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6月北京法輪功學員遭中共迫害綜述
 

2018年1~6月北京法輪功學員遭中共迫害綜述

Print

【圓明網】二零一八年是中共迫害法輪功第十九個年頭,中共仍維持對法輪功學員的持續迫害。本文根據明慧網今年上半年發表的信息,整理了北京地區法輪功學員被迫害的案例。

據明慧網報道不完全統計,二零一八年上半年北京地區法輪功學員約有191人遭受不同程度的迫害,有的學員半年中遭受多次多種形式迫害。21名65歲以上老年法輪功學員遭騷擾、綁架等,年齡最大的86歲。191名受害者中,29人次被非法庭審(含非法判刑),9人被非法判刑,14人被非法批捕, 92人次被綁架到看守所或洗腦班,6人被強制送洗腦班,32人次被非法抄家,106人次被騷擾(含非法采集信息),25人遭受數十天的監視居住。

一、迫害案例分類統計與分析

1、各項迫害類型中,受騷擾和綁架人次居最多,佔據迫害總人數的半數左右。綁架後,已釋放回家的佔被綁架人數二分之一。

圖1︰二零一八年一至六月北京法輪功學員遭中共迫害人次統計

2、據明慧網信息統計,二零一八年一至六月,北京法輪功學員191人遭受不同程度的騷擾和迫害,其中大興區40人,豐台區24人,昌平區23人,順義區28人,延慶區15人,海澱區11人,房山區10人,懷柔區、朝陽區各8人,平谷區7人,石景山區、密雲區、通州區各6人,西城區5人,東城區4人。

從以上統計數據我們可以看出,大興、豐台、昌平等郊區迫害比東城、西城等城區六區相對迫害嚴重。

圖2︰二零一八年一至六月北京191名法輪功學員遭中共迫害按地區分布

3、二零一八年一至六月,北京法輪功學員三月份遭受騷擾人次最多,為34人次,其次是四月份29人次,六月份20人次,五月份16人次,二月6人次,一月1人次;被綁架人數最多的是五月份23人,依次是三月、四月各21人,六月14人,一月5人,二月2人。

以上分析數據可以看出,中共對北京法輪功學員的騷擾最嚴重的是集中在三月份惡黨兩會期間,綁架最嚴重的是集中在五月份法輪大法日期間。中共在所謂敏感日期間對大法弟子的迫害較其他時期嚴重。

圖3︰二零一八年一至六月北京法輪功學員被騷擾、綁架人次統計

二、非法庭審與判刑

今年上半年,北京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庭審約二十九人次,非法判刑九人。其中延慶地區最為嚴重,六人次被非法庭審,三人被非法判刑。其他被非法判刑的還有通州區、豐台區、朝陽區和昌平區。

三、社會精英人士被迫害

1、女博士孔杰因信仰被冤判二年半

孔杰,女,五十八歲,西北大學化學博士,豐台區。二零一七年八月三十一日與丈夫回甘肅老家,在北京西客站進站時,孔杰被北京市公安局鐵路公安處扣留,被搜出攜帶的法輪功書籍等物品,隨後警察又去家里抄家。二零一八年一月十七日,豐台區法院對孔杰開庭。後孔杰被冤判二年半,並處罰金三千元。

孔杰

2、女商人孫茜至今仍被非法關押

孫茜,女,五十二歲,北京利德曼生物化學公司創始人,成功的企業家,曾兩次登上胡潤中國富豪榜,身家三十五億。二零零七年獲加拿大國籍。二零一四年開始修煉法輪功,原來的疾病痊愈,精神升華。

二零一七年二月十九日,孫茜被北京公共安全保衛分局及朝陽區大屯派出所警察從家中綁架,在朝陽分局關押期間戴手銬腳鐐,向臉上噴辣椒水致臉部受傷。後長期關押在北京第一看守所。孫茜被非法批捕、構陷後,朝陽檢察院兩次“退補”。家人聘請的律師一直遭受嚴重打壓,先後有多位律師迫于來自高層的壓力而退出或不能代理控告與辯護。二零一八年四月二十三日,朝陽法院召開庭前會議,孫茜及她的兩名律師到庭,孫茜和律師對非法抓捕、批捕、起訴進行抗辯。

孫茜遭迫害一案,引起社會影響和國際關注。已被作為典型案例在聯合國會議上提出。加拿大駐華使館官員曾去看守所看望孫茜並幫助家人聘請律師。二零一八年四月六日,加拿大法輪大法學會在首都渥太華召開新聞發布會,促立即無條件釋放孫茜。同日,多次為孫茜發出正義之聲的加拿大前司法部長歐文‧考特勒先生再次發來聲明,呼吁釋放孫茜。

孫茜

3、跨國公司總裁楊觀仁因言獲罪

◇楊觀仁,男,年過六十,北京某集團公司中國區總裁。二零一七年五月十五日,楊觀仁出差到廣東,從廣州叫“滴滴”打車前往深圳辦事,途中向司機講真相,司機開車偷偷把他送到深圳南山區粵海派出所,導致楊觀仁被關進深圳南山看守所,後構陷到南山區法院。二零一八年六月六日,律師在看守所見到楊觀仁。律師向各部門寄出對南山區公安分局及南山區檢察院的控告書,並以法律意見及客觀事實說明楊觀仁無罪,要求立即釋放。

