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露中共活摘罪行座談會在阿拉巴馬大學舉行

Print

【圓明網】二零一八年十月二十五日至二十六日,揭露中共對法輪功學員非法活摘器官罪行及對美國的影響講座在美國阿拉巴馬大學院舉行。本次活動包括二十五日晚在春山學院舉行的紀錄片《活摘》放映,並分別在春山學院和南阿拉巴馬大學醫學院舉行的關于“中共活摘與對美國的影響”講座。為期兩天的活動中,主辦方邀請了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David Matas)、猶他大學和亨斯邁癌癥研究所的腫瘤內科醫生威爾頓‧吉爾克里斯(Weldon Gilcrease)博士和曾經多次在中國大陸遭受迫害的法輪功學員于滋強出席講座及紀錄片放映。

兩天共有約一百多位學生與教職工參加了講座。到場的觀眾和與會者,為中共進行的活摘表示震驚,同時也非常希望讓更多的人知道發生在中國大陸的這場慘無人道的迫害。

2018年10月25日,春山學院的學生在看完紀錄片《活摘》和听完法輪功學員于滋強的介紹後,傷心的流淚。
2018年10月26日,猶他大學和亨斯邁癌癥研究所的腫瘤內科醫生威爾頓‧吉爾克里斯(Weldon Gilcrease)博士在伯爾尼(Byrne)紀念堂演講
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David Matas)在演講
2018年10月25日晚,在紀錄片《活摘》結束後,法輪功學員于滋強(右一)介紹在中國大陸屢次遭受的迫害的真相。
2018年10月25日,春山學院的學生和教職員工在該學院的學生中心的勒布朗(LeBlanc)會議室,觀看《活摘》紀錄片。
︰2018年10月26日,教職員工與學生在春山學院的伯爾尼紀念堂里聆听三位嘉賓關于發生在中國大陸活摘罪行的講座。

外科醫生︰活摘是純粹的邪惡 必須停止

丹尼爾‧馬修斯(Daniel Matthews)是一名外科醫生,因為自己的女兒要在南阿拉巴馬大學,舉辦第二天介紹活摘器官的活動,所以他才知道當晚紀錄片《活摘》播放的信息,于是與女兒一同前來觀看。

馬修斯醫生談到︰“當我們用外科醫生的道德規範來衡量時,作為一名治療師,我們發過誓不用醫療手段傷害人,我們只能為病人治愈療傷,所以我知道這些外科醫生在內心中有著劇烈的掙扎,我會真心的祈禱他們會認識到他們所干事情的邪惡。只是我無法想象這些人是如何對待其他人的。”他還說︰“我很高興美國政府在一些立法方面取得了一些進展。但我認為,從全球醫療界來看,有很多健康醫療組織必須以某種方式,限制或禁止器官移植旅游進入中國的流程,如果這樣的話,事實上,在中國就應該停止活摘器官,從那,就必須得停止。然後在美國國內,應該給中國經濟施加壓力。這是純粹的邪惡,與世界歷史上發生的種族滅絕的類型同罪。”

馬修斯醫生表示︰“我試著跟上時事和全球新聞,但我從未听說過這樣的事情,我對黑市器官捐贈問題很熟悉,但從來沒听說過這種有組織的種族滅絕會在二零一八年發生,這是令人難以置信的。”在場的絕大部份听眾都沒有听說過活摘器官的發生。

真相講座引起大學師生們的關注

在為期兩天講述中共活摘器官的紀錄片放映和座談會上,很多師生在對其有了詳細了解,他們都表示希望能做出自己應盡的努力來停止這場迫害。

凱爾‧米斯特雷塔(Kyle Mistretta)是Alpha Sigma Nu協會學生代表,也是本次活動的主辦人,他說自己舉辦介紹活摘活動的原因是︰“我認為所有人都有共同的人性。還有象(大紀元和新唐人)員工擁有尊嚴和技術,我們可以在美國對此發聲,我們實際上是采用了這些在中國大陸里的人們所沒有的東西,來制止迫害。我們尊重生命,所以我們知道尊嚴應該是什麼樣的,所以我們必須為其他人說話。”凱爾還說︰“這非常重要,這也是停止這場迫害所需要的,特別是象我們這樣的人,我們不害怕並一起努力站起來,把這場別人還不知道的迫害講出來。因為如果你不這樣做,沒有人會知道的,所以我們不是為了自己才這樣做的,我們這樣做是為了讓其他人知道,有尊嚴的人們正在遭受迫害,我們都是人類,我們應該彼此尊重。”

