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五年冤獄 張金庫出獄不能行走、不能說話

Print

【圓明網】黑龍江省勃利縣法輪功學員張金庫遭五年冤獄九死一生,二零一八年七月出獄時不能行走、不能說話。張金庫二零一三年三月被綁架、非法判刑五年,幾度傳出他在獄中被迫害嚴重,生命垂危。他的妻子李亞麗在長期營救丈夫、願仍未了之時,不幸于兩年前離世,年僅四十七歲。

張金庫遭迫害前的照片

張金庫遭迫害後的照片

可是對于不會說話、不會走路的張金庫,勃利縣司法局也不放心,派人去呼蘭監獄接張金庫回家,張金庫的父母被告知︰你們在家等著就行。

二零一八年七月二日,張金庫的父母和眾鄉親老早就在家門口等著,左等右等,好不容易等到送張金庫的車來到。

當看到已經完全不能自理的、體重只有八十斤左右的、佝僂著的張金庫被人從車上抬下來,人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楮,當初那個風華正茂的張金庫哪去了?眼前分明是一個病入膏肓的老人或者更確切的說是一具木乃伊……

張媽媽抑制不住內心的情緒,悲痛欲絕嚎啕大哭︰你們還我兒子,我好好的兒子被你們抓去迫害成這樣……你們良心何在……你們還我兒子……老人邊哭訴邊去拉住來人,想問個究竟,張金庫這樣的身體如果出現危險你們誰來負責?

圍觀的眾鄉親有的眼里噙著淚水,有的情緒激動!勃利縣司法局的人見此情景,自知理虧,丟下張金庫,一溜煙似地開車就跑了。

圍觀的眾鄉親七手八腳的幫忙將張金庫抬回家,來看望張金庫的人絡繹不絕,張金庫的眼楮在所有人身上環視一遍又一遍,就少一個人,怎麼沒見到妻子亞麗呢?……

母親最知道兒子的心,等親友們漸漸散去,面對兒子疑惑、期盼的眼神,張媽媽不忍再隱瞞下去,試探著和兒子道出了事情的原委︰張金庫二零一三年被綁架當初就被依蘭國保酷刑成重傷吐血……被取保後,等到開庭時又把張金庫抓去後,遭遇再次酷刑時腰椎骨直接打壞導致癱瘓,在依蘭縣法院開庭後重判五年直接用擔架抬到監獄……

妻子亞麗不知張金庫能否活著回來,一年內十次去呼蘭監獄,監獄都以各種理由推諉不讓她見丈夫,她不堪重負身體每況愈下終于病倒了,體重一下子從一百多斤驟減到六十~七十斤,還得拖著疲憊的身體去呼蘭監獄探視丈夫,善良的亞麗最終沒能等到丈夫回家,在二零一六年的五月份帶著遺憾走了……

勃利縣恆太鄉齊心村善良村民張金庫,今年四十五歲,因為修煉法輪大法,信仰真善忍于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九日被依蘭國保張英鐸等人綁架,後被酷刑至肋骨骨折後插到肺里導致肺結核吐血,當地鄉親曾經全村人連名按手印保張金庫回家,結果張金庫還是被張英鐸構陷,非法冤判五年。

張金庫先後被劫持到佳木斯連江口監獄和呼蘭監獄,在這兩個監獄,張金庫又被酷刑至腰椎骨折,雙腿不能走路,而監獄為了掩蓋其罪惡,至今張金庫不能說話。

回家的二十天後,在張媽媽的悉心呵護下,張金庫的體重有所增加,但臉色還是青白沒有血色。當問道他為什麼這樣清瘦時,他寫下︰我陸陸續續絕食了五年。

五年的絕食意味著什麼?!又繼續問了幾個問題……他寫下︰因為我看到飯菜里被他們放入了不明藥物……我不能吃有毒的食物,但我不怕被餓死,因為我有師父保護,沒有師父保護我有幾條命也得死在那里了……他表示非常感謝外邊營救他的親友們,在那樣的惡劣環境下,外邊親友們的營救很及時,也大大的改善了里面的環境,他說當時正是迫害嚴重的時期,在呼蘭監獄非法關押的所有大法弟子都被強制轉化,不轉化就被罰站、集訓、(集訓隊里非常苦,已經絕跡的虱子隨處可見,)酷刑、剝奪家屬的探視會見權……

