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丹麥明慧夏令營體驗中國傳統文化

Print

【圓明網】二零一八年七月二十六日,一曲優美的古典音樂在丹麥首都哥本哈根市區一活動中心響起,一群身著中國傳統服裝的孩子在翩翩起舞,她們手中的手帕時而旋轉,時而隨著藍色衣裙變換位置。這是“北歐明慧夏令營”的孩子在匯報演出。站在體操館四周的老師和家長們興奮地鼓掌,為孩子的成長高興。

這些孩子來自丹麥、瑞典、挪威、芬蘭和愛爾蘭。夏令營以學習中國古典舞為主,特邀兩位曾在美國神韻藝術團表演的舞蹈演員擔任輔導老師,並輔以中文、英文、手工和簡略介紹陰陽五行的傳統知識教育。參加夏令營的是八歲到十九歲的法輪大法小弟子。

夏令營課程豐富多彩

開營儀式上,特邀嘉賓陳老師講述了一個大陸青青小朋友的故事。小青青的媽媽修煉法輪功,她和陳老師一起給大陸小朋友辦冬令營而遭遇中共非法判刑。小青青身心受到巨大創傷並因此罹患憂郁癥而輟學。孩子們為大陸大法小弟子因中共迫害而身陷極其惡劣艱苦的環境而難過。

兩位舞蹈老師對孩子們的教學也是別具一格。在課程開始,他們先教中國古典舞蹈的基本動作,使在西方社會長大的孩子們對中國古典舞的柔美、神韻、姿態有所了解,古典音樂伴隨著舞步融入整個教學之中。

中文老師們用說文解字的方式進行教學,通過講解一個個具體漢字的構成、中國文字的發源和含義,生動的描述了中國文字豐富的內涵和象形的趣味,讓孩子們對中文的文字產生了學習的興趣。

夏令營主辦者金女士希望通過夏令營讓孩子們學會在各方面修煉自己。“我們非常希望孩子們能通過學中國古典舞幫助他們提高,不僅是語言方面,還有修為方面,飲食起居方面,都希望達到這樣一個提升的目標。”

周日,夏令營特意為孩子們安排了哥本哈根一日游,在游覽哈姆雷特堡、腓特烈堡、阿美琳堡、吉菲昂女神噴泉和小美人魚等古跡的同時,讓孩子們也了解丹麥的歷史和西方的傳統文化。

明白了“我是大法小弟子”的含義

女孩蓉蓉,從小跟著媽媽去弘法講真相,而爸爸經常是上班。她感覺沒有自己的時間和空間。在匯報演出上唱完歌曲“我是大法小弟子”後,她哭了。她說︰“以前跟著媽媽去弘法講真相,唱過很多次這首歌,但不明白里面的含義,今天我終于明白了。”

而蓉蓉剛來時,在一次英文課上,她說她知道哈姆雷特的故事,但英文老師希望她簡要向大家介紹的時候,她說︰“我不太願意告訴別人什麼。”似乎有什麼擋住了她敞開心扉。後來她明白“我是大法小弟子”的含義後,與大家暢所欲言,主動告訴大家自己的經歷。

來自芬蘭的阿麗娜(Alina)說︰“我和弟弟來夏令營,是想和其他大法小弟子一起共同精,比學比修,學習中國古典舞。”當問到為什麼要學習中國古典舞時,阿麗娜說︰“可以對中國傳統文化有一個更深的了解,使女孩子更溫柔,男孩子更陽剛。”阿麗娜還表示,學習中國傳統文化可以懂得禮貌,感恩老師,而這些在西方當今社會里是不太重視的。

來自瑞典的索菲(Sophie)說︰“我學到了許多新的東西,也很好玩。舞蹈的動作和音樂都很好,雖然難但很開心。壓腿也壓下去了,還結識了好多新的朋友。一點不覺得孤單。”原來索菲只打算學習一周,後來她留下來繼續學,而媽媽先回去了。

洪恩和姐姐來自芬蘭,洪恩很喜歡跳舞,練舞很辛苦很累,一節課下來,出很多汗,但他不怕苦。期間他的一個大腳趾紅腫、化膿,疼得他直哭。經處理,把膿排出來了,姐姐安慰他︰等腳不痛了,我們還可以繼續練。我們要想到自己是煉功人,看看有哪些地方沒做好?洪恩想到自己曾對另一名女孩沒有謙讓,就對女孩說“對不起”。兩位小朋友和好如初。

有的孩子第二周才加入夏令營的學習,別的孩子主動協助老師教他們,使他們很快跟上進度。

每天早晨集體煉功,也是孩子和家長要做的事情。大家在一起互相促進,形成良好的環境。按照真、善、忍原則對照自己的言行,家長普遍反映︰孩子比原來更自覺了。

孩子們在傳統文化的環境燻陶中更加有禮貌和感恩。上課舞蹈時說︰“老師好!”下課時說︰“謝謝老師!”吃完飯後把自己的餐具收拾好。

不同年齡的孩子在一起免不了有鬧矛盾、打鬧的時候。有時候老師和家長需要花時間和孩子交流,講道理。很多家長都沒有抱怨和袒護孩子,而是從孩子身上看到自己的不足。來自芬蘭的麗麗說︰“外甥女的表現就像影子,折射出自己修煉的不足,比如爭斗心、妒嫉心等。有時意識不到,有時意識到了卻很難改。對孩子的教育要重視起來。”

有的孩子來自雙語家庭,在家不說中文,兩周的學習生活,孩子開口說中文了,家長很高興。

短短的兩周時間,孩子們從陌生到相識,從調皮到祥和自律,彼此之間結下深厚的友誼,家長們都說︰“孩子長大了,更懂事了。”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