楊觀仁是商業界的奇才,早在七、八十年代就在一家美國公司做中國區的負責人,現集團公司也以高薪聘請他做大中華區的總裁。現在卻遭非法批捕身陷牢獄,給公司及個人造成巨大的經濟損失。四處奔波營救的弟弟說︰“楊觀仁是我親哥,如果他信了啥不好的東西,我們肯定反對。但是他信的是真、善、忍……我們不能逼迫一個人去反對真善忍吧?如果說按真善忍做人不好,請問,什麼是好?該怎麼做人? ”

楊觀仁

4、北京航空航天大學王亮清博士被非法構陷

王亮清,北京航空航天大學博士,國家重點企業三一集團重機研究院技術人員。二零一七年十月一五日在單位上班時被昌平區南口派出所警察綁架並抄家,關押在昌平區看守所。王亮清工作兢兢業業,技術過硬,得到單位重用,曾主持或參與多項國家重點項目技術工作,為項目取得突破性進展和成果做出貢獻。這樣一個人才卻被長期非法關押。昌平區“六一零”與公安編造構陷王亮清的“黑材料”,因證據不足已經兩次退回。

王亮清

四、在監獄里的迫害

被非法判刑的北京法輪功學員關押在北京女子監獄和位于天津的前進監獄(男監)。也有少數北京學員被綁架到外地監獄。目前北京女子監獄三監區和六監區劫持有法輪功學員,其中六區有十個班,每個班約二至三名學員。監獄延續以前的迫害形式︰洗腦,減少睡覺時間,限制上廁所,限制學員接觸,利用在押刑事罪犯包夾、人身攻擊,非法阻礙家人見面,阻礙律師代理申訴。有的學員加重迫害,可能出現生命危險。

◇王磊,女,房山區,原籍內蒙古。王磊因信仰,二零一四年遭房山區警方綁架,二零一五年十一月被房山區法院判刑八年,後劫持到內蒙古女子監獄。律師一直被拒絕會見王磊。二零一八年一月十日,王磊的申訴律師李仲偉到內蒙古女子監獄,又一次要求會見被迫害致精神病狀態的王磊,請她在申訴書上簽字。監獄人員以王磊拒絕轉化為由第三次無理阻止律師會見,包括律師在北京市調遣處被阻止會見,這已經是第四次。

◇王樹祥,男,二零一八年四月十三日,代理申訴案件的文律師在家屬陪同下冒雨來到前進監獄,要求會見王樹祥。監獄教育科高姓獄警百般推諉,無理要求律師去監管局等其它部門辦所謂的手續,在律師的堅持下,後來只得收下律師關于申訴的相關手續,當時答應四十八小時內給予回復。律師離開後一直在等監獄的回復,但是沒有任何回復。

王樹祥

◇王如勝,男,六十二歲,房山區。二零一七年十月,被房山區法院判刑一年半。之後關大興區新安教育矯治所。二零一八年二月,王如勝的女兒幾經周折才打听到父親的下落,告知肺結核住醫院了,女兒要求到醫院去見父親,負責的郭姓警察說不讓見。後來家人再去探視還是不讓見,並說王如勝不配合我們,我們也不配合家屬要見他。六月初家人又去探視,依然不讓見,警察還說王如勝像八十歲的人,家人說,那是你們給迫害的,是你們不讓他煉功,把他迫害成這樣的。

五、非法判刑

◇董瑩,女,二十八歲,張琪,女,二十九歲,通州區。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八日,二人在通州一小區發放真相資料時,被物業人員綁架到梨園派出所,後關押通州看守所。二零一七年六月將構陷董瑩、張琪的“案件”移送到通州檢察院,十二月轉到通州法院。二零一八年一月十二日通州法院庭審,律師做無罪辯護。後二人被通州區法院分別判刑一年二個月。

◇孔杰,女,博士生,豐台區,二零一八年一月被冤判二年半(後詳述)。

◇佟明宇,男,三十多歲,大學文化,原籍黑龍江省哈爾濱市,在北京工作。二零一七年六月,佟明宇在昌平馬池口住宅小區發放真相資料後遭綁架。二零一八年二月二日,昌平區法院庭審佟明宇,律師當庭做了無罪辯護。法院最終誣判三年六個月。二零一八年四月二十五日,佟明宇被北京天河監獄轉黑龍江泰來監獄,已經被迫害的無法說話,奄奄一息。

◇陳仲蓮,延慶區。二零一七年九月十五日,在張貼不干膠真相資料時被人惡告,遭延慶區六一零及夏都派出所人員綁架。二零一八年一月三十日,延慶區法院庭審,律師明確指出︰本案是一個沒有犯罪行為、沒有犯罪客體的冤案。要求法庭依法宣告陳仲蓮無罪釋放。後法院把“案子”退回公訴機關。二零一八年五月,法院再次開庭,誣判陳仲蓮三年半。

◇王金蘭,女,劉學萍,女,延慶區。二零一七年九月十五日被康莊派出所警察王磊等綁架。延慶區法院于二零一八年一月三十一日對二人開庭,律師做了徹底的無罪辯護。後案件退回檢察院。二零一八年五月,延慶法院誣判王金蘭二年半,劉學萍一年。律師依法指出所謂“補充證據”的內容是無效的,不能作為證據。法官李雙、公訴人劉雪妍無視事實,恣意踐踏法律實施迫害。

◇趙秉忠,男,五十歲,昌平區。二零一七年十月十一日,趙秉忠在豐台區父親家里被警方綁架,警察搜查住處並去昌平區抄家,搶掠十三張銀行卡和其它私人物品。十月二十五日被批捕,二零一八年五月二十一日被豐台區法院判刑二年,趙秉忠已經提出上訴。家屬也表示控告。

