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地區科研院所法輪功學員被迫害案例

Print

【圓明網】在法輪大法修煉群體里,匯集了一批社會各界精英及高學歷、高職稱人才。他們修煉法輪大法以後,身心巨變,明白了生命的真正意義。他們在工作實踐中,擯棄了科學變異的觀念,認清了科學在人類社會發展中應起的作用,從而給科學帶來新的發展價值觀。這個信仰真、善、忍的精英群體,在潤物細無聲中使社會和相關領域發生了悄然變化。

然而以江澤民為首的大惡中共邪黨,懼怕心懷真、善、忍的大善群體,即使知道這個精英群體的存在對社會有百利而無一害,卻依然對這一群體的大法弟子實施殘酷迫害。采用開除、勞教、判刑、綁架到洗腦班、酷刑迫害等卑劣手段,企圖改變他們的信仰。這里從明慧網報道的迫害案例中收集整理了北京地區科研機構重點是中科院大法弟子被迫害的部份案例,揭露邪黨摧殘扼殺高端人才的罪行。

一、中國科學院研究員被迫害案例

國際聞名科學家李寶慶遭洗腦迫害

李寶慶,男,中國科學院地理研究所研究員,博士生導師,國務院頒發的政府特殊津貼獲得者,入名英國劍橋國際名人中心編撰的《國際名人詞典》第二十五卷P233,國際知名科學家。曾被評為中科院“七五”重大科研任務先進工作者。

原中科院科學家李寶慶

李寶慶作為中國高級知識分子,國際知名科學家,在中共江澤民集團發動的對法輪功迫害中並沒有幸免。他因為堅信超越于科學的法輪大法,曾被多次綁架、洗腦。

二零零二年二月,研究所黨委綁架李寶慶至北京市新安勞教所,參加中央國家機關工委舉辦的第三期“法制教育班”,並連續遭受第四期的邪惡洗腦。二月一日,李寶慶被所黨委書記劉毅約去“談話”,要他去參加學習班,李寶慶給他講道理,表示不去。當場來了七、八個人蒙頭架胳膊架腿,不由分說把他綁架到預先安排好的汽車上,強行送到北京新安勞教所。一進勞教所,警察煞有介事的給他戴上紅色的“貴賓卡”,但實施的卻是對待勞教人員的強制措施︰不許和別人說話,不許打電話,不許自由行動,甚至連喝水上廁所都要請示報告,由戴白色胸卡的人員管制著這位當時已經六十多歲的“貴賓”。

李寶慶提出,既然是法制教育班,就應該有文件、章程、教材之類的,他多次向有關人員索要。質問負責洗腦的中科院京區黨委書記彭玉水︰中科院是科研單位,有什麼權力對自由公民實行強制措施?完全是文化大革命那一套,是違法犯罪的行為!彭只是尷尬的傻笑;有關人員回答“這是黨工委操辦的,只有原則和精神,沒有具體章程。”還說是江澤民定的,《人民日報》說的,你還要什麼法律文件?李寶慶告訴他們,這些都沒有法律效力,只是政治宣傳,他們愕然,理屈詞窮。洗腦班對李寶慶實施假情、偽善、惡意、侮辱、體罰、恐嚇威脅、不讓睡覺等手段,開始佯裝客氣,表示同情,“關心、挽救”,然後威脅︰不轉化也得轉化,法律和程序不適用法輪功等。

後來李寶慶寫文章對這次洗腦班有一段評述︰“這種法制教育班和對修煉人的轉化洗腦班,實則是破壞憲法、侵害人權的罪惡班。它私設公堂、非法審訊、誘騙逼罰無所不有,是無法、無天、無德、無理的魔窟,是具有黑社會性質的團伙犯罪行為,罪魁禍首是江澤民。他們對人對己對國家對社會造業深重,罪惡滔天……”

