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背法實修中升華

2018年歐洲法會發言稿
 
Print

【圓明網】我修煉近21年了,從1999初開始背《轉法輪》,那時從師父法中知道了學法的重要,並且從學法中得知長春地區大法弟子都在背法。我也開始背《轉法輪》,幾個同修一起背,感覺很好,雜念少,背得也快,還記得住。同修在一起學法煉功,還到處洪法,那是我最很快樂時光。

1999年7月20日迫害就開始了。2000年3月份,我剛背《轉法輪》背到“氣功就是修煉”,就被警察綁架到看守所(因進京上訪),開始時很多同修關在一起,我們就在一起背法,有的同修會背很多法,我很後悔在外面沒早點背法。在那里和同修學會背《洪吟》和部分《精要旨》。每天背法保持強大的正念,無論在野蠻灌食中還在被電擊中對警察都沒有怨恨,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警察很佩服大法弟子,其中有個警察說我寧願不穿這身警服放你們出去。我深知是師父為弟子加持給予弟子堅強和智慧。在哪里,我們唱大法的歌曲,在押人員和警察都覺得好听。把《洪吟》中的“世界十惡”寫在黑板上,警察說內容很好讓長期保留在上面。師父生日的那天弟子感恩的體會文章都刊登在所里的小報上了。眾生看了都說你們師父說的真好。在難中我時常為大法弟子的壯舉感動而落淚。在看守所近一年時間里,師父安排同修來到我身邊對我幫助很大,那時思想很空變得堅強。

後來我們被分開送往監獄關押了。在監獄同修是分開的,偶然間在樓道里相遇(不能說話)彼此的目光都是鼓勵。我在5年獄中沒有對家人牽掛(上有老人下有孩子,女兒14歲),也就減少了這方面的苦。

到海外來,我開始重視學法,開始在平台上撥打營救電話。這里大部分都是剛從內地出來的同修,營救同修願望都很大,但爭奪斗心也很強矛盾很多,我的壓力也很大,自己就多打少說話吧。可是我們各自的人心時不時就暴露出來,有矛盾了幾天情緒不穩這電話沒法打。因為撥打營救同修電話是靠整體配合的,只有配合好才能把同修救出來。通常是我們房間幾人輪著開口撥打,其他同修幫助發正念的。因為我不上班有時間,就讓我來負責這個緊急營救905房間,深感自己的責任。每個被非法綁架案例的同修我都想救出來,這是我的使命。

每天從早到晚要撥打很多電話,我常常幾個月都不出門(丈夫做飯買菜)。晚上自己背法。第一講以前背過還沒背完我就接著背。開始背很難記住,我也看到《明慧網》上國內同修背法的堅強意志,我就堅持著。過程中師父給了我很大鼓勵,有時翻開《轉法輪》字面上都放著小金光。有一次,我看到書中每個字都會動很神奇。隨著背法慢慢的師父讓我意識自己的很多人心。怕讓人說的面子心,爭斗心,怨恨心,願表達自己的心,妒嫉心等等。意識到這些人心就是第一步,對我來說不難,可是要去這些心很難。這時我已經背第二遍《轉法輪》了。

要去每一個人心很難,特別是我的爭斗心。我給警察撥打電話時,時常對方聲高罵人,我這里就被帶動聲音就放大,我這里有不少台灣同修也在為我們發正念,提醒我放低聲音。我自己知道是沒有善心。我在想︰我是修善的沒有善心,那就太差勁了。想想自己修煉這些年還是重視做事沒有重視修心了。

