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法上走的一段彎路

Print

【圓明網】昨天看到一張含有深刻寓意的漫畫,借此順便談一下對學法方式的體會。漫畫上畫的是一個人站在一堆平放的很亂的梯子上,頭剛好與牆同高,雖然站在很多的梯子上,卻仍然無法看到牆那邊去。寓意方法不對,資源雖多卻無用,其實只需要一架梯子,把它豎起來靠在牆上就能達到目的。

由梯子聯想到師父在《轉法輪(卷二)》〈在大嶼山講法〉中講到的,“我是第一次真正把修煉的東西留給人,這是從來沒有的。我做了一件前人從沒做過的事,給人留了一部上天的“梯子”。”而我自身修煉的道路上,不也是有許多堵牆,正阻擋著自己向前進嗎? 那能否學好法則是解決修煉難題的關鍵之一。師父一再強調要多學法,所以在這些年的修煉中,自己曾經歷過讀法、听法、抄法和背法,看上去花了不少時間和精力,但感覺對法理的認識提高不大,看不到法背後的真正含義。

最近看到同修在網上的一篇交流文章,題目是 “翻牆”得法修煉的體會。其中同修談到“我趕緊把所有的資料下載下來。我有一個把文字轉換成音頻的軟件,我就把這些文字資料,全部轉換成音頻資料(編注︰大法弟子不可把大法書轉換成音頻),把它放在手機里听。”這里明慧編輯明確指出這種做法是不允許的。當時看到明慧的態度,心里一驚,因為自己正在做著同樣的事,已經做完各地講法三。不光是中文的,連英文的經文也已轉換成了音頻資料。其中音頻文件多達十幾兆,因為是真人語音,還可調速,認為發音比大多數同修念的標準,並花功夫校對了念的不準的多音字,是不是要立即刪除呢?當時猶豫未決,想還是等再听完一遍再刪除吧,于是又听了一天,雖然這個事我沒對別人提起,但總感覺心里不踏實。因為修煉人都知道神目如電,于是第三天還是忍痛割了“愛”。由此事又聯想到自己曾改變網絡版《轉法輪》的字體,因為看到台灣出版的《轉法輪》有隸書字體的,我就把自己的Ipad里的網絡版《轉法輪》由原來的仿宋字體改成小篆體,覺得挺好,還覺得自己能念篆體版《轉法輪》了不起。現在意識到這是對法不敬,借此一同歸正。

師父在《轉法輪》第三講中說,“因為我講的東西,意義是很深遠的,結合了高層次的東西在講。你在不同層次修煉,將來你提高以後,你回去听這個錄音,你會不斷的提高,你不斷的听,你一直會有新的領會、新的收獲的,讀書更是這樣。” 現在體會到只有按照師父的要求去做,才是正確的,其他自以為是的想走捷徑的方法反而是走彎路。听法還是要听師父的原聲帶,因為師父的聲音是帶有法力的,能打入身體的微觀。而讀法最好要讀出聲音,眼、耳、腦和心同時關注于法,才能達到師父講的“讀書更是這樣”的效果。同時我還體會到學法的心態很重要,由于自己白天要工作,晚上參加項目組值班,所以學法匆匆忙忙,一般是一小時念完一講《轉法輪》,象在完成常人任務式的,學法流于形式,這怎麼能夠學法得法呢?想想人家農村老同修,連字都不認識,可是由于學法心切,心態又純又正,結果就會出現奇跡。正如師父在《加拿大法會講法》中說的那樣,“還有個學員不認識字很著急,想來想去的,我怎麼辦?他就趴這個書上睡著了。可是在似睡非睡的狀態中,他發現書里所有的字都變成了金色的,每一個字都往他的大腦里飛。當他醒來的時候,整本書他全能念下來了。可是他從來沒有念過書,過去是連自己的名字都不會寫的人,《轉法輪》里的字全都認識了。這種現象也很多,但是不能去追求。不是說既然有這樣的情況,那我回去也這樣干,那你就是抱著一顆有目地、執著的心去做了。他是沒有想到要得什麼,他在真正的為自己得不到法而著急,這個心是不一樣的。所以我說你真正的去修煉大法的時候,你的心要擺正的時候,那顆堅定的心,真了不起,神看了都覺的你了不起,就會出現奇跡。”

儒家《大學》中也講,要想實現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首先要正其心誠其意。也許只有當我端正自己的學法態度,並按師父的要求學法時,通向天門的梯子才會真的在自己眼前豎起。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