一位國際聞名科學家、中國大陸最高科研機構的研究員、高級知識分子,是直接遭受國家恐怖主義暴力洗腦的殘酷迫害的典型案例。

中國科學院研究員魏紫鑾被關洗腦班

魏紫鑾,中國科學院研究員,在計算數學研究所任職。

魏紫鑾自一九九六年修煉法輪功後,胃潰瘍等頑疾不醫而愈。迫害發生後,“組織”上要求他與黨中央保持一致,他感到無可奈何,便放棄了修煉。不料,沒多久舊病復發,他意識到自己放棄修煉的錯誤,便回歸了修煉的行列並主動退黨。自己身體狀態的變化,使他愈加感到有責任用親身經歷向政府說明法輪功真相。二零零零年十月一日他去了天安門廣場,眼見眾多大法弟子被抓被打,場面情景十分悲壯,不由得流下了眼淚。誰知他善良感情的流露被現場警察發現,當即被抓上了警車,押進了公安局看守所。後魏紫鑾被單位取保候審,送到北京新安勞教所由中央國家機關黨工委辦的第四期轉化班強制洗腦。

化工冶金研究所研究員孔繁芬遭勞教、判刑

孔繁芬,女,中科院化工冶金研究所研究員。孔繁芬修煉法輪功後從思想認識上解決了具有科學家身份的人虔誠修煉法輪大法的自然合理性的問題。“明白了法輪大法是遠遠高于人類最前沿科學的超常科學、得到他是千載難逢的幸事”。

她和許多法輪功學員一樣,曾經善意的向有關政府部門反映真實情況,呼吁法輪功是科學不是政治。因此先後被拘留關押四次,合計約三個月時間。每逢節假日便被“請”到派出所看管。二零零零年七月的一天清晨,孔繁芬在自己家樓門前煉功,結果招來110警察綁架,孔繁芬被非法勞教一年。二零零七年又被非法判刑四年,關在北京女子監獄八區,遭受獄警黃清華等人迫害,強迫看攻擊誹謗法輪功的錄像、書籍,強迫听猶大的謊言,強迫反復寫思想認識。

遙感應用研究所副研究員劉靜航遭誣判三年

劉靜航,女,中國科學院遙感應用研究所副研究員,曾三次獲得中科院科研成果獎。迫害後因和平上訪被非法關押判刑三年。

劉靜航

二零零零年二月四日(黃歷新年),上千名法輪功學員毅然來到天安門廣場舉起法輪圖,打出“法輪大法好”橫幅,堂堂正正證實大法,講真相,極大的震懾了邪惡,在國內外影響很大。劉靜航是其中之一。後警方認為劉靜航等八名法輪功學員是組織者,遭法院非法判刑。劉靜航被判刑三年,關押在北京市“未成年人管教所”監獄,被強制洗腦和強制奴工,受盡折磨。劉靜航在西城區拘留所關押期間,被戴上手腳連在一起的鐐銬,拉到清河急救中心強制抽血,被她強烈抵制,又被捆綁四肢強行打吊針,灌輸不明藥物。劉靜航出獄後被迫流離失所到國外。

中國科學院電子研究所副研究員賈守新兩次被非法勞教

賈守新,男,研究生畢業,中國科學院電子研究所副研究員,迫害發生時約三十多歲。

二零零零年四月十三日,賈守新與妻子薛巍巍到天安門廣場和平請願,後被非法勞教一年;出來後流離失所期間被綁架到北京法制培訓中心強制洗腦;二零零三年三月再次被勞教兩年六個月,關押在團河勞教所三大隊遭受“嚴管”、“熬夜”,在圖書室面壁罰坐六個月,並有兩個“包夾”看管。

二零零五年十月,賈守新再次被公安局警察和中科院聯合綁架,關進位于通州的洗腦班封閉洗腦;二零零六年七月下旬遭警方抄家被迫流離失所;當年九月五日賈守新正在工作時,再次被海澱區中關村派出所警察綁架並到他辦公室搜查。二零零八年北京奧運會前,賈守新和妻子薛巍巍被警方刑事拘留一個月。

