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許文龍被轉入齊齊哈爾馮屯監獄

Print

【圓明網】北京中央美術學院畢業生許文龍品學兼優,因堅持信仰法輪功被非法判刑,關押到齊齊哈爾泰來監獄,遭受了多種酷刑折磨,目前被轉到齊齊哈爾馮屯監獄二監區一分監區。因為堅持煉功,許文龍再被馮屯監獄關小號迫害,監區大隊長是侯彥斌。呼吁海內外正義人士關注並制止對許文龍的迫害。

善良青年才子被冤判入獄

許文龍,男,一九八六年出生,黑龍江省牡丹江穆稜市人,二零一零年七月畢業于北京中央美術學院,學士學位。許文龍在校期間很有才華、品學兼優,多次獲得獎學金和各種獎項,受到老師和同學的嘉許。大概在大學期間偶得一翻牆軟件能夠上明慧網,看到了法輪大法的美好,從此走入了大法修煉中,一直堅持法輪功真、善、忍信仰。

許文龍獲得的部份獎項

一位同學對他的評價是︰“我只能用六個字來形容他︰正直、誠實、善良。可以說他是我從小到大遇到的同學里最誠實,最值得信賴的一個人。”“他總是最樂于助人的,學習上我總是對軟件用的不熟練,不管什麼時候問他,他絕對放下自己的工作,把你教會為止,而且任何時候都是笑呵呵的。”

一位同學說︰“說起許文龍,印象中是一個樸實、真誠、又樂于助人的東北大男孩。有一次出去參觀,路過一個路邊攤,是個年邁的老太太在賣東西,女生覺得東西太土,看了看都走開了,許文龍卻買了好多指甲刀、鞋墊鞋帶等很多幾乎用不到的東西,我就開玩笑問他︰你是不是要拿學校倒賣啊?他撓撓頭不好意思的說︰‘看她那麼大歲數了,在外面擺攤不容易,多買點讓她早回家。’我一驚,真沒想到這個粗糙的東北漢子有如此細膩的內心……”

另外一位同學說︰“作為同學,學業上他幫到了我很多,從不吝嗇自己的知識,是一個很值得交的朋友。在大學期間,他的成績優秀,得過多次獎學金和優秀作品獎,畢業作品也獲得了極高的評價。”

中央美院畢業後,許文龍在北京市一家大公司做環藝工作。

二零一一年六月十七日,由于中共人員監听電話,二十五歲的許文龍與其他八人被北京警察綁架。許文龍被北京市朝陽區法院非法判刑六年半,于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六日轉到齊齊哈爾的泰來監獄非法關押,遭受了非人折磨。

關禁閉冷凍、餓飯一個多月

泰來監獄位于齊齊哈爾市泰來縣境內,佔地面積近九千平方米,性質上屬于半企業性質,在生產加工上稱為“黑龍江汽車制造廠”,強制服刑人員搞服裝加工、座套編制、寶石加工等。

泰來監獄強迫各監區犯人加班加點的做奴工活,猶如包身工,從早上六點半出工,一直干到晚十點收工,有時到半夜十二點多,忙時犯人就得通宵達旦的干奴工活。二零一三年,十三監區一名犯人因為連續三天通宵達旦的干奴工活,最後累死在了機台上,被泰來監獄謊稱是心髒病突發死亡。二零一四年以後,泰來監獄改為早四點多出工到晚八點。

泰來監獄還是黑龍江省六一零轉化法輪功學員的“集中營”,經常把在省內別的監獄“轉化”不了的法輪功學員弄到這里來施刑。被劫持到泰來監獄的法輪功學員,都會被高壓強迫寫放棄修煉法輪功的所謂“四書”,拒絕寫“四書”的人,會遭到多種酷刑迫害和體罰虐待,如︰上大掛、架飛機、罰站、罰蹲、熬鷹(連續多日不讓睡覺)、灌辣椒水、站水牢(冬天雙腳站在涼水里)、關小號鎖地環、坐老虎凳(鐵椅子,審訊時經常用的,在監獄被當作刑具)、惡毒侮辱謾罵等等,體罰迫害手段數不勝數。已知遭受過酷刑迫害的法輪功學員有︰張玉良、關日安、張玉堂、許文龍等十幾人。

