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過病業關的一點淺顯認識

Print

【圓明網】近年來,身邊過病業關的同修不少,其中有一些是九九年“七‧二零”前就得法的大法弟子。部份同修還出現了嚴重的病業狀態,有的甚至被拖走了人身,最後走了舊勢力安排的路。那麼,究竟是什麼原因迫使修煉人深陷病業假相中而不能自拔呢?下面將自己在現有層次上的一點淺顯認識寫出來,與同修們交流,不妥之處請指正。
信師信法的問題

有些同修在過病業關時,嘴上說信師信法,“去留由師父安排”[1],行為上卻常常背道而馳。比如,有的同修病業關拖的時間長一點,心里就開始不穩了。表面上仍堅持不吃藥也不上醫院,思想中卻時時反映出病業狀態的各種名稱︰什麼心髒病、高血壓的,還不自覺的拿自己的感受與各種病癥對照;口中雖不言病,但為此增加煉功的次數,或者找同修幫自己發正念,目地是想要把病業清除,被病業帶著“修煉”。

很多時候,前來幫助的同修都告訴過病業關的同修要信師信法,向內找,如何如何,帶著一顆只想改變別人而不想改變自己的心。殊不知,同修是鏡子,修煉中沒有偶然的事,那些幫助別人的同修是不是也從中修一修自己呢?把同修的事當作是自己的事,從而達到整體提高,整體升華。而且,信師信法也不是簡單的吃不吃藥、去不去醫院,或者是籠統的說說向內找,而是要真的放下自我,根本就不執著病業過程中的什麼感覺,包括過關的同修和前來幫助的同修,真正的放下心來,把修煉中遇到的所有事都當作是好事,當作是修煉提高的階梯。放下生死之念,一切假相就會煙消雲散。

從法中我們知道,每個人的修煉因素是很復雜的,修煉中的人誰也看不清病業背後的真實原因。只要堅定的信師信法,真正的把自己當作煉功人,就能走出病業的死關。

向內找的問題

師父告訴我們︰“也就是說你這一生已經是修煉人的一生,任何事情都不是偶然的了,也都不會出現偶然的事,人生路上的一切都與你的提高和修煉有著直接關系。”[1]

有些時候,從表面上看病業中的同修似乎並沒什麼大錯,卻被舊勢力下狠手迫害。所以找來找去,都是些表面問題,長期不去的執著被掩蓋著,很難有所突破。病業關拖久了,就更不知道所以然了,無可奈何的陷在病業假相中不能自拔。

就拿我自己來講,左膀子痛已經持續近一年了,每天煉功都很痛。雖然自己也一直在向內找,修去執著,但改觀並不大。從表面上看,膀子痛是因為怕吃苦和怨恨心引起的。原因是鐘點工與父母合不來,辭職不干了,我只好自己打掃衛生。我一邊打掃一邊抱怨,認為父母在干擾自己修煉。當來到父母房間時,看到桌上擺放著一個什麼鎮宅之寶,兩只蛇頭頂著一個圓珠,特別恐怖。我的怨恨心油然而起,隨即決定買房與父母分開住。沒幾天,左膀子就開始痛。

起初以為是干活累的,休息一段時間就會好的,後來又認為可能是那個壞東西在干擾我煉功。于是,發正念清除一切干擾我煉功的邪惡生命及因素,同時向內找修去一切不好的人心、執著。我先後找到了怕吃苦的安逸心、抱怨父母干擾我修煉的怨恨心、怕被壞東西干擾的恐懼心、執著自我的私心,以及為了節省時間,邊听法邊打掃衛生,沒有做到敬師敬法;同時把那個壞東西看大了,全然忘了師父的法身就在身邊看護著弟子,沒有真正的做到信師信法。

隨著闖關過程的拉長,我隱約感覺自己的根本問題還沒有找到。直到前不久的一天晚上,我做了一個清晰的夢。夢中,我的一位客戶正在辦理業務,她的丈夫走過來看到桌上放著二張卡,就轉過身來勾著頭想看清卡號,我隨即用紙把卡蓋住。醒來後,我想這不是說我在掩蓋嗎?早晨煉靜功時,一個意念打給我,好象是說我在二零零二年那次被綁架時做錯了一件事!我感到震驚,因為一直以來覺得自己當時做的還不錯。靜下心來仔細回憶當時的情況,我才意識到自己可能做了不該做的事。

當時,我因C同修牽連被非法關押至洗腦班。剛去時,我沒有配合他們的任何要求。他們還說C同修沒什麼事,只要她主動回來就不為難她了,讓她在洗腦班待幾天與我一起回家。接著他們又說,如果超過兩個月還找不到C同修就要全國通緝了,目前機場、車站、碼頭都是嚴控的,並說C同修不能馬上回來本地同修都要受牽連。

