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高艷紅遭野蠻灌食、澆涼水

Print

【圓明網】天津市武清區大良鎮南四百戶村法輪功學員高艷紅原來身體患多種疾病,幸運的是煉了法輪功沒多久,全身的病都好了。高艷紅為人善良,孝敬老人,善待丈夫,她丈夫脾氣不好,不讓她修煉法輪功,對她經常大打出手,有一次打她把板凳腿都打折了,更甚的是為了不讓她出去講真相,竟然把電動車砸了,但是她憑著對大法的堅信,完全按著大法的法理真善忍做人,真正的做到了打不還手罵不還口。

就是這樣一個善良的婦女,在二零一八年五月七日去鄰村講真相,被村書記舉報後被劫持到當地派出所,後被送入武清看守所,關押了十五天。因她是絕食反迫害的,十五天沒吃沒喝。

高艷紅被關押在209號絕食的第五天,號長陳玉華說︰“你再不吃飯,我可要上報了,你要暈倒了,我可負不起責任。” 高艷紅說︰“那你就上報吧。”女獄警拿來了豆奶粉,叫陳玉華和犯人給她強行灌食,灌了兩天,全被高艷紅吐了出來。犯人莫淑玉說︰“我有一個辦法能讓她吐不出來,用手捏住鼻子,嘴里放進一個小勺,奶粉調好倒進嘴里,最後用毛巾把嘴捂住。”犯人們有時把她按倒在地,有時將她靠在床上,有人坐在她的腿上,握緊兩只手不讓動,豆奶粉有時調的太黏糊,咽不下也吐不出來,每次都是看她不掙扎了才把毛巾拿開。

酷刑演示︰灌食

有兩次公安局警察帶高艷紅去中醫院檢查身體,他們給她戴上手銬、腳鐐,把她裝進一個鐵籠子的車廂里,到了醫院,她看到好多人,她就高聲吶喊“法輪大法好!退黨保平安!”

回到看守所門外,她就繼續喊︰“法輪大法好!退黨保平安!真善忍好!師父好!”警察對著她的面部就噴辣椒水。第一次噴完把她拖回監號,手銬、腳鐐都帶著,犯人們看她睜不開眼,就把她的衣服脫下來,用熱水給她沖洗,因為她們灌食怕粘上辣子水。

第二次去醫院回來,高艷紅還是高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師父好!”他們還給她噴辣椒水,進了監室,犯人陳玉華說︰“這回用涼水給她沖。”犯人們把高艷紅衣服扒光,逼她坐在小凳子上,用涼水沖洗,高艷紅被沖的上不來氣。

絕食的第十二天,她們把高艷紅銬子椅子上,給她輸了兩個多小時的液,輸完了她們說︰“回去吃飯吧。”高艷紅堅定的說︰“不吃!”

絕食的第十四天,這次犯人們灌食換了一個大勺,在高艷紅的嘴里亂捅,致使她嘴里嘴外血肉模糊,整個人骨瘦如柴。再次檢查身體時,高艷紅各項指標均不合格——有高血壓癥狀,同時胸腔里全是黑點,脖子上還長了一個雞蛋大小的疙瘩。

絕食第十五天,犯人們剛要灌食,監室大門開了,送她來的警察喊不用灌了。因為昨天醫院檢查診斷是淋巴癌晚期,看守所怕人死在里面,就以取保候審的名義,並勒索押金一萬元,叫家人把高艷紅接回家。

家人要把她送去醫院治療,高艷紅堅決不去。她通過學法煉功,半個多月就完全康復正常了,現在已經什麼活都能干了。

公檢法涉案人員見她身體已恢復正常,又多次對其進行騷擾。七月的某一天,公安局警察給高艷紅的女兒打電話要高艷紅到看守所去一次,是預審科。女兒開車,高艷紅和妹妹一起去,公安局兩個警察說︰“你要好好配合,走走形式。”進了預審科,在屋里坐了幾分鐘,就叫她回去了。

到了九月份,警察打電話說讓高艷紅去看守所,這次她和女兒去的,警察把她們叫進屋里,屋里兩個人,一個是張姓男警,一個是女警,張姓男警察說︰“給你們打了兩次電話,都沒來,再不來就通緝你們了。”張警察說︰“從你們家搜到了一百多個小葫蘆是哪里來的?” 高艷紅給這兩個警察講真相,最後警察讓她簽字她沒簽,張姓警察說不簽字,到法院要判刑的。高艷紅的女兒當時被嚇哭了。回家後,家人迫于警察的壓力,時刻嚴密看管高艷紅,一個小時看不到她就開車四處尋找。

真心希望每個身在公檢法司部門的執法人員都來好好了解大法真相,明白做人的道理,不要為了眼前的蠅頭小利昧著自己的良心去傷害他人。善惡有報是天理,善惡到頭終有報。善待大法,天賜平安,不要拿著自己的身家性命當兒戲,你們贖罪的機會已不多,望三思而後行,作出自己不悔恨、不留遺憾的明智選擇。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