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學員在慕尼黑游行反迫害 民眾聲援

Print

【圓明網】繼法輪功布拉格和維也納兩大城市的游行後,德國法輪功學員于二零一八年十月三日亦在世界名城慕尼黑舉辦了“制止中共迫害法輪大法”的集會和游行。這是歐洲天國樂團參加歐洲四國游行之旅的第三站。時逢德國東西兩德統一日,又遇上著名的慕尼黑十月節(啤酒節),內城擠滿了游客和市民。

此次游行隊伍路徑慕尼黑的繁華地段,由歐洲天國樂團開路,五面巨大的展板隨後,游行隊伍從瑪琳廣場出發,途經國家歌劇院、慕尼黑王宮、司令部大廈廣場(Odeonsplatz),之後行進在慕尼黑精品店雲集的馬克西米利安(Maximilianstrasse)大街,穿過中國游客上下車的伊薩門(Isartor),從塔爾大街(Tal)穿過維克托阿利安市場(Viktualienmarkt)回到瑪琳廣場。

真善忍理念幫人走回傳統 前東德女士︰世界需要這個

珂茜娜(Kesina)女士過去生活在東德,如今住在慕尼黑附近,在瑪琳廣場遇到了法輪功,在駐足聆听法輪功學員揭露迫害的發言、閱讀真相橫幅上的圖片和文字信息之後,她被震驚了。

曾經在共產主義專制體制下生活的她對共產主義用暴力和謊言迫害人性的行徑不陌生,但中共殘酷迫害法輪功,特別是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惡仍令她震驚。當得到法輪功真相資料後,她感謝學員揭露中共的反人類罪行︰“今天是德國統一日,柏林牆在一九八九年倒塌了。我認為在慕尼黑讓更多的人了解這些(法輪功真相)很好,我祝福法輪功學員。”

“這樣的事情為什麼不讓人知道,為什麼在媒體上不見報道,是的,這是恥辱。”她接著說,“共產政權就是這樣的,你不听它的,它就要把你推到對面,投入監獄,它們就是這樣干的。”“在共產主義國家,人的生活不是真實的,從外面看,好象國家很繁榮、人們生活的很好,實際在里面生活的人民的權益不被尊重,人民生活在被控制之中,不敢自由表達思想和信仰。”

說到法輪功教導的真善忍理念正在幫助人走出共產主義走回傳統,她對此非常贊同,她認為人人應該學習法輪功的理性平和,用內心的平和對抗共產主義代表的專制邪惡︰“對,恢復和保持善良平和的心,我們每個人都應該這樣去努力,是的,世界需要這個。”

巴伐利亞人︰想要加入法輪功游行 幫傳播真相

在瑪琳廣場上,海爾嘉(Helga)女士面對法輪功學員的隊伍長時間駐足觀看,一位西人法輪功學員過去和她交談。海爾嘉是巴伐利亞人,曾在美國生活了三十多年,現居瑞士甦黎世,因假日回故鄉來到慕尼黑,踫到法輪功集會游行。她是第一次遇到法輪大法,法輪功學員告訴她兩天後將在甦黎世舉辦同樣的游行集會,她說想去參加游行,要去幫法輪功學員傳播信息。

海爾嘉表示贊賞法輪功學員在遭受迫害的情況下堅持為信仰發聲︰“上世紀三十年代納粹讓人遭受苦難,這樣的事情竟然還在重復,對別人沒有任何傷害的人被壓制,這讓我感到悲哀,我看到他們(法輪功學員)因為自己的信仰而遭到迫害,他們完全是無辜的”,“我看到他們今天在這里引起人們的關注,我為他們高興。”

法輪功學員的功法展示、天國樂團的演奏、集會發言以及法輪功學員打出橫幅上展示的信息讓她體會到法輪功的平和能量︰“活動內容組織得很簡潔,但很有能量,我看很多人在這里停下來觀看,很感興趣,這很重要,這些信息能幫人從封閉的思維走出來,開始認真思考一個問題︰為什麼平和打坐、想做好人的人會受到迫害?”

藝術專業人士簽名制止活摘 為正義和人權站出來

四位學習或從事藝術專業的年輕人看到法輪功學員的活動後,毫不猶豫地就簽名譴責中共。其中的馬賽‧詹姆森(Maser Johnsen)說︰“我的朋友來自新疆,也遇到了中共盜取器官的事,所以我要簽名來聲援法輪功。我知道這件事的背景,也知道朋友的家庭情況。我很遺憾發生了這樣的事情,所以我要簽名來反對這種事(活摘器官)。”

馬賽‧詹姆森(Maser Johnsen)還說,當他得知法輪功學員就因為修煉真、善、忍在中國被迫害,他說︰“我感到很震驚,只是打坐煉功就會遇到這麼大的災難。對此我還不是很了解,回去會好好看看資料,發生這樣的事讓我很傷心。”

新疆男孩說︰“我父親也被中共迫害,我知道很多關于盜取器官的事。”

賈瓦特‧阿赤普特(Jawad Rajpoot)說︰“我一向認為人的權利是不可侵犯的,人的身體更是神聖的。沒有誰、不管何時何地有何原因,也不論是怎樣一種政府或權力,可以有權對一個人說,我要拿走你的這個或那個器官,拿走你神聖身體的一部份。”

“可是(在中國)是在政府的操控下進行的,甚至整個國家都成為(盜取器官的)後盾。”賈瓦特‧阿赤普特表示,“對我們來說,很重要的是為正義和人權站出來。”