六、部份迫害案例詳情

1、騷擾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迫害以來,騷擾法輪功學員是邪黨迫害法輪功學員采用頻次最高的手段,不斷增多的“敏感期”,以及所謂大數據監控非法采集個人信息導致的上門騷擾、電話騷擾等形式不斷出現,使法輪功學員及其家人的正常生活受到嚴重干擾,身心受到嚴重傷害。

2、綁架、騷擾與抄家

◇張秀英,女,六十五歲,密雲區河南寨鎮村民。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日被警察綁架,關進密雲看守所,因血壓高取保候審。二零一八年一月下旬河南寨派出所警察吳松和趙曉林到她家說︰“你是因高血壓取保候審的,今天來做個筆錄,了結案子就消消停停的過年了。”二月八日卻將張秀英騙到檢察院叫她認罪。之後又多次電話騷擾。

◇劉學榮,懷柔區。二零一八年二月一日,北房鎮派出所警察梁關力和韋里村主任王小東闖到劉學榮家。梁關力恐嚇說︰“再煉就再把你關進去,我這些年無法升官還有八千元獎金沒得著都是因為你。我不怕你給我曝光,去上傳你們明慧網吧!”梁關力長期騷擾法輪功學員。

◇劉昱見,男,在北京居住工作幾十年。二零一八年“兩會”期間,劉昱見在北京住處多次遭不法人員上門騷擾,其中新疆又來三人上門,逼迫劉昱見寫保證,遭拒絕。後兩次上門威脅不能出門等。

◇來秀春,女,密雲區。二零一八年三月八日,西田各莊鎮派出所李國華帶頭叫七、八個警察鑽窗戶抄家,抄走大法書和其他物品。九日又一人跳牆過來打開門,來了七、八個人亂翻一頓。

◇王寶利,昌平區。二零一八年三月十四日,被馬池口鎮派出所警察王月上門騷擾。

◇閆玉英、董福珍,昌平區。二零一八年四月二十日,馬池口鎮派出所警察吳中秋騷擾土樓村閆玉英、董福珍。

◇周晶,女,東城區。二零一八年四月二十四日,在住處被片警辛仲陽騷擾,周晶未給開門。

◇金麗娟,女,大興區。二零一八年四月二十四日,禮賢鎮派出所五、六個警察去金麗娟家騷擾。當時金麗娟不在家。警察劉俊從家人那兒問了她的手機號,傍晚給金麗娟打電話,要求她去派出所登記、面談,被金麗娟拒絕。二零一五年訴江後,派出所警察多次去金麗娟家里騷擾,給家人造成心理壓力和干擾。

◇馬紅雲,男,原中國傳媒大學教師,被非法判刑後開除公職。幾年來海澱區曙光派出所警察常常以各種借口騷擾他。二零一八年四月下旬,片警幾次上門,拿著攝像機各房間拍照。五月三日晚上又來兩個警察上門騷擾。其父親九十多歲,老兩口均身體不佳,雇保姆照顧,身體和正常生活受到嚴重干擾。

◇杜宗紅,女,懷柔區。二零一八年五月十晚上八點多,家里闖進三個片警。片警問︰還煉法輪功嗎?在紅螺寺的路上掛了很多法輪功橫幅,是你掛的嗎?都與誰聯系?等等。到夜里十點了片警還不走,最後被趕走。

◇範學榮,昌平區,幾年來經常遭到騷擾。二零一八年五月十三日,片警、居委會主任三人到其家送了一張單子,通知範學榮到刑事預審室做筆錄。

◇溫玉紅,女,懷柔區。二零一八年五月十四日,九渡河鎮黃坎六一零陳懷清等人闖到溫玉紅家,逼她簽字說不煉了,還威脅送洗腦班,還要連累孩子上學、找工作。

◇魏學軍、張秋莎夫婦,大興區。二零一八年六月八日深夜、十四日、二十日,興豐派出所王寶進等二個警察先後三次闖到魏學軍夫婦家敲門,不開門就一直敲。其中一次警察拉閘斷電,並商量是否撬門。最後一次在門外把牆上監控鏡頭扯斷然後敲門。

◇楊秀鳳,女,懷柔區。二零一八年六月二十日,北房鎮南房村書記王宗順命令二個村民帶派出所警察李永興等人闖到楊秀鳳家騷擾,逼迫簽名。

3、電話騷擾

◇李士英,豐台區。二零一八年“兩會”期間,住地派出所、南苑機場居委會人員給李士英子女打電話等各種手段騷擾。每次“敏感日”都這樣,使李士英家人精神受刺激,工作受影響。

