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內找 與丈夫的關系改善了

Print

【圓明網】九月二十四日,我和丈夫、女兒開車回老家過中秋節。返回的時候,我和丈夫說︰你坐前面吧,我坐後面(因為女兒開車我總是坐前面,女兒也喜歡我坐前面)。在路上丈夫在玩手機,我無意看到微信里一個名字,正是他以前那個外遇女人的名字。
當時,我那個妒嫉心馬上又爆發出來了,叫他馬上刪掉,我丈夫借著酒勁嬉皮笑臉,胡攪蠻纏。我女兒拿過手機給刪掉了。我警告他︰你如果再加上她(以前我叫女兒刪過了),你從這個家出去!回到家,我看著丈夫不順眼,不願答理他。丈夫卻一副滿不在乎的樣子。以前我被情攪得那種痛苦又出現了,我想趕快擺脫那種痛苦,晚上八點多鐘我就躺下了,翻來翻去的怎麼也睡不著。

轉天起床後,心里沉甸甸的,上午在家抓緊學法,學法的目地想趕快擺脫那種痛苦。中午丈夫回家象沒事的樣子和我說話,我想不能再和以往那樣冷戰了,可是看著他,我的語氣就不善了。他說︰你說話怎麼帶著火藥味?我說︰要是有火藥味就向你開炮了,我在這忍知道嗎?他說︰不就是個微信嗎?有什麼呢,要聯系的話,電話也可以聯系呀。下午,我在家學法也沒入心,到了晚上吃飯,從心里不願和他說話。

二十六日中午,我在床上打坐,眼淚不住的流,想想公公住院期間,我白天晚上的往醫院跑,無微不至的侍候;公公去世後,婆婆在我家住,我不計丈夫過去對我的背叛和打罵,精心照顧著婆婆。從結婚到現在,我為他家付出太多太多,在村里是公認的好媳婦,他現在還這樣回報我。翻騰著他們以前的事,心里那個委屈別提了。在心里盤算著怎樣報復那個女的等等,忽然有一念︰這不是真正的我,我是大法弟子,怎麼能有這麼骯髒的念頭呢?師父,我不要它,請師父為我做主,滅掉它,我走師父安排的路,誰的安排我也不要。主意識馬上清醒了,好險啊,差點上了邪惡的圈套,我含著淚說︰師父我一定做好,我不能讓您失望,更不能讓我世界的眾生失望。

打完坐後,那種怨、委屈沒有了,是師父給弟子清理掉了這些壞東西。我趕快下床走到師父法像前雙手合十︰謝謝師父,謝謝師父,謝謝師父!

到了晚上吃飯時,一見到丈夫,心里還是有點不舒服,和丈夫說話也是沒有啥可說的,自己也感覺別別扭扭的。

二十七日下午,我想不能在家老呆著,出去救度眾生。帶著要洗的衣服上路了,走著走著,看到一位老同修的丈夫,匆匆的在趕路,我一看到他的形像,心里有一種酸酸的感覺,眼淚止不住的流了下來(這個老同修經常到我家,述說她丈夫怎麼不理智,有時還動手打她等等)。看到同修的丈夫,也想起了我的丈夫,從心里感到沒得法的眾生多麼可憐,我們沒修好自己,叫家人承受了那麼多,造那麼多的業,反而怨恨家人,真對不起他們。此刻我內心特別內疚,眼淚止不住的流。

回家的路上,我含著淚說︰師父,弟子沒做好,帶著那些常人心,沒能救了您的親人,對不起師父,為了這些眾生能得救,弟子一定做好。丈夫下班回家,我沒有了怨和委屈,從心里感覺對不起他。我知道是師父又幫弟子清理了那些敗物,真是感恩師父,我們家又象以往那樣和睦的相處了。

我對丈夫的情一直很重。以前,丈夫和漂亮的女人說幾句話,我就妒嫉的不行,回家就不搭理丈夫了。學大法後,這情成了我的根本執著。越是執著,丈夫在這方面越是出問題︰還有了外遇了。我知道這是針對我的執著心(色欲心)來的。說心里話,我在這方面修得很苦,真是跟頭把式的。隨著師父不斷的提醒、點悟,我的心性在不斷提高,情也在一點點的往下放。後來丈夫和那個女人斷了來往,可是微信還保留著,這說明我的心還沒完全放下。

師父講︰“情是越掙越緊的網 名利把人一生捆綁”[1]。我們修煉人遇到的一切事情沒有偶然的,都是針對我們的心來的。不要局限在“自己”和“家人”的小圈子里不能自拔,越是這樣,矛盾越多,麻煩越大。不要陷在這個事的對與錯中,跳出來看看是針對自己什麼心來的,修去它。

跳出“私我”的小圈,心系眾生,我們的環境瞬間即變。一位同修和我交流說︰我發現,我按法的標準改變多少,家庭矛盾就減少多少,夫妻就越發和睦。

個人層次所限,有不符合法的地方,請同修指正。

注︰
[1]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什麼是你的想往〉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