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邯鄲市侯巧珍和張培英被非法判刑

Print

【圓明網】二零一八年十二月,邯鄲市磁縣法院兩次定的開庭日,卻都沒開成,第三次在邯鄲第三看守所里暗箱操作,非法對七十七歲的法輪功學員侯巧珍和四十多歲的法輪功學員張培英開庭,幾日後,竟誣判侯巧珍三年,張培英一年零十個月。

七十七歲的侯巧珍老太太,是邯鄲市一位退休教師。年輕時因教學緊張,勞累過度,落下一身病,患有骨質增生、心髒病、血管神經性頭痛、婦科病、腸胃潰瘍等,嚴重時,經常找不到脈搏,隨著病情加重,夏天穿著棉衣,出虛汗。為了治病,侯巧珍多方求治無效,最後幸遇法輪大法。侯巧珍修煉大法後,多年的疾病不翼而飛,身體恢復正常,給國家節省了大量醫藥費,家庭也從此有了歡樂。

侯巧珍與張培英,二零一八年五月十六日下午,在復興區彭家寨附近講述法輪功被迫害真相時,被不明真相者惡告,遭復興區公安分局彭家寨派出所綁架,被非法關押在邯鄲市第三看守所。

五月十六日晚,張培英被彭家寨派出所長劉志強帶人非法搜家,搶走多本大法書籍。五月二十三日左右,劉志強又帶人到侯巧珍家中非法搜家,搶走兩個MP3播放機。

一個多月後,將侯巧珍和張培英構陷到復興區檢察院,幾個月後,又轉交磁縣檢察院、磁縣法院。

中共監獄酷刑︰抻床(“五馬分尸”)

據悉,張培英在看守所講述法輪功真相,遭到看守所警察迫害,被關入不見天日的小號“禁閉”多日。“禁閉”出來後因為不寫“轉化書”、“保證書”,看守所警察又指使刑事犯對她上“抻床”酷刑。這種“抻床”酷刑又叫“五馬分尸”,就是利用長時間的抻、拽、導致受害者頭部、五髒、胳膊、和腿部的筋骨嚴重拉傷,但外表無明顯傷痕。張培英被吊在“抻床”上兩天兩夜。張培英被抬下“抻床”後渾身疼痛,幾天不能下地,酷刑折磨後,警察又強迫張培英寫“轉化書”、“保證書”。張培英身心遭到嚴重傷害。

侯巧珍老人曾經被勞教、判刑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後,二零零零年十月,侯巧珍老人就抱著一顆純善的心,向“政府”說明真相,告訴中共官員法輪功沒有錯,自己是受益者,煉功後,多年疾病不翼而飛,身心健康,為國家節省了醫療費,給家庭帶來幸福。誰想到中共不但不解決問題,反而指使邯鄲市和平派出所的警察將這位對“政府”抱有希望、講自己親身體會的老教師非法關押,並送石家莊勞教迫害一年。

在石家莊勞教所,侯巧珍老人遭受非人的折磨,惡警掐她手指強行按手印,暴打,不讓睡覺,灌輸洗腦、強行轉化,直至老人骨瘦如柴才放回家。

二零零八年五月三十日,邯鄲市叢台區國保大隊、和平派出所、辦事處、居委會聯合出動,他們象劫匪一樣包圍侯巧珍的家,進屋後亂翻一氣,不放過任何一個地方與物品,來回翻騰好幾遍,無人性的搶走侯巧珍老師付出一輩子辛勤節省下僅有的一萬多元血汗錢,以及電視機、DVD放映機、筆記本電腦和其它貴重物品,加起來價值將近三萬元。

當天下午,和平派出所警察不顧侯巧珍老人的身體狀況,將她劫持到邯鄲第一看守所繼續非法關押。二零零九年初,邯鄲市叢台區法院非法秘密對當時年近七旬的侯巧珍開庭,並誣判她三年刑。

事實上,修煉法輪大法、按照真、善、忍做人,福益家庭社會,提升大眾道德,不僅是合法的,而且應該受到表彰;法輪功學員根本就不應被抓被關押。法輪功學員堅持正信、講清真相,不僅是作為受害者討還公道,也是在匡扶社會正義,維護社會良知,也是應當受到憲法與法律保護的。

中共江澤民集團對修煉“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的迫害,顛倒了所有的是非善惡,敗壞了社會道德,同時也使中國的法制越發黑暗,給中國社會帶來了無法估量的損失,從今日中國“假、惡、斗”遍地,道德淪喪,貪污腐敗,就可以看出來。所有的中國人都是這場迫害的受害者。

中國百姓希望中國的法制能夠更加健全,公安警察、檢察官、法官等執法人員都能遵照維護善良、公平、正義,盡快從中共江澤民集團的操縱中解脫出來,抵制邪惡的指使,做自己的主人,找回公檢法司人員應有的尊嚴,給子孫後代開創一個公平、正義的生活環境。試想一想︰不讓做好人、做好人遭迫害、講真話遭迫害的社會,可不可怕?你願意你的孩子生活在那樣的社會嗎?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