◇劉淑芝,女,平谷區。二零一八年四月十三日,劉店鄉派出所警察兩次打電話騷擾劉淑芝,因劉淑芝沒在家,沒有找到作罷。二零一八年期間平谷區多名學員遭騷擾。

◇張志雲,女,平谷區。二零一八年四月二十五日,張志雲接到東高村派出所警察劉寶玉的電話,告訴她不要到處去。

◇張廣和,平谷區。二零一八年四月二十五日前後,張廣和先後兩次被電話騷擾,告訴不要外出。

◇海澱、通州、豐台等區派出所警察從二零一八年四月下旬開始,陸續電話騷擾法輪功學員和家屬,有片警闖入家中攝像。

4、其它形式騷擾

◇周喚珍,大興區,二零一八年二月二十八日去石家莊妹妹家,在北京上火車時被警察截住查身份證、查手機、翻包。家里也有警車在樓下“蹲坑”。

◇趙秀英,女,大興區,退休職工。二零一八年“兩會”期間,單位派人告訴她不要外出,不要發傳單。

◇李淑清,昌平區。二零一八年三月三十一日,李淑清被警察騷擾,警察想闖入家中沒得逞。

◇孟秀英、杜秀清,昌平區。二零一八年四月十六日、十七日,馬池口派出所警察張秀明騷擾馬池口鎮北小營村孟秀英、杜秀清二位老人。

◇高朝暉,石景山區。二零一八年四‧二五前夕,廣寧派出所警察朱衛東找高朝暉,說是快四‧二五了,監區發現大量法輪功宣傳品(真相資料),上面的命令,凡是所謂在冊的都走訪一下,並用執法儀錄了像。

◇田淑榮,北京金通遠建築工程公司職工。二零一八年四月二十四日隨單位到外地旅游,在北京西站剛上火車,就被兩名乘務員盤問,查驗身份證,索要工作證和電話號碼,還詢問去干什麼。他們還打電話向上匯報。

◇韓金鳳。二零一八年五月二日在石家莊駐京辦事處住宿,剛登記入住半小時,便遭到兩個警察騷擾。

◇趙秀梅。二零一八年五月九日,趙秀梅被單位領導叫去簽保證書,威脅不簽就影響工作,孩子前途等。

◇劉玉紅等二十七人被非法采集信息。大興區公安局二零一八年四月開始,安排各派出所警察通過上門等途徑采集法輪功學員信息,包括面部照片和語音錄制等。到六月至少已有劉玉紅、馬淑蘭等二十七人被騷擾采集。

5、非法監控、監听、跟蹤

邪黨迫害人員非法監控、監听、跟蹤法輪功學員是長期以來普遍采用的特務手段,尤其在所謂“敏感時期”。形式有公開的、半公開的、秘密的。明慧網報道出來的只是很少一部份。

◇郝鳳春、李桂珍夫婦,順義區。二零一七年十二月回家後,仍遭到邪黨人員監控。每天有人在他們家門口“執勤”,干擾了他們的正常生活。

◇刑昌旺、王秀珍夫婦,豐台區。馬家堡派出所警察、鎮國寺居委會人員長期監控邢昌旺夫婦。二零一八年“兩會”期間,他們動用兩輛小汽車和每班四人在他們出入必經之路二十四小時貼身跟蹤監視,給邢昌旺、王秀珍夫婦的精神和生活帶來極大的傷害。

◇孟廣琴,昌平區。二零一八年三月三日開始,孟廣琴老人遭監視居住,據調查是昌平六一零、派出所安排的史家坑居委會人員二十四小時監視,給老人生活帶來極大干擾和不便。

◇張桂英,女,昌平區。今年初被非法拘留一個月剛回家趕上“兩會”,又被監視居住,直到會議結束。二零一八年五月十一日,南邵鎮派出所丁姓警察和景文屯村趙姓書記,又到張桂英住處騷擾,說“五一三”到了,再有事,可不會像上次那麼容易就出來了。整個過程丁警察左肩膀上的錄像儀一直亮著燈。

◇周晶,女,東城區。二零一八年“兩會”期間被監控,住處院里有兩個特警看守,到哪兒總有一特警跟隨。

二零一七年十月十一日深夜,安外派出所警察到周晶住處野蠻撬窗戶,弄碎窗戶紗窗、玻璃,潛入室內抄家。周晶一人居住,遭受驚嚇。

周晶女士

◇ 董世芬,女,昌平區。董世芬被視為“重點”,經常受到六一零、派出所等安排的居委會人員二十四小時監視,二零一八年“兩會”期間又遭監視居住。給老人帶來很大不便和生活上的干擾。

◇王友彬、吳淑貞夫婦,昌平區。二零一八年“兩會”期間,又遭到六一零和派出所安排的居委會人員二十四小時監視,給生活帶來非常大的影響,給家人造成極大傷害。

◇石新紅,昌平區。二零一八年“兩會”期間,被監視居住二十天,三月二十二日晚,居委會通知解除監視居住。

◇馬秀雲、唐平順夫婦,朝陽區。二零一八年三月二日開始,馬秀雲夫婦家門口,由六一零、居委會、派出所派人二十四小時監控。他們外出買東西時有人跟蹤,人身自由、正常生活受到嚴重干擾、侵犯。

◇鄭金枝,西城區。今年上半年一天,西城區某派出所劉姓警察闖到鄭金枝所住小區,命令小區保安監視鄭金枝,只要外出就通知他,還揚言要抓鄭金枝。

◇車春榮,女,大興區。二零一八年“兩會”期間,社區安排一輛紅色現代車每天停在她家門口,車上有兩個人晝夜輪番監視她。車春榮每次外出,他們就給她拍照;另外還有二名男子各騎一輛電動車暗地里跟蹤。