C同修不時的從外地打電話給本地同修了解情況,無意中牽連了不少人。因為C同修離家出走後,警察在她家里搜到一個電話本,上面記有同修的號碼,所以每隔一段時間,他們就會問我是否認識某同修。我本人也是因為C同修離家出走時打電話給我,讓我給她送些錢,電話被監听而遭綁架。

我想一人做事一人當,為了減少整體損失,自己只能豁出去了。于是我告訴他們,不要再為難其他同修,只有一個常人可能知道C同修在哪,讓他們把那個常人找來與我見面。我還寫了一封信讓他們帶給那個常人,請他轉交C同修。信中,我告訴C同修要堅定修煉,堂堂正正的面對,心懷善念,不要牽連他人。

由于我說不出那個常人的準確名字和具體門牌地址,晚上他們就帶我去確認了那個常人的住所。當時我的想法就是,他們不會把那個常人怎樣的,還有就是不能再讓C同修牽連其他人了,減少整體損失。後來,等他們找到那個常人,還沒來得及找到C同修,C同修卻因回本地看孩子,在車站與同修聯系時,被警察綁架。

C同修被抓後,交代了一些事情,我並沒有怨恨她。考慮到C同修被關在看守所,處境比我困難,並且自己當時的想法就是既來之則安之,並沒有想到能出去,所以C同修說什麼我都極力的攬到自己身上,幫她開脫。

從洗腦班剛回來時,我並沒有太多的想法。一段時間後,我有點消沉,總覺的有點對不起那個常人,因為他為此被關了幾天。後來,我寫了嚴正聲明,聲明自己在洗腦班內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作廢。

修煉中,有些執著被隱藏的很深,修煉人如果沒有一個清醒的認識就很難發現自己的問題所在。師父講︰“無論在任何環境都不要配合邪惡的要求、命令和指使”[2],由于我當時走修煉不久,對這一法理認識不清,誤以為自己為了減少整體損失,保護同修,在某些方面配合邪惡是不得已而為之;再加上自己在洗腦班沒寫過什麼,也沒為開脫自己而做過什麼,所以認為自己做的還不錯,執著一直被掩蓋著,沒有及時找出來、去掉它。

改變觀念的問題

由于受修煉層次所限,一些同修總是停留在修煉初期感性上認識法的狀態,而不是在艱苦的實修過程中領悟法的偉大、殊勝,在理性上也升華上來。因此,每當魔難來時,有些同修就不知所措,完全沒有了正念,把自己擺在了常人的位置上。

在修煉初期,師父就開示弟子︰“圓滿得佛果 吃苦當成樂”[3]。然而, 又有多少修煉人真正領悟到了法的內涵、做到以苦為樂呢?有些同修在過病業關時,從法理上也知道吃苦是好事,嘴上也說病業假相,可是過關中卻死死抱著人的觀念不放,本能的對抗吃苦。一個突出的表現就是把假相看的太實,有意無意的把病業當成了常人的病癥。比如,時不時的感受一下病業是否減輕了;同修見面時總是要關心的問候一聲︰感覺怎麼樣了?好點沒有?基點還是落在“病”上了,根本就沒有跳出人的觀念,沒有把自己當作是修煉人。

那麼,什麼是修煉人呢?就是看問題的基點與常人不同。比如,為啥就認為痛不好呢?也許痛正是自己宇宙天體更新的體現呢?大家都知道煉功要吃苦,煉功不僅僅是改變肉身的問題,同時也是自己所代表的整個宇宙體系內眾生被法加持淨化更新的過程。那你說吃苦好不好呢?一念之差,人神之別!

正如師父所講︰“我經常講一句話就是,你學大法了,無論你遇到好的情況和壞的情況,都是好事,(鼓掌)因為是你學了大法了才出現的。有些學員學大法之後踫到很多魔難,如果你不修煉,那些魔難就會使你走向毀滅。正因為修了大法,這些魔難提前來了雖然受到的壓力很大,對心性的考驗很難過,有時過的關也會很大,可是畢竟這些魔難都要過去,都要結賬,都要買單。(眾笑)這不是大好事嗎?所以你踫到了好事、壞事,只要你修了大法,都是好事,一定的。”[4]

在病業問題上還存在一個普遍現象,就是認為只要向內找了,病業就能消除,往往把向內找當成是擺脫病業魔難的手段了。因此,有的同修雖然執著心找出一大堆,病業卻絲毫沒有減輕,久而久之就開始動搖了,甚至懷疑大法,病業的表現也就隨之加重。這是根子上的問題,就是沒有把自己當作修煉人來對待。

其實,向內找與消除病業本身並沒有直接關系。不是說你向內找了,病業就一定能消除,有的人還得“讓你承受那麼一點難,遭一點罪,你一點不承受這是不行的。”[5]向內找是法的機制,修煉人通過向內找,修去人的各種執著、人心,從本質上改變自己,從而真正的提高上來。走出人,走向神,這才是修煉的真正意義。

注︰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洛杉磯市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苦其心志〉
[4]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五年舊金山法會講法》
[5]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