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過關中 我認識到隱蔽很深的私

Print

【圓明網】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中年大法弟子。兩周前,我過了一次家庭關,主要表現在錢財方面。家人想湊錢做存款證明,我早就答應可以用我的存款,但是,我沒說可以不跟我打招呼就用。
十年前,為了有更多時間做“三件事”,我在被公司辭退後,就沒有繼續找工作。後來,我賣了在一線城市的房產,還了貸款,剩下的錢足夠我在三線城市的生活費。就這樣,我開始全身心的投入到證實法的洪流中了。我不再為生活而奔波,做了很多我原來想做而無機會去做的事,我感到收獲良多。

家人把長期借給母親和我居住的房子以低于市場價格賣給我們,為我們省下了好幾十萬元。這次買房子是為了母親有個好的居住環境,讓她晚年能住的踏實一點,不因為住家人的房子,而感到不安心,能更好的做三件事。我的存款就當房款的一部份。

我的這部份存款是我一直就不想動用的,我一直靠這些積蓄生活。買了房子,我的存款一下子減少很多。家人沒經過我容許,就私自動用,還說這不影響我的利息,取了錢,還說不是管我借的。我當時對突如其來的事,感到很是惱火,沒能守住心性,覺的家人對我不夠尊重。為此,我最終放棄了買房子。

這次的事非常的突然,前一陣子,本來和同修配合講真相挺順利,這突如其來的事,對我講真相干擾很大,我要花好多時間應對這件事。

這次事件非常直接的觸動了我的個人利益,我內心一直固守著這個強烈的私,雖然不時被觸及到,但是我一直沒有意識到它的存在。因為這個私,我遠離家人和朋友,甚至是同修,就是跟他們在一起,經常會觸及這些東西,無法維護這個極端的私。這是我與周圍所有人產生間隔的原因,使我一直以來都跟周圍人和事產生一種對立的關系。這也是我心里總是與環境產生擰勁的原因。而且這私隱藏很深,不易被察覺。這個舊宇宙生命的私,非常的頑固,而且很狡猾,成了一切執著的根本來源。我們學法小組背法,我正背到《轉法輪》第六講的“主意識要強”這個標題,這些不好的思想業力也更加被推到表面空間。它雖然很不好,也似乎來勢凶猛,但是比起以前來,其實已經弱了很多。

因為這個私,對家人、朋友、同事、同修,甚至曾經在我困難時幫助過我的人,幾乎所有我接觸的人,只要是沒有符合我的觀念,或是不符合我的想法,我都會對他們產生了很大的怨恨心、妒嫉心、爭斗心、疑心等負面思維。這些常人的欲望和執著被滿足了,又會產生顯示心、歡喜心。因而產生了很重的思想業力,一直被後天形成的觀念所左右。一直也沒徹底修去這些執著心和不好的物質,嚴重的影響了正法修煉,干擾了救人的力度和與同修的配合。

我不停的背誦師尊在《精要旨》中的《真修》、《何為忍》這兩篇經文,不停的發正念清除這些思想業力和觀念,這個很敗壞的物質,求師父加持我的正念,我下決心修去這些不好的思想念頭。在學法小組的學法,我和母親一次次因為我的這些私心而產生的思想業力,發生強烈的沖突。母親一直幫我發正念清除這些不好物質的干擾,我不停的排斥這些不好的思想念頭。

時間過了兩周,我開始以為我已經過去這關了,實際上,我還是沒有徹底的修去這些敗壞的物質,但是它已經很弱了。

以上是我最近修去私心、發現隱蔽很深的執著的經歷,希望能對同修起到借鑒的作用。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