駱常勇申訴被敷衍 成都市檢察院拒立案
 

駱常勇申訴被敷衍 成都市檢察院拒立案

Print

【圓明網】四川省成都市新都區農村發展局工作人員駱常勇因向民眾散發法輪功真相資料,于二零一零年七月被成都市龍泉區法院冤判五年,上訴到成都市中級法院被裁定維持原判。

駱常勇的工作也因此冤判而被單位開除。他多次要求單位恢復工作,單位都以需“撤銷原判,改判無罪後才能恢復工作”為由推脫至今。

駱常勇二零一四年冤獄獲釋後,每年都堅持申訴,均無回音。今年四月份再次申訴後,七月二十六日,駱常勇接到成都市檢察院申控服務中心檢察官黃勇的電話(028-87782731),稱需了解一些情況,要他到服務中心去一趟。

七月三十一日他去後,黃勇並沒有向他了解任何情況,而是直接拿出了七月二十四日就已經打印好的“四川省成都市檢察院刑事申訴審查結果通知書(見成刑申審通[2018]1號)”告知“不符合立案復查條件”而拒絕立案,並要求駱常勇簽字。

駱常勇問黃勇︰“你看過我的申訴狀沒有?”他沒有回答,駱常勇指著申訴狀上寫著的“辦案警察在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日對駱常勇刑訊逼供了五天五夜,不準駱常勇睡覺,暴力毆打他,左大腿被打傷不能走路,兩次送到醫院去搶救和治療。”

這時黃勇問駱常勇︰“庭審時當庭調查沒有?”駱常勇回答︰“庭審時我和律師都提出當庭調查,排除非法證據,我的律師當庭向審判長席孝富遞交了我遭刑訊逼供的書面材料,審判長仍然拒絕調查。”此時,黃勇無語。

駱常勇又拿出二審法院(成都中院)裁定書,指著第六頁讀給黃勇听︰“……據此,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一百八十九條第(三)項的決定,裁定如下︰駁回上訴,維持原判。本裁定為終審裁定。”這里明顯錯誤。

看看《刑事訴訟法》第一百八十九條的具體規定︰第二審法院對不服第一審判決的上訴、抗訴案件,經審理後,應當按照下列情形分別處理︰(一)原判決認定事實和適用法律正確、量刑適當的,應當裁定駁回上訴或者抗訴,維持原判;(二)原判決認定事實沒有錯誤,但適用法律有錯誤,或者量刑不當的,應當改判。(三)原判決事實不清楚或者證據不足的,可以在查清事實後改判;也可以裁定撤銷原判,發回原審法院重新審判。

《刑事訴訟法》第一百八十九條第(三)項的規定是“原判決事實不清楚或者證據不足的,可以在查清事實後改判;也可以裁定撤銷原判,發回原審法院重新審判。”不是“駁回上訴,維持原判”。而“駁回上訴,維持原判”是《刑事訴訟法》第一百八十九條第(一)項的規定︰“原判決認定事實和適用法律正確、量刑適當的,應當裁定駁回上訴或者抗訴,維持原判;”

二審法院作出的明顯錯誤裁定,成都市檢察院對此視而不見,卻做出了“申訴理由不成立,不符合立案復查條件”的決定。你們究竟看過駱常勇的申訴狀沒有?你們認真負責了嗎?黃勇再次無語。

黃勇仍然要駱常勇簽字,為了拿到該通知書作為證據,繼續申訴,駱常勇簽了字,並寫了不服將繼續申訴。宣布人寫著“黃勇和陳楊”兩人。黃勇辦公室電話︰028-87782731,服務中心電話︰028-87782696。

另外,成都市檢察院“不立案通知書”上把駱常勇的申訴理由只寫了一條“原判適用法律錯誤”。其他的理由只字不提。

實際上駱常勇是依據《刑事訴訟法》第二百四十二條規定︰“當事人及其法定代理人、近親屬的申訴符合下列情形之一的,法院應當重新審判︰(一)有新的證據證明原判決、裁定認定的事實確有錯誤,可能影響定罪量刑的;(二)據以定罪量刑的證據不確實、不充分、依法應當予以排除,或者證明案件事實的主要證據之間存在矛盾的;(三)原判決、裁定適用法律確有錯誤的;(四)違反法律規定的訴訟程序,可能影響公正審判的;(五)審判人員在審理該案件的時候,有貪污受賄,徇私舞弊,枉法裁判行為的”提出申訴的。

