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好自己 走師父安排的路

2018年歐洲法會發言稿
 
Print

【圓明網】尊敬的師父好!尊敬的同修們好!

回想自己走過風風雨雨的22個年頭,感慨非常多,如果沒有修煉、沒有師尊的呵護,自己走不到今天。在近兩年,我的生活和修煉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在此向師尊和同修們匯報一下自己修煉的點滴體會。

一、走出親情 跟上正法進程

2016年9月,和我生活了23年的丈夫離世了,我的心情一下跌進山谷,被悲哀所襲倒。同修陪我到河邊散步,路過丈夫曾經坐過的凳子,走上熟悉的小道,我的眼淚止不住往下掉。同修為我如此執著親情而詫異。

丈夫是位德國人,二十多年前,在我們決定結婚時,他被醫生診斷為漸凍人病患者。他當時幾乎不能工作,那時他還不到30歲。他父母哭得很厲害,勸我考慮是否要和他們的兒子結婚。

隨後,他拖著沉重的步子拉著我出去散步,對我說,他得的病在德國是不治之癥,說不定哪一天就會癱瘓。看著心地善良、眼含滿淚水的他,我說︰「我們結婚吧,我們一起跟命運抗爭。」

婚後我在德國大學讀書,由于學習壓力大,被胃病折磨了一年多,每天吃西藥,藥量大,讓我常常昏昏欲睡,而病痛持續發作,加上丈夫的病情惡化,我感到自己生活在茫茫的苦海中。

1996年2月,我有幸得到了從國內寄來的《法輪功》一書和教功帶。我一口氣看完了書,心充滿了希望,第二天就開始學功,只用了兩個星期,我的胃病完全消失了。丈夫看到我的變化,也跟著煉功。

他的病情也大大地好轉,又工作了許多年。遺憾的是他未能從病魔中走過來,生活漸漸不能自理,提前退休。我就在家照顧他,同時盡可能地參加適合在家做的大法項目。

因長年在家照顧丈夫,我的修煉路也不同尋常。我遇到好多次丈夫面臨生死的考驗,每次都是慈悲的師父挽救了他的生命。看著被醫院判了死刑又活過來的丈夫,他的家人和親戚都覺得不可思議。他們看到我倆身上具有常人沒有的毅力和信念,那是我們在大法中得到的。

丈夫離世後,我感到消沉,陷入深深的自責中,覺得自己修好的話,丈夫就會闖過來。正在我痛苦時,德國有幾個城市在緊張地銷售神韻的票,同修鼓勵我走出去推票,我答應了。

一次我和一位年輕同修在一個大商場推廣神韻。同修滿面春風,熱情地給顧客介紹神韻的美好,和他們有很多互動。而我只限于發發神韻小冊子。當我看到一個坐輪椅的顧客時,一下就想到了丈夫,心一陣陣酸楚。

這時,同修對我說︰「你滿臉愁容,怎能把神韻的美好介紹給人家啊?」同修的話如棒喝敲醒了我,我突然意識到自己的自私。那麼多眾生在等待救度,我卻陷入親情中不能自拔,這不是在走舊勢力安排的路嗎?

後來我到了三個有神韻演出的城市幫忙推票,救人的心越來越強,就越來越少地想到丈夫,最後心情完全平靜下來。

再後來,我在學法中看清了自己在照顧丈夫這麼多年中,隱藏著一顆很深的執著心,就是為名。我希望丈夫能站起來,能證實法,但同時還帶著一顆私心︰丈夫能闖過來也能證明我多麼堅定、多有正念啊,這麼多年都能挺過來??

丈夫的離世讓我冷靜地反思自己的修煉,認清到自己這顆骯的心。在後來的修煉中,我努力去掉它。

二、在媒體中修煉自己

丈夫離世後,我需要馬上找份工作。自己長年在家,沒有任何求職經驗,半年過去了工作仍無音信。有同修認為我是學中文的,最好到自己的媒體去做。後來我得到一個機會,可以在大紀元試一試。

開始時我感覺相當難適應,每六日制,每天坐班,長時間坐在計算機前,工作量大,這和我二十幾年來在家自由安排時間的習慣完全不同。我不得不佩服那些長年在媒體中付出的同修。

由于我當時對媒體的認識很膚淺,同時還接手別的項目,心靜不下來,也沒用心做,沒時間學新聞必備的基礎知識,工作質量跟不上,以致幾個月後我被告知我不能在那工作了。這無疑對我又是一個打擊。

一位長期做媒體、很有經驗的同修指出我的問題︰我沒有真正認識到大紀元在正法中的作用。同修的話引起我的思考。是啊,我需要工作,就到了媒體,也不盡心做,這不是常人的利益之心嗎?而利用的是一個救人的大項目,這不是一個很嚴肅的問題嗎?

