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來監獄對牡丹江法輪功學員的迫害

Print

【圓明網】據悉,近期泰來監獄因加高院牆,將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及其他在押人員轉移到齊齊哈爾監獄。其中密山市法輪功學員張玉堂在被泰來監獄迫害得無法行走的狀況下,也被轉移到齊齊哈爾監獄。

泰來監獄一直被黑龍江省“610”和黑龍江省監獄管理局作為暴力“轉化”、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集中地,經常把省內別的監獄非法關押的堅定的法輪功學員劫持到泰來監獄,進行長期酷刑折磨和高壓迫害。牡丹江法輪功學員張玉良、張玉堂、關日安2015年11月8日被黑龍江省“六一零” 特意從牡丹江監獄劫持到泰來監獄加重迫害。

張玉良和張玉堂都是六十多歲的老人,被非法關押一年多來,身體狀況很差,張玉良幾次出現生命危險。

按照監獄方面自己的程序是︰在牡丹江監獄已經集訓結束了,到了泰來監獄應該直接分到下面的大隊。但黑龍江省“六一零”人員緊接跟過去,一場迫害開始了,並且揚言︰不轉化,不下隊。

泰來監獄集訓監區將張玉良、張玉堂、關日安三人分開關押迫害。為了逼迫法輪功學員放棄修煉,達到所謂的“轉化”(屈服于邪惡的壓力,按六一零的要求寫四書)的目的,采取了四項邪惡的手段︰熬鷹、冬天風凍、連坐、找茬毆打 。

熬鷹︰就是讓監獄的包夾犯人看著法輪功學員不讓睡覺,只要一閉上眼楮就要遭到“包夾”犯人的謾罵和毆打。

冬天風凍︰黑龍江的十二月室外溫度都是零下二十多度,只允許法輪功學員穿單薄的秋衣和秋褲,打開監號的窗戶,站在窗戶前,雙手必須伸出來,站在窗戶前凍著,不配合就要遭到毆打。

連坐︰黑龍江省的冬天室內溫度低,敞開窗戶溫度更低,監號內有五六十犯人,警察散布謠言︰都是法輪功學員“不轉化”,監號內的人才跟著遭罪,就象被曝光的中共制造的“天安門自焚”偽案 一樣,都是要煽動仇恨,迫害善良的法輪功學員。

毆打︰雙手握冰凌子(屋檐滴水結成的冰),在黑龍江省十二月都是零下二十多度,雙手握著刺骨的冰凌子,雙手根本就握不住,冰凌從手中掉下來,遭到“包夾”犯人的毆打!

張玉良、張玉堂、關日安和其他在泰來監獄被非法關押而不屈服的法輪功學員都遭到了慘無人道的迫害。張玉良、張玉堂兩位近七十歲的老人,長時間站在窗前挨凍,並且不讓睡覺,他們實在站不住了,經惡警允許坐在窗前的水泥地上挨凍,雙手必須拿出來凍著。

張玉良老人當年都六十九歲了,渾身冰冷得血液都不流動了,身體抖做一團,眼珠都上翻發直,出現生命危險,暈厥過去了。監區的警察害怕承擔責任,如實地報告給監獄管理部門,得到的答復︰放手的干!只要達到“轉化”目的,不會追究任何人責任(中共的內部也在謊言欺騙,人命關天,不承擔責任是不可能的)。張玉良和張玉堂站不住、也坐不住,就扒光他倆的外衣在窗戶前讓寒冷的風吹著冷凍。