賈守新的妻子薛巍巍,軍人,北京大學遙感所九八級博士研究生(委培)。被警方抓捕後押送回原籍山東省濟南市,遭非法拘禁四個月,後被開除軍籍、黨籍、學籍。

優秀物理科學家王永謙遭開除、非法勞教

王永謙,男,迫害發生時三十多歲,博士研究生學歷,山西人,中科院物理研究所研究人員。在中國科學院物理研究所的國家重點實驗室從事尖端科學研究,是優秀的青年科學家,科研骨干。

二零零零年,北京地區“新世紀法會”在王永謙的家中召開,因此被當時的工作單位中國科學院無線電研究所開除,剝奪了分房等一系列職工應有的待遇。二零零三年,王永謙被非法勞教兩年六個月。在綁架時非法抄家。在勞教所被強制洗腦,奴工勞動。中國科學院配合“六一零”不法人員將王永謙綁架後,下令禁止單位所有被記錄的法輪功學員出境,甚至到港澳地區旅游也不行。

王永謙妻子周湘元因堅守信仰被非法判刑三年。

二、中科院博士研究生、碩士研究生迫害案例

中國科學院博士後研究生張勇遭勞教、判刑

張勇,男,迫害發生時約三十歲,中國科學院化工冶金研究所博士後。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國家安全部警察闖入張勇宿舍非法查抄。十二月三十日,警方將張勇關押在海澱區中關村派出所兩天。二零零零年四月十三日,張勇去天安門打橫幅和平請願,被非法拘留一個月。

前中國科學院博士後張勇

二零零零年七月十九日半夜,張勇被公安局警察抓到中關村派出所關押兩天。二零零零年八月一日,張勇被非法勞教一年,在北京團河勞教所關押期間多次遭到圍攻,被強制洗腦、熬夜、體罰,並強迫制作各種奴工產品。二零零一年五月,科學院又強迫單位送張勇去洗腦班洗腦。張勇為抵制迫害被迫出走,流離失所。二零零四年三月,張勇被海澱區公安分局警察綁架,後被非法判刑五年,關押在前進監獄一監區迫害。

博士研究生郁思夏遭非法勞教三年

郁思夏,男,四十多歲,中科院物理研究所博士研究生。少年時學習出類拔萃,十三歲入讀武漢科技大學少年班,十七歲考入中國科技大學研究生。從事科研工作非常出色。

郁思夏因堅定信仰,二零零一年被非法勞教三年。在勞教所遭強制洗腦、強制奴工;不讓睡覺、體罰、不讓上廁所等迫害。

博士研究生閆曉華遭誣判,被劫持到新疆關押

閆曉華,女,迫害發生時三十歲,中國科學院動物研究所博士研究生。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一日因上訪被海澱區中關村派出所關押兩天。十月十八日閆曉華在天安門廣場煉功,被抓捕上背銬折磨,關在海澱看守所一個月。出來後中科院以閆曉華有病為名將她開除。二零零零年三月,去人大上訪被關押在東城看守所一個月,期間被獄警踢打、抓住頭發撞牆並吊銬近一個小時。二零零零年五月十二日,被特務告發關進海澱看守所九天,閆曉華絕食抗議,遭到多次鼻飼灌食,被犯人打致吐血。此後閆曉華流離失所。

二零零四年一月,閆曉華外出和朋友吃飯,在餐館被安全局人員綁架,關押在北京市洗腦班(北京法制培訓中心)七個月。北京市洗腦班是邪惡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一個重點黑窩,迫害初期關押許多大法學員。環境封閉,與世隔絕,一個人一個房間,每個房間門口有兩個武警把守。這里的迫害手段極其殘酷卑鄙,長期剝奪睡眠、酷刑、毆打、體罰、高壓電棍電擊、性虐待等。之後閆曉華又被非法判刑四年六個月,押回新疆囚禁迫害。

博士研究生王斌多次被綁架、遭誣判三年

王斌,男,湖南中南工業大學畢業。迫害發生時三十歲,中國科學院化工冶金研究所博士研究生。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一日,因依法上訪被海澱區中關村派出所關押兩天,警察要求他保證以後不再為法輪功上訪,被他拒絕。之後,警察將其家人找來,從各方面施加壓力強迫他放棄修煉,均未得逞。十二月三十日,又將他關押在中關村派出所兩天;二零零零年四月,王斌被科學院和研究所強行關押封閉洗腦多日。七月十九日半夜被警察非法抓到中關村派出所關押兩天。畢業前科學院還以學位要挾逼迫他放棄修煉。

