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法輪功獲新生 袁玉龍夫婦遭非法判刑

Print

【圓明網】這是陝西省農村一個貧窮的家庭,男主人幼年時就父母雙亡,女主人從小雙腿殘疾,每走一步路都要依靠拐杖才行。這就是陝西省咸陽市禮泉縣建陵鎮東山村袁玉龍與李美化的家。

二零一七年十月十一日,陝西省柞水縣公安局國保大隊郭淑琴帶領公安、武警幾十人全副武裝,荷槍實彈,跑了幾百里路,包圍了李美化家所在村的一條街道,搶走了她家私人財物達三、四萬元之多,同時綁架了李美化到柞水縣看守所。李美化的丈夫袁玉龍當時走脫。

隨後,禮泉縣建陵鎮派出所所長王黎明便經常帶人轉悠、蹲坑尋找袁玉龍的下落,還不斷騷擾村里其他法輪功學員,使法輪功學員有家不能回。

在外流離失所的袁玉龍心里放不下的就是孩子,因為孩子當時太小,只有八歲。還有自己借了幾萬元剛剛承包了村上的幾十畝隻果園,沒人管理也不行,決定回家照顧孩子。誰知回家沒幾天就被王黎明安排的眼線發現,王黎明便叫來柞水縣公安局的人綁架了他。

二零一八年六月份,因為當地的一項重大水利工程要舉行開工剪彩儀式,建陵鎮派出所的警察更是窮凶極惡,首先想到的就是去騷擾法輪功學員。法輪功學員不在家,他們就去騷擾法輪功學員的四鄰,逼他們簽字畫押、索要身份證和電話號碼,進行威脅。王黎明從開始到建陵派出所上任以來,迫害法輪功學員從不手軟,已經是嚴重的違法犯罪行為,等待他的將是正義的審判。

(一)修煉法輪功,殘疾女身心受益

袁玉龍幼年時就父母雙亡,自己也失去了上學的機會,又沒有勞動能力,成了孤兒,也成了一個流浪兒,長年在外漂泊,給人干活只是為了混口飯吃,能買件衣服;長大後又在外地打工,因工錢給的少只能維持溫飽,家里只有一個破窯洞,時間長了也塌了,偶爾回家也沒有落腳的地方,真的是一無所有。

李美化也是幼年喪母,又自小患有小兒麻痹,沒有了勞動能力,走路時必須依靠拐杖才行,再加上自己又患上了心髒病,日常生活更是難上加難。

上世紀九十年代初,袁玉龍已是三十歲出頭,李美化也到了婚嫁的年齡,經人介紹他倆結為夫妻。當時的袁玉龍只有在自家地里蓋了兩間土廂房,算是有個住的地方,因為太窮,也沒給美化家一分錢的彩禮,美化因為沒了母親,也沒人給她做一分錢的嫁妝。就這樣,沒有彩禮,沒有嫁妝,連結婚儀式都沒有,甚至連結婚對聯和鞭炮都沒有,領了結婚證就在袁玉龍新蓋的土廂房里開始了新的生活,種自家的幾畝地。袁玉龍也從不敢出遠門打工,他若走了,美化的生活就成了問題。

美化的身體狀況一直不好,一九九八年通過一段時間的認識、了解法輪大法之後,她成了一名大法修煉者,通過學法修煉,她的身心得到了很大的改善,臉上的笑容比以前多了,開始替丈夫分擔的家務也越來越多了,直到最後包攬了全部家務。

當時的農村生活條件比較差,生活用水是在自家院里打一個十米深的地窖,蓄上水,到用的時候再用轆轤一桶一桶地絞上來。通過學法煉功,她自己拄著拐杖也能從窖里往上絞水,並能提走一桶三十多斤重的水了,大大的減輕了丈夫的負擔。小日子也逐漸有了起色。

(二)讀《轉法輪》一個月,袁玉龍的脈管炎康復

然而好景不長,二零零三年不修煉的丈夫袁玉龍卻患上了一種疑難病——脈管炎,手腳指尖疼痛難忍,沒有錢進大醫院,就在鄉村小醫院去看,用了一些藥不見效之後,醫生建議他到大醫院去治療,確診為脈管炎之後,醫生告訴他回家準備四十萬元來住院,還說一定要重視,否則就要有截肢的危險,就成了殘疾人。這對于他來說無異于晴天霹靂。

