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漢堡居民︰用人體器官牟利真是令人氣憤

Print

【圓明網】就在漢堡展開第七屆“中國時代”(China Time)持續一整個月的系列活動時,來自漢堡和周邊城市及漢諾威(Hannover)的法輪功學員,于二零一八年九月一日下午在漢堡火車站附近的斯碧塔勒街(Spitalerstrasse)舉辦信息日活動,向人們講述中共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真相。

在學員的努力下,許多過往行人明白了法輪功是以真、善、忍為指導的性命雙修的功法,也了解到中共為什麼要強摘法輪功學員器官,並簽署了反對迫害的請願書。

退休法務公務員︰“這不僅不人道,還是犯罪!”

布勒先生(Hans-Peter Buehler)來到展位,和學員談論了很長時間。展位所呈現的信息讓這位七十歲的退休法務公務員深受觸動。他對一位學員說︰“太可怕了。煉功打坐就得被如此對待嗎?真是殘酷!”在了解到中共強摘器官的真相後,他感嘆道︰“這樣(被活摘),人不就都死了……怎麼能這麼殘酷?听到這個(活體強摘的事情),我感到惡心。”

布勒先生分別在反對中共迫害法輪功和強摘器官的請願書上簽名,並說︰“我非常悲痛。超乎我的想象,但這是現實。一個政府,只是因為人民想行使宗教自由或者冥想打坐,就要移除人家的器官——這太殘酷了。不僅不人道,而且是犯罪! ”布勒先生繼續說到︰“我說不出話來了,被震驚了! 我對受害者和失去親人的人們表示同情。這些警察、醫生們,就像是面對集中營中的猶太人一樣,他們把人給活生生的殺害了,這對所有人都是一種折磨啊!”“……我實在很難相信世界上還發生這樣的事。特別針對那些無辜的人。他們對社會沒有危險,對政權沒有威脅,他們做的事是和平和諧的。而且每個人是自願學煉的。”“在共產黨的這種制度下,所有知情的人卻利益至上,用人體器官牟利真是令人氣憤!”

布勒先生告訴學員,自己過去其實已經好幾次看到過法輪功的信息展位,他很高興終于可以更進一步來了解。他贊許學員長期堅持從事反迫害的活動,並表示自己將在和朋友與熟人見面時,把傳單發給他們,並且一起討論這個議題。大約兩個星期後,他和以前的同事就有一個每五年一次的聚會,他將讓這次的討論主題聚焦在中共迫害法輪功。

“我們這個圈子都是高文化水平的法律人,關于人權相關的主題對我們並不陌生……對這樣的事,不能保持沉默。當大多數人保持沉默時,是很危險的。”

最後和學員告別時,他拿了兩疊傳單,並說︰“中國就在我的心中。對于此時此刻遭受生命威脅的中國法輪功學員,我雖然做不了什麼,但對于那些還在致力于反迫害的,我能讓他們知道,有人在支持著他們。順便說一句,我是一個基督徒,這也將成為我們教會里的祈禱請求。”

“即使只貢獻了一點,也有一種很好的感覺”

德莉亞(Deria Schleweis)直接來到桌子旁簽署請願書。她告訴一位學員她大學的畢業論文主題是販賣人口,所以被展位的主題所吸引。這位年輕女士說,“在德國只要你不傷害其他人,就可以自由的發展自我。人的尊嚴應該是不可侵犯的。這就是為什麼我一定要簽名。即使(為停止迫害)只貢獻了一點我也有一種很好的感覺。謝謝您提供的信息,祝你們成功!”

桑尼亞(Sonja)簽署了反對強摘器官的請願書。她有一個兒子,因罹患先天性的心髒病做過心髒移植手術。桑尼亞說︰“我永遠不會想到要從任何健康的人那里得到一個器官。我認為這非常糟糕。而最糟糕的是,人們被當作動物一樣,被屠殺,這太殘酷了。”

來自俄羅斯的移民歐爾加(Olga)也加入了聯和署名反迫害的行列,她說︰“我認為打坐修煉是好的事情。人們居然會因此而被毆打並關押,實在是太糟糕了。”

“我簡直不敢相信多年來一直這樣做,而沒有被制止”

拉比亞(Rabia ?zkan)簽署了請願書並對一位學員說︰“幾年前我看過紀錄片。他們(中國法輪功學員)被送入監獄,幾天之內就可以得到一個器官。我無法相信他們(中共)多年來一直這樣做,而沒有被制止。這些人是無辜的。“

“那是犯罪!”

卡得耶(Reza Khadjeh)先生第一次听到法輪大法和在中國的迫害。他說,“這些照片做反應的,太可怕了!那是犯罪!我是波斯人,我能理解。我對受到迫害的人表示同情。”

來自德國克林格胡森鎮(Kellinghusen)的索雷馬尼先生(Abtin Soleimani)因為對功法本身很有興趣而走近展位,他很高興得知法輪功是免費傳功、自由學煉,而且對身心放松和減輕壓力也很有幫助。

同時,索雷馬尼先生也了解了發生在中國的迫害。他說,“這對我很震驚。您剛剛介紹了冥想的部份,接著是迫害。他們之間的具體關聯是…?”在听完學員的解釋之後,他說,”哦,我理解。是的,共產主義不接受宗教。我知道,我來自阿塞拜疆。在前甦聯,人們也不能有信仰,那里是無神論。”他簽署請願書後向學員道謝︰“我學到了很多新東西。 感謝您提供的信息。”

“你們讓我很感動,這就是我想支持你們的原因”

“我想要簽名。”鄔力克(Ulrike)在走近展位時開始說道。“我多年來一直在關注法輪功。你們讓我很感動,這就是我想支持你們的原因。你們在公共場所舉辦活動,這對其他人認識這個簡單的功法是有好處的。我也在練一種氣功,但我仍然想支持法輪大法。”

離開時她誠摯感謝學員,並索取了法輪大法的真相材料,詢問了學員們在“中國時代”期間所舉辦的活動信息。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