◇馬秀英,女,大興區。二零一八年“兩會”期間,團河苑居委會派一個老年人每天在她家樓下看著,馬秀英出門買菜也跟著。

◇崔建華,大興區。二零一八年“兩會”期間,家門口有輛車,車上有三個穿便衣的年輕人二十四小時輪流監視,有時甚至趴在門上偷听,被發現後慌忙往樓上跑。

◇江顯東,大興區。二零一八年“兩會”期間,有一輛河北牌照的白色吉普車每天停在他家樓門口,白天黑夜有人輪番監視。

◇趙少寬,昌平區。今年“兩會”期間,從三月三日開始遭派出所及居委會人員二十四小時監控,家人受到很大壓力。

◇劉全桃,昌平區。自今春“兩會”起就遭村官派人監視,三月初家門口有二個人值班,中午都不休息。

◇楊炳海、楊秀玲夫婦,昌平區。二零一八年“兩會”期間遭當地六一零、居委會人員監視居住。

楊炳海、楊秀玲夫婦

◇順義區李遂鎮學員被監控。二零一八年,李遂鎮派出所派數名協警分工嚴密監視本鎮法輪功學員,每天守在學員家門口,學員出行不論干什麼,協警就跟著,並向派出所報告學員行動。“四‧二五”後,協警說,讓他們休息四天,接著實施“五‧一三”監控。

6、非法關黑監獄強制洗腦

◇陳小林,清華大學教工家屬,二零一七年一月被海澱區拘留所關押,一年後至二零一八年年初沒能回家,被海澱區六一零直接劫持到洗腦班迫害。

◇陳明,二零一八年三月五日在工作單位(朝陽區桓興腫瘤醫院)被當地派出所警察綁架,後關押在一個賓館內遭強制洗腦迫害。

◇馬鳳仙,女,七十七歲,房山區。二零一八年三月七日,馬鳳仙在街上發真相資料時被監控發現,後在家中被長陽派出所警察綁架,當晚劫持到洗腦班迫害。

◇王曉紅,女,懷柔區。二零一八年五月九日,楊宋鎮派出所幾個警察伙同西樹行村書記到王曉紅家騷擾,說之前攝像頭拍到了她發真相資料的錄像,並綁架她到懷柔區渤海鎮九神廟山莊洗腦班。

7、綁架、關押、批捕

◇李淑燕。于二零一八年一月八日在豐台區蓮花池公園遭人惡告被綁架,後被批捕。

◇張桂英,女,昌平區。二零一八年一月十三日,在商場講真相,被區六一零兩個女便衣惡意舉報,遭松園派出所警察綁架、抄家,在看守所拘留一個月。

◇劉玉英,女,七十多歲,大興區。二零一八年一月十六日在集市上講真相,被長子營派出所警察綁架,隨後抄家,當晚送大興看守所,因血壓高拒收,辦理取保候審後由女兒接回家。“兩會”期間,大興區綜治辦給劉玉英及女兒不斷打電話及上門騷擾。

◇牛虹、王暄,房山區。二零一八年一月二十日,牛虹、王喧被房山區長陽派出所警察綁架。

◇王玉茹,女,五十七歲,西城區。二零一八年二月五日,當地派出所警察和街道十多人闖入家中將她綁架,參與警察有王帆、張健等,又野蠻抄家劫走大法書籍和個人錢財、物品。在西城區公安辦案中心強制戴上手銬腳鐐,後將她劫持西城區看守所關押三十六天。

◇楊丹丹,女,二十二歲,順義區。二零一八年二月二十八日,正在順義南彩衛生院上班的她被院長叫走,六七個警察把她綁架到光明派出所,起因是說她發真相光盤被人舉報。後被刑事拘留,關進順義泥河看守所一個月。四月二十五日,又被派出所警察付興等人綁架並抄家,關泥河看守所七天。

◇劉升平,女,西城區。二零一八年三月二日,被居委會書記帶領一幫警察闖入家中綁架,抄走電腦等物品,之後關押到西城看守所,被迫害致高血壓癥狀。

◇溫繼東,密雲區。二零一八年三月五日,在李各莊村講真相時遭人惡告,被三個警察綁架到派出所,把他銬在老虎凳上一天一夜,後放回家。參與警察有孫政等。

◇劉敏玉(音),景山中學教師。因在北京“兩會”代表駐地發真相資料,被綁架。

◇趙志生,女,六十五歲,朝陽區,原在東城區建設開發公司工作。二零一八年三月五日,朝陽分局及派出所警察和朝陽六一零人員闖入趙志生家中,將其綁架同時抄家,關押在朝陽區看守所。

趙志生

◇劉宇翔,朝陽區。二零一八年三月五日,劉宇翔在通州武夷花園把真相資料發到一協警手中,被其告知正在附近巡邏的胡各莊派出所副所長紀晨鐘,紀隨即將劉宇翔綁架,四月十日批捕。

◇時建林,延慶區,二零一八年三月九日,發真相資料時,被不明真相的警察惡告到派出所。管片警察季愛民與另一警察闖入時建林家中,搶走所有的法輪功書籍,將時建林拘留十五天。

◇劉東興,女,三十一歲,居住在東城區。原籍吉林省蛟河市,大學畢業後在北京英特爾公司工作。二零一八年三月十二日前後,劉東興被東城區和平里派出所警察綁架並刑拘。參與警察有李奎偉等。後劉冬興被關押在東城看守所。劉東興父母得知消息後非常焦急,母親趕到北京了解情況,家人請了律師。

◇蔣素華、蔣秀珍姐妹,順義區。二零一八年三月中旬,二人在一小區的汽車上發放真相資料,被監控查到,後警方將二人帶到當地派出所關押,蔣秀珍因體檢高血壓放回。

◇尚素蘭,密雲區。二零一八年三月十三日,在密雲城區發真相材料時遭人惡告,被城關派出所警察綁架。城關派出所警察伙同溪翁莊派出所警察對尚素蘭抄家。

◇張桂芬,女,五十八歲,通州區。二零一八年三月十三日,被通州六一零、通州分局、牛堡屯派出所警察以有人舉報為借口,闖入家中綁架並抄家,四月十八日批捕。五月五日被構陷到檢察院。

