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待同修要慈悲

Print

【圓明網】一日偶爾遇到了同修A,她告訴我他家的平房租給了同修B已經一年多了。B是做生意的,周末回來住,並做些真相資料。
但A發現B與和她一起來的生意伙伴(常人)關系不正常,經常像夫妻一樣出雙入對,已經遠遠超出了正常的合作關系。有一個開天目的同修看到這兩人後說︰他們頭上有一層粘粘的色欲物質,並且她家的空間場中到處都是黑色物質,特別的髒,很嚇人,建議A不要到那去。

我感到事情很嚴重,問同修A打算怎麼辦,她還沒想好怎麼說,也不敢確定他們的關系究竟怎樣,不知如何開口。我用非常嚴肅的口氣說︰孤男寡女同在一室,這事用腳後跟都能想明白了。我感到你那里已經很危險了,色欲心是舊勢力毀人的得力工具,一旦有人在這方面犯錯誤,舊勢力是絕不會放過的。這教訓太深刻了,根本就無一幸免。正法修煉走到今天怎麼還能在這方面出大錯呢?舊勢力虎視眈眈的盯著每一個學員,一年多了,它遲遲未動,是否還有更大的陰謀呢?建議你以後別再帶同修去了,如果給其他學員帶來損失,給大法帶來負面影響,這過失怎麼彌補?你跟同修B好好談談,如果真是這樣的話,讓她馬上斬斷這種關系、轉移資料點。遇到這事你也要好好找找自己,不是偶然的。

同修A連連點頭︰你說的對,我馬上去辦這件事。說完我們就散了。

到家後回想自己的態度、語言是否有不妥之處,沒找到。我在心里對師父說︰師父呀,不知弟子這樣做對不對呢?我是真的為同修好,為大法考慮的。

當天夜里,我夢到我要上台演出。我在台下演練一首歌是“同一首歌”,我清清楚楚記得唱了一遍,有一個人說,唱的不錯,比他們(指其他同修)唱的好多了。這時晨煉鈴聲響了,我坐了起來,心里還在唱著那首“同一首歌”。我心里一驚我怎麼能唱這首歌呢?這不是邪黨經常用的嗎?我唱邪黨用的同一首歌我這不是和邪黨站在一塊了嗎?這太可怕了。一定是師父在點我有問題,我到底哪里不對了呢?一整天我也沒想明白。

晚上躺在床上回想昨天與同修A的對話,忽然有所領悟︰是我的心態不善。我對同修B的行為不能原諒,不理解她怎麼到了現在還犯這樣的大錯,我無法包容同修,更談不上慈悲對待,有一種恨鐵不成鋼的感覺,看不上她。而且我堅定的認為舊勢力一定會迫害她,而我在潛意識中是認同這種迫害的。表面上我在幫同修,實則是往下推同修。而且我在說話時有一種在人之上指導別人的心理,這是執著自我的顯示心,用法來壓別人,自以為是,告訴別人向內找,偏偏自己不向內找。還以為自己做的對、悟的正。表面上看我的話在理,但我不善的心態、狀態和舊宇宙生命是一樣的,所以我和邪惡站在了一塊兒,如果不是師父點化,我是根本意識不到自己問題的。

其實,一個學員無論犯了多大的錯,師父都不舍得扔下我們,盼著我們能改好,能走正以後的路。師父比我們自己更珍惜我們呀!我就曾經犯過多少大錯啊,師父不也沒扔下我嗎?我怎麼就不能包容同修呢?我應該力所能及的幫助同修走過此關,不能讓舊勢力抓住同修的把柄來迫害,更不能給大法帶來損失,我要正面幫助同修起到維護法的作用才對呀!

想到這我雙手合十對師父說︰師父︰我錯了。心里對同修說︰我錯了,對不起了。

我開始發正念,幫助同修清除色魔對她的操控和迫害,清除那個空間場的敗壞物質。這時一股色欲物質入我的腹部,我加大力度發正念,色欲的東西沒有了,我又打了幾個冷戰,我想一定是另外空間的邪惡在垂死掙扎,邪惡必須滅!

後來听說B與那個人不再來往,也很少到租房那去了,只是放了些物品,同修在師尊的加持和自己的努力下在法中歸正,走過了此關。

通過這件事我感到修煉的嚴肅性,大法弟子一定要修善。同時我又悟到當同修出現各種問題時,我們的態度很關鍵︰能不能不為所動先向內找自己,能不能為同修負責、為法負責、以慈悲的心態正面幫助同修是我們的必修課,是形成整體的關鍵。我們要清楚同修所有不正確狀態並非同修的真我本性,同修是被各種人心和觀念操控的,是有他要提高和其他同修共同提高的因素,這才是問題的根源。如果我們被表象帶動認為同修怎麼能犯這些錯誤呢?她這樣下去早晚會被邪惡迫害的。或者認為同修的行為很危險,我得躲開她免得受牽連。那這樣的思想就會把同修置于被迫害的境地,骨子里和舊勢力的思維是一致的,舊勢力就更有迫害的借口了。它會說︰“他們自己人都同意迫害她,我還不下手嗎?”舊勢力會讓這樣的同修心越來越不正,執著越強,誰的話也听不去,自我自大、同修間出現矛盾埋怨、指責、嫌棄、逃避、間隔越來越大,舊勢力的陰謀考驗就得逞了,他就可以以此為借口行迫害了。或是病業、或是綁架、給整體證實法救眾生帶來損失,這樣的例子在各地都有。教訓是很深的。

記得在一次打坐中師尊點化我︰不要瞄別人,瞄別人所帶來的業力和惡果等到償還的時候就知道了。我當時以為就是告訴我不要背後講同修不足,不要盯著同修的執著,現在我認識到要先找自己,看自己,執著雖然表現在同修身上,但根源往往在自己這兒。不為同修表象所動,不入被人心操控的同修的執著表現中。慈悲包容同修,正面幫助同修,不給同修加負面的觀念,要與同修形成整體共同提高。因為沒有偶然的事情出現,遇到就有你要修的,有你應該承擔的責任。

前天抱輪時想起一個同修,听說從美國回來了,之前此同修很不注意電話安全,什麼都說,多人交流無果,很強勢。我想這次她回來會不會又給我打電話呀,要不把她拉黑算了。此念一出立刻看到黑雲涌來,邪靈打到我的空間場,我趕緊發正念清除。知道自己錯了,是自我保護的私心和黨文化的惡念招來了邪惡。所以我們的一思一念都很重要,都得歸正。

善待同修就是善待自己,是非常嚴肅的,我以後一定要認真對待。

此文寫的匆忙,如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願我們共同精,以報師恩。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