張玉良︰男,當時年齡六十九歲,牡丹江市鐵嶺河鎮農民。二零零一年張玉良被南山派出所抓捕,當時張玉良被惡警苗強毆打,內髒被打壞,以致後來尿血很長時間。後被非法判刑五年,綁架到哈爾濱第三監獄,後轉到大慶監獄。近七十歲的張玉良由于9個月超期關押,身體非常虛弱,是掛著氧氣、痛苦地靠在椅子上被非法庭審的。一個多小時後,張玉良心髒病發作,身體不斷的抽搐,被120急救人員送到公安醫院搶救,法庭又被迫休庭。更沒有人性的是,在張玉良極度痛苦中,公安醫院受法院指使,讓家屬拿醫藥費才對張玉良進行救治。家人氣憤地說︰“我們早就說他年近七十歲,這麼超長期關押,造成身體狀況非常不好,你們不聞不問,不給醫治,現在人出問題,你們勒索我們家人拿錢看病,不拿錢不給醫治,難道你們沒有父母?你們還有沒有人性?”後來家屬被迫交錢給張玉良醫治。牡丹江市陽明區法院經過八次非法開庭,于2015年6月22日非法秘密枉判69歲的張玉良四年徒刑。2015年8月26日,張玉堂被投入牡丹江監獄。

張玉堂︰男,密山市鐵西村木匠,以前脾氣暴躁,在家里和兄弟姐妹都處得不好,對妻子兒女的打罵那更是家常便飯,伸手就打,張口就罵,鬧得左鄰右舍不得安寧。1998年9月張玉堂修煉大法後,明白了做人的道理。一改常態,家中姐妹兄弟之間也不爭吵了,也听不到他打妻罵兒的聲音了。和鄰里也能和睦相處了,人們不禁要問?是什麼人把他那火爆脾氣改到如此地步?有人說︰是法輪功!別人誰能改了他那火爆脾氣。他自己也說︰“沒有法輪功的教誨,我也許早就該死了。”張玉堂于1999年進京上訪,被非法關進雞西勞教所,在面對邪惡的迫害中,張玉堂曾經撕毀過誣蔑大法的書,在會場上站出來以身護法、數次絕食抗議。2001年初被關進了小號,在小號里呆了7個月,他們有時三天才給一頓飯,每天還要面壁罰站。2002年4月25日,張玉堂再次被綁架判刑,被送到雞西哈達監獄迫害,後被劫持到牡丹江監獄。2014年4月3日,張玉堂在牡丹江被牡丹江公安局國保惡警綁架,冤案歷時一年,2014年11月至2015年6月間先後六次非法開庭,最終張玉堂還是被枉判五年半,關進牡丹江監獄繼續迫害。

關日安︰男,當時年齡43歲,原牡丹江市電子儀器廠工人。關日安曾身患頑固的牛皮癬疾病,渾身長滿了牛皮癬,牛皮癬這種皮膚病很難根治,自從修煉法輪功以來,他滿身的牛皮癬消失了,法輪功給他及其家人帶來了身心的健康,生活的順利。1999年10月20日,關日安、趙欣到民政部門辦理了結婚登記,並到公安戶籍部門辦理戶籍手續時,被戶籍警察無理的要求必須寫不修煉的“保證書”,被他們夫妻義正詞嚴的拒絕,警察將關日安、趙欣夫婦外加關日安的母親崔姨強行綁架到牡丹江第二看守所。關日安被非法勞教三年。關日安被牡丹江勞教所惡警迫害的骨瘦如柴、神情恍惚,勞教所怕承擔責任,才被迫將他釋放。2002年1月,關日安、趙欣夫婦在租住的房內被牡丹江市公安局綁架、抄家,家中物品無人經管,等他倆六年出獄後,都丟失了。關押期間遭警察大打出手,酷刑折磨。2002年7月26日,關日安和妻子趙欣分別被非法判刑六年,整個過程,法院不通知家屬、不許請律師、不準上訴。在牡丹江監獄,關日安等法輪功學員每天都遭受著非人的折磨和迫害。2014年4月2日下午,牡丹江法輪功學員關日安在家中被警察綁架。冤案歷時一年,2014年11月至2015年6月間先後六次非法開庭,最終關日安被枉判五年半,關進牡丹江監獄集訓隊繼續迫害。

張玉堂、關日安、張玉良在牡丹江監獄集訓隊(出入監監區)期間(2015年8月26日至2015年11月8日),不接受牡丹江監獄洗腦迫害,不放棄信仰。黑龍江省“六一零”不法人員,不顧家屬的再三請求, 強行將張玉堂、關日安、張玉良劫持到泰來監獄。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