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自我為中心是執著

Print

【圓明網】今天听明慧交流文章,我突然找到了一直以來就存在卻一直也抓不到的一個根本執著——執著于自我。
小時候我生長在農村,但是好象從我記事起,在我的內心就有一種與生俱來的與眾不同的優越感,平時無論是和小朋友們一起玩,還是串門走親戚,好象大家有意無意的都是以我為中心。

比如︰上小學的時候,媽媽對我管得嚴,所以不讓我太早到校,于是一起玩的小伙伴們,無論是一個班的還是不一個班的,甚至不是一個年級的,每次都會到我家等著我一起去上學;夏天大家都抬著竹床一起到場院上乘涼的時候,大人們也都會點名讓我領著大家一起做個游戲什麼的;放學的時候,有時附近幾個村的孩子聚到一起打泥巴仗,當然我是在其中的,如果我不想玩了,大家也就沒興趣了,自動就散了;在學校里老師們也很喜歡我,即使是學習不好的時候也不例外;上班以後在單位上好象也是特別受領導關注;甚至懷孕的時候我竟然把丈夫遞給母親墊著坐的報紙奪過來自己用,那時還沒有走入大法修煉,心里覺得自己懷孕了就應該是重點被關心的對像,同時也想在母親面前撒撒嬌……凡此種種,已經習以為常,甚至覺得自然而然,以至自己根本就意識不到。

修煉以後才發現過去那些事是不對的,甚至想起來都臉紅。行為上嚴格按照師父教給我們的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但是那種骨子里形成的為私為我的想法卻一直沒有那麼清楚的意識到,沒有有意識的去修,更談不上修去,修干淨了。

記得在勞教所被迫害的時候,有一個年輕同修在即將離開勞教所的時候說,她認為在一個群體中能夠讓大家圍著自己轉那是做的好的表現,那時我由于修煉上有漏剛剛被綁架到勞教所,不但听不出她話中的問題,反而還認為是對的。現在反觀那種思維不就是典型的以自我為中心嗎?而且就是那位年輕同修在我還沒有離開勞教所的時候,看見她又一次被綁架到勞教所迫害了,也許就是這個無意中證實自我的執著被舊勢力鑽了空子的緣故吧。

其中,還有同修說自己從小和別的孩子在一起玩,心里總感覺自己不入戲,始終只是一個旁觀者,我也有同感。交流中都覺得自己好象挺了不起的,心一直在紅塵外就等著得法,甚至覺得師父一直在特別關照自己。對照法︰“他想︰在這個煉功點上,就我天目開的好,我可能不是一般人吧?我能學了李老師的法輪大法,我能學的這麼好,我比別人都強,我可能也不是一般的人。這個思想已經就不對頭了。”[1]這不就有了自心生魔的苗頭嗎?現在反觀這種思想真的驚出一身冷汗。

今天才這麼明確的意識到,以前遇到事情的時候,只是在具體的表現中在否定自我,其實正是這個自然而然的非常不起眼的這麼一個以自我為中心的念頭才是執著自我的真實所在。只有去掉這個為私為我的心,才能真正的做好三件事,才能在做好三件事中達到證實法而不是證實自己。

注︰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