我趕快調整自己的心態,在心對師父說︰「無論我的去向如何,我要做好自己該做的事情,走師父安排的路」。

當時我還有時間,就決定義務為媒體寫文章。過了一段時間,我發現我的狀態有了很大的改觀,心能靜下來了,學新東西也快了,做媒體開始進入了角色。

後來在做有關大法的題材時,我感到自己的境界在提升。以前看同修被迫害的文章多了,就不想看。現在在接觸這些題材時,我的心常常被觸動。大陸同修們在巨難中不屈服、不抱怨,再看看自己,遇到點關難就痛苦不已,這之間的差距多大啊。

把同修的正念、美好展示給世人看,不就是在證實法嗎?揭示中共的迫害,不就是在救度眾生嗎。我們的媒體多重要啊!

有一次,我無意中看到一篇我一個月前寫的報導,讀者的點擊量是一萬五,我很詫異有這麼多人看。再看看報導的內容是揭示原中共宣傳部副部長、中央網信辦前主任魯煒落馬的深層原因,即迫害法輪功。這不是在揭露邪惡救人嗎?我才深深認識到寫好文章在正法中的作用。

隨著我的認識和境界的提高,我的報導也在相應提高,後來編輯部的同修告訴我,我可以留在大紀元做專職了。

通過在媒體半年多的工作,我認識到,不在媒體中修煉自己,就提高不了,就做不好工作,因為我們的媒體只有修煉人才配做。

我看到媒體同修們的付出,相互間的配合,默默地補充。我的一篇報導從初稿到成稿都注入了好些同修的心血。大家只有一個心願︰把我們的媒體辦好,達到師父的要求。我非常感謝媒體同修們對我的幫助,從他們身上我看到修煉人很多的閃光點。

三、做好協調人 多救人

去年8月我在媒體還處于試用期時,德國佛學會的負責人告訴我,由于工作的調動法蘭克福小組急需一位新協調人,再三考慮,希望我去做。我很為難,自己剛剛進入媒體,還是個新手,沒有時間做別的。我不好直接推,就說「我考慮一下。」

一個月過去了,我還是不想做。後來有同修跟我交流,說︰「你是老學員,過去長期在家出不來,現在沒有後顧之憂了,還不出來?你不能只顧自己啊!」

我感到很多事都在沖著自己的那個私心而來,我沒再多想什麼,就答應了。後來就忙著找房子、搬家,很耗時間,心還是沒底,幾十人的小組,怎麼去協調啊。

組的老學員很多,其實還是很有基礎的,有的同修長年在景點講真相,只是大家要共同創造一個積極救度眾生的環境。

來法蘭克福的中國游客非常多,該市全年舉辦國際性的博覽會,有時會有幾千大陸的專業人士參展。

我和組的同修們交流,師父在法中說得再明白不過了,要給中國游客講真相,我們只有做好的份。大家的認識都一致了,便立即增加了講真相的時間,後來我們申請了每六天的信息日活動。

除此之外,從去年9月份以來大家利用機會在博覽會上給中國展商講真相,其他城市有經驗的同修也前來支持。在博覽會外面,我們同時舉辦了信息日活動,西人同修積極配合。這樣大家的正念場很強,勸退的效果比較好。有一次,四天下來大家共勸退了607多位中國展商。

法蘭克福是個開放性的城市,容納了各民族的眾生。在給中國人講真相的同時,我們在鬧市區半年多的時間每舉辦一次燭光守夜活動,世界各地的民眾前來了解真相後,紛紛簽名反對中共的迫害。

通過大家大半年來在講真相上做出的努力,小組的正念場越來越強,大家的心也越來越齊。

在做協調人的過程中,我也遇到過許多心性關,這些關也讓我慢慢學會修自己。有一段時間我和兩三位同修因不同的事意見有了分歧。他們覺得自己的做法對,我覺得不對,相持不下。後來他們說我的話也變得尖刻了。我試圖和他們交流,但效果不大。

我漸漸覺得奇怪,我說他們中這個固執,這個也說我固執,我說那個有爭斗心強,那個也說我有爭斗心。細細想來,我指出他們的問題在我的身上都有,真的像一面鏡子一樣,照得很清楚。這不是在提醒我修自己嗎?

我就和他們說了我自己的問題,並賠禮道歉。令我驚訝的是,他們中有的也說了自己的問題,有的也向我道歉,真讓我體會到「柳暗花明又一村」的境界。

我明白了,是師父通過這種形式指出我的問題,讓我快點修自己。經過這件事後,我發現自己心的容量也漸漸地擴大了。

總之,近一兩年來在修煉路上,我體悟到,遇到問題修自己,走師父安排的路,路才會走好走正。

謝謝大家,有不對之處請大家慈悲指正。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