約瑟夫‧斯圖納納(Joseph Stautner)是該校生物學前健康專業大三的一位學生,看完了紀錄片放映後,說︰“我想在任何時候當你看到人們受苦時,你應該把他們的痛苦當成是自己的痛苦。你不能說那只是發生在另一個群體身上的事情。這(活摘)對我來說是發生在中國和美國的事情。在任何時候,當我們看到不公正時,我們看到這件事情發生的人,必須認識其不公正並應該站起來制止它。我認為正是我們已經意識到這一點,我們可以將其融入我們的生活中,我認為我們人生目的之一是幫助受到不公正待遇的人們,找回公正。”

莎拉‧海德(Sarah Hyde)是 Alpha Sigma Nu協會現任會長。她說︰“在這個活動之前,我沒有意識到這個活動會告訴人這麼多信息,我實際上沒有意識到活摘這個事件在中國大陸是這麼的普遍,這不僅僅是一些醫院在參與,相反它是一個系統性的,全國性的,由國家操辦的犯罪,這讓我感到非常震驚。這樣的事情真的激勵我應有更高的追求,因為我要進入法學院學習,所以我將盡我所能的去幫助那些受到迫害的人們,比如法輪功學員。”

普瓦里埃(Poirier)牧師是春山學院耶穌會會長,他看完了紀錄片《活摘》的播放後,他說︰“我想讓更多的人知道活摘的發生。美國有二十七所大學和四十八所中學都有耶穌會。我想看看我們可以做些什麼來讓更多的人知道這件事情。我應該說在另一所大學里,有很多來自中國大陸的學生,我想看看那所大學是否也能舉辦這樣的活動,讓更多的人了解這種種族滅絕的恐怖行為。”

與會嘉賓和觀眾問答

在紀錄片放映的晚上,有觀眾問道︰“中國的醫生和醫院是否有可能自己選擇不參與這樣的犯罪實施?”

威爾頓‧吉爾克里斯(Weldon Gilcrease)博士回答道︰“中共極權統治下,有很多服務于其的不同部門,很不幸在中國的很多醫院也是屬于中共統治的部門其中之一,所以這跟美國的醫療機構非常不一樣。在中國大陸,那些行強迫活摘的醫院和醫生成為其迫害工具之一了。”

在十月二十六日的南阿拉巴馬大學中午的講座中,有與會者問道︰“為什麼世界上的主流媒體沒有報導此相關事件?”

吉爾克里斯博士談到︰“這有點象‘慢性種族滅絕’。西方媒體和學術界在國際社會上,邊緣化法輪功學員及他們所遭遇的迫害,為了表現中立,主流媒體對所有關于法輪功的報導都是采用中國共產黨的敘述和法輪功及法輪功學員自己的介紹。這種極端的話語給人們造成了混亂,使公眾難以了解種族滅絕罪行發生的實際情況,並對此采取果斷立場。”他還表示︰“這個問題有一個很大的復雜性——中國的經濟實力,中國媒體,中共的喉舌,有一個獨特的聲音(中共)控制著中國人所能看到的和听到的東西,缺乏對中國共產黨了解的西方,在簡短的新聞片中很難講述復雜的故事。 所有這些挑戰都增加了西方主流媒體對中共殘酷迫害法輪功的報導。”

在二十六日,春山學院舉行的關于活摘器官的研討會上,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談道︰“來自社會的輿論壓力,的確可以減輕發生在中國法輪功學員身上的迫害,但是還不能完全制止這場迫害。”人權律師麥塔斯認為通過各國的移民法來制約參與組織移植旅游的中介,並且在中國大陸參與犯罪的醫生和相關機構都應該受到法律的追究。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