二零一四~二零一五年是最苦的,正當他被酷刑折磨至生死邊緣時,家屬帶著四位律師,還有一百多人的親友團一起去呼蘭監獄要求會見,那次整個監獄都震驚了!從此打開了法輪功不轉化家屬可以探視會見的先例……在那里犯人可以隨便打罵法輪功,但是我一直在反迫害……在那種惡劣的環境下,我得了肺積水,很多人都得了這個病,那些人都在肺部下個引流的管子,而我堅持不用這個東西,監獄里的一個獄醫斷言︰張金庫活不過三個月,但是我沒有死,我靠走了(死了)幾十個犯人,我活著回來了……

在出獄回家前幾個月開始,張金庫就吐水,用手一按胸、肺的部位就開始吐水,幾個月的時間大概吐出九十多斤水吧,直到回家的前一天全部吐完。但是他還是希望外邊的親友同修們能夠多關注非法關押在監獄里邊的同修,那里的同修太苦了,在那里他親身經歷了生死,外邊的聲援太起作用了!他再次感謝在他最困難時期大家對他的幫助……

當談到妻子亞麗時,他用左手在紙上清晰的寫下︰對于亞麗的走我很難過,因為我們不只是夫妻還是同修啊……他的眼圈紅了,清瘦的頭頂上幾根青筋凸起很高!過了一會兒,他在紙上寫下︰不用擔心我,我會向內找執著,修好自己,我的身體一定會恢復到最好的狀態……

張金庫在監獄到底遇到了哪些迫害,我們無從知道,因為張金庫的右側胳膊被打壞,現在只能用左手寫字和家屬簡單溝通。

張金庫原本夫妻和睦,勤勞善良,小夫妻除了干家里的農活外,農閑時還出去干粉刷牆壁的活,平時孝順父母,疼愛女兒,家里生活雖然算不上富裕,但也生活的美滿、幸福,就因為信仰法輪功按真善忍做好人,經歷這場變故︰妻子去世、女兒不願回家、少言寡語、只剩下失去語言功能且生活不能自理的張金庫和年邁的父母,原本幸福的家庭被迫害得家破人亡,失去的永遠都找不回來,誰能給張金庫找回結發的妻子,誰能給張金庫的女兒找回親媽,誰又能給古稀之年的父母找回孝順的女兒、媳婦,又有誰能給這個支離破碎的家遮風避雨……

張金庫家的房子,也是全村唯一的一個土房,大概有七十~八十年了吧,超過張金庫父親的年齡。張金庫妻子李亞麗生前在給黑龍江省監獄管理局的呼吁釋放張金庫的信中哭訴說︰“自從丈夫被非法判刑,生活來源也沒有了,骨瘦如柴的我不知道該怎麼擔起這一家的擔子,對我來講這一切遭遇就象一座大山一樣壓得我喘不過氣來,這個家我不知道自己還能支撐多久……”

李亞麗生前說︰“好多次,無盡的疲憊和種種壓力襲來,我再也支撐不住了,坐在地上一個人默默的流淚;緩過一陣,我一邊抹干眼淚一邊激勵自己必須站起來,盡早上路,一定要搶在丈夫的病癥尚可治療的階段接他回家全力救治!”由于疲憊、被驚嚇和無助等,她曾在呼蘭監獄和黑龍江省監獄管理局休克兩次。

張金庫的家庭遭遇只是中共迫害法輪功的一個縮影,也是被迫害的千千萬萬家庭中的一個,也是二十年來中共迫害法輪功的冰山一角,有很多這樣的事例到目前還不為人知,請正義善良的朋友們伸出援助之手,關注現在在中國大陸發生的對法輪功的迫害,不要讓張金庫式家庭悲劇重新上演……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