張桂芬

◇李振革,男,延慶區。二零一八年三月十四日在海澱區發放真相資料時被人誣告,後被海澱區永定路派出所警察綁架並查抄住處,四月十九日左右批捕,關押在海澱區看守所。家人與律師曾三次到永定路派出所詢問案情。有警察說︰現在誰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有什麼辦法,你知道這是什麼地方,這是中國!誰能拗過共產黨?中國就這樣,我們都知道。

◇王連義,延慶區。二零一八年三月二十二日,王連義的女兒在延慶凱思酒店舉行婚禮,延慶區大榆樹鎮派出所警察闖到婚禮上綁架了王連義。

◇朱延庭,四十九歲,豐台區。于二零一八年四月八日遭警察楊忠綁架,關押在豐台區看守所。

◇喬寶琴,懷柔區。二零一八年四月十日給學生講真相時被人惡意舉報,遭懷柔區六十及廟城派出所警察綁架並抄家,關押在懷柔區看守所,五月十二日放回。

◇胡軍、程小富夫婦,順義區。二零一八年四月十七日,一伙人分別到胡軍、程小富的工作地點,將他們綁架到馬坡派出所。十八日胡軍取保回家。五月二十三日,家屬接到馬坡派出所的逮捕通知書,程小富已被北京市檢察院第一分院批捕。

◇劉艷春,昌平區。二零一八年四月十七日因發放真相資料,被人惡告遭警方綁架。

◇張青山,男,六十四歲,昌平區。二零一八年四月二十日早晨從家中出來遛彎遭南口派出所警察綁架,關押在流村看守所,南口鎮六一零和派出所警察抄家。後一個叫張雷(音)的人到家中送批捕通知,張青山的妻子不承認丈夫犯法,沒有配合簽字,還多次去派出所要人。

◇馮鑫榮,女,七十一歲,密雲區,現住河北興隆縣。因發真相期刊遭人惡告,于二零一八年四月二十日被北京警察、興隆縣警察二十多人抄家,架到昌平區看守所,後轉北京大興關押八天,五月五日放回家。

◇張建、蔡學亮,海澱區。二零一八年四月二十三日,住海澱區的張建、蔡學亮分別在家中被警察綁架,關押至海澱分局看守所,數日後放回。

◇曲秀榮,女,八十歲,海澱區。二零一八年四月二十三日,一位物業人員謊稱來檢查漏水,曲秀榮打開門,埋伏在後面的永定路派出所多個警察突然闖入家中,抄走電腦等。之後把老人劫持到派出所,二十四日晚放回家。

◇郭九根,延慶區。二零一八年四月二十四日被警方綁架。

◇範淑文,順義區。二零一八年四月二十四日被光明派出所警察綁架,關押在順義泥河看守所。

◇武珍葉,延慶區。二零一八年四月二十五日在家中被警察綁架,家中物品被劫,關押三十六天于五月底放回。

◇來秀春,女,密雲區。二零一八年四月二十七日,西田各莊派出所警察闖入家中,將來秀春與丈夫綁架。據目擊者說,警察用梯子翻牆闖入家里,她家的大門是鎖著的。後丈夫被放回,來秀春關押在密雲看守所。

◇張桂華,東城區。因給小區居民講真相並贈送護身符,被不明真相的世人構陷,二零一八年五月二日,被闖入家中的多個警察綁架、抄家,後又將張桂華綁架至東城安外派出所。後放回,所抄物品均未歸還。

◇張淑華等七人被綁架。二零一八年五月八日,豐台區孫仲芳家突然闖進二、三十個馬家堡派出所的便衣(國保),綁架了孫仲芳、徐秀珍、郭美英、李秀榮、冉月霞、張淑華、王某某七名法輪功學員(八十歲以上四人,最大的八十六歲)。七人被關到豐台公安分局。九日凌晨六名七十歲以上的被放,六十八歲的張淑華被劫持到豐台看守所拘留十天。

◇常秀鈴,女,七十歲,石景山區。二零一八年五月十三日,常秀鈴離家後不久,即被模式口派出所警察綁架。後石景山分局十二個人到家中搜查竊走大量資料和物品。

◇王洪濤,女,七十一歲,石景山區。二零一八年五月十三日,發真相資料被人構陷,後被老山派出所警察綁架,關押在區看守所。

◇周瑞新,房山區。二零一八年五月十三日,在貼不干膠真相時被大石窩派出所警察綁架,當晚劫持到燕山派出所,警察將周瑞新雙手銬在鐵環上,戴上頭套。後被劫持到房山區看守所,因體檢不合格放回。

◇王秀蘭,女,房山區。在發真相材料時被巡警發現綁架,關押十五天,五月二十五日從看守所放回。

◇劉立春,女,四十一歲,石景山區。二零一八年五月十三日,劉立春與父母何鳳琴、劉鴻志在家中被石景山區警察綁架,當時家中一片狼藉。一天後二位七十多歲的老人回家,劉立春關押在區看守所。