那時,我開始注意到修心。可是過關時總過不好,似乎自己做好準備到時就是事與願違守不住心性。我找到自己背法還是流于形式,趕進度。調整心態後淨心背法。同時每天我學一小時海外講法能幫助我理解《轉法輪》。師父在《二零零五年舊金山法會講法》中回答弟子時說︰“如果你們真的把這些東西看的那麼重,就能夠克制它,那你就能夠消弱它,漸漸的徹底的去除掉。如果你覺的我知道了,也挺著急,但是實踐中你並沒有真正去克制它、抑制它,其實你只是停留在只是看到、感到這種思想的活動,你沒有抑制它的行為。也就是說,你只是想到了並沒有實踐去修。”看到師父的法我更明白了,就要行為上抑制那些壞思想。那段時間無論遇到什麼不開心的事就找自己,對同修很能忍讓。

師父一路看護和加持我們營救小組。在《明慧網》看到一個案例一名大陸同修在被綁架中受傷。傷勢很重,胯骨粉碎性骨折和大動脈出血。這個同修被警察送去溫州市9層樓的醫院做手術。撥打才知道9層樓醫院不止一個。而且法輪功學員入住醫院,不入電腦登記的。法輪功學員是用代號入住的。我們向負責辦案警察和公安局長及當地610負責人講真相,還要對負責主治手術醫師講真相。要找到這些人,還要找到他們的手機號碼是很不容易的。公安人員電話號碼是不公開的,這些電話要很智慧和他單位同事要。但是我們20幾個同修配合好,每天做好集體學法發正念。我們用了3個月的時間打完這個案子。真是心想事成,要到了很多關鍵人的手機號碼。然後同修們從不同角度給他們講真相讓他們做出明智選擇。最後把這位同修從公安手里救了出來,還營救到了美國。非常奇跡,真是“修在自己,功在師父”。

大約2013年7月份,協調人安排我去組建一個解體活摘的平台,對國內165家做器官移植醫院講真相撥打。在和醫生撥打中知道了他們以前有不少醫院用過法輪功學員做供體。有上海的一所醫院醫生說︰我不管你是不是法輪功學員供體,我關心是供體器官好不好。我覺得這些醫生他們太可憐,被江魔頭利用來迫害大法弟子。不對他們講真相,他們就沒有未來。從收集電話到組織撥打,需要很多人參與。眼下找人很難,最終我們克服了很多困難走了過來。謝謝師父一路呵護!謝謝同修無私的配合。最後活摘影片拍攝出來了,同修們看了也很高興其中也有我們的付出。

我做了些事後,有段時間听到些同修的贊揚,我又生出了歡喜心。雖然我意識到要去掉它,但我的怨恨心還是很難去,特別是對丈夫同修(沒修煉時前我們常打冷戰,修煉後好很多)。對家人參進了情修起來很難,我想怨恨後面還是情,情後面就是私。近幾年他發正念倒掌,我好心叫他,他還就不高興。我找自己,如果是別人我不會總叫他,就因為自己家人怕他落下,不就是私心嗎,沒有把他當成同修看待。我就把這個情放下。道理都明白,可是平時我說什麼他總是都沒听清就回答,覺得他這樣不尊重人不好,于是我對他怨恨就更大。

最近我背《轉法輪》第四遍“心一定要正”中︰這法輪是多少代人修煉才形成這東西,是有強大威力的。我第一次感到了法輪的威力。同一天我學海外講法時,有一段法打在我腦海里“修煉人是沒有惡的”(大意)。這時我仿佛對丈夫那內心的恨被師父給我拿掉了。我頓時感激師父的淚水流了下來。當我和丈夫分享我的體會後,他說他剛好打坐發完正念後也找到自己的問題︰“我沒做好,沒有考慮到你的感受”。怨恨心去掉了,善心也多了幾分,人也覺得輕松了許多。感恩師父無量慈悲!

我深深體會到師父說︰“向內找是法寶”。我認識到修煉就是修自己,才能提升自己的境界,每個人都是個體的生命都有自己的使命和要救度的眾生。每個人做好了配合起來力量就大。我體會到修煉難,也就理解每位同修的不易,我們彼此間要多多寬容善待對方。我感受到法的威力,用心學法同化大法才能救下更多眾生,不辜負師父的慈悲救度!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