許文龍被非法關押在泰來監獄十六監區二分區。二零一三年一月十六日,十六大隊隊長劉春曉、副教導員武剛逼迫許文龍寫思想匯報,許文龍在紙上寫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副教導員武鋼惱羞成怒,把他踹倒在地上毒打,並把許文龍用手銬扣住並戴上腳鐐,由兩個犯人看著每天出工收工都帶著刑具行走。到了車間,把他雙手用繩子吊到高處暖氣管上,只有腳尖粘地,吃飯也不放下來,由兩個犯人來喂飯。到晚上收工時才把他放下來,當時腿和胳膊都不會動了,兩個犯人架著他拖著走。到了監舍還不放過他,讓他平躺在床上,四肢銬在床上,一熬就是一夜。

之後,政教高斌命令把許文龍關押禁閉(又稱作“小號”) ,並說︰“我要是整不服你,我的高字以後就倒著寫。”許文龍被戴上冰冷的手銬腳鐐送入小號。小號是獄中獄,牢中牢,是殺人不見血的地方。

那是怎樣的折磨啊?一月的泰來溫度在零下二十五攝氏度以下,小號的窗戶透風,格外冷,里面沒有被子和枕頭,只有一個飯盒,每天給兩口面湯喝。許文龍身上的衣服還是北京發的,很薄,又加上身上還有手銬與冰冷的腳鐐,更是冷得無法睡覺。晚上偶爾能躺在冰冷的地上睡一會兒,又會被地面冰醒了。在饑寒交迫的折磨下,被迫害兩個星期後,許文龍已經瘦得不成樣子,但獄警仍不放過他。

中共酷刑示意圖︰手銬腳鐐

又過了兩周,二月十三日左右,指導員鄭輝和武鋼到小號里跟許文龍說︰“你不寫悔過書就別想出去。”許文龍還是堅持不寫。

許文龍每天戴著手銬腳鐐,身上沒有熱量,在冰冷的地上凍得瑟瑟發抖。每天那點面湯給的又少又沒油,因吃的太少,他餓得躺在地上,兩條腿卻又不敢摞在一起,因為腿上的骨頭會硌得生疼。許文龍被迫害得嚴重便秘,兩次大便間隔十九天,還便不出來。

許文龍就這麼長時間被冰凍著、饑餓著、熬困著,每分每秒都在死亡線上痛苦掙扎著,度日如年。在小號痛苦煎熬了三十六天後,許文龍被迫妥協了,在所謂“四書”上簽了字。

電棍電擊、上“支棍”

三月十六日,許文龍即寫了份聲明交到副教導員武鋼手中,聲明高壓迫害下所寫的“四書”全部作廢,卻遭到獄警更殘酷、惡劣的迫害。

酷刑演示︰電棍電擊

當天下午,武鋼給許文龍戴上手銬、腳鐐鏈子,與獄警鄭輝一起毆打許文龍。武鋼用電棍猛烈電擊許文龍,一直到電棍沒電。過程持續了大約半小時。

酷刑示意圖︰上“支棍”

第二天,監區焊了一個狀如“U”字的“支棍”,每天出工在車間給許文龍上支棍,人呈倒“U”字,支在一個“工”字形上。早上八點到車間就上“支棍”,一直到下午四點,只有中午給一個饅頭吃的時候才放下十分鐘。到晚上收工時放下,人就象死了一樣僵硬得癱倒在地上不能動彈,頭倒控得很大,眼楮控得一條縫,看不見東西,兩個看管犯人拖都拖不動,沒辦法就找來推車推著走。每晚還被反吊在床梯子上,不讓睡覺。

若是一般人,被上“支棍”一會就會受不了了,許文龍卻被整整折磨了三天。武鋼還讓犯人徐鐵剛把許文龍背吊在車床的電動機上,進行毆打,電擊他的臉、生殖器、身體各個部位,獄警有鄭輝、魏景南等四、五人,電棍電到沒電。

所謂“省局檢查”

十六監區迫害許文龍期間,給許文龍頭上裹了一個棉帽子,每天二十四小時戴著,讓他即使在超過人體承受極限時,也求生不能,求死不得,活活受折磨。

二零一三年五月二十二日,省局到泰來監獄檢查情況,許文龍從車間里面跑過去大喊︰“我要舉報”!遭犯人用棉被捂臉毆打,捂得許文龍喘不上氣來。省局走後,許文龍再被戴上手銬、腳鐐,銬在床腿上,不讓上廁所,不讓吃飯。