駱常勇認為對他的審判上述法律規定的第(一)(二)(三)(四)(五)項情形都有︰“有新的證據”、“證據不確實不充分”、“主要證據之間存在矛盾的”、“原判決、裁定適用法律確有錯誤的”、“違反法律規定的訴訟程序”、“徇私舞弊,枉法裁判行為的”。

從申訴狀上可以看出,刑訊逼供獲取的非法證據沒有依法排除,反而成了逮捕、起訴和判決的所謂“證據”;所謂的“主要證據”之間存在明顯矛盾;原判決適用法律錯誤等等。

最荒唐的是成都市中級法院裁定書上采用《訴訟法》第一百八十九條第(三)項“應該判或發回重審”卻做出了該條法律第(一)項“駁回上訴,維持原判”牛頭不對馬嘴的錯誤裁定。

然而,成都市檢察院的黃勇、陳揚等審查刑事申訴案件的檢察官們審查時,卻如此“粗心”的視而不見,不知羞恥的做出了︰“成都市中級檢察院的(2010)成刑終字第440號刑事裁定認定事實清楚,證據確定充分,判處刑罰適當,適用法律正確,予以維持。申訴人駱常勇的申訴理由不能成立,不符合立案復查條件”之荒謬結論。

由此可見,成都市檢察院審查刑事申訴案件的檢察官們,對工作極端不負責任,不作為和瀆職,明顯在包庇二審法院,再次致使申訴人受到傷害。已觸犯《憲法》第三十五條、第三十六條,《刑法》第三百條、第三百九十七條(國家機關工作人員濫用職權或者玩忽職守,致使……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損失的……)、第三百九十九條(司法工作人員徇私枉法、徇情枉法,對明知是無罪的人而使他受追訴、對明知是有罪的人而故意包庇不使他受追訴,或者在刑事審判活動中故意違背事實和法律作出枉法裁判的,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以及《公務員法》第五十四條等。構成了誣陷罪、徇私枉法罪、玩忽職守罪、包庇罪、濫用職權罪,這種行為必將受到法律的追究。

而今天,在強權和謊言下,法律已淪為實現江澤民個人意志的犯罪工具。在本案中,和其他所有的法輪功學員案子一樣,從立案、起訴到審判,都是違法的,都是在蓄意陷害,因為本案當事人的行為並沒有觸犯任何法律。

信仰自由、言論自由是憲法賦予公民的權利。我們修煉法輪功,我們向世人講清迫害法輪功的真相,這都是公民的合法行為。而把本案當事人的這些合法行為當作犯罪證據,在沒有任何犯罪事實的情況下,就把一個合法公民以莫須有的罪名送上了法庭,並荒唐的以法律的名義判決有罪。

如今講依法治國,“誰審理誰裁決,誰裁決誰負責”,“辦案質量終身責任制和錯案倒查問責制”、“有訴必理,有案必立”。黃勇、陳揚等成都市檢察院審查刑事申訴案件的檢察官們,如還不懸崖勒馬,必將為此而承擔法律責任。


成都市檢察院
地址︰成都市武侯區菊樂路216號
申控服務中心
成都市武侯區百花正街2號
郵編︰610041
申控服務中心電話,接待廳︰028-87782696
(小)黃勇、陳揚辦公室電話︰028-87782731
檢察院總值班室電話︰028-87782475
檢察長︰呂瑤
副檢察長︰王昕、鄧貴杰、陸芙蓉、王漠、甦雲、胡立新、錢小軍、楊春禧、張志軍

成都市新都區農村發展局
地址︰成都市新都區香城南路60#文廣中心二樓
郵編︰610500
現任局長劉楊軍︰13908226846
副局長(農技中心主任)張平︰13666152555(開除和拒絕恢復駱常勇工作的主要責任人)、肖祥勇︰13709003966、廖方賢︰13551200810、蘭波︰13550118508、李自書︰13558833223
其它科室︰劉運碧︰028-83045772、沈陽︰028-83046528、李誼︰028-83046592、曾光智︰028-83048295、張道華︰028-83048084、陳璐︰028-89396531、楊飛︰028-83048065、楊嚴榮︰028-83046140、劉志強︰028-83048011、張天桂︰028-83048052、杜維金︰028-83048214、陳建軍︰028-83046630、廖傳勇︰028-83048040、馬麗娜︰028-83046333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