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致完美 神韻交響樂傾倒韓國觀眾

Print

【圓明網】二零一八年十月二日晚間,神韻交響樂團二零一八年的亞洲巡演,在韓國觀眾熱情的掌聲中畫下完美句點。安可曲《阿里郎》讓韓國大邱與大田的樂迷們激動不已,觀眾席燈光亮起時仍感到意猶未盡,樂迷們贊嘆神韻音樂是前所未有的“完美極致的和聲”,“真希望能再听一曲!”

二零一八年九月三十日下午,神韻交響樂團在韓國大邱音樂廳的演出。
二零一八年十月二日晚間,神韻交響樂團在韓國大田音樂廳的演出。

世界著名核物理學家︰神韻將世界完美融合
世界著名核物理學家張仁順觀賞神韻交響樂團在韓國大田音樂廳的演出。

韓國原子力研究院(Korea Atomic Energy Research Institute)首任院長,現任大德原子能論壇會長、世界知名核物理學家張仁順二度聆賞神韻交響樂。他盛贊神韻音樂帶給人耳目一新的感受,讓人心情愉快。他說︰“神韻音樂讓人能夠接觸到新的東西,這令人心情愉快,給人一種新的感動和新的感受。”

第二次聆賞神韻交響樂,全新的曲目讓他有著全新的體會。“全然沒有听過的聲音,好像是形成了新和音與新章節。”張仁順對神韻交響樂的作曲者感到由衷敬佩︰“他將傳統的樂器融入後,用新的章節形成了一個整體的(新的)文化,這是非常不容易的,我想人們听到了會非常喜歡的。”神韻原創曲目《貞觀朝聖》讓他印象深刻︰“曲子很莊嚴啊!既莊重又感覺美好。”

神韻音樂完美結合東西方樂器,譜出動人的樂章,張仁順認為這不但是音樂上新的開創,也對全世界起到劃時代的影響,“在全球化時代,世界是一個小小的地球村,所有的都將完美地融合在一起。”

他進一步說,“當今世界紛紛擾擾、紛爭不斷,而音樂是共同的,她將(為全球化的融合)做出貢獻。她將消融感情上的對立和隔閡,進一步促進人與人之間的諧和。”

他認為,神韻樂音將東西方音樂融合也將帶來全世界的融合。

“這是神給人的最好禮物”

蔚山壬亂崇慕會忠義祠理事長徐鎮吉贊嘆神韻音樂是“極致的藝術!”

蔚山壬亂崇慕會忠義祠理事長徐鎮吉在聆賞神韻交響樂團在韓國大邱的首場演出後,由衷贊嘆︰“我覺得神韻是不是神給予人類的最好的禮物啊?!”他表示,這種感動來自內心情感的迸發,“(神韻)音樂的信息蘊含了人類向無限的世界延伸的新的境界,通過音樂達到藝術的境界,讓所有的觀眾盡情的享受,是一場出神入化的演出!”

神韻音樂完美結合東西方傳統音樂的精華,既有東方音樂柔美的韻味,又富有西方交響樂的恢弘與大氣,讓徐鎮吉陶醉不已。他說︰“西方樂器是給人以外形的感動的話,東方樂器是沁入人心的、融合了人間的美。東西方的樂器完美融合,在平時無法感受到的獨特的音色的基礎上,讓人情感爆發並且提升。”他盛贊神韻音樂“讓人類深層的內心世界通過藝術進行了升華,是我們所期望的極致的藝術!”

“音樂的最高的藝術形式,神韻創造出來了,並呈現這個禮物,出神入化。”徐鎮吉認為,神韻透過音樂作為媒介,讓全世界的人都能擁有一樣的感動,“這難道不是神給人類的最好禮物嗎?”他補充道︰“每個國家有各自不同的想法和目的,但是通過音樂讓世界成為一個地球村,這是不是最大的媒介?神韻交響樂能讓人類心心交融,可以說演奏給了人類最好的禮物。”

女高音歌唱家耿皓藍的歌聲更是激起了徐鎮吉的共鳴,離開音樂廳前,徐鎮吉仍感到意猶未盡,並說出了心中的企盼︰“歌唱家聲音清亮,就像力量的源泉爆發的感覺,實在是太好了。如果能再來一曲就好了,期待明年的演出!”

“全身感覺電在流動,靈魂產生了震動”

韓國茶文化協會大邱支部長吳多洹︰“神韻音樂觸動了我靈魂的各個地方”。

“神韻音樂觸動了我靈魂的各個地方!”韓國茶文化協會大邱支部長吳多洹慕名聆賞神韻的東方交響詩之後,贊嘆神韻是“最美的天然之音”。她說︰“我每天早上爬山做運動,會听到鳥叫、蟋蟀聲、蟬聲等等各種聲音。但是今天來听神韻交響樂,我發現他們竟然能用樂器發出這些聲音,真的讓我難以置信。我感覺自己置身于大自然之中,听到了最美的天然之音。”

女高音歌唱家耿皓藍的歌聲也令她感到驚艷︰“我覺得那是人所能發出的最美的聲音!”

吳多洹描述聆賞神韻音樂後的特殊感受︰“我全身感覺到電在流動。我的靈魂產生了震動,我覺得這是比身心的治愈更高層次的東西。”

她表示,去年得知神韻交響樂團演出的訊息時就一直期盼著親臨現場聆賞。听完後更覺得不虛此行。她說,“一听神韻音樂,真的不枉此行,確實值得將其他的事情推到腦後,先來听神韻。我覺得自己做了一個正確的選擇!”她喜悅地表示︰“茶館其實周日比平時更忙,但是我來听神韻了,這真的是一段無比珍貴的時光。”

“從神韻音樂中看到包容、協調的完美呈現”

韓國卡爾薩斯室內樂團團長、指揮兼大提琴手具東淑觀賞神韻交響樂團在韓國大田音樂廳的演出。

“極度完美!”韓國卡爾薩斯室內樂團團長、指揮兼大提琴手具東淑聆賞後贊嘆不已。“神韻交響樂的聲音非常好、非常純粹,聲音特別優美、動人,指揮的能力也非常高超。”神韻音樂的每個音符,都讓具東淑陶醉,而中西樂器完美的和聲更令她著迷︰“中國旋律極其細膩,當二胡在獨奏時,和中提琴獨奏的時候,我發現兩種樂器反而在互相包容,更好地融合在一起,這讓聲音變得更加平衡。”

“(神韻音樂)有著絕對的和音,這才是真正的和音。”在樂團里擔任指揮的具東淑盛贊神韻音樂家們相互間的默契,“我認為只有輪到自己的時候,才發出自己的聲音,這樣才是真正的和音、合奏,我覺得神韻交響樂團在這方面表現得極度完美。”

神韻東西合璧的音樂帶給具東淑諸多的啟發,“這種平和的聲音是從藝術家的內心里流露出來的。”具東淑認為神韻的聲音有種特別的節制感,讓音樂更加撥動心弦,“這才是真正的交響樂團和音,這是種完全不去彰顯自己,才能發出的感人聲音。”

“我覺得要達到這個境界的人們匯聚起來,才能演奏出如此的音樂。”神韻音樂家們的內心修為和藝術造詣讓具東淑深感敬佩,她有感而發地說,“人類如果只是突出自己,那麼世界絕對不會美好,只有互相團結、協調,我們的世界才會變得幸福美好。”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