二零零一年三月,王斌又被非法抓捕,關押在北京市海澱看守所,後被非法無罪判刑三年。後被轉湖南省長沙監獄麓峰監區關押。

博士研究生曹凱多次被綁架、遭非法勞教

曹凱,男,迫害發生時三十歲上下,中國科學院生物研究所博士研究生。一九九九年四‧二五後,曹凱即被中科院和當地派出所重點監視。七月二十日,曹凱被秘密從家中帶至科學院基地非法關押,後被監視居住一個月左右。九月因公開煉功被行政拘留後勒令休學。生物所黨委不顧曹凱夫婦剛出生不久的孩子患有多種先天疾病,強行收回住房,致曹凱夫婦長期流離失所,最終孩子不幸夭折。十月二十八日,曹凱夫婦到全國人大上訪,被海澱看守所拘留。關押期間曹凱絕食九天。

二零零零年三月,北京市公安局警察闖入曹凱租住的房屋將他綁架,曹凱絕食抗議,五天後出現心動過速現象,才被放回。五月十二日,警察再次將曹凱綁架,妻子張文芳(當時正懷孕)拼死攔在警車前反抗才未被帶走。六月,曹凱在海南被警方綁架劫回北京,先後關進北京公安七處看守所和海澱看守所,曹凱絕食抗議九十多天,遭長期野蠻灌食,灌食的管子長期插入胃中。長期酷刑虐待,曹凱被折磨的奄奄一息。

二零零一年二月曹凱再次遭警察綁架,被非法勞教,關在團河勞教所迫害。二零一五年二月三日明慧網以“尋找中科院博士法輪功學員曹凱”為標題,尋找“曹凱,你在哪里?”

曹凱的妻子張文芳原在清華大學所屬紫光公司工作,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後,因堅持修煉多次被警方關押,遭單位非法開除。

博士研究生龔坤遭非法勞教

龔坤,男,迫害發生時二十多歲,江西省南昌人,中國科學院數學研究所博士研究生。

迫害發生後,龔坤堅持修煉,多次被海澱區中關村派出所關押,被中科院勒令長期休學。科學院還不斷給他年事已高的父母施加壓力,幾次要兩位老人來京帶他回家,導致他父母身心備受折磨。二零零一年二月,龔坤因講真相在南昌被綁架,關押近兩個月。後被捏造理由勞教一年六個月,關押在北京團河勞教所。在勞教所二大隊龔坤曾絕食兩天抵制迫害,兩天後警察借機要挾他必須寫“保證書”才能吃飯,不讓吃飯三天時,侯姓隊長又帶他到醫務室強制抽血。

龔坤在勞教所期間對非法勞教提出行政復議、行政訴訟並上訴,直到北京市第一中級法院,均沒有受理,卻于二零零三年初勞教期滿時又被延期十個月。

留英回國博士鄭旭軍遭非法勞教兩次

鄭旭軍,男,福州大學畢業,在中國電力科學研究院獲碩士學位後攻讀博士。曾獲國家電力部科技進步三等獎。一九九九年一月,公派英國利物浦大學從事合作研究,回國後遭受重點迫害,被非法開除。單位人員有意轉丟他的北京戶口,導致他長期沒有戶口。二零零一年九月十七日,鄭旭軍坐地鐵遭遇非法搜包,翻出法輪功真相資料,警察給他套上黑頭套秘密押送到“北京市法制培訓中心”,遭受七個月的強制洗腦,由多個武警輪班看守,不讓說話、睡覺,甚至被毒打;頭發胡子很長不給理發。二零零二年三月被非法勞教兩年,由北京調遣處轉到團河勞教所迫害。

