天的,由于勞動量太大,累的姜玉玲十個手指頭有八個骨質增生,骨頭都出來了。

一般情況下,別人一干完活,姜民秋就把姜玉玲等給弄到外面走廊里干,就是欺負姜玉玲老實,怕她在屋里干活,有人會幫她們,就是想看著姜玉玲。因為屋里有桌子,外面沒有,干起活來更不得勁,所以,就是干靠時間不出活,就這樣,姜玉玲和另一個法輪功學員劉秀芝每天都加班加點的這麼干,一熬就是大半夜,熬了很長時間,個別時干到次日凌晨二、三點鐘。

後來她們讓姜玉玲晚上和大伙一起收工,可是第二天早晨三點鐘,夜崗就又把姜玉玲、劉秀芝倆個人叫起來,接著干活。就這樣,每天十多個小時的勞動量,她們大概干了近半年的時間。後來通過協商,他們帶著姜玉玲和劉秀芝一起干活,從那以後,就很少再熬夜了,但有時還是加班加點的干,尤其是過年前那段時間。

非法關押在黑龍江女子監獄,姜玉玲感到度日如年,每天都在在巨大的壓力下煎熬著。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