◇程金秀、聶進英,延慶區。二零一八年五月十四日,二人到延慶區舊縣講真相時被警察綁架,五月二十九日前陸續回家。

◇張玉華,女,六十六歲,房山區。二零一八年五月二十二日,在朱各莊附近講真相貼不干膠時,被當地便衣警察惡告,綁架到田各莊看守所,家人幾次要人未果。

◇孟秀華,延慶區。二零一八年五月二十三日,孟秀華被綁架,後批捕,關押在昌平看守所。

◇邢寶祥、姜貴芬等三人,海澱區。二零一八年六月六日,海澱邢寶祥、姜貴芬,還有張姓法輪功學員講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人惡意舉報,關押在馬連窪派出所。

◇謝志英,女,朝陽區。二零一八年六月十二日,在朝陽區南磨房附近被綁架,二十二日放回。

◇王連群,女,大興區。二零一八年六月十四日,向三個年輕人講真相時被對方尾隨報警,後林校派出所及國保警察到林校北里小區找到她,綁架後關押在大興區看守所。

◇範紀榮,女,延慶區。二零一八年六月二十三日,在貼真相不干膠時被人發現,遭延慶派出所警察綁架,之後被昌平警察帶走,二十四日送回家。

◇張秋莎、魏學軍夫婦,大興區。二零一八年六月二十六日,北京警察、武警、輔警等數十人帶著各種警用武器與撬門工具,將住在富強西里小區的張秋莎家中的四人綁架。當天警方對張秋莎下了逮捕令,將魏學軍拘留,把來張秋莎家串門的女孩以所謂“妨礙治安罪”拘留,把來探望的親屬關押八小時並將其手機內照的警察的照片刪除後才放走。張秋莎、魏學軍及來串門的女孩關在大興看守所。

張秋莎、魏學軍夫婦

8、非法起訴、庭審

◇趙桂香,女,延慶區三中優秀教師。趙桂香因辦理退休需用身份證,于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五日到夏都派出所要身份證時被劫持,一直關押在昌平區看守所,二零一八年三月二十日,受趙桂香委托的黃律師會見她,律師告訴她因社會原因,不能為她出庭辯護。六月二十六日被非法庭審。

◇賀汝佳,女,五十一歲左右,海澱區。二零一七年四月一日,三十多個曙光派出所警察闖入家中將她綁架。二零一七年十二月,海澱區法院對賀汝佳開庭,律師為她做了無罪辯護,賀汝佳也說自己沒有罪。二零一八年面臨二次開庭。

◇龐秀清,六十二歲,順義區。二零一七年十月六日被順義六一零、國保及高麗營派出所警察綁架,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二五日起訴到順義區法院,二零一八年面臨法院庭審。

龐秀清

◇袁志芹,順義區。袁志芹因用實名手機在網上發布真相資料被網管查到,于二零一七年九月五日在家中被警察綁架,關押在泥河看守所,後經法院開庭二次。二零一八年三月,由于證據不足,法院退回檢察院。

◇單珊、蔣立宇、田豐,石景山區。二零一八年一月三日,石景山法院庭審單珊、蔣立宇、田豐三人,當場沒有宣判。單珊、蔣立宇、田豐三人于二零一七年五月在石景山區張貼真相傳單,被惡意舉報後遭警方綁架、刑拘。

單珊

蔣立宇

◇魏玉紅,女,殘疾人,住大興區團河苑。二零一七年六月十五日,魏玉紅向世人講真相,被觀音寺派出所警察劫持到區看守所,七月二十日被北京市檢察院第一分院批捕。二零一八年一月二十九日在大興區法院庭審,律師為她做無罪辯護,要求當庭釋放。

◇亢小琴,通州區。因講真相被警方綁架,二零一八年三月十三日,通州區法院庭審亢小琴。她在庭上自述︰我沒有害人,我沒有危害社會,我在做好事。公訴人提議對亢小琴判刑三至七年,趙姓審判長稱擇日宣判。

◇史元順(七十七歲)、楊文英(七十一歲)夫婦,西城區。二零一八年四月二日,西城法院開庭對史元順、楊文英夫婦進行第二次庭審。二零一七年八月二十五日,史元順、楊文英夫婦,因依法訴江澤民,被綁架、抄家、批捕。

◇郭東向,女,五十六歲,朝陽區。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三日發真相資料,遭人構陷後被小關派出所警察馬凱帶人綁架並抄家,關押在朝陽看守所。二零一八年一月將構陷她的案子遞交檢察院。二零一八年四月十九日,朝陽法院溫榆河法庭庭審,郭東向當庭表示,修煉法輪大法無罪,要求還她自由身,律師做無罪辯護。

◇龐秀清、張秀梅、王鳳德、袁志芹,二零一八年六月二十日在順義區法院被非法開庭,

9、二零一七年非法庭審追蹤

◇李淑雲,付玉潔母子,豐台區。二零一七年五月十三日,李淑雲和兒子付玉潔被豐台區和義派出所警察闖入家中綁架。六月十九日,母子二人被豐台區檢察院批捕,長期關押在豐台看守所,二零一八年面臨庭審。

◇馬鳳琴,女,海澱區。于二零一七年九月被警方綁架,後被批捕,關押在海澱看守所。案卷已到海澱檢察院。二零一八年面臨庭審。

◇勘淑鳳,女,六十歲左右,朝陽區。二零一七年九月一日,被警察從家中綁架並抄家,關押在朝陽區看守所。二零一八年面臨朝陽區法院庭審。

◇張密桂,二零一七年九月十四日,張密桂、張佩芝,劉琪,劉金霞,一行四人在團結湖公園講真相,被人惡意舉報,均被抄家,其中張佩芝,劉琪當天放回,劉金霞關押一個月後釋放。張密桂一直關押在朝陽區看守所,二零一八年面臨法院開庭。