二零零八年二月,昌平區國保警察將鄭旭軍和妻子甦南綁架到昌平區洗腦班,後送看守所並分別勞教,鄭旭軍勞教兩年半,又經北京調遣處“賣”到沈陽馬三家勞動教養院,夫婦分別關押在男女勞教場所,在這里遭受長期罰站、不讓睡覺、奴工勞動、毆打、電擊等酷刑折磨。鄭旭軍從勞教所出來後沒有北京戶口,被迫流離失所。

鄭旭軍妻子甦南,解放軍二炮計量站文職干部。因堅持法輪功信仰被開除黨籍、軍籍,強行轉業返回原籍。遭非法勞教一次,判刑一次三年。在馬三家勞教所被強制勞動、轉化。出來後因身體嚴重損傷,只能由七十多歲的父母照顧生活。

碩士研究生洪偉被強迫休學,遭重刑十年

洪偉,男,家住重慶市,北京大學九八屆畢業生,中國科學院微生物研究所碩士研究生。洪偉一九九四年開始修煉大法,在學校是同學們公認的好人。一九九八年北大畢業後,洪偉被保送至中科院微生物研究所讀碩士。

北大畢業生、中科院研究生洪偉

洪偉因堅持法輪大法信仰,多次遭綁架、關押,被強迫休學、洗腦。一九九九年九月因在室外煉功被拘留一個多月;二零零三年夏,洪偉被非法秘密判重刑十年,之後被關押在重慶監獄迫害。洪偉在監獄里被強迫做奴工,勞動量非常大。

碩士研究生李曉東被強制退學、非法勞教

李曉東,男,迫害發生時二十六歲,中國科學院計算數學研究所碩士研究生。因堅守信仰被幾次關押,強制退學,強制送勞教所。

一九九九年九月李曉東在室外煉功被非法拘留一個多月;二零零零年黃歷新年前夕去天安門打橫幅表達自己的信仰,關進天安門公安分局並遭受警察毒打,其家人被勒索萬元人民幣,後被科學院強令休學。李曉東的母親因他的遭遇備受打擊,精神幾近崩潰。二零零零年“十一”前夕,被中關村派出所非法扣押一天;十一月,科學院將他綁架至洗腦班,關押幾天後李曉東成功離開。之後研究所又利用其家人將他誘捕,李曉東以死相抗,研究所強迫他寫了一份退學報告,李曉東被迫流離失所。二零零一年二月,李曉東在一名同修家中交流時被綁架,送北京團河勞教所迫害。

碩士研究生楊杰、馬成功被迫休學

楊杰、馬成功是中國科學院心理研究所碩士研究生,因不放棄修煉大法,被強制休學。楊杰還被關進北京天堂河勞教所迫害。

碩士研究生周麗被強行提前結業

周麗是中國科學院微生物研究所碩士研究生,因不放棄修煉大法,被迫提前結業。

感光化學研究所碩士被判重刑十年

時紹平,原中科院感光化學研究所碩士。他善良平和,工作上兢兢業業,時時用真善忍要求做好人,是一個受同事敬佩的好青年。在法輪功受到中共殘酷迫害之時,時紹平心急如焚,主動向政府和民眾講真相。

時紹平

二零零一年,時紹平被綁架,遭非法判刑十年,後一直被非法關押在北京前進監獄,遭受種種殘酷折磨。

在前進監獄長期迫害中,時紹平曾經被猶大們圍攻近半年,他一直堅定信仰,拒絕“轉化”;監獄挑選暴力犯人做“包夾”,對他進行日夜不斷的監視、迫害。獄警與包夾合伙,一個月不讓大便,三九天窗戶大開,灌冷風吹他,不讓戴帽子、手套,不讓穿棉衣。而行惡者戴著棉帽、穿著棉衣、戴著手套,躲在牆角。時紹平經常受到包夾的毆打辱罵,犯人包夾韓連成曾把他打得面部瘀青;惡警曹利華、劉光輝等見他仍不轉化(即放棄信仰),對他進行長期面壁罰坐,每天近20個小時坐在凳子上不許動,長期的罰坐已經使他腿部肌肉萎縮;他遭受著長期的睡眠不足、巨大的精神迫害及心理摧殘。