親友到場支持法輪功學員

天國樂團成員克里斯蒂娜是德國學員,正在歐洲多個城市巡演的她在來慕尼黑之前告訴了住在這里的遠房堂兄,十月三日這天她堂兄帶著妻子來到法輪功舉行集會的王宮/國家大劇院前表示支持,正值慕尼黑啤酒節,堂兄身著傳統服裝。

堂兄夫婦二人與克里斯蒂娜愉快相見,夫婦倆在集會現場長時間停留,聆听天國樂團的演奏和集會發言。堂兄太太表示,法輪功學員通過天國樂團用音樂傳達內心信念,他們的努力讓她很感動︰“這是非常好的方法,非常好的方法,幫助人們了解真相,更能提升人的心靈,比一般的游行力量大多了。”說到法輪功學員致力于幫助人們了解法輪功真相,她表示支持︰“音樂就是能把世界上所有的人聯系起來的方法。”

“我們有責任 不應該只是觀望”

西戈蓉‧瑟格麥雅(Sigrun Segmeiyer)退休前曾擔任采購經理。她路過瑪琳廣場的時候,被法輪功學員煉功的音樂吸引。看到法輪功學員在廣場上煉功,她覺得很有興趣,“我自己也打坐,基督教的打坐方式。對我來說,很感興趣其它的坐禪方式,怎麼樣來打坐,如何呼吸。”她表示自己能來這里是因為受到音樂(煉功音樂)的吸引,“我在想,這是什麼音樂,很有意思。”她覺得法輪功學員煉功的場景“很平和”。

“我還從來沒有听說過法輪大法,法輪功,我要去了解一下。”當她了解到中共迫害法輪功的真相之後,馬上簽名制止中共迫害。

“我之前就听說了在中國發生著買賣器官的事情,非常非常可怕。對我來說,這種事根本就不應該發生。我們都是人,人有家庭,大家都應該在一起生活,通過全球化大家緊密地在一起發展。我們有責任,無論什麼其它的地方發生了糟糕的事情,都不應該只觀望。”

最後她說︰“這是人們或是我能做的最微小的事情了(簽名制止中共迫害)。幾年前我曾經參加了一項介紹中國(中共)盜取器官的活動,我完全無法想象,都不能仔細地思考,太恐怖了。這是我簽名(制止中共迫害法輪功)的原因。”

“真善忍”這三個字太妙了!

住在前東德地區的阿涅特‧達赫瑟(Annette Dachsel)女士表示,“我只是偶然經過,只听了大約五分鐘(集會發言),就已經感到深深的壓抑,存在這種事情(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真是不可思議。我得馬上上網查詢,覺得這件事就是應該制止,因為這太不人道了,令人無法相信。”

說到法輪功學員修煉真、善、忍,女士表示“這三個字太好了”。對于中共迫害修煉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她認為︰“一體化(是納粹術語,請看注解)是個很大的問題,人們不能有自己的想法,只能跟整體(中共)統一意見。”

達赫瑟的先生是原東德人,經歷過共產黨的統治,“我們經常討論這些話題,他是怎麼在這種統治中長大的,兩邊的政治體系如何不同。”對于在中國發生的迫害法輪功的事,她說自己“非常明白”。她同時談到現在世界上有太多的欺騙和隱瞞真相,“我希望一切都能變好。”

(編者注︰一體化(德語︰Gleichschaltung)是一個納粹術語,指納粹政權將整個公眾和私人的社會和政治生活一體化,建立協調並加以絕對控制的進程。)

第一次出國的華人︰法輪功學員真了不起

活動期間,不少大陸游客看到法輪功學員的游行集會和中文真相展板之後,跟法輪功學員進行交談。明白了真相之後,有的當場表示做三退。

有位女青年是第一次出國,在慕尼黑面對面跟法輪功學員對話也是第一次,她表示自己听說過法輪功,在國內也收到過真相幣,看到過“三退保平安”的信息。她在听真相過程中不斷表達對法輪功的積極正面看法︰“我認為你們法輪功學員真了不起”,“我知道法輪功,對強身健體肯定是好。”

法輪功學員告訴她︰“全世界這麼多人信仰法輪功,一定有原因,我是醫生,我在德國接觸了(法輪功)才覺得好。”“咱們中國有很多好東西,其中包括修煉,修煉起來你才知道她為什麼好。”“為什麼寫上‘天滅中共’,好多人不理解,共產黨確實把我們中國的傳統文化破壞的差不多了,人也破壞的差不多了,精神上的東西也都破壞了。”“天安門自焚是中共嫁禍法輪功的造假宣傳”,听到這些,女青年一直點頭稱是。

這位女青年跟法輪功學員聊了近半個小時,她告訴法輪功學員第一次出國的她發現外國人善良單純,最後她願意以“鮮花”的化名退出少先隊。

海外華裔︰明白法輪功為什麼在海外反迫害

一位在海外生活十幾年的華人女士,在和法輪功學員交談後,以“藍天”的名字退出少先隊。後來,這位年輕的母親友好地接過《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是毀滅人類》等真相報紙,法輪功學員告訴她在中國發生了什麼事,法輪功是修真善忍,很多人因為修真善忍而被迫害,有些被迫害致死。女士表示自己不清楚這些,听了法輪功學員說的才了解到。

法輪功學員告訴她,“中共迫害法輪功、把這麼多法輪大法修煉者迫害致死,是人神共憤的事,幫你退了保平安,讓你人生更好。”那位華裔一連幾聲的說“好!好!好!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