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還在說“看書”“做功”“老師”的同修交流

Print

【圓明網】最近我接觸了一九九九年以前得法的幾位老同修,交流中發現一些不在法上的地方,這些不僅僅是口誤的問題,而是修煉中一個很嚴肅的問題,把師父針對這些問題的講法找出來,個人所在層次有限,旨在希望同修早日走出迫害,共同提高。
交流中發現幾位老同修有的把“學法”說成“看書”,有的把“煉功”說成“做功”,有的把“師父”叫成“老師”。幾位老同修都是被迫害過,有的反復被迫害過,雖然表面上走出了監獄的迫害,但在經濟上或身體上的迫害一直在持續,還有其它一些方面的不易察覺的迫害,有的明知道是迫害,卻找不到執著,顯得無可奈何。

師父講︰“大家一定要明白,我給你們留下的修煉形式是不能改變的,我不做的你們就不要做,我不用的你們就不要用,我在修煉中怎麼講的你們就怎麼講。注意吧!不知不覺的改變佛法一樣是破壞佛法啊!”[1]

師父還講︰“其實關于讀書我在九五年九月九日寫的“學法”中已經講的很明確了,而且精讀之意對于“學法”起了嚴重干擾,今後一定要注意此問題的嚴重性。我已經講過了佛教在印度失傳的原因及教訓,今後如不注意就是亂法的開始。”[2]

師父的法講的很明白,師父不用的叫我們不要用。師父用“學法”我們就用“學法”,不能用“讀書”,那麼“看書”、“做功”就更不能用。修煉中沒有小事,對照師父的講法,“看書”、“做功”的說法和真正的修煉是背道而馳的,真的不是說一說那麼簡單。

“讀書”和“學法”的內涵相差很大。讀常人的書也叫讀書。但大法弟子是要學法,學的是宇宙的理,師父明示︰“法輪大法的法理對任何人修煉,包括宗教信仰都是有指導作用的,這是宇宙的理,是從來沒有講過的真法。”[3]那麼我們抱著什麼樣的態度學法?這是“讀書”能涵蓋的了的嗎?

至今有的老同修連《九評》都沒看過、听過,交流當中發現一張嘴就是黨文化,當指出來時,有的同修驚訝的問︰“我也有黨文化?我以為自己沒有。”這樣的還不在少數,甚至認為黨文化都是當官的才有,自己是普通百姓不會有,才不重視《九評》。

這些老同修有一個共同的不足,就是不讓人說,喜歡听好听的。當指出這些不足時,有的反唇相譏,有的即使不說話,心里也是不服氣的。有的認為自己做了好多事,這就是修煉了,比誰修的都好,任何不符合自己想法的都听不去。而且有的法知道的多,能一段一段的背誦。拿法去衡量別人卻不衡量自己,知道的再多不向內找,和讀書的小學生有什麼兩樣?有的反復講自己被迫害時如何堅定,好象被迫害的經歷成了資本一樣,有時弄得新學員一時還很佩服。

法中沒有迫害,那些後天形成的私和自我是舊勢力想強加給我們的,也是被舊勢力利用來迫害我們的把柄,就象它在我們前的路上挖坑,你掉坑里了,它不說他挖坑不對,反而說你走路不看。師父告訴過我們跌倒了要爬起來的理,不要無可奈何,在大法面前舊勢力其實什麼都不是,學法入心、對照法實修、向內找,就沒有過不去的。希望我們新老學員攜起手來,圓滿隨師還。

注︰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要旨》〈佛性無漏〉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要旨》〈糾正〉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要旨》〈博大〉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