三、北京科研院所迫害案例

在北京國家各部委及各大院校基本都有自己的科研院所,北京市也有科研機構,還有一批社會科學研究院所,這些機構的大法弟子被迫害的情況公開報道的很少,或者有報道但略去姓名。

如︰二零零零年八月明慧網曾報道國家航空航天部某院大法弟子被迫害的情況寫到︰航天某院系中國尖端科技研究院,是國防工業中舉足輕重的一個研究機構。一九九九年十月以來,該院共有三十余名法輪功學員被拘四十余次,其中包括離休留甦專家、老研究員、老高工,包括被破格提拔的中年技術骨干、技術核心人物,以及年輕的碩士生等高學歷者。

大法弟子出獄後,在職人員停職、扣發工資、轉崗、開除等,離退休人員降低工資。其中一位中年技術骨干,從事計算機開發應用等高難度技術研究工作,曾毫無保留的向他人無償提供自己的技術與經驗,使該院有第二個人會使用某貴重設備。後他因護法被拘留,出獄後被調離原崗位。二零零零年六月,他在天安門打橫幅時再次被拘留,並被單位送去勞教。另一位大法弟子系某所技術核心人物,年年評為先進,曾因護法弘法被迫離開原崗位。直至國家某項關鍵性的技術難題無人能解決時,方允許他出面。在攻克技術難題後,又因寫信上訪而再度入獄,後被送到某精神病醫院迫害。

運載火箭研究院王亮清被非法開除、遭誣判

王亮清,男,現五十多歲,黑龍江哈爾濱工業大學碩士研究生畢業,在中國運載火箭研究院七零三研究所工作,後考入北京航空航天大學,獲博士學位。因不放棄信仰被原單位開除,後在新的工作單位又被非法判刑。

王亮清

中國運載火箭研究院是高端科研機構,是邪黨迫害大法弟子的重點單位。研究院聯合北京市和豐台區“六一零”非法組織實施迫害本單位大法弟子,曾撥專款(有信息為一百萬元)給豐台區“六一零”,用于洗腦獎勵、封鎖監控電話網絡、跟蹤騷擾、蹲坑綁架等迫害費用。研究院一批大法弟子遭各種形式迫害。迫害初期,王亮清去國家信訪辦及天安門為法輪大法鳴冤遭警察綁架,先後三次關押在豐台區看守所。二零零零年七月,王亮清被劫持到團河勞教所非法勞教一年六個月。王亮清從勞教所回來後被中國運載火箭研究院開除公職。

王亮清後來考入北京航空航天大學,獲博士學位,畢業後回研究院工作沒有得到應有的安排,後進入國家重點企業“三一集團重機研究院”盾構所從事技術研究工作。王亮清工作兢兢業業,技術過硬,得到單位重用,是該單位少有的技術人才。曾主持或參與過多項國家重點項目技術工作,為項目取得突破性的進展和成果做出了貢獻。二零一七年十月十五日,王亮清在單位上班時被昌平區南口派出所警察綁架,同時被非法抄家。昌平區“六一零”與區公安分局編造構陷他的“黑材料”因證據不足,案卷兩次退回。二零一八年七月十日,王亮清被昌平區法院非法判刑二年,勒索“罰金”二千元。面對無理冤判,王亮清已經提出上訴。

結語

現在變異的科學給社會及人類已經帶來了災難性後果。這也是魔鬼邪靈在末世阻礙世人得救的邪惡安排,致使人沉迷于網絡及手機的魔窟當中不能自拔,從而達到毀滅人的目的。使人們過分依賴科學產品,失去人的本能和本性。

法輪大法超越于一切科學範疇,破除了科學帶給人類的彌彰,高層精英修煉法輪大法的修煉者,不在少數,“迷信”的棒子已經失效,真正的神傳文化漸展世間。法輪功修煉者已把法輪大法真相傳遍世界各地,今天大法弟子所傳真相,是人類找回自我、回歸傳統、被神救度的唯一希望。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