日常生活都不寬裕,怎麼能借到四十萬,是根本不可能的事,袁玉龍只能回家悶在家里,心情可想而知了,再加上當時他也患有前列腺炎,有時痛的一步路都走不了,眼看著手指和腳趾發青、潰爛,絲毫沒有辦法。絕望之中,在妻子的勸說下,他拿起了《轉法輪》開始看。

袁玉龍第一遍看完《轉法輪》之後,疼痛得到了減緩,就接著再看,加上煉功,身體就開始出現好轉。一個月後,他的身體已完全康復。不但省了四十多萬元,也很快從病痛的折磨中解脫了出來。這樣的好事是用多少錢都買不來的。他能不高興嗎?一直似信非信的他親身感受到了大法的神奇。

經歷了這場磨難之後,袁玉龍的身心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從此,不怕邪惡的打壓有多厲害,他毅然決然走上了大法修煉之路,自己從大法中得到了好處,起死回生,良心的促使,使得他萌生了一個念頭,一定要把大法的美好和受迫害的真相讓更多的人知道,因為誰明白真相誰就會受益,一定要把大法的美好送到十里八鄉。

為了接濟家庭的經濟開支,加上孩子上學,李美化也做起了小買賣、經營日用小百貨,因為農村的條件特殊,她決定買一個三輪摩托車,轉村賣小百貨,同時也遇到有緣人就講大法真相。做起來也真不容易,由于美化自身的身體條件,車買回來了,但是開車時右腳不能踩剎車,袁玉龍也是心靈手巧的人,就把三輪車改造了一下,把剎車系統給改到左腳的位置上,她開車時就用左腳踩剎車。

李美化經常早出晚歸,忙的不亦樂乎,不但能賣貨,農田里的活也是樣樣能干,日子過得越來越好,家里也蓋了新房子。

方圓幾十里了解他們這個家庭的人都說他們真不容易,要不是修大法,早就被病魔折磨得家破人亡了,他們在大法沐浴下,一次又一次的度過了難關。也見證了大法的神奇。

(三)袁玉龍、李美化夫婦遭非法判刑

可是誰又能想到就在二零一七年十月十一日,柞水縣公安局國保大隊的一幫人開了幾輛車突然出現在他家門口,沒有任何手續證件要抄家、搜查,美化要他們出示證件,他們後來又調兵遣將,連武警都搬來了,真槍實彈,來了幾十個人,將李美化的家洗劫一空,搶走了他們家的私人財物達三、四萬元之多,袁玉龍當時走脫,在流離失所一段時間後不得不回家,可是剛回家沒幾天又被當地派出所所長王黎明伙同柞水縣公安綁架了。

最後夫妻二人被冤判三年和三年六個月,有好多人也說,政府不讓學就不學了,何必自討苦吃?可是要不是學大法,袁玉龍的病能好嗎?醫院要四十萬也不能完全保證治療效果,可他學了大法後一分錢沒花就好了,假如說四十萬能治好他的病,那麼這麼多的外債就憑他這樣一個農民家庭如何能還的上(當時沒有合作醫療)。

現如今,剛剛九歲的兒子一個人在學校上學,他臉上已沒有了往日的童稚,也很少和其他同學一起玩,有時連飯也不想吃。有的法輪功學員去學校看他,孩子瘦了,說話也少了,看管他的老師說,這孩子經常晚上睡到半夜在夢中啼哭,喊媽媽。听了真讓人心酸。

就是這樣一個最普通、最貧窮的農民家庭,在法輪大法中獲得了新生後卻被中共政府機關給摧毀了,然後再嫁禍法輪功,這才是當今大多數人不明白的地方。在修煉法輪大法的人群中,有多少個類似于這樣的家庭,在最困難的時候,通過修大法獲得新生後,又在中共政府的殘酷鎮壓下不敢說一句真話,或者被迫害的家破人亡。實質上這種災難是中共政府通過國家機器而強加的。中共為什麼不敢讓更多的人知道真相呢?這才是我們每一個人都應該思考的問題。

法輪大法從一九九二年五月開始傳出以來,全世界有一百四十多個國家的上億人在修煉,在世界的其它國家政府不但不鎮壓,而且還大力支持並保護法輪功學員的弘法活動,因為修煉法輪功可以使修煉者身心受益,延年益壽;可以使社會安寧、祥和;可以使日益敗壞的人類道德回升、人類進步,何樂而不為呢?法輪功書籍被翻譯成四十多種語言版本在出版發行,李洪志大師在世界各地得到的政府褒獎就達三千多個。

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是逆天意而行的,是絕對不會長久的。希望更多的人明白真相,對自己的生命負責,做出正確的人生選擇。

* * *

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出處。