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報道揭中共迫害法輪功與活摘罪行

Print

【圓明網】一個月以來,英國國際廣播公司(BBC World Service)記者馬修‧希爾(Matthew Hill)的專門調查“發現︰中國的器官移植(Discovery︰China’s Organ Transplants)”成了BBC電台、電視熱播節目,反復播出的節目中,希爾和BBC的多位主持人圍繞兩個問題窮追不舍︰“中國器官移植的來源到底是什麼?”“活摘法輪功學員和其他良心犯器官停止了嗎?”

中共是否仍在活摘法輪功和其他良心犯器官,是馬修‧希爾調查的主線,也是焦點。他采訪了因堅持信仰曾受到中共非法拘留監禁的法輪功學員楊女士和劉先生,請他們講述遭受中共迫害的經歷,特別是被定期強迫身體檢查的具體過程,並把兩位法輪功學員的講述作為重要調查內容播出。

安妮‧楊這樣回憶她在二零零五年被非法關押在北京勞教所里的經歷︰“我被嚴重迫害,肉體上和精神上,同時,他們把所有的法輪功學員帶到最近的醫院,每三個月一次定期的進行身體檢查,包括胸透視、肝檢查,包括B超和血液檢查。”“這些醫院屬于公安部門,離勞教所很近。”

去年結束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劉先生披露說︰“我在監獄里的時候被帶到醫院好幾次,被抽血驗血,不但是我,所有的法輪功學員,他們強迫我們放棄信仰,你不听從,他們就毒打你,打你的胳膊和腿,打你的臀部,但不踫你的器髒部位。”

在播出的“影響(Impact)”電視節目中,連線互動一開始,馬修‧希爾首先向主持人(Philippa Thomas)解釋中共為什麼要迫害良心犯、迫害法輪功︰任何在國家控制之外的人、任何少數群體,都會被中國共產黨視為威脅。一九九九年,法輪功學員達到一億人,就被(中共)認為是巨大威脅,就被共產黨污蔑誹謗,接下來就是對他們大規模的拘押。其後聯合國機構注意到在拘留中心(中共)濫用酷刑對待堅守平和信念的法輪功學員。

馬修‧希爾特別引用前加拿大外交部亞太司司長大衛‧喬高(David Kilgour)、加拿大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David Matas)和美國資深媒體人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n)有關中共活摘良心犯器官的獨立調查結果,讓他們在BBC電台節目“該相信誰(Who to Believe?)”里發聲,提醒民眾中共迫害良心犯最終目的不是賺錢,而是要對良心犯群體進行冷酷的群體滅絕︰

大衛‧麥塔斯說︰“中國官方統計死刑犯人數在下降,而開展器官移植的數量在上升;同時,在中國,存在著成百上千個關押良心犯的拘留中心。”“等待時間短,患者想什麼時候來就什麼時候來,幾乎馬上可以得到供體,這意味著有人因此被謀殺。”

大衛‧喬高說︰“你要是被當作國家的敵人,你的生命就不值錢,西藏人、維族人、家庭教會基督教徒,特別是法輪功,有大量的報告。”

伊森‧葛特曼說︰“這是嚴肅的指控”,“是(中共)國家要消滅‘敵人’,錢只是用來做刺激的。”

馬修‧希爾這樣總結自己的調查︰我們不會停止懷疑中共仍在活摘法輪功學員和其他良心犯器官,中共官方所稱器官供體來源數量(中共聲稱從二零一五年起停止使用死刑犯器官、目前器官移植主要依賴死于重癥監護病房病人的器官)與發生在中國的實際器官移植量之間落差大,由于缺乏透明度,中國移植旅游市場的器官來源仍然是謎。因此,我們不會停止懷疑中共仍在活摘法輪功學員和其他良心犯器官。

法輪功是什麼,中共為什麼打壓法輪功?

