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次勞教、一次判刑 高世遠被迫害離世

Print

【圓明網】在歷經三次被非法勞教、一次被非法判刑迫害後,陝西延安市延川縣法輪功學員高世遠出冤獄不久,于二零一八年四月底離世,去世時五十歲左右。

高世遠是延安市延川縣關莊鎮關家溝村人。一九九八年年底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以“真、善、忍”為指導做一個好人,達到一個修煉者的標準。他真誠善良,樸實無華,村上年齡大些的人都說他是一個好後生。

可是,就是這樣一個村里公認的好人,卻在江澤民流氓集團和共產邪黨發動的對法輪功的迫害中,因為堅定信仰,一次次地被陝西省邪黨人員殘酷迫害。

三次遭受勞教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大法後,高世遠堅定地維護法輪大法真理,他無畏地奔赴北京上訪,要求當局停止對法輪大法的鋪天蓋地的迫害,這本是一個公民的合法權利。可是在邪黨“一言堂”的迫害中,陝西省延安邪黨人員卻將他關押後勞教。

高世遠是陝西省第一個被勞教迫害的男性法輪功修煉者。他被關押在臭名昭著的陝西省鳳翔縣棗子河勞教所,這是一個幾乎與世隔絕的山溝里的勞教所。在這里,他被強制洗腦,強制灌食,強制勞動。經歷了兩年的磨難,他才走出勞教所。

走出勞教所後,有一次他去咸陽市找法輪功學員高壽海(高壽海和他曾經一塊被關押在棗子河勞教所迫害。高壽海後來在陝西省渭南監獄被迫害致死),沒有找到本人,卻被高壽海所在單位的保衛科綁架,他又一次被非法關押至棗子河勞教所。因為他絕食數月的抗爭,勞教所才不得不釋放他。

二零零九年一月二十二日(臘月二十七)高世遠回家過新年。一月二十八日(正月初三)早上,正在吃飯時,被三個自稱是延川縣公安局的人用欺騙的手段綁架到延川縣看守所。隨後延川縣公安局白榮平、李延林等人,伙同國安張國友和610宋××到高世遠家非法抄家,抄走了大法書和手抄大法書十多本,還有一盤煉功帶和三千多元的現金。高世遠八十五歲的老母親,雙目失明,精神上受到了很大的恐嚇和傷害。

在看守所,延川縣公安局伙同警察對高世遠采取欺騙和隱瞞的手段,迫害他。他們叫高世遠背監規和各條規章制度,高世遠不背,他們就指使犯人把高世遠壓倒在地,警察拿警棍毒打高世遠。他們指使高世遠干這干那,高世遠拒絕,他們就對高世遠毒打,打得高世遠遍體鱗傷。

後來高世遠要求他們無條件釋放,他們不但不放,反而非法勞教高世遠。高世遠用絕食的方式抵制他們,他們就利用犯人對高世遠采取非人的野蠻灌食迫害。在看守所,他們怕高世遠被迫害死,就勾結延川縣公安局強行把高世遠送往棗子河勞教所進行迫害。後來又轉至虢鎮勞教所迫害。

二零一零年四月上旬的一天,被非法關押在虢鎮勞教所三大隊的高世遠、趙福鎖、叢學林三位法輪功學員不配合惡警的要求,拒絕走操。該隊警察鄭海鵬(副大隊長)根本不問原因,在操場上眾目睽睽之下公然唆使一幫勞教所內勞教人員毆打三位法輪功學員,並且在一天之內三次群毆,直到高世遠、趙福鎖、叢學林三人遍體鱗傷才罷手。

被非法判刑,在渭南監獄遭受迫害

二零一四年八月,高世遠在西安市西影路一租家戶內被以閻楣明為首的雁塔區國保大隊綁架,警察閻楣明搶走他隨身的一萬五千元現金,不出示任何手續。隨後將他關押至雁塔區看守所,然後又將他轉至西安市北郊的宣平園洗腦班迫害,經歷了三個半月的迫害後才通知他的二哥和延川縣六一零人員將他接回老家。

二零一六年四月份,高世遠在西安市城東客運站準備乘車返回老家時被客運站警察綁架並關押至西安市灞橋區看守所。五月中旬,為了進一步迫害他而收集所謂的證據,西安市長安區韋曲派出所四、五個警察,開著警車在長安韋曲區西寨村四處張貼著高世遠的懸賞照片,警察對村民聲稱︰他們綁架了此人,要求知情者提供高世遠的住址和有關信息。

這次迫害中,僅僅因為他隨身攜帶了一百多張寫有“法輪大法好”的紙幣和幾本大法書籍,他被灞橋區法院非法判刑一年半,並送至陝西省渭南監獄繼續迫害。

被送進監獄時,高世遠身體非常虛弱,被診斷處于肺結核病發期,被關押在監獄醫院肺結核室。甚至在這種情況下,監獄警察張仲秋也找高世遠“談話”,企圖轉化他。渭南監獄入監隊當時有一整套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手段,由張仲秋負責,並配備凶狠犯人蒿榮華、鮑小偉、李佳、韓超等人。張仲秋負責強制轉化時設計迫害方案,發號施令指使蒿榮華等人充當看護和打手,負責具體實施。

在經歷了一次次邪黨殘酷迫害後,一位平凡而又堅定的法輪大法修煉者在走出渭南監獄幾個月後,于二零一八年四月下旬因為肺結核迅速惡化而離開人世。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