◇李國棟,朝陽區。二零一七年十月被警方綁架,已被起訴到法院,二零一八年面臨法院庭審。

◇王征,豐台區。二零一七年十月十一日,豐台分局石榴園派出所警察騙開房門,將王征綁架關進區看守所。二零一八年三月六日獲悉,王征被構陷案,因證據不足,被檢察院退回公安。

◇王亮清,男,北京航空航天大學博士。二零一七年十月十五日在單位上班時被昌平區警察綁架,關押在昌平區看守所(後詳述)。

◇聞俊清,男,四十多歲,延慶區。二零一七年十月十九日,被夏都派出所警察王自健等多人綁架,以他是法輪功修煉者為名逮捕,檢察院起訴,面臨庭審。

◇簡淑珍、寇迪增,海澱區。面臨北京市第一中級法院第二次庭審。

◇張秀梅,女,順義區。二零一八年面臨順義區法院庭審。

◇李秀茹、王玉蘭,東城區。二零一七年四月十二日,李秀茹在家中接待朋友拜訪,被北新橋派出所片警高順喜和東城區公安人員綁架並抄家,一起綁架的有王玉蘭、李秀洪、邱玉蘭,都是六、七十歲的老年人。李秀茹、王玉蘭被刑事拘留,取保候審後轉至東城區檢察院,檢察院佟捷、張紅斌將她們起訴到東城區法院。二零一八年一月十六日,李秀茹被高順喜帶到北新橋派出所與東城區法院王欣、李澤婷會面,要求李秀茹在起訴書上簽字,等候開庭。

◇賈瑞平,女,大興區。二零一八年一月二十五日,大興區法院對賈瑞平庭審,律師依法辯護無罪,應立即釋放。二零一七年四月十三日,賈瑞平被團河派出所警察綁架並抄家,關押在區看守所,後案卷轉區檢察院。

七、異地綁架迫害

中共所謂的大數據監控系統為迫害大法弟子提供了便捷條件。也為異地綁架迫害提供可能,異地綁架一能掩人耳目,二能加重迫害,三隔絕迫害信息,足見中共迫害民眾之不惜財力、不遺余力。

1、北京學員在外地被迫害

◇馮大姐,七十二歲,密雲區。二零一八年四月二十一日在河北省興隆縣女兒家被興隆縣國保大隊警察綁架。

◇時應吉,延慶區。二零一八年五月二十九日,時應吉去山東省青島市辦事,途中被綁架失聯。時應吉單位領導向北京警方報警。時應吉被拘禁在青島鐵路看守所。

2、外地學員在北京被迫害

◇王鳳德,男,六十多歲,從河南省來北京女兒家幫助做家務,住順義區。二零一七年四月十三日,順義國保和仁和派出所警察冒充物業人員,敲開王鳳德女兒王彥彥的家門,隨後進來十多個警察和便衣,搶走大法書籍和一些物品,將王鳳德和王彥彥綁架。當年十二月,王彥彥被順義檢察院通知不予起訴,解除了七個多月的“取保”。二零一八年一月四日,王鳳德的律師被通知,王鳳德被順義檢察院起訴到順義法院,面臨庭審。

八、迫害致病危與迫害離世

1、迫害致病危

◇柳艷梅,女,五十一歲,順義區。因邀請民眾旁听對法輪功學員非法庭審被綁架,二零一七年七月判刑四年,後關進北京女子監獄,迫害致病危。二零一八年一月二十四日,柳艷梅的家人接到監獄電話,說柳艷梅病危,讓家屬去。柳艷梅被抓後,每換一個地方就被全面體檢一次,這些體檢的目的是什麼呢?

◇叢裴玲,女,五十多歲,懷柔區。二零一七年十二月十六日,叢裴玲再次被懷柔分局多個警察綁架。十二月二十八日,懷柔區法院匆忙秘密對叢裴玲開庭,後被劫持到懷柔看守所,二零一八年二月十四日,叢裴玲被迫害出現生命危險,由獄警送醫院搶救。

2、迫害離世

◇付雲滿,女,七十二歲,住密雲區高嶺鎮大屯村,二零零七年至二零零九年被非法勞教二年。付雲滿自從勞教所回家後,多次遭區國保警察、六一零人員、派出所警察上門騷擾,致使她身體每況愈下,後來生活不能自理,于二零一八年五月三日含冤離世。

九、失聯

明慧網今年上半年報道了四名法輪功學員失去聯系。

◇常精美,西城三里河常精美,失聯三個多月。

◇趙文婕,流離失所,失去聯系三周多。

◇田秋玲,于二零一八年四月二十六日最後一次見到過,後失去聯系。

◇閆樹民,住海澱區金鉤河,失聯多日。

十、結語

中共邪黨迫害法輪功近二十年了,已經走向窮途末路。經過國內外大法弟子長期堅持講真相,傳《九評》,越來越多的人包括一些參與迫害的人明白了真相,不再相信共產黨,不再參與迫害。

繼十年前《九評共產黨》一書橫空出世之後,近期《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和《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相繼發表。這兩部著作剖析論述了共產主義的來源、本質、罪惡和目的,幫助人類識破共產主義毀滅人類企圖,從而得救。伴隨著這些重要著作在世間的廣泛傳播,共產主義及共產黨將無處藏身。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