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真修歷程

2018年歐洲法會發言稿
 
Print

【圓明網】尊敬的師父好!
各位同修好!

我叫Gabriel,來自柏林,今年十三歲,從小跟隨父母一起修煉,學法,煉功。但是,直到最近,我才慢慢意識到,該如何修煉,如何去掉執著心。以前我只知道,我們應該修自己和做好三件事。

媽媽總是跟我講,以前的照片上,能看到我的肚子上有多個法輪。還是孩子的時候,我的人心非常少,可能我的根基很好。但是隨著年齡的增長,我越來越被這個社會所帶動。

讀小學時,我班上百分之九十是阿拉伯和土耳其族裔的同學,他們每天都爭吵不休。而我總是試圖告訴他們,打架不是件好事,因為那樣會一塊接著一塊的積攢業力。我的話起了作用,情況有所好轉。我用這種方式幫助了同學們把他們自己變好。

去掉玩電腦游戲的執著心

因為我小學的成績好,所以四年級後順利的升入了較好的文法中學。新的學校環境好多了,同學們既友善又樂于助人。雖然開始時,我很難適應,但是一年之後就好了。我的一些同學們開始放松學習,並玩起了手機游戲。

我記得,一個雨天,我突然也想加入他們的行列。就這樣,回家後,我偷偷地下載了一個游戲,並玩了起來。開始時,我還饒有興趣。但是後來,我在三個月之內竟然發了三次高燒。其實這明顯是對我的點化,可惜我卻沒能認識到。我的學習成績也下降了。

在我多次讀到師父關于電腦游戲和網絡的講法,並指出網絡是一個“魔窟”,是外星人用來控制我們身體用的,我感到很慚愧。一天,我終于下定決心戒除游戲,並把這個決定告之母親。她很高興,我能自己認識到並下決心,真正修煉。

就這樣我不再玩游戲了。但是一個思想總是企圖將我重新引入歧途,而我總能很快用正念排除它。為此我衷心的感謝師父,每次都賜予我拒絕游戲誘惑的力量。

放下怕心

因為我媽媽經常出差,而爸爸又在國外工作,所以在我媽媽出差期間,都會有人來照顧我。每當我一個人孤孤單單的躺在床上睡覺時,我都會因為害怕黑暗而久久不能入睡。但是我不想告訴那位阿姨,因為我不想以此來煩她。而且我也怕她說我膽小。所以,每次我媽媽長時間出差不在家時,我都會很傷心。

我和媽媽談了這個問題,並問她,我如何才能更好的入睡。媽媽回答道,歸根結底這其實不是入睡的問題,而是害怕。不管害怕什麼,怕就是一顆執著心,作為修煉的人我們就應該把它去掉。

我們坐下來,一起找到了所有能想到的怕心,比如我害怕丟面子,害怕在學校成績不好等等。但我還是不知道,怎樣才能去掉怕黑的心和解決無法入睡的問題。因為這些怕心反復地干擾我,我就又和媽媽談起這件事。

她說,我應該利用這個時間來學法,煉功,或者一直發正念。于是,怕心再上來,我無法入睡時,我就坐起身來發正念和學法。之後我就能很快地入睡了。經歷了這個過程之後,我現在也知道如何克服其它的怕心了。

磨煉意志,成為天國樂團的一員

將近一年前,我開始學習法國圓號。我的目標是進入神韻樂團。但是我想先參加天國樂團,因為這樣可以救度很多人。

但是我的水平還不夠,我必須練好那些曲目,並把他們背下來。在七月份柏林游行前夕,我听說天國樂團將舉辦一個培訓班。而在這之前,我已經經得媽媽的同意,在那個下午試飛我的新玩具飛機。

媽媽笑著對我說︰“現在你得到一個提高的機會。你可以自己決定,寧願玩飛機還是去參加培訓。”

其實我很想玩那個下午剛到的新玩具飛機。但是我馬上清楚地意識到,救人更重要。于是我決定去參加培訓。

那是我第一次和天國樂團一起演奏。我感覺到一個強大的能量場,並能夠很好的參與演奏。在這之後,我深受鼓舞,並更加堅定信念,決心努力練號,以便盡快成為天國樂團的一員。

我非常珍惜這段經歷。這個培訓過後,我每天都加強力度練號,並通過了天國樂團第一階段的考試。現在我熱切期待第一次正式參加天國樂團的演出!

謝謝師父!
謝謝同修!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