在播出的BBC節目中,馬修‧希爾提到有關法輪功的基本信息。結合法輪功學員在倫敦中使館前堅持和平抗議的電視畫面,希爾說︰“法輪功是結合打坐的精神運動 (spiritual movement based on meditation) ”,但是卻被中共說成非法。

十月十五日首播的“該相信誰(Who to Believe?)”BBC電台節目入選听眾“本周喜愛節目”,其中有一段這樣介紹法輪功︰“一九九九年,在中國修煉法輪功的人發現自己成了被懷疑打擊的對象。法輪功運動最初是氣功和打坐,在中國全社會廣泛流行開來,成為中共系統控制之外的一個最大規模的群體,他們不該成為被中共政治打壓的對象,難以想象從事平緩運動的這些人怎麼會造成對國家的嚴重威脅。但是發展的規模讓中共政府感到害怕了,上億人開始修煉,很多人被打壓,被送進勞教所和監獄多年,強迫他們放棄自己的信仰。由于他們不抽煙不喝酒的健康生活方式,他們被當作國家活摘器官生意的犧牲品,他們與其他宗教信仰團體一起,包括基督徒和維族人等,都成了(被中共)謀殺的對象。”

參與“活摘”醫生揭露中共洗腦迫害

在十月八日BBC電視“全球(Global)”節目中,原新疆醫生安華‧托蒂(Enver Tohti)又一次詳細講述他在一九九五年親自經歷的從死刑犯身上活摘器官的夢魘過程,隨後BBC主持人問他︰“作為一個職業醫生,你怎麼能做出來(殺人摘器官)呢?”安華‧托蒂回答︰“我們生在那個年代,被嚴重洗腦了,當時相信我們做的一切都是為了祖國,把消滅(中共指定的)國家敵人當作是自己的責任,被國家(共產黨)判死刑的人是壞人,所以我們沒有負罪感。 ”

馬修‧希爾以他和安華‧托蒂的以下對話開始BBC電台節目︰

記者︰“那你為什麼要動刀割?”

安華‧托蒂︰“因為我被命令割下他的肝髒和兩個腎髒。”

記者︰“你不能不听這個命令嗎?”

安華‧托蒂︰“不能,生活在中(共)國,每個人為‘國家’工作,你必須遵守命令,否則你就會被排除在社會之外,會被當作國家的敵人,你自己就會成為中共殘酷迫害的對象。”

接著,一位上世紀九十年代在中國學醫的男士也指出,在中共專制壓迫和洗腦下,本該救死扶傷的醫學界淪落到麻木不仁的狀態︰“我們知道移植器官來自犯人,是公開的秘密,人人知道,我們那時也听說那些犯人是被官方處決了,但並沒有死,有發表的論文,醫生向官方表示為保證器官質量,不要打頭,打右胸,這樣心髒還在跳,器官有供血,也就是說可以把器官從還在活著的身體上摘下來。”

“你怎麼听說的,听誰說的?”希爾問。

“從老師、學生,還有一些醫生那兒,他們知道。”

“你覺得這樣做有問題嗎?”希爾又問。

“當時的中共共產主義洗腦教育下,我們學生們私下議論時覺得不舒服,但能忍受這樣的事發生,覺得這些罪犯怎麼死都是死,醫生可以得到好質量器官。”

中國器官移植產業依然很活躍

記者希爾在播出的調查節目中采用了韓國一家電視台對中國天津為韓國人提供器官移植服務場所的訪問,用以說明中國器官旅游業的活躍現狀,其中可以听到這樣的對話︰“我們都沒有注冊,也沒在等待名單上,只要你有錢,就有可能活下來。”一位護士告訴采訪記者,我們昨天做了一個胰髒、三個腎髒和四個肝髒(移植)。這些韓國人拿的是三個月的旅游簽證。

節目中,希爾自己給廣州市一家醫院打電話咨詢肝移植情況,被告知價格是十萬美金,可以馬上報告病情,然後排隊等供體。

希爾隨後有當面采訪被指控是活摘器官的重要責任者、原中共衛生部副部長黃潔夫的機會,直接問他︰“為什麼我打電話到中國醫院去,很快就獲得了移植肝髒的機會?這怎麼可能?”黃潔夫沒有回答,尷尬離去。

(明慧記者方元綜合報道)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