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永芳在家門口被警察騷擾搶劫而昏厥

Print

【圓明網】居住在四川瀘州市納溪區茗都大廈的蔣永芳老太太是一位法輪功學員。二零一八年六月十五日,她為大女兒六月十六日要住院手術而忙碌的做著準備,一大早她就跑了兩次超市。

蔣永芳第二次從超市回來,身上背著一大背 日用品,一手拎著一只箱子,一手拎著一大桶油,肩上還挎著挎包,她一出電梯門,就遭到一警察一陣拍照。蔣永芳制止說︰不經本人允許隨便照像,你是在犯法,不準照!

該警察不听勸阻,不停的追著她拍照,一直追至家門口,還企圖跟隨蔣永芳進屋。蔣永芳伸手制止警察的違法行為,被警察從家門口扭到電梯門旁,蔣永芳一時全身發麻,手腳發軟,坐到了地上。

這時,早已在樓道里蹲坑的一個便衣靠攏過來,幾次伸手想對蔣永芳進行搜身、搜包、搜鑰匙。蔣永芳正告他說︰我以前有嚴重的心髒病、高血壓。你把我整出病來,你脫不了干系。別看這里沒人看見。

這時蔣永芳看見上下樓的通道口有兩個躲著的女子探身出來,立刻問她們︰你們是干什麼的?躲在那里干什麼?見不得人嗎?是堂堂正正的就站出來吧。

蔣永芳知道今天的事來者不善,這些人要在這僻靜的樓道里對自己一個孤立無助的老人下手干壞事,于是她發出求救的呼喊。這時蔣永芳見一女子上來,就對她呼喊道︰妹妹,這群人在違法干壞事。請告訴我的家人,告訴我的女兒,不然被人整死了沒人知道。我修煉法輪大法沒有錯!信仰真善忍做好人沒有錯!

這時三名躲在暗處的警察現身,其中一人是“六一零”警察張華。張華哄騙說︰我們進屋坐會兒吧。蔣永芳說︰不行。那是我女兒的家,不是我的家。她不在,不能隨便進去。你沒有任何資格進她的家。張華說︰沒有啥子事,來回訪。蔣永芳問︰什麼是回訪?回訪是什麼目的? 張華說,就是來關心你,看看你生活上有什麼困難沒有?蔣永芳說︰這些年你們迫害的我好慘。你們迫害的我家破人散,夫離子散;小女兒遠走他鄉連電話都不敢打;我走哪里你們迫害到哪里,身邊的大女兒都不敢讓我與他們住在一起。你還要干啥子?

此時張華臉一變,下令︰搜資料!搜資料!于是三、四個男人圍著蔣永芳,擒手逮腳,搶的搶,翻的翻,張華親手翻背 ……只見紅燈不停的閃,有人不停的拍照。

蔣永芳老人非常氣憤,質問他們︰你們憑什麼這樣做?我都是七十歲的人了,你們應該這樣對待我嗎?我按照真善忍做一個好人,錯了嗎?你們這樣對待我,憑的是哪條法律,拿出來看。你們犯法犯罪,是歷史的罪人。

在一陣暴力的強行搶奪中,為捍衛自己的人身權利,老人奮力掙扎、反抗,瞬間暈厥過去。

等老人甦醒過來,這伙人早跑的無影無蹤。老人發現,自己挎包里的錢包被翻過了,里面一張手抄的電話號碼卡被警察盜走,老人不禁一陣悲傷,嚎啕大哭。

這張電話號碼卡片是大女兒給的,六月十七日女兒就要動手術了,因為手術風險大,恐怕發生意外,女兒向母親交代了家中的後事,給了這張電話號碼,說萬一下不了手術台,就按電話號碼通知單位領導、朋友幫忙料理後事。

這張手抄的卡片,或許這就是母女的訣別。老人想到因自己修煉法輪功,女兒在十九年的迫害中也沒過上一天安寧的日子,種種株連迫害至今也沒有停息,現在又面臨生命的危險,老人的心悲痛難抑。

蔣永芳悲憤交集,自己一個七十高齡的老人,要照顧女兒,照顧外孫,又擔憂著女兒的安危。年邁的老人要獨自承擔起家里家外那麼多事,沒有幫手,沒人分憂,那心身的疲憊,那處境的艱難,可想而知;忙碌勞累中又遭歹徒迫害,更讓她心力憔悴,那心情的沉重與悲痛可想而知。

因騷擾事件,蔣永芳的大女兒住院手術推遲了五天。七月二十五日,警察又闖到茗都大廈蔣永芳的居所,一陣敲門沒敲開,就又打電話騷擾蔣永芳的女兒,完全不顧她手術後還沒有康復。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