許文龍一直大喊︰“我要見省局,停止迫害法輪功!”被獄政科科長熊德貴送進了小號。幾天後,又讓獄警鄭輝把許文龍帶回十六大隊。

許文龍不想再遭那群流氓惡警殘酷折磨了,就舉報犯人徐鐵剛騙取四千六百五十元錢的事,要求獄政科熊科長給調隊。熊德貴不給調隊,耍賴說︰“你說他給你動刑了,證據呢?”許文龍說︰犯人用手機給拍的照片就是證據。熊德貴仍然不管,許文龍被迫以死抗爭(法輪功是禁止自殺和殺生的,許文龍之以死抗爭,是因為實在承受不了那種生不如死的摧殘折磨了),才被調到三監區,但被騙的錢一直沒還給他。

八月二十三日省局又來檢查,三大隊就把許文龍鎖在一個屋子里,怕舉報他們。

善惡終有報。副教導員武剛殘酷迫害許文龍等法輪功學員,二零一三年六月初,武剛遭報應,在車間被斷裂的鋼索打斷腳肌腱。十六大隊隊長劉春曉,多次積極參與迫害許文龍等法輪功學員,于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因肝癌死亡,也遭到惡報。

上老虎凳、噴辣椒水、鎖地環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八日,牡丹江法輪功學員張玉良、關日安、張玉堂被從牡丹江監獄轉入泰來監獄,省六一零辦公室的人也跟著來了,要求泰來監獄全面轉化法輪功學員。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八日,集訓隊對張玉良等人采用強制轉化的迫害手段︰熬鷹(不讓睡覺)、扒光冷凍(衣服扒光,坐在地上,開開窗戶吹冷風,眼楮都凍紫了)、毆打(雙手握雪球,掉了就毆打),每天都坐在地上,沒有被褥。

十二月三日,早上出工時,許文龍踫到正在被戴手銬、腳鐐的張海濤,就拉著他去見執勤的郭科長,說︰十一監區虐待服刑人員,違反監獄法。結果監區獄警未被追究,許文龍卻被獄政科警察周某(警號︰2307818)與楊某(警號︰2307746)押小號,綁在“老虎凳”上迫害六天,對著他噴辣椒水,噴得滿頭滿眼都是。一天噴了近二十次,持續噴了三天,致使其左眼視力驟降二百二十度。

許文龍勸誡道︰“請你們選擇善良,不要這樣,這是在犯《監獄法》”。許文龍善意的勸說卻招致他們更加瘋狂的辣椒水迫害,辣得許文龍眼楮鑽心的痛,不停的流淚、流鼻涕,臉和鼻子腫了,左眼下面都紫了。許文龍大聲呼喊︰“停止迫害法輪功!停止迫害好人!停止踐踏中國人權!停止給我上老虎凳、辣椒水!”等等,同時用絕食的方式抗議迫害。

“老虎凳”持續上了六天,最後許文龍的臀部被硌出水泡,水泡又被坐破了,那種痛苦……之後獄警又給許文龍鎖 “地環”上九天,而且是用那種最難受的“棒子”上的,並用電棍電擊他。

關小號迫害半個月後,許文龍已經極其瘦弱,站都站不穩,走路發顫。

酷刑演示︰老虎凳

許文龍被鎖地環迫害九天

二零一六年八月、九月、十月,許文龍被三監區持續“六停一限”兩個多月。所謂“六停”指“不讓接見、親情電話、郵寄信件、接收郵包、購物、娛樂”;“一限”指“限定區域活動,不讓接觸別的監區的人”,實質上都是為了轉化迫害法輪功學員的。

如今,歷盡磨難的許文龍只因堅持煉功,再被馮屯監獄關小號迫害。

烏雲蔽日終有時。今天,法輪大法已經傳遍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全世界正義組織與人士都在譴責這場無理性的迫害,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早已窮途末路。在法輪功學員持續不斷地向民眾講清真相中,目前三億多的明智的中國人已經覺醒,認清了中共的邪惡本質,退出了這個禍害中華民族近七十年的邪惡(黨、團、隊)組織。很多公檢法人員都在保護善良的法輪功學員,給自己贖罪。在不久的將來,中共邪黨必將如前甦聯一樣轟然倒塌,迫害法輪功的所有人員都將被清算,那時,所有選擇善良的中國人